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我和老公是情敌下载
  3. 我和老公是情敌
  4. 第108章 繁华如彼,寂寞如斯

第108章 繁华如彼,寂寞如斯

作者: |返回:我和老公是情敌TXT下载,我和老公是情敌epub下载

权郁一眼看出哥哥在纠结什么,便主动打消他的疑虑,边忙活着茶艺,边笑笑解释:

“放心,有些事我不会强人所难。今晚月色皎皎,这里又如此幽静,弟弟只是想跟你喝喝茶,聊聊天而已!”

权赫松口气,没再犹豫,走过去坐到权郁对面,好奇问道:

“这什么歌?”

“好听吗?”

“嗯!”

“嘘……”

权郁做了个嘘声手势,表示先听完再说。

*

多少风华,命定的牵挂;望穿秋水,相思成疾,只为了他;

早已厌倦,这尔虞我诈,莫等青丝,尽成了白发;

浴血奋战,造就这神话;千军万马,兵临城下,他坐拥天下;

当日诺言,到底是真是假?明知不能,却坚守牵挂?

盼与君携手,海角天涯!

*

歌声终止,权赫问道:“这是描写古代将军戎马一生后的孤苦伶仃?”

权郁没回答,深情款款凝视着他:“想知道歌名吗?”

权赫目光躲闪,敷衍点点头。

“其实,”权郁只感无奈,继而画风一转,冲他莞尔一笑,“我也不知道歌名。”

这样的打趣让权赫放松了些许,于是也冲他微微一笑,端起茶抿一口。

权郁顿了顿,给哥哥的空杯添上茶,故作轻松的笑笑,抛砖引玉:

“但歌曲前后有独白,我觉得太过沉重,就删掉了!”

“难道是写,国虽在,家却亡?”权赫追问。

不得不说,权郁这招用得很好,成功引起了哥哥的兴趣。于是他继续卖着关子,再度冲哥哥莞尔一笑:

“要不,我把那独白念给你听?”

权赫轻点头没拒绝,顺手拿起香烟欲点上一根,却找不到打火机,便将香烟轻轻搁在茶几上。

“这首歌,是一位将军在诉说衷肠……”

权郁说着,起身从外套里取出打火机,帮哥哥点上香烟递给他,神色渐渐凝固,呆呆凝视着面前的爱人,缓缓道来,

“边关的风很凉,将军在等一个人,为了他的帝王,将军打下这如画江山。可那个人似乎已经忘了他?将军一直在等,他可能永远也等不到那个人;也有可能,明天就等来了他……”

话刚落音,权赫手里的烟灰自然滑落,同时心里也咯噔了一下,终是逃不掉这份不伦之爱的禁锢?

看着哥哥呆滞的目光中透着恐慌,权郁明白了八九分,于是继续说道:

“权赫,我给这首歌取了个名字,想听吗?”

“……”权赫猛地缓过神,弹了弹烟灰,低眉不回答。

权郁也没再说下去,默默起身拿来笔墨,在宣纸上大笔一挥,八个大字娟秀的毛笔字呈现:

“繁华如彼,寂寞如斯!”

权赫惊了下,这暗藏深意的名字似乎出乎他意料,却又是那般贴近歌词?

“寂寞,如斯?”

权赫喃喃自语着,想起刚才脑海里的古风佳句:薄云蔽月,人迹踪绝,说不出如斯寂寞。

而面前的权郁仍在深情凝视着他,若有所思的叹道:

“坐拥繁华是君王,独酌寂寞是将军。权赫你明白的,对吗?”

这话就像钢琴键那突强的一声,敲打了权赫的心。深知权郁明面上在说君王和将军,实则暗指他俩。

权郁又在对他告白!

比起第一次的幼稚行为,这次他似乎成熟了点?更婉约、更艺术化了?却也……

更沉重了!

因为从小到大,权赫像太阳一般“坐拥繁华”;而权郁却只能在养父母的漠视中挣扎,在无边的黑夜里“独酌寂寞”?

甚至曾为了让哥哥保留“唯一继承人”的身份,化解权许傲霜和潘美玲之间的矛盾,权郁主动放弃“潘氏集团”的继承权,还答应权许傲霜不再去香港,减少和外婆的见面。

从前的天使弟弟,真的是不争不抢,只愿伴在哥哥身边。

正是因为心疼弟弟的寂寞,权赫才像太阳一样把温暖的光,送给了月亮。

“小郁,不是那样的!我……”

权赫紧张,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毕竟今晚是他主动提出要来这里。迟早他得给权郁一个答复,或者解释。

因此,他想把《财产过户协议》一事摊开,不料被权郁打断。

“权赫!”

权郁声音虽轻,却是一脸严肃,用义正言辞的口吻,意味深长的说着,

“你是万众瞩目的太阳,永远都是权氏集团的掌门人,我从未想过和你争什么。皇只能有一个,绝不是我权郁,对浮华世界我不感兴趣。但有些事,我希望你心里明白就行,无需顾忌什么。权郁,就这命。”

“……”权赫呆住,心里五味杂陈。

深知弟弟在封住他的嘴,权郁已猜到他在打什么算盘,毕竟《财产过户协议》在真正的蠢猪米粒那里曝光过,这女人在事后指定去问过权郁了。

“放心,不管心里有没有爱,婚后我不会让米飒守活寡。”权郁话锋一转,低眉又给他沏了杯茶,“该给的关心和爱护,我一样也不会少。”

“……”权赫没法接话,内心翻江倒海。

此刻才深切体会到,什么叫自作自受!

要他亲眼目睹另一个男人去宠爱米飒,就算那男人是他的天使弟弟,是曾爱过他权赫的男人,他也无法忍受。只因……

米飒的情感在发生变化,居然不再爱他权赫了?

一个字形容自己:作!

两个字形容:自私!

不,是自负!

“不瞒你,今晚我想过要跟过去告别,但也纠结……”权郁缓缓抬眼,脸上的两行泪十分清晰,无边苦楚道,“米飒会不会接受一个残缺的权郁?”

一句“残缺的权郁”,立马让权赫的喉咙被暗涌堵住,他拼命眨眨红红的眼眶,给权郁递来纸巾:

“小郁,忘掉吧!重新……开始。”

最后两个字再也不会中气十足,权赫说得声音比蚊子还轻。

“和谁开始?”权郁立马追问。

权赫只感心被煎熬,深知权郁要的答案是什么,但他不能说。只能垂着眸忍住心痛,从嘴里挤出那两个字:

“飒……飒飒。”

“不,世上没人能接受一个残缺的权郁,除了权赫!”

“我……”

权赫感动,却也想辩解,可话到嘴边才发现说不出口。

他能接受一个残缺的权郁,只因他们是兄弟,在他心里,和权郁只是手足之情。

但他也知,如果四年前权郁那件事被曝光,或许世上没有女人能接受,包括米飒!

权赫只感步步被吃瘪,甚至感觉权郁是在逼他接受这份不伦之爱?

可他说得如此委婉,如此虐心,自己要如何拒绝?

深深吸口气仰头看天,权赫不让眼眶里的泪落下,无奈又无措……

权郁见状,突然又将话锋一转:

“哥,米飒是你主动推给我的,虽然我到现在都没法完全理解你为毛要这么做?但……”

欲言又止,他知道权赫会接话。

果不其然,权赫中招了!惊然看向他,睁大眼睛疑惑问道:

“你这什么意思?什么叫没法理解?”

“嗯?”权郁皱皱眉,表示很不解。

权赫急了:“那晚……会所那晚,你亲口说的,让我帮你!”

“没错啊,”权郁表示十分无辜,“这怎么了?”

权赫脑子被他弄得一团乱麻,来不及思考或质疑,忙将那晚的情况脱口而出:

“你让我帮你去跟米飒说清楚,叫她别再玩弄你了,这难道不是你亲口说的?”

“哦,原来是这句话啊?”

权郁故作恍然大悟,继而装模作样的叹口气,解释道,

“唉……哥你误会了!当时我的意思是,让你去跟米飒说清楚,咱兄弟俩的感情世界不想她掺和进来,叫她离我们远点,别再玩弄咱们任何一个了!”

“……”权赫瞠目结舌,全然想不到弟弟现在会这样解释那句话。

是他误解了?

还是权郁给他挖的坑?

他不敢相信是后者,如果真是权郁在一开始就挖坑,那……

天哪,这是多大的坑!

他的天使弟弟,竟有如此心机??

不不不,他不敢接受,也不能接受!

而面前权郁故作无奈的哀叹还在继续,说的话句句都虐着哥哥的心:

“如今搞成这样,权赫,我不怨你。你说得对,米飒是个好女人,她也慢慢开始拿真心对我了。今晚……今晚她让我感动,但对你,我放不下。”

一点也看不出他在表演伪装!

完美的让权赫,持续被吃瘪!

哼,活该!

“也许,这就是命运的捉弄吧!”

权郁叹道,说着站起身走到HIFI前,一边更换音乐,一边忧伤自语着,

“明知不能,却坚守牵挂?盼与君携手,海角天涯!”

他用最后的歌词继续委婉的告白着,深知权赫不仅能听懂,还没法装糊涂去回避。一场完美的心理战,权赫已被击溃,又怎可能毫无水准的去装傻?

再说了,权赫又不是米飒那样的二皮脸。内心清高的贵公子,又岂能让自己做“蠢猪”?

尽管,他偏偏就爱着某“蠢猪”!

权郁见好就收,也没再步步紧逼下去,将HIFI换了首曲子。虽依旧古风雅韵,却是毫不遮掩的男男对唱:

*

尽夜惆,芰荷畔,霜花酒;一点颤抖,一点愁;

尽泪流,执子袖,浅笼温柔;今世缘、再世缘,依旧;

携手相执未到尽头,缘尽亦难拯救;记不清,猜不透,爱和仇;

凉夜酒醉愁,凭簪情绸缪,新衣解月斜时候,红莲绽仿不知秋;

恰似蜉蝣守候,随流年至死方休,却盼余生与君,手相扣;

前尘尽后,只求相守,携手共醉花洲;

到白头时候,单影无人守,多少流年浮心头,方知念昨日有人求;

瑶池相忆再许,悔当初无情回首,来世换我宠你到尽头!

*

来世换我,宠你到尽头!!!

却也意味着:但今生,我要你宠我!

歌声将权赫的魂勾走,直到最后一句歌词落下,他才发现……

权郁竟浅浅靠在他的臂弯里?

这一刻,权赫并没惊慌失措,只因权郁的样子是那样楚楚可怜,激发了他的保护欲。

“来世换我,宠你到尽头……”

臂弯里的权郁忧伤的喃喃自语着,缓缓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刻在爱人哥哥怀里的安详。

这晚,权赫没有离去。

最后的那首《独酌》,权郁选择了循环播放。

在歌声中,他靠在哥哥臂弯里慢慢入梦……

他要的不是权赫的人,而是他的心!

但第二天清晨醒来,权郁却发现自己趴在榻榻米的茶几上,背上还有一件白色的浴袍,残留着哥哥的体香。

权赫已不在包间,楼下赛车跑道传来呜呜疾驰的油门声,权郁知道是哥哥在练车。

昨晚温情的场景仍历历在目,虽然他的告白没得到权赫的点头,虽然昨晚没有发生某种少儿不宜的行为,但最后的片段……

是他在哥哥厚实的臂弯中安详睡去!

这意味着什么?

权郁心里泛起幸福的涟漪……

嘴角带着一丝蜜意,他揉揉惺忪的睡眼,却发现茶几上一张宣纸,上面是权赫苍骏有力的毛笔字:

“与君世世为手足,更结人间未了因。”

无边的失落汹涌而来,他懂了……

这时微信的提示音响起,依旧是权赫发来的:

“好好爱她,我放手!”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