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我师叔是林正英下载
  3. 我师叔是林正英
  4. 第138章 九叔被黑得最惨的一次!(万更求订阅)

第138章 九叔被黑得最惨的一次!(万更求订阅)

作者: |返回:我师叔是林正英TXT下载,我师叔是林正英epub下载

骑驴少女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武功的高手模样,两名强盗干这一行多年,胆子大得很,自然不会就这样被三五两句话就恐吓住。

所以如果少女不听话,他们就准备动手。

张敬、九叔等人此时已经悄悄的跟了过来,就躲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

他们现在总算明白,为何刘家村所有的房间都空了下来,没有人居住。

原来是最近此地有山贼强盗为祸,村里的人提前知道强盗要进村的事情,所以都躲起来了。

对此,张敬不由得叹了口气。

刘家村没有闹邪祟,这是好事。

可是闹强盗,却也并不比闹鬼问题轻!

甚至,问题还会更加严重。

有句话叫做人知鬼恐怖,鬼晓人心毒。

鬼只会在晚上才会出来,白天便会没事。

有时候人祸,却是你什么时候都避不开!

这骑驴少女,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天真千金大小姐,看见强盗没有防备之心就算了,竟然也不害怕。

让张敬等人看得都哭笑不得。

就在张敬等人想着见状不对,出去帮骑驴少女一把的时候,骑驴少女也被两个拦路抢劫的大道搞得很不耐烦了,娇小的身子将手中的巨剑一挥,气呼呼地看着两名强盗说道:“我的钱不会给你们的。在外面没有钱,就买不到好吃的,所以钱很有用,我要留着买好吃的!而且,我也不会跟你们回山寨。如果你们再拦着我,我可就要对你们不客气了。”

两名强盗大汉气极反笑,手中的钢刀也挥了挥,道:“对我们不客气?好啊!那就看看究竟谁不客气!”

说完,刀疤脸大汉率先撑不住气,一刀就朝着少女坐下的毛驴劈过去。

毛驴拿来没什么用,又不是骏马。

斩杀了,用来吃驴肉倒是挺好!

这刀疤脸强盗明显是练过一点拳脚功夫,在刀法上也钻研过,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毕竟能当强盗,自然也不会没点真材实料。

所以这这一刀势大力沉,十分迅猛,快速挥下时都带起了一阵刀光!

张敬、九叔等人,看见这一刀都不由得皱眉,当即都纷纷冲了出去,准备出手解救骑驴少女。

可是令众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刀疤脸大汉狰狞着笑容,快速挥出一刀之后,他的刀锋还没有来得及斩落到毛驴身上,就有一道比他更快的剑光劈斩过来。

砰!

刀疤脸大汉就算不是天生神力,也是江湖老手,是靠着手里这把刀吃饭的,但在这一剑之下,他手中的刀竟然握不住,直接被磕飞出去,落在十几米远后刀剑插在地上。

紧接着又是剑光一闪,已经朝着他的脑袋劈了过来,他根本就来不及闪躲。

啪!

还好,这一剑并不是用剑刃削的,而是用剑身抽的。

可是少女看上去柔柔弱弱的身子,不但轻易挥动了手中的巨剑,而且这股力量也强大得吓人,直接将刀疤脸给抽打得飞了出去,半天都站不起来!

估计太疼了,脑袋有点懵。

这一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骑驴少女,真的会武功!

剩下的络腮胡强盗,本来一脸狞笑,此时已经变成了一脸惊恐。他的实力比起刀疤脸来还有所不如,现在刀疤脸上去连一招都撑不住,看都没看清楚就直接被抽飞晕倒在地。

自己上去,肯定解决也是一样没差。

“你……你想干嘛?”看着少女从驴身上跳了下来,络腮胡大汉吓得连忙后退了好几步,语气变得有些哆嗦地问道。

少女还是那个少女,看外形很可爱,身材娇小,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

可是此时她的形象,在络腮胡大汉心中,却是像个魔鬼。

“你们做强盗的,都这么差劲的吗,我就随便挥了一剑就趴下来!你们这样还好意思做强盗!”少女眼眸子中有些鄙视的看着两人。

真的太弱了。

她都没有动用真本事,就是随便挥了一剑,竟然就被她打飞了。

络腮胡大汉闻言又是惊恐,有些羞怒,这是在侮辱他们的能力啊!

可他还算是个聪明人,不会为了一时的侮辱就不顾性命。

相反如果侮辱两句就能换来活命,那姑娘你就尽情的侮辱我吧,我绝对不会还嘴!

“姑娘,我们……我们错了,有眼不识泰山。既然你今天不想行侠仗义,着急着赶路,那你就赶紧赶路吧……”络腮胡强盗嘴角抽了抽,勉强扯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不和谐笑容,指了指天空,说道:“你看这天,也快黑了。”

他现在自然不敢再想打劫了,只想着这位小姑奶奶赶紧走,别为难他们了。

至于这个仇,他们也不会忘。

等回到山寨禀明三位当家的,让三位当家的出手,追上这小丫头定然要让她好看!

少女秀眉蹙了蹙,说道:“本来我不想行侠仗义的。可是你们既然已经逼我出手了,那我就要行侠仗义到底!我师父从小就教导我,做事情不能只做一半,既然做了就要做完。”

络腮胡强盗,闻言都特么快哭了。

这姑娘都是什么脑回路啊!

少女却是不管他怎么想,长剑一指,气呼呼地道:“快点,出招吧!你出招后,我就可以把你打倒,行侠仗义了!打完了,我还得急着赶路呢!”

络腮胡强盗拼命摇头,连忙说道:“我不出招!我永远都不可能出招!姑娘你要赶路,赶紧走吧,天真的快黑了……”

想要我出招?门都没有!

这小丫头邪门道了极点,简直深不可测。

他出招不就是等于送上门去挨打吗?

不过她的意思,似乎只要自己不出招,她就不出招?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小丫头倒是真的天真得可爱,那么自己岂不是可以逃过一劫?

就在络腮胡强盗心中有些窃喜的时候,少女忽然一剑就朝着他抽了过来。

啪!

络腮胡强盗几乎都来不及出刀抵挡,直接被一剑抽中脑袋,在巨大的力量之下,他整个人就像是纸人一样,被抽得离地而起,远远飞出去。

在半空中,剧痛感传递即将布满全身,要昏迷之际,络腮胡强盗心中悲愤莫名,怒喊道:不是说我不出手你就不行侠仗义的吗?!

尔后,它就重重落在地上,昏迷过去了。

少女见状哼哼了一声:“我最讨厌耍赖的人了。你不出手,那我也要出手!”

说完,她便转身准备准备骑驴离开了。

这时看见张敬等人走过来,顿时有些脸红,吐了吐舌头说道:“谢谢阁下刚才的指示。”

“不用谢。”张敬面色古怪地说道。

他本来以为这少女是和任婷婷一样涉世未深的千金大小姐,看见强盗出手,他还连忙冲过来准备帮忙,结果却是这样一幅画面。

从刚才少女出手来看,这少女似乎是同道中人啊!

只是一般的修炼之人,不会像她这般天真烂漫,什么都不懂吧?

看得出来,刚才这骑驴少女并不是为了逗两个强盗玩,而是她真的脑回路比较清奇,也似乎从来没有出来行走过江湖。

秋生这时候查看了下两个强盗的情况,发现两个强盗脑袋上现在都有一条红肿的剑痕,满脸血污,被抽打得昏迷过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秋生啧啧称奇,转过身来对少女说道:“小妹妹,你人不大,力量怎么比我还大啊?”

少女闻言认真的解释道:“不要叫我小妹妹,我已经不是小妹妹了。”

秋生笑哈哈地道:“你应该不超过十四岁吧?就是小妹妹啊。”

骑驴少女身材娇小,身高看上去应该不超过一米五,穿着花衣服,扎着辫子,的确看上去很小。

少女再次认真的解释道:“我已经满十六岁了!还有几个月,就满十七岁了!”

“十六岁了?”秋生闻言一愣。

在这个时代,十六岁的确已经不能算是小妹妹了,都已经可以算作是成年人的范畴。

就像任婷婷,现在都还没满十八岁,比这少女也大不了两岁。

秋生重新打量了一眼少女,下意识的直说道:“竟然已经满十六岁了。看你的身高,我还以为你最多十三四岁呢……”

“不准说我矮!”

少女闻言顿时气不行气得,脸颊都臌胀起来,同时双脚也忍不住垫了垫,让自己显得高一点。

长得矮又不是我的错。

我每顿饭都已经吃很多了,只要有好吃的东西我从来不放过。可是,我就是不长个子,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就是因为个子矮,明明我都可以出门行走江湖了,大家也都不让我出门,觉得我没长大……

所以少女听到秋生的话,简直比刚才两个强盗要打劫她还气!

可惜。

这个人好像不是坏蛋,不然她一定要出手行侠仗义,让这人再也不敢说她个子矮!

秋生看着少女垫脚的样子,忍不住想笑,不过还是比较有礼貌的捂住了嘴,说道:“不说了,不说了。”

张敬倒是觉得这少女有意思得很,忍不住问道:“姑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秀儿。”少女回答道。

秀儿?是你吗?

张敬再次懵逼。

这名字……太秀了吧!

简直跟这少女的脑回路一样的秀!

就在张敬想问她姓什么的时候,少女歪着脑袋问张敬,道:“你叫什么啊?我怎么感觉你有点熟悉的样子?”

听到完全陌生的一个人说自己长得有些熟悉,这种话其实并不是什么好话。

因为这很有可能代表着,你长了一张毫无特色的大众脸。

张敬觉得自己挺帅气的,没想到也会有被人说大众脸。

不过他也没有跟着小女生一般计较,回答道:“我叫张敬。”

“张敬?你跟我一个姓……呀!”少女闻言一喜,下意识的就说出张敬和她一个姓。不过刚说完,忽然就又双手捂住了嘴巴,似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一样。

张敬见状有些纳闷。

这少女又怎么了?还不能说自己姓什么吗?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于是张敬问道:“你也姓张?叫张秀儿?”

“你……你问这个干吗?”少女放开捂住嘴巴的双手,有些懊恼,也有些谨慎地看着张敬。

张敬耸了耸肩,好笑道:“不干嘛啊。就是问问你名字而已。”

少女眼珠子转了转,看着张敬似乎不像是要打听她底细的样子,才松了口气,摆了摆手说道:“反正,你叫我秀儿就可以啦!”

这时,九叔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走上前眼神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少女,问道:“秀儿姑娘,不知道你是出自何门何派?”

刚放下戒备心的秀儿,顿时警惕心又提了起来,双眼谨慎狐疑地看着九叔,问道:“老伯,你问这个干什么?”

老伯……

听到这个称呼,张敬、文才、秋生、米念英都忍不住笑喷了。

估计,这是九叔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虽然九叔看上去是有点显老,头发有点花白,但是年纪却并不大好嘛?

今年,还不到四十岁。

这个年纪,叫一声叔叔没什么问题,可是叫老伯……这简直太伤人了!

本来不知道在考虑什么,眉宇间有些肃穆的九叔,都气得一字眉抖了抖。

好在蔗姑站出来,双手叉腰替九叔评理道:“喂!小姑娘,你叫谁老伯呢?他是我相公,你叫他老伯,那你岂不是要叫我老奶奶?”

秀儿见状明白过来,自己好像交错称呼了,于是不好意思地道歉道:“对不起哦。我只是看他头发和眉毛都比较白了,有点显老,看上去和我爷爷差不多一般年纪,所以为了表示尊敬我叫他老伯……如果他是你相公,那我应该叫叔叔的……”

不解释还好。

听到少女的解释,九叔感觉自己的胸口再次被插了两刀。

看上去……和你爷爷一般年纪。

我有这么老吗?

秋生忍住笑意安慰道:“师傅,别灰心,你在徒弟心目中,永远都年轻!”

蔗姑也拍了拍九叔胸口,也安慰道:“相公别生气。我不会嫌弃你老的。”

九叔已经彻底放弃挣扎了。

这两人感觉不是来安慰他,而是给他补刀的!

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平息了心中的怒火。

撇开杂念,九叔再次看向少女,问道:“姑娘,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哪一门派呢?不知师傅是谁?”

“我……”少女开了开口,最终却是忽然转身,俏皮道:“我不告诉大叔你!”

说完,她就翻身上驴,用巨剑拍了拍驴屁股,晃悠悠地走了。

“我真的要赶路走啦。咱们以后有缘再见吧……”少女头也不回地对着众人挥了挥手,很快就随着驴子消失不见。

等着一人一驴走后,张敬转身好奇地问九叔:“师叔,你从刚才那少女的剑招中看出来什么了吗?”

九叔摇头道:“她那两剑,又不是施展的什么剑诀,就是普通的挥剑而已,看不出来什么。”

“那师叔你为什么这么好奇她出自何门何派啊?”张敬问道。

闻言,九叔神色浮现一抹异样,若有深意地看了张敬一眼,不过一闪而逝,很快便淡淡地摇头,道:“没什么。就随便问问。”

张敬倒也没有想太多。

转身去修理那两个被叫秀儿的少女抽昏迷过去的两个土匪强盗去了。

来到这个世界,妖魔鬼怪、僵尸都见了不少。

但强盗这个职业,他还是第一次见。

不过这两个强盗,竟然能将一个村子的人都吓得全部躲了起来,不敢露面,有这么强大吗?

而且,这两个强盗如此肆虐为祸,村民为何只知道逃跑,而不知道报告官府?

要是报告了官府,随便派遣一对保安队的人员过来,带着长枪,这些土匪强盗就不敢来了吧?

倒是有些奇怪。

难不成这两个土匪强盗背后,还有什么背景?

忽然间,张敬脑海中想到了九叔一部电影里面的情节。

有一部《幻灵先生》,似乎电影里面的主要反派,就是一伙土匪吧?

这部电影里面的土匪就不简单,为首的三个土匪头子,是学了一些道法、却为非作歹的邪修!

这三人手段非凡,村民们、保安队拿他们都没办法。

好不容易九叔将这三名匪首杀死,结果这三名匪首最后还变成了厉鬼继续前来报仇。

这两个土匪的背后,该不会就是那三个会邪术的邪修吧?

等这两个强盗醒来后,得好好审问一番。

当然。

就算他们背后不是那三个邪修匪首,这两个土匪强盗也是不能放走的。

秀儿行侠仗义完毕,抽打一顿后就扬长而去了。

却没想过这两个土匪醒来以后,还会继续为祸。

张敬等人也不用杀他们,只需要明天把他们带回任家镇,交给常威处置就行了。

反正此地界,也属于任家镇的管辖范围内。

看着张敬、秋生、文才等人去捆绑两名土匪去了,九叔和蔗姑则是站在后面。

蔗姑忍不住问道:“相公,你是不是觉得刚才那小姑娘和张敬一样,都是出自……”

“嘘……”

蔗姑话还没说完,九叔立即就做了个嘘声的动作,示意她不要继续说下去。

看了眼张敬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人。

九叔才低声说道:“不管怎么说,这些事情,暂时还是不要告诉张敬。”

~

(悲剧,感冒了,鼻子完全堵住。即便这样,还是照常万字更新完毕。

看在白袍这么努力的份上,有月票的同学就投了吧~~~)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