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有匪君子来种田下载
  3. 有匪君子来种田
  4. 第二百三十六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

作者: |返回:有匪君子来种田TXT下载,有匪君子来种田epub下载

言情中文网.,最快更新有匪君子来种田最新章节!

卫渡远甫一出了余锦瑟住的宫殿就被人围了起来。

“王爷英明,早知道你会来了,一直叫我们等在外面呢。”侍卫首领道。

卫渡远勾唇冷笑一声:“那我是不是该感谢你们家王爷让我见了我媳妇儿一面?”

“大胆!里面住的是我们四小姐,与你这等翻墙小人有何干系?”

随着侍卫首领一声令下,众侍卫便抬剑向他砍来。

卫渡远立时伸手阻止了他们上前的动作。

“慢着!我跟你们走。”

那侍卫的首领没有将他带去见恭亲王,而是直接将他押解入牢了,这让他很是疑惑,好在没多会儿宋昕就来为他解惑了。

“发高烧?”

宋昕点点头:“对,发烧,已经一天一夜了,瞒着朝中大臣说只不过烧了一夜,宫中的人都急乱套了,不然我也没机会来看你。”

卫渡远沉吟半晌,道:“那还得有劳你帮我传个信出去了。”

宋昕淡淡道:“我可不掺和这些的。”

卫渡远最是知道宋昕的脾气,明白他不过说笑罢了,也就由着他道:“你不是说你只效忠明君吗?你看看现今这局面,你觉得谁会是明君?况且现今这君主被人篡了位,你不效忠他了?”

宋昕撇撇嘴:“拿来吧!”

卫渡远当即写了封信给宋昕:“给丁实,丁家二公子。”

宋昕点点头当即就要离开,又被卫渡远的话给阻了脚步:“小六被抓了吗?”

“放心,没有。”宋昕毫不掩饰自己对卫渡远的嫌弃,“人家可比你出息。”

卫渡远笑着摇了摇头便不再多言,宋昕也不做停留,径直往天牢外去了。

余锦瑟醒来的时候,已是晌午,她急急喊了明月来,逮住人便问卫渡远去哪儿了。

她如今这副状况,明月哪里敢说实话?只好先瞒着,说是他出宫去了。

余锦瑟如今身子不适,心里又装了许多事,也没瞧出明月瞒了自己,点点头算是放心了。她见明月要出去给自己备午膳了,忙又拉着人问恭亲王的事儿。

明月又细细将自己打听的说于她听。

余锦瑟知道恭亲王的伤口这是真的被感染了,且他病了这许久,只怕宫里宫外都要乱套了,她这会子才算是真正放下心来。

想了想,她又将香儿招了进来:“你去同你家世子说,让他散播恭亲王遭天谴的谣言。就说他无端端发烧,定是因着他谋朝篡位的缘故。”

香儿领了命,急匆匆就去传消息了。

昱弘和收到消息后,禁不住嗤笑一声:“倒是聪明,将这种活丢给我,自己倒是干净。”

话是这样说,他还是当即便吩咐人这样去做了。

不过短短一日的功夫这谣言就闹得满京城的人都晓得了,而恭亲王的烧倒是好了,却见又有了另一症状。

——牙关紧闭,角弓反张,反射亢进。

御医们束手无策,擅长研制那些奇奇怪怪东西的许大夫看了看,倒是有了定论,却也是全无法子。

“这怎么让生锈的匕首给割伤了啊!”

“对啊……”

“这可怎么治得好啊……”

恭亲王信任的几位大臣均在,听闻此言,大怒道:“你们一帮御医是干什么吃的?连王爷的手是被带锈的利器给割伤的都没看出来,现今好了……哼!”

变故就在此时发生,外面突然闹将了起来,说是京中发生内乱,江、丁二家反了。

要知道恭亲王手中的兵马大多不在这里,他篡位的时间太过紧急,兵马也没来得及调回来。他能篡位成功,拿捏的无非是一个出其不意。

“去……将四小姐……带来……”恭亲王牙齿上下打着架,开口闭合都很是困难。

谁都没想到恭亲王到了这时候还想着见余锦瑟,那个曾是卫渡远妻子的人。

“王爷,现今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啊,还是先想想怎么平叛吧!”

恭亲王挥退了那大臣,冷声道:“叫……四小姐……”

恭亲王都如此坚持了,这些个大臣自然是不敢再多说什么了,一太监得了令便匆匆去了。

余锦瑟得了这消息后愣了愣,磨蹭着收拾了自己一番还是跟着那太监去了,只是谁也没想到甫一出了宫殿就见宫人来来往往的跑着,很是慌乱。

“怎么了?”余锦瑟还没有给丁实传信,“宫里怎么突然乱起来了?”

太监听闻此言,身子一抖,只道:“四小姐就不要多问了,还是快去见王爷吧!”

余锦瑟见状,不再多问,跟着他往前去。

明月只想着余锦瑟和她肚里孩子的安危,这会子她们身边只跟着两个侍卫和那来传话的太监,外面又乱了起来,正好是她们逃走的最佳时机,她当下就从袖中掏出匕首来准备动手。

不料,就在此时,余锦瑟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不要轻举妄动。”

“可是……”

余锦瑟用眼神制止了明月接下去的话。

“看着是只有他们两个侍卫,可是你看看……”

明月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就见方才从她们面前跑过的宫人均被押了起来,还有两个甚至已经躺在了地上,血流了满地,眼见着该是死了。

“你明白了吧?这皇宫中大多还是恭亲王的人。”

明月又悄无声息地将匕首给收了起来。

到得恭亲王住的宫殿,明月被人拦在了外面。

余锦瑟知晓明月担忧之心,让她稍安勿躁便跟着人进去了。甫一进去,她就见殿内站着许多人,却是悄无声息,显是她的到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她没管旁人,只安安分分地垂首行了一礼,待恭亲王免了她的礼她也只安分地站在一处,是什么话也不多说。

恭亲王无力地摆了摆手,示意一干大臣出去,一干大臣哪里愿意?当即就要进言,却是被他锐利的眼神给阻了,他们只得将到嘴的话给咽了回去。

余锦瑟眼观鼻鼻观心,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却是一言不发。

不过,不得不说,这恭亲王纵使走到了这一步浑身仍存威严。

待人都出去后,恭亲王这才艰难开口道:“我……我知道你怪我……也知道……你……你可能不是我女儿……”

余锦瑟猛地抬头,惊恐地看着恭亲王,嘴唇哆嗦半晌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知道了?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她逃不过了吗?孩子怎么办?

她下意识地将放在自己肚前的双手下移,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又怕他察觉,缓缓地又上移了回来。

她脑子飞快运转起来,勉强镇定了心神,这才带着哭意道:“所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说,你是我的生身父亲,说他们骗我,现今你又说这一切是假的?你说杀了我的孩子是为了我好,你不是我的父亲,我又凭什么信你?”

恭亲王屏息听着余锦瑟这一句句控诉,待她说完,他终于反应过来,禁不住大口呼吸起来,不知为何竟又被呛着了,他又忍不住大声咳嗽了起来。

余锦瑟放在肚前的双手紧紧绞着,她没有上前,她在想此刻她该不该上前。

她到底是没有上前,而是冷声问道:“所以你到底是想叫我来做什么?”

“你想要让我死。”

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你故意拿生锈的匕首刺我,你害怕……害怕伤口不够深,刻意……又刻意拿自己的命来赌……”

他发了病,双唇无力闭合,只能囫囵着说出了这些话。

“你母亲……就算到了那时候……她也没想过要杀我……她……”

谁也没想到,威风一世的恭亲王眼眶子竟在此时红了。

“我就想……就想着要是我们真有了孩子……应该……应该比你还大……”他哆嗦地向余锦瑟伸出手来,似是想要就近看看她。

余锦瑟自是看出了他的意图,但她没有上前也没有后退,只是那样看着。

“既然你都知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恭亲王不是蠢材,既然他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自然是什么都清楚了。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顾自道:“你跟你娘长得真像啊。我就想……就想穿上你娘亲手做的衣裳,用你们余家亲手做的……我不会再伤害你娘了……”

“我穿不上你娘做的衣裳了,但好在……还有你……帮我完成这最后一个心愿……如何?”

余锦瑟点了点头算作答应了。

“那……你能叫我一声爹吗?当我……当我跟雪梅有个女儿一样……”

余锦瑟退后一步:“不,我母亲会伤心的。”

话罢,她便转身离开了。

还没走出几步她就见着昱弘和来了。

他面带三分笑,懒懒散散地,跟平日里一样,但余锦瑟就瞧出了几分不同。

“你要做什么?”

“自然是要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啊!”他慢悠悠地看向余锦瑟,眼里还蕴藏着光,“不然就没有机会了。”

说着,他就折身进去了,却是被门口站着的朝臣给拦住了。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这几位大臣,讽笑道:“你们是我爹的心腹?我看啊,你们还是另谋他路吧!这会子外面也已经打起来了,应该就要攻进来了。”

话罢,这几位大臣果真慌乱了起来,想走可又碍于什么不敢走。

“这时候面子重要还是性命重要,你们该清楚的。”

那几位大臣果真不再犹豫,慌忙就往宫外去了,只是还没走出几步就被突然跃出的几位侍卫给拦住了。

“你的人?”余锦瑟锐利的眼神向昱弘和扫去。

昱弘和撇撇嘴:“对啊,我还想活命呢。”

他又看向宫殿的门口:“下一个,该是里面那位了。”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