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万鬼之祖下载
  3. 万鬼之祖
  4. 第209章 背后有鬼

第209章 背后有鬼

作者: |返回:万鬼之祖TXT下载,万鬼之祖epub下载

金口玉言,落笔为令!!

以阎罗笔在生死薄上篡写下任何文字,都将成为现实,都将得到天地的认可。这是代替天地行驶职权。不可抗拒。

几乎在篡写完的瞬间,一脸狂傲的江怀仁连脸上突然间变的异常的难看,脑海中毫无征兆的响起一道充满威严,冰冷的敕令:“江怀仁罪大恶极,罪不容赦,今日,削你寿元六十九,于本岁七月十五寿元终尽。”

这道话音,带着冥冥中不可抗拒的威严。

直接在脑海中,在灵魂中响起。

与此同时,在刑场上空,一道充满威严的话音毫无征兆的响起:“江怀仁罪大恶极,罪不容赦,今日,削你寿元六十九,于本岁七月十五寿元终尽。”此道话音,如天道敕令,如冥冥中的命运。几乎当场传递到附近所有百姓的耳中。

这一句话,当即就让本来议论纷纷的诸多百姓眼中满是震惊与惊骇的神色。

一下子变的寂静无比。

“不,不可能,你是谁,你怎么可能削得掉我的寿元,我不相信,你是骗我的,你不可能是阎王,我命由我不由天,是我的寿元,你是拿不走的。”

江怀仁脸色苍白的怪叫道,虽然口中叫着,但他心里却有种冥冥中的感应,仿佛在那道敕令落下来的同时,自己的寿元好像真的一下子消失了大半,自己有种随时都会大难临头的感觉。这种感觉极为的清晰,就好像人在死前。都往往会有一种奇特的感应一样。他就是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仿佛走到了尽头。

这种感觉,是他从来都没有感受到的。

生命真的悬于一线间。

“不,我不要死,我要找金先生,金先生会救我,就算是阎王也不能夺走我的寿元,对。金先生,我还有金先生。金先生肯定不会怕你阎王。快,赶快离开这里。跟我去找金先生。”

江怀仁哪里会有现在这种生命随时悬于一线间的感觉,这种感觉,几乎一下子将其心中的自信彻底的击溃。什么嚣张。什么纨绔,在这一刻,通通都无法给他带来任何的安全感。

转身拔腿就跑,身后大批随从脸色大变的跟随而去。

“哈哈哈哈,举头三尺有神明,江怀仁,你的报应到了。我要死了,我会在阎王殿等着你。亲眼看你下地狱。”

曹珐仰天大笑,眼中满是畅快的神色。

咔嚓!!

侩子手手中的断头刀闪电般的劈斩而下,几乎当场。脖子应声而断。当场毙命。

看到这一幕,阎复生并没有救,手中生死薄上赫然浮现出曹珐的名字。上面寿元上写着:今岁二十三,寿元二十三。寿元已尽!!

这是天命。

他的寿元自出生那一刻就被定下,天命其要在今日而死。所以阎复生并没有插手。这是天地轮回运转。

虽然他若出手轻易就能救下。而且,也能给其加上寿元,但他是阎王,别人可以感情用事,肆意而为,他掌握着地府。他要是肆意妄为,没有规矩的话。天地都会大乱,那时刻,地府别说阴德,只怕当场就会迎来天罚。

他要运转阴阳,并不是着眼于一人一事。

今日看到有人要死,要是不忍,加其寿元,改其天命,那以后再碰到,又是不忍,这样下去,地府也没必要存在。

这不是他想要的。

该赏该罚,一切都由心而定,由法而定。

所以他没有救曹珐。不过,在其死后,阎复生随手挥出一道玄阴之气,钻进曹珐魂魄当中,这样可以让其魂魄在短时间内不会轻易消散。

“金先生?有意思,看来这次说不定能遇到一位大鱼。我倒要看看这金先生究竟是谁,是修士,还是其他,竟然说不怕我这阎王,不怕很好。这样倒是引起我的兴趣。”

阎复生看了一眼刑场,收起生死薄,自然的向着那江怀仁离去的方向走去。以江怀仁的能力,岂能逃脱得了他的追踪,只要心念一动就可以知道他的行踪。

心中对于那所谓的金先生有了一丝好奇。

这金先生能成为他的倚仗,应该会有些特异之处。

在其走上,那被虚空中突然出现的话音震住的诸多百姓纷纷回转神来,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身上,满是复杂。“真的,这是真的,阎王,难道刚刚那就是阎王的声音,阎王真的降临了,还削了江怀仁的寿元,刚刚江怀仁匆匆忙忙跑了,莫非是真的。”

“阎王显灵了,举头三尺有神明,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啊。”

“果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现在真想恨不得立即就到七月十五,看看那江怀仁是不是真的会在当天死亡。要是真的,我等来生有望了。”

“我要去家中供奉阎王牌位,早晚参拜。行善举,积阴德。”

只当场,就有大批百姓眼中对地府,对阎王的存在一下变的无比坚定,心中对于能削寿元的阎王也有一丝难言的敬畏。

这些,自然不被阎复生所放在心上。

脚下不紧不慢的向前走去,跟随着江怀仁的气息,朝着碧落城外而去。每一步,踏出去的距离似乎都是相同的,看似不快,但却转眼间自街头来到街尾。视线始终能看到前方。

在前面,江怀仁一行慌忙的奔出城。朝着西郊而去。

没多时,竟来到一处巨大的乱坟岗。

这乱坟岗哪怕是白天,都自然的能感受到一种彻骨的寒气,到处都是阴森恐怖的气息,四周树叶茂密,连阳光都无法穿透下来。照射到乱坟岗上。不时的传出一声声怪异的鸦叫声。令人胆寒。

“乱坟岗?有意思,看来这金先生不是僵尸就是鬼。”

阎复生站在乱坟岗外看着四周的景象,若有所思的呢喃道。

四周茂密的树叶遮挡阳光,在别人眼中,乱坟岗只是阴森可怖,但在他的眼中,却能看到,整个乱坟岗中弥漫着极为浓郁的阴气。这阴气浓郁的程度比起当年的天倾鬼域也不差。

“这里竟然有一条阴脉。”

阎复生扫视地下,以其修为,现在地下的阴脉根本逃脱不出他的感应。

这里应该是一条五阶阴脉。有这条阴脉在,也难怪这里的乱坟岗比起其他地方要来的格外的阴森可怖。

“说不定能给我一些意外的惊喜。”

阎复生淡然一笑,随身踏进乱坟岗中,这一进来,眼前的景色当场一变,只见,一座座破败的坟墓坍塌蹦坏,连盗墓者的盗洞都能随意看到。哪怕是白天,都有一团团鬼火在飘动。

偏偏,这种残破的地方,竟然有一座古怪的金屋屹立在乱坟岗中间。

这金屋不是说说而已,是真的完全用黄金铸造而成的黄金屋。有院落,有房屋。通通都是黄金铸造,每块地砖都是以黄金砖铺起来的。黄金屋放射出的光芒,几乎能将人的眼睛直接闪花掉。实在是太惊人了。

要炼制出这样一间黄金屋,需要的黄金,简直是海量的。

金碧辉煌啊,哪怕是皇帝都不会有这样的黄金屋。

“啧啧,太有意思了,这里还真有黄金屋,不知道这是人还是鬼,对于钱财的爱好肯定达到不可思议的境地。能想要铸造出黄金屋的,肯定是个疯子。”

乌鸦饶有兴趣的站在阎复生肩膀上看着面前黄金屋,眼睛都变成金色了。

“我也很有兴趣。”

阎复生淡然一笑,暗自好奇起来,耳朵却在瞬间提升到极至,将附近所有的声音全部的收进耳中。覆盖住整座金屋。倾听着里面的谈话。

那江怀仁屁滚尿流的冲进金屋。

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呼喊:“金先生,金先生救命啊。阎王要杀我。请金先生救我。”

江怀仁衣衫不整的慌忙推开大门,进到金屋内堂,大门打开的同时,就可以看到,在里面到处都是满地的金银珠宝,堆积成山,而在这金山上,放着一张黄金打造的宝座,一名浑身穿着金衣的大胖子就躺在黄金宝座上呼呼大睡。

“黄金,珠宝,全部都是我的。没有人能从我手中抢走。”

一边睡,口中还一边发出呢喃声。怀中抱着黄金在睡觉。当真是躺在金山上睡觉。

“是谁,敢闯我的黄金屋。是不是打算抢我的黄金。”

大门被推开的声音立即将那胖子惊醒,他醒来的第一个动作不是看进来的是谁,而是快速的扫视着自己身边的黄金有没有少。

那双小小的绿豆眼睛都在放金光了。

可以想像,没有谁,能在他的手下拿走哪怕一块黄金。

在看到自己的黄金没有少后,这胖子才满意的点点头,看向闯进来的江怀仁,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大叫道:“江小子,你可知道,你打搅了我的黄金梦,让我损失多少黄金。你说,要怎么办。”一声大喝,连黄金屋都在震动。

“金先生息怒,小子赔,我愿拿出一千两黄金赔给先生,做为赔礼。”

“一千两黄金?”

金先生眼睛眯了起来,脸上的怒色立即变成笑容,点点头道:“不错,孺子可教,说吧,突然跑过来,究竟有什么事情要求我。不过,我的规矩你是知道的。”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