爱下电子书 -> 沙漏 -> 沙漏最新章节 -> 米砂(6)

米砂(6)

作者:饶雪漫 |返回:沙漏TXT下载,沙漏epub下载

  愣了许久我才摸她的额头,好像发烧了。
  那晚我上网,把我MSN的名字改成了:世界上最傻的一粒砂子。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也上了网,还要了命地对我说:“也是最漂亮的那一粒吧。”
  我面对屏幕呼吸急促,半天没缓过劲来。他却已经下了线。
  我又把签名改成了:砂子被一句话击晕过去了。
  新学期开始后,从北京回来后的蒋蓝性情大变,下巴昂得高高地走路,一幅不屑和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混为一谈的高尚气质。校园里的传闻是,她就要退学了,跟着她的那个明星姐姐到北京做明星去,已经有著名的公司签她,她甚至有了经纪人,经纪人一天只准她吃一顿饭什么什么的。
  新学期的醒醒一切都算稳定。开学一个多月,她饮食都较正常,只是有时候吃得稍微少一些。知晓她的病情后,我在网上已经查了许多相关的资料,但有一天,路理把一叠资料塞到我手里的时候我还是吓了一大跳。
  他说,“她的病归根到底还是一种心病,你是她最好的朋友,把我给你这些资料好好研究一下。一定可以帮到她。”
  “从网上查的吗?”我问他。
  “也不全是。”他说,“我还咨询了不少医生。”
  “你真有心。”我说。
  “应该的。”
  帅哥路理总是吸引无数人的目光,我还是早逃为妙。我把那一大叠纸塞进我的书包里,装做矜持地跟他挥手再见。他却忽然喊我的名字:“米砂!”
  我停住,回头。
  他说:“这个周末有空吗?”
  我屏住呼吸,等他的下一句邀请。
  “有台不错的音乐剧要上演,我想请你一起去看看。”
  “噢。”我说。
  “我弄到票后短信你。”他说。
  两天后我收到了他的短信,告诉我他会在周六晚上七点整在市剧院门口等我。我一直犹豫着是不是应该把看音乐剧的事告诉她,但她一直都没有提,再说她对这些事情一直不感兴趣。于是我最终也没提,我想,这应该是我和路理之间的秘密,我还是守口如瓶的比较好。
  我们回到宿舍是六点钟左右,隔壁好像只有蒋蓝,她不知道在跟谁打电话,笑得像被电打了似的。“我今晚得回趟家,拿点东西。”
  “去吧去吧!”她推我出门,“趁我现在还有点精神,我来研究一下裙子的款式。等你回来,我兴许就可以画出来给你看!”
  “好。”我告别她。捂着一颗激动的心下了楼。
  我胡思乱想地穿过操场往公车站台冲去,却没想到在校门口遇到米砾的同桌张一帅,他拦住我说:“米砾喝多了,你不去看看么?”
  “什么?”我说。
  “就在前面的‘算了’,看样子要跟人打起来了。”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看看。
  我独自跑向“算了。”当我到达那里的时候,正好看到米砾被两个五大三粗的人从里面扔出来,脸上有血迹,嘴里还在唱歌。
  张一帅说得没错,他真的已经疯了。
  他像一块破抹布一样地被人家扔在地上。
  “给我起来!”我走到他身边,踢了他一脚。
  他才反应过来,“别烦我。”
  “看看你自己的熊样!”我闻到他身上浓烈的酒味,刺得我睁不开眼睛。
  “给我回去!不然我现在就打电话给米诺凡!”
  “好吧。”他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他真的是喝了不少,摇摇晃晃地被我拖住学校的方向,过了好一会儿才挣脱我,问我说:“米砂,有没有烟,给我一根。”
  “五毒俱全!”我松开我的手,说:“是不是都是蒋蓝教你的?”
  他不说话。在口袋里掏啊掏的,居然被他掏出一包烟来,不过只有最后一根了,他把他拿出来点燃,把烟盒揉碎了,扔在脚下,踩一踩。
  我心酸地问他:“你要跟那个梅超风纠缠多久才罢休?”
  “她不是梅超风。她叫蒋蓝!”
  “屁蓝!”米砾的鬼样让我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骂脏话。
  “你别骂她行不行?”
  “我偏骂,就骂!我骂不死她!”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冷,我开始浑身发抖:“你看你现在多威风!真是神了!再学会吸毒你就是个全才了!简直就是一个全能型奴才!”
  他再也站不住,蹲下去,整个人窝在地上,真的像尊木雕。
  我的心软了一小下,问他说:“你今晚不是回家了吗?”
  他狠狠抽了口烟,说:“没人在家。”
  我又说:“你何苦把自己搞成这样?”
  “她不爱我,你知道的。”
  “那你还赔上你的妹妹去讨好?”我几乎在声嘶力竭了。
  他顿了顿,说:“米砂……”
  “滚!”我喊。
  “你不要再记着那件事了,原谅我行吗?”
  “滚!”我继续喊。
  “请你原谅我!”他重复着。听上去真是诚恳!
  “滚。”我带着嘲笑,又一次奉劝他。
  “那我走了。”他站起身,果真要走。却是往和学校相反的方向。
  “滚回来!”我大喊。
  他转了个身面对我,说:“米砂对不起了。我真的,是喜欢她。为了她,我们恐怕是做不成兄妹了。”
  我再也无法忍受,冲过去,对着他的脸左右开弓,开始打他。
  我踮着脚,一个又一个耳光摔过去。他像僵尸一般立着,一声不吭。4月天的空气里,只听到呼呼刮来的东风,响亮的耳光,好象一块块玻璃那样摔碎在他脸上。
  我没有哭,他也没有哭。直到我闻到腥味,我停下了已经痛到火辣辣的手。然后,我退了几步,离开。
  我的身后死一般的沉寂,然后我听到他的叹息声:“米砂,你真的不懂吗?”
  我的头突然剧烈般的疼。懂?不懂?都是屁。我没有再管他,而是径直走掉。
  那天我迟到了五分钟。
  路理站在剧场门口等我。他并没有生气,而是笑着说:“还好,比我想像中还来得早一些。”
  “对不起。”我想解释。但他的手势制止了我。
  “还早呢,”他说,“七点半开场,我知道女生爱迟到,所以通知你早一些。”
  那天晚上在剧场上演的音乐剧真的是不错,只是我在整个观看的途中有些心神不宁。
  演出结束,路理问我:“怎么样?”
  “好。”我说。
  “你好像有心事?”他问我。
  我赶紧摇摇头。
  “你回学校还是回家?”他问我。
  “你呢?”我反问他。
  “总之我先送你回去。”他说。
  “那就回学校吧。”我说,“当然我可以一个人回去的,其实也不是非要送不可。”
  我朝他做鬼脸掩饰我自己的脸红,他却很正经地说:“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排出比这更精彩的剧来。”
  “你一定行。”我说。
  他叹息:“就是我妈不喜欢我干这些,她觉得我应该去学点男孩子该学的。”
  “武术?还是厨师?”我问。
  他哈哈笑。
  那天,我和路理没坐车,我们一路走回学校。
  我们走进校园的时候,发现平日里早该熄灯的女生宿舍楼一反常态的灯火辉煌,很多的人围在下面,像在看什么热闹,旁边居然停着一辆救护车!我的心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
  我看到有几个人急慌慌地把一个人从女生楼里抬了出来,借着路边昏暗的灯光,我认出来,那是米砾。他捂住他的胸口,身子痛苦地扭动着,在他的心口上插着一把红色的剪刀。
  我想我认得那把剪刀。
  那是下午,我陪醒醒买的那一把。
  我捂住了我的嘴。脑子当时就一片空白。等我反应过来后,我喊着米砾的名字往救护车那边扑去,全身发抖的米砾看见我竟然还笑了出来,他伸出血淋淋的手指,做了一个“嘘”的表情给我。有人上来拦我,不许我靠近他。我眼睁睁地看着米砾被抬进去,车子飞快地开走了,我下意识地要去追车,我一定要问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路理却一把拉住我说:“冷静。”``````
  叫我怎么可以冷静!
  醒醒!我忽然想到醒醒,转身就往楼上冲去,到达宿舍的门口,发现那里也有好多人,许琳也在,她正在往外赶人:“你们都出去,不要挤在这里!”我挤进去四处寻找,终于在床架后面找到了莫醒醒。她蹲在角落里,两手紧紧钳着一只床腿,全身经不住的痉挛。我想把她的手从床架上拨下来,不管怎么用力都没有用。我害怕得哭出声来,我小声对她说:“醒醒,你别这样,告诉我,到底怎么了怎么了……”
  她突然开始奋力地摇头,她抓着我的胳膊,像个失调的机器那样,疯狂的摇着头,失声对我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一边说一边跪了下来,放开了我的胳膊,又迅速伏下身去,开始对我磕头。我只好用自己的身体去抱住她,她仍然挣扎着,把脑门磕在我的膝盖上,每一下都那么痛那么痛,我觉得我的膝盖骨一定快要碎掉了。
  泪水止不住地从我的眼里流出来,我来不及去擦,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办,直到路理从我后面冲过来,他推开我,抓住醒醒的双手,用力地把她一把拎起她来,把她拎到了他的怀里。
  “没事了,乖。”他轻轻拍着她的背,然后,他紧紧地抱住了她。
  她在他的怀里,终于慢慢地安静下来。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