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男2请留步!下载
  3. 男2请留步!
  4. 97番外之凯旋

97番外之凯旋

作者: |返回:男2请留步!TXT下载,男2请留步!epub下载

中土血腥战乱终于平息,锦绣堆出的京城似乎完全忘记当年城破那满目疮痍的日子般,整个城中洋溢着浓浓的喜悦之情。

永和门大街两侧站满了人,人与人之间摩肩擦踵,人满为患,连只老鼠都挤不进去,两侧商铺和客栈更显眼的观礼位置,早已被勋贵之人挥斥重金买下,平常的凡夫俗子,重金难求。

之所以有此盛景,因为今日乃是北军凯旋之日。

在一间茶楼上雅间窗户口,露出一名小少年黑黑胖胖的小脸来,那脸蛋上焦急万分,浓眉大眼里满是兴奋,见大街中空荡荡,那小少年露出一丝失望之色,瘪了红润的嘴唇,朝里抱怨道:“母亲,父亲怎的还未归来。”

“盼哥儿莫要急,你看外头人山人海,你父亲和姑姑们进城后走得慢,怕踩着他们了。”一名朱红大袖衣裳的妇人,捏着一方干净素白的帕子温婉地笑着,赫然便是罗家大房的大少奶奶白映容。

如今,距罗慕遥离家已有五年,白映容和罗晓阳无日不思念着父亲和边关的亲人。

“母亲你诓我,街上有官兵开路,如何会踩到人。”罗晓阳一个鲤鱼打挺,翻了个筋斗从凳子上跳了下来,接而又直挺挺地站着了。

白映容出自书香世家,闲来无事便教罗晓阳识字,是故他早早便开了蒙,加之父亲不在身边,他比其他孩童要明事理很多。

不过,自去年罗老太爷病愈后,成天在家中无事可做,又发了一把老来疯,开始记得还有个重孙子,开始了“含饴弄孙”的日志。罗老太爷言传身教自家重孙十八班武艺,弄得小时候性子被压下去的罗晓阳本性爆发,又开始调皮捣蛋,这次出来观看父亲班师回朝,便是这小子的倡议。

“盼哥儿又顽皮。”白映容顿觉头痛,她如今倒是明白罗大太太的苦衷了,儿子罗晓阳不知怎生回事,竟然随了从小撵鸡打狗的二姑罗慕英,完全不似罗慕遥那般稳重。

罗晓阳嘻嘻一笑,搔了搔头道:“母亲,曾祖父都能翻十个呢,我才翻八个就没了力气,这不是平日无事便练功夫么,待我长大后,好像父亲那般当大将军呢。”

白映容只觉眼前一黑,罗老太爷大把年纪,居然亲自给孙儿演示翻跟斗,十个……十个……

罗老太爷真是个怪胎。

“母亲,若是你莫念我,我便告诉你个秘密,可好?”罗晓阳摸了摸小胖脸蛋,忽地抬起头,挤眉弄眼道。

白映容晃了两下,终是回了神儿,问道:“你说罢,为娘的不念你便是。”

“好,母亲你要说话算话,”罗晓阳眨巴眨巴眼睛,然后半转过身,指向窗口,道:“我见那边客栈栏杆边儿,有个男人像是三姑父,他今儿也来看看三姑姑吗?”

“你竟见着他了?”白映容愣了片刻,按照道理来说,阮轻楚如今身为正一品大员,官居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为大齐正宰相,此时应同安顺帝于宫中迎接大军回朝,举行观礼仪式,怎会出现于普通大街小巷之中?

罗晓阳嘿嘿一笑:“母亲莫要不信我,此事当真,我眼神好得很,绝对错不了。方才三姑父探了个头出来,便被我瞧着了。”

正在此时,窗外忽地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叫声,声音如海浪般绵延不绝,一波一波拍打而来……声音越来越近了,此声仿佛重股一般,一下下敲在白映容整个胸腔之中。

“你,你、你父亲回来了!”白映容激动地站起身来,扶着身边嬷嬷的手,一路踉跄地奔至窗户边,而罗晓阳早早地搬了凳子,往上轻松一踩,小腿儿踏在正中央,双手扒拉着窗沿伸出头去,动作一气呵成。

大军红旗仪杖开路,接着是两列骑兵紧随其后,骑兵身披黑色铠甲,手握清一色佩刀,神情肃然,令人望之生畏,之后那名金铠红袍男子出现在视线内时,白映容激动得忘了呼吸,整个人仿佛被勾了魂儿,眼中只有中央被拥簇的那一人而已。

罗慕遥手握九尺金杆金龙头沥泉抢,前端的银舌枪头反射出刺目的光泽,他随手捏了捏杆,抬起一张威严极重的脸,从远处看,他整个人威武不凡,宛若那九霄上的天将下凡。

街道两侧的女人简直都要疯了去,五颜六色的鲜花和果子簌簌落下,全往罗慕遥身上招呼过去,差点没将他给淹在半路上。

罗晓阳小脸本是一脸严肃,等了好半天,父亲都没走上一丈路,引得他哈哈大笑,待得转过头来,却见母亲脸上两行泪水滚滚而下,怔怔地看着远方,那望眼欲穿的神情,望得令他心中一痛。

“母亲,你别哭……”罗晓阳的笑呆在脸上,仿佛也勾出了从前那股想念父亲的悲伤之情,他小嘴儿一瘪,伸手在白映容脸上胡乱抹着,“母亲莫哭,待会回家了,妹妹也随你哭了呢。”

白映容后又生了一个女儿,大约是罗慕遥不在家的缘故,这女儿早产了一个月,儿时身子不大爽利,年纪大了倒好了些,性子十分文静,倒有些像当年的罗慕玉。

可惜女儿这几日感了风寒,行动不便,否则,无论如何她都是要来看父亲的。

白映容握住他的小手,哽咽道:“母亲不哭。”

罗晓阳回过头,罗慕遥已经走近不少,他挥舞着肉嘟嘟的手臂,扯着嗓子,拼命地大叫道:“父亲!父亲!我是晓阳!我是晓阳!”

周围本是一片热闹的杂音,可惜罗慕遥耳力太好,罗晓阳声音又有特色,罗慕遥抬头一看,便望见了窗户上熟悉的妻子,和原来熟悉如今却半点熟悉的儿子。

男人原本那威严的神色突然一变,脸色似有松动的迹象,只见他眼角泛过一瞬的泪光,只消不过片刻,便消逝得无影无踪。

罗慕遥嘴角扯出了一道不知是苦涩,还是喜悦的表情,他痴痴地望着楼上,没想到曾经出现在梦中的场景,在此刻终于成为现实。

“映容……儿子……”罗慕遥张着干裂的嘴唇,眼中的激动仿佛如潮水般奔涌而出,那刻骨的思念,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出来,让这个曾经坚韧的男人沉浸于其中,几乎不能自持。

仿佛只有一瞬的时光,队伍便离开了茶楼的范围。

罗慕遥不死心地回过身,抬起头,只见那窗户上妻子和儿子的脸,已经逐渐模糊,毫无办法之下,他只好用马镫踢了踢马肚子,恋恋不舍地往前行去。

罗慕遥行过去之后,紧随其后的便是原来的明德侯世子凤昭,如今的仁德侯。因和安顺帝名讳冲突的缘故,明德侯已改成仁德侯,仁德侯他老人家已身故,这侯爵便落在了凤昭的身上。

说来也是运气好,凤昭从太常山谷口连人带马掉下去,居然没死成,后头又活着回来和罗慕英军队汇合,二人各领一队人马,一前一后地夹击羯部军队,将一路北撤的那依坎生生咬下一块肉来。

还没等罗大将军靠近,那依坎已经慌忙得不行,闻风而逃,连夜保着一群主力仓皇奔出了关口,回去寻自家二弟麻烦去了。

和罗慕遥不同的是,男主凤昭的颜似乎更吸引女人,一路过去,鲜花和果子铺了一地,马蹄黏糊糊的,连抬脚都困难。

之后出现在众人眼前的,便是伤好复原的梁横,和前头的二人一样,他同样遭受了一遍热烈而暴虐的洗礼,梁横抹着一脑门的果子汁,再扒拉掉铠甲上的香帕儿,皱着眉头,暗道:“这比打仗还难受呢。”

男将行过后便是女将,骑着桃花马的罗慕英一出现,整条街顿时静止了住,众人好似被掐住嗓子般,鸦雀无声。

罗慕英身穿银铠甲,手提梨花枪,腰杆挺得和标枪似的,刀刻般的脸颊不怒自威,那一双平静而深邃的双眸令人望一眼便生出敬畏之情,她全身上下凛冽之气毕现,女人的万丈豪情,在她身上完美地体现出来,令整条街道围观的女人们,都不由地暗暗叹服和羡慕。

不到片刻,街道又恢复了热闹,细细听之下,仿佛男人的声音更高些,女人们倒不怎么叫喊了。罗慕英身上被砸了好些把扇子和纸片儿,她咬了咬嘴唇,忍不住往后看了一眼,心中想道:这下可好了,男人们都疯了去,若是妹妹出现,岂不是要被砸昏了脑袋?

众人对罗慕英好歹是有些怕的,下手倒不算太重,果然不出罗慕英所料,罗慕英一过去,整个街道的男人和女人们眼前似闪过一道白光,待望见那名拥有天仙般美貌的女将之时,他们简直要沸腾了。

罗慕玉骑在青花白马上,着一套银鳞武铠,鱼鳞战裙,手捏着一杆精钢混金的神威烈水枪,锐利的枪头反射着逼人的寒光,刺得人眼睛简直想流泪。

两年出征,五年镇守边关,辛苦而艰难的征战沙场,反而使她更具魅力。娇美而端庄的容颜在铠甲的衬托下,多了几分凌厉的英气,凸显出一种别样的美感来,那一双柔和的翦水双瞳更是别有魔力,若是深而观之,便能望见隐藏在柔和下坚忍不拔,仿佛含着无坚不摧的力量。

罗慕玉妙目轻轻一转,随便在人群中轻轻一扫,众人仿佛被看透了一般,心中似拂过一道和煦而温暖的阳光,背脊却开始发凉。

这目光,简直能望到人心底最恐惧之处似的。

与罗慕英征战沙场的豪情不同,罗慕玉身为守备官,还要负责后方收拾死人尸体,日子一天天过去,她便看惯了死亡,因此,连她自己都不知,自己瞧人之时,总带着那么一股看透生死的意味。

罗慕玉的美貌遗传罗大太太,世人皆有爱美之心,若说凤昭惊了整个城的女子,罗慕玉的好颜色,便是倾倒了整座皇城的男人,最后,竟连女人们都开始激动起来。

漫天的扇子、香囊、玉佩、果子、鲜花,噼里啪啦地疯狂落下,但众人好似不约而同般,对女将军都客气得很,通通没往她脑袋砸,生怕磕着罗慕玉脸似的,全往马肚子、马蹄上招呼过去。

这倒苦了罗慕玉的马儿,被砸得七荤八素,若不是罗慕玉狠拉着马缰绳,马儿早疯狂地跑了出去踩人,最后,连马嘴都流出了鲜血,显然是被束缚得太严重。

罗慕玉每走几步,楼上楼下一干才子和疯了似的,站在街旁喊着“玉将军”,还有人开始喊着阮轻楚写的夸她“玉骨冰肌蕙质心”的句子,男子脸上爱慕之情掩都掩不住。

看着他们好笑的神色,罗慕玉嘴角微微露出一个笑容,谁知她侧头一笑,边上倒是倒下几名书生,显然是被那惊心动魄的美貌迷晕了过去。

楼上同样有男子跌倒在地,还是被扶着起身,罗慕玉不由地愣了片刻。

正在她晃神之际,却斜眼瞟见一间客栈上的雕栏边,站着一身银亮锦袍的男子,和从前不一样的是,那名爱笑爱露出狐狸模样的男子,此时,他的脸色彻底黑成了锅底,浑身上下裹着一团不可见的熊熊烈火,差点没将客栈给烧成灰烬。

他双脚稳稳地扎在原地,如同站在安远城严肃的守官似的,眼神仿佛架起了无数钢弩,正在一排排对着下方男人们发射愤怒的羽箭,要将那些觊觎他未婚妻之人射死在当场似的。

“瞧瞧,这气性大得,还是堂堂一品大员呢。”

罗慕玉闷笑不已,被阮轻楚的模样逗得前仰后合,心中对他的郁气骤然消散,她心道:既然你上期气我,如今倒让我寻了场子来气你。

她仿佛浑然不知阮轻楚吃醋的原因,毫不收敛自己脸上的笑容,反而还勾起了嘴角,连眼睛都笑眯了起来。

罗慕玉本就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儿,这侧头一笑,简直将京城所有的花儿都比了下去,冬日里的冰湖都消融成一汪春水了。

站在楼上的阮轻楚又高兴又气又怒,高兴的是自家大姑娘如此美丽,将他给迷得七荤八素,几乎魂飞魄散,气的是下边的男人太不长眼,居然用“那种”眼神看他的未婚妻!

难道他们不知道,玉妹妹已经定过亲事,未婚夫还是他!

他都想冲下去,通通挖了他们的眼珠子!

不过转念一想,被罗慕玉迷倒的还不止一个人,若要是挖眼珠子,只怕阮国公府塞都塞不下。

阮轻楚气得脸一红一白,手上的扇子柄都被他捏得“喀嚓”一响,折断成九十度……他显然已经濒临到极限。

身边的小厮见了,忙扑了过去,堵在他身前,生怕自家大爷疯了魔跳下去。

阮轻楚呼吸急促,胸膛中醋海翻滚,直泛滥至神经末梢的边缘,最后海上狂风暴雨,几乎无法遏制,一时之间,他还真有一种想要跳下去,和那群不长眼的男人们拼了的荒唐念头。

不过,碍不住名声和地位,他只好将自己全力克制住,将自己那疯狂蔓延的情绪泯灭在心中的角落。

直到罗慕玉冲破困难重重的街道,他方才回过神来,朝着下方人狠狠一瞪。

阮轻楚阴着一张俊脸,抖着嘴唇,恨声道:“先让你们瞧上一时半会儿,待明日,我便去下帖子准备,将玉妹妹娶回家!”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