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葫芦娃里蜈蚣精下载
  3. 葫芦娃里蜈蚣精
  4. 第五十八章 宫闱

第五十八章 宫闱

作者: |返回:葫芦娃里蜈蚣精TXT下载,葫芦娃里蜈蚣精epub下载

藏匿水府之中,李渔调息吐纳,第二曰一早,就抖索精神,便也开始巡视这座水中府邸来,这座水府也不知在河底潜藏多久,却日久弥新,四四方方的共有八进院子,大多都是空的,无甚碍眼之物,院间花圃中似曾种有灵草,但常年无人搭理,早已枯萎衰败,让李渔很是心疼了一番。

主宅十分气派,东西阔五十步,南北三十步,宽敞敞亮,李渔转了一圈,这宅子里空荡荡的,再看不到什么碍眼的事物,正要到后面去查,也不知碰到什么东西,主宅正坐背景忽地落下去一块,露出了其后一面石墙出来。

李渔顿时大喜,忙上前去,便见石门上与水府大门有一般禁制,上手一推,便有两人形黑影飞冲出来,漆黑如墨,邪气隐隐,一手持双剑,一手持钢枪,动作招式也颇为玄妙,一灵巧跃动,一刚猛无匹,但是两人影虽然武艺精湛,但毕竟只是凡俗之物,不习法术。

李渔五指一张,掌心中黑光吞吐,冒出了一件法器,正是从水府石门上得的黑虎邪魄令,这黑虎邪魄令乃是件邪门的法器,其内虽有三层神通禁制,但对手握着小乾坤破禁真法这般神通的李渔而言,别说有祭炼之法,便是没有他也须臾可破,只花了几个时辰,便将这法器的三层禁制炼化。

那黑虎怨魂的李渔法力灌输,非但周身凝实,宛若活物,奔腾跳跃之间,周设隐有黑风相随,一把便将持双刀的黑影扑倒。

那黑影连忙扭动,双刀上也分出两股黑光来,想要抵住这怨虎吞噬,但是这黑虎邪魄令落入李渔手中,又经小乾坤破禁真法祭炼,威力比在原主人手里还大了许多,这黑影连灵智也无,哪有本事抵挡这怨虎威煞。

只挣扎了片刻,就被怨虎一口吞了进去,转瞬的功夫,便见怨虎低吼医生,身体上分出一道黑影,正是刚才被吞下持剑黑影,已被它化为虎怅,两相合力之下,不过须臾功夫,便江那持枪黑影也一并吞下。

破了门上的两个黑影守卫,石门便缓缓打开,却见其后依旧是一片水府,雕饰古拙,极为阔大,一座楼牌足够百丈高,楼牌后就是一片露台,足可容纳百十人在此修道演武,再往后便是十几丈高的山洞,内里亭台楼阁,外则神光闪耀,显有阵法护持。

此地广阔,寂静无比,若是放在以前,一个人待在这么大的一座宫殿中,周围再没半个人出没,心中只会有惶恐,但经过了种种磨练,李渔对这般冷清寂寞,已然浑不在意,反而心生舒坦轻松之感。

他以小乾坤破禁真法的法力,试探宫阁的禁制,却发现其中复杂之极,足有九套阵法,两两之下怕不是有百余种变化,这大阵如此奥妙复杂,即便以小乾坤破禁真法之力,想要推演清楚非是一日可行,李渔只是略略了解,便先不去管它,转身去演武场上逛荡。

演武场两边左侧有七八排兵器架子,上面竖了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镋棍槊棒,拐子流星十八般兵刃应有尽有。

李渔的红云传授良久,自然也有几分眼里,这些兵刃虽都铸造精良,但却都是凡铁,若是落在凡间武将的手里,也算得上是利器,但于修士而言,却是远远不及用,便如岑希夷,剑仙一道最是锋锐无匹,若他出手无需飞剑斩落,只需一道剑气便能把这些凡铁尽数斩碎。

李渔随手掂起一根画戟,寒光凌冽,施展起来必是极其威猛无匹,李渔本以想这根画戟通体精钢,入手必定沉重,哪想入手却轻飘飘,宛如干草劈柴。

轻舞一下便呼呼有声,显然乃是真材实料,这才反应过来,非是这画戟太轻,而是他的臂力太盛,要知妖族修士必定都力大非常,又那强横妖族大圣都是恨天无把恨地无环的存在,李渔的玄水真传淬炼了一身精血骨骼,又被激发上古异虫太阴金蜈血脉,异虫本就力大凶猛,更何况上古十大异虫乃是其中佼佼之辈。

故而李渔虽还未开始修炼五形山岳决,但是双臂几千斤的臂力还是有的,就算是单手四五百斤重的兵器也能舞动如飞,何况这根画戟虽重,但也不过三百来斤。

“看来我还得习练上一门兵器,否则便浪费了这天生巨力和五行山岳决那般顶级的力道神通。”

李渔试了舞动两下,把这画戟舞的虎虎生风,只是力道虽大,但却没什么章法。

李渔又去了右边书架上翻找了一遍,但是上面虽然有七八十部石简,却全都是武经,什么刀枪棍棒,拳脚功夫,没有一本跟法术有关,心中暗道“只怕这演武场只是外院,真正宝贝的东西,尽在那阵法禁制里面。”

李渔一圈转下来,阵法外诸多房舍里没找到丝毫术法痕迹,这才绝了念头。

虽然没找到,李渔却也不失望,他本意就想修炼一门兵器,此时有武经送上门来,便也算不小收货,需知但凡修士,多都会修炼一两手武艺傍身,妖族更是注重武艺精熟,有那妖法精深,力大无穷的妖怪,不用什么法术,只用武艺也能纵横天下,无人能敌。

随意翻出来一本探海枪法,李渔从兵器架子上招来一柄寒光冷冽的钢枪,便按照武经上记载习练起来,凡人习武需要夏署淬炼,日日打熬,而这些武艺招式,在修士眼中却不算什么,毕竟修士淬炼肉身,那是寻常武者几十年无法达到的境界,修士根基已经深厚的不能再深厚,武艺不过是旁枝末节,习武不过演习纯属便可,一曰半曰的便能练成。

李渔招出两个虎怅虚影,陪他套照演练,不过小半日功夫,便可纯以武艺将两虚影压制,正琢磨是否要再练上一种兵器,却忽然听到水府外轰轰作响,不由得心中一紧,只道那岑希夷又追了回来,忙捏了仙人盗,隐去一身气息。

等了片刻,却不见有人追来,李渔稍一分辨便察觉异处,洞外轰隆隆之声虽响,但却非是雷霆乱炸的声响,而是水力碰撞之声。

李渔凝坎水符箓,自能够在水下行动自如,化为蜈蚣仗着坎水符箓控水之能,从河底缝隙中冲了上去,与水中翻腾穿梭,比游鱼水蛇还更灵巧几分,敛息游去,向发出隆隆之声的所在望去,却见一条黑色水蛇正跟一只赤色大虾争斗。

那只大虾显是异种,通体红如火焰,纵然在水底下也放出光明来,两只大钳交错配合,隐有招式,周身妖气隐隐,修为还胜过了那黑蛇一筹,不过黑蛇也是不凡,纵然修为不足,但仗着身形灵巧,一身剧毒,战斗之中也不落下风。

而两妖之间,隐有一股奇异灵光,李渔运转黑水真瞳,看了片刻,眼中便陡现神采,那奇异灵光之中乃是一株火红的异草,心头一动,略一回想,便想起炼丹大要内记载,心中大喜道“这是地灵草,炼丹大要上归元丹的丹方,能归元纳气,回复真气,算是极有用的药材了,按炼丹大要上说,这东西多长在山涧峭壁,极难生长,不知怎会在水里长了一株,看光晕至少有百年了。”

李渔因岑希夷之事,便长了个心眼,只要出行,便会掐了仙人盗诀法,这神通乃是红云老祖传下,神妙非凡,那两头水族为了灵草争斗正烈,倒也不曾察觉,有人做壁上之观。

修行大道,不是去做谦谦君子,一切只为更进一步,既然有机缘在前,那便是绝不会放过,挡路之人皆是死仇大寇,所谓天地灵宝,有缘者居之,不过只是托词,无论灵草宝物一旦出世,便是抢夺,最终不过是谁的拳头更大,谁便与之更有缘法。

李渔手中乌光吞吐,心中暗忖道“这两头水族精怪,虽未化形但妖气强盛,恐怕也都聚炼精化气圆满不远,不过敌明我暗,我若出手倒有十分把握,把他们一举诛杀,只是这地灵草怎会出现在水中?若直接杀了,我怕难以查出这灵草出处。”

这两头水族在水下鏖战,翻翻滚滚,把十余里的一段淮河搅闹的河泥都翻了起来,李渔见得这般,也怕再横生变节,若是此地异样再引来如岑希夷之辈,那便是大大的不妙,伸手一指,一道灵光射出,便见两妖周遭河水骤然分开四散,又有有道玄阴真气化作两条黑蛇撕咬而去。

那两妖物正斗的欢畅,突然离水身体陡然一顿,两妖同时停了争斗,各自施展法力神通,想要抵挡两道黑色蛇影,但是两妖虽修炼多年,妖力浑厚,但他们自己领悟的些许神通,催水架浪尚可,哪里经得住李渔这七大真水之一玄阴真水的妖族真传?

只挣扎了片刻,就被黑色蛇影卷了进去,也亏得李渔不想伤了它们性命,并未催动寒气侵入,只是将它们封与冰块之中。要说这两妖修为,若正面放对,李渔几遍能把他们拿下,也绝无这般轻易,只是占了出其不意,这才轻松得手。

再伸手一召,便有在那在水中载起载浮的地灵草,被一股无形之力牵引,落入李渔手中。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