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我师叔是林正英下载
  3. 我师叔是林正英
  4. 第133章 魔婴出体,斩杀魔仆!

第133章 魔婴出体,斩杀魔仆!

作者: |返回:我师叔是林正英TXT下载,我师叔是林正英epub下载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九叔和蔗姑在来来客栈,正在就‘如何正确的对付魔婴’一事,进行了充分的交流和激烈的讨论。

忽然,门外敲门声响起。

九叔吓了一跳,赶紧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神色慌乱,有些不知所措。

就犹如偷情被抓个正着的小媳妇一样。

倒是蔗姑大大方方,在九叔的脸上抹了一把,嘿嘿的得意笑了两声,对着外面大声问道:“谁啊!”

“师姑,是我们。文才和秋生!”

秋生在门外回答。

两人都极力忍着笑意。

听到是自己徒弟找上门来了,九叔更是惊慌,脸都红了,抓着蔗姑的手臂问道:“怎么办?怎么办?”

被自己两个徒弟在门口堵个正着,九叔感觉自己真的没脸见人了。

以后他还怎么摆出师傅的架子?

蔗姑却是淡定从容,拍了拍九叔的手安慰道:“相公不用慌,此事早晚要被文才和秋生知晓,早一点晚一点,都无所谓。”

说完后,蔗姑又对外喊道:“你们两个臭小子,这么晚了,跑到这里来干嘛?”

文才和秋生压制住笑意,问道:“师姑,我师父在你这里吗?”

蔗姑依然不慌,稳得很,反而直接很大方的承认道:“你师父在我这里,我们要睡觉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九叔闻言想阻止,都已经来不及了。

又急又气,只能将被子把脑袋也盖住,不想见人,做一只鸵鸟。

“噗嗤……”

文才和秋生在门外,这下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过两人连忙又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勉强止住笑意,秋生继续道:“师傅,师姑,你们别睡了。我们是来找你们有正事的!”

“有什么正事非得现在说,明天说不行啊!”蔗姑一边拉被子,想让九叔露出头来,一边不满意地道。

秋生无奈道:“很着急的事情,是张敬师弟让我们过来找你们的。张敬师弟说,今晚魔仆会离开大帅府,是行动的最好时机,让你们赶紧去大帅府准备行动。”

哗!

闻言,蔗姑不拉被子了,九叔也不害羞了,主动从被子里转了出来。

魔仆离开大帅府了?

这可是他们这些天来一直梦寐以求的机会啊,竟然真的等到了!

“你们两人在外面等等,我马上出来!”九叔也顾不得丢脸不丢脸了,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开始穿衣服。

其他事情都可以暂时缓缓,唯独这件事不行!

好不容易才等到魔仆离开了大帅府,离开了莲妹身边,他们要是不抓住这机会将魔婴引出来,那么后面恐怕就没机会了!

九叔穿衣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穿着整齐地打开了房门,让文才和秋生两人进了房。

进房后,文才和秋生两人的阳神就贼兮兮的四处观察打量着,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嘿嘿笑着问道:“师傅,师姑,你们两人……睡在一张床呢?”

“你们两个臭小子还要管你师父?”九叔冷着脸喝问道,努力摆出一副严肃、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虽然心里很发虚。

“不敢管,不敢管……”两人连忙摇头,很听话的样子,只是脸上的笑意却掩饰不住。

九叔忍不住老脸一红,但现在也不是在乎这些的时候,沉声问道:“刚才所说可是真的?魔仆离开大帅府了?”

文才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张敬师弟是这么说的,他让我们马上赶过来通知师傅你和师姑。”

“好!”九叔眼神一凛,转过身对蔗姑道:“师妹,你准备好了没?”

“放心吧,相公!我早准备好了!只要魔仆不在,我保证把魔婴吸引出来!”蔗姑保证道。

相公?

文才和秋生闻言面面相觑。

事情,比他们两人想象中的进展得还要更快啊!

“咳咳……”九叔也没有去纠正这个称呼,连忙咳嗽了一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当即说道:“我先回大帅府看看情况如何,魔仆是否真的离开了大帅府。文才和秋生,你们两人跟着你们师姑,将需要用到的东西都搬到大帅府来!”

说完,九叔便匆匆离开了房间。

也不知道是因为心虚害怕,还是因为着急。

来来客栈距离大帅府并不远,没几分钟后九叔就率先回到了大帅府。翻墙越壁,九叔身手矫捷,很快就来到了米琪莲的房间外,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发现果真不见魔仆踪影,只有米琪莲一个人躺在床上睡觉。

至于没看见张敬的身影,九叔也大致猜到了,估计自己这位师侄应该是跟着魔仆离开了大帅府,正在暗中监视着。

如此一来,就更稳妥了!

至于张敬的安危,九叔是完全不担心的。

一个魔仆,要是能对把千年飞僵都斩杀的张敬带来威胁,那才是个笑话。

确定了情况后,九叔连忙撤退了出去。

得赶紧行动了。

这时候蔗姑也骑着她的三轮车,来到了大帅府外面,找了个空旷又僻静的地方,开始摆弄她带来的诸多吸引魔婴的玩具。

文才和秋生也跟着,一边帮忙布置东西,一边纳闷地道:“师姑,你这是准备做什么啊?要唱戏吗?”

蔗姑简单解释道:“你们师父的老情人肚子里怀的是一个魔婴,要是它出世后,你们师傅老情人就得嗝屁。所以我现在得把魔婴引出来,除掉它!”

提起米琪莲,就算现在蔗姑心里也会有点打翻醋坛子,会酸溜溜的。

没有哪个女人不会在乎自己男人的前任!

不过蔗姑现在倒也没有之前那么介意和吃醋了,毕竟现在九叔已经成为了她的人,之前的那些妖艳贱货,都已经是过往。

不重要啦!

“咳咳……”九叔从后面走过来,正好听见蔗姑说他和米琪莲,不由得再次老脸一红。

“相公,你来啦?”蔗姑当即转过身,像是什么都没说一样,问道:“情况怎么样?魔仆离开了吗?”

九叔现在已经是认命了,也懒得跟蔗姑一般见识,点头道:“魔仆已经离开大帅府,咱们抓紧时间,马上行动。”说罢,他又转头看着文才和秋生,吩咐道:“你们两个马上回大帅府,等魔婴被吸引出来后,你们守在莲妹房间外面,防止它再回去!”

“是!”文才和秋生领命。

听到大帅夫人肚子里怀的竟然是魔婴,二人也不敢嬉皮笑脸了。

魔婴有多危险,他们也是很清楚的。

“莲妹,哼,真是亲热……”蔗姑嘟了嘟嘴,对于九叔这个称呼有点不满意。但还是转过身继续忙活去了。

不一会儿,所有场景就搭建完毕。

秋千、跷跷板、滑梯,一应俱全,就犹如一个儿童游乐园一般。

这些道具都是纸做的,犹如烧给死人的花轿子一样,都是供给灵婴玩耍的。

搭建完毕,蔗姑将带来的十几个灵婴通通放了出来,顿时欢声笑语响彻四周,十分喧哗,在寂静的夜里传递很远,旁边大帅府自然听得很清楚。

当然,因为灵婴都是魂体,所以这些嬉笑声只有有法力之人,或者是鬼魂才能听到,

普通人,是听不到的。

“就看这灵婴出来不出来了。”

蔗姑拍了拍手,搞定一切后,就和九叔躲进了一个舞狮子下面,两人配合着舞狮子,与灵婴玩闹抢球起来。

儿童欢快的笑声传递开,米琪莲此时喝完安胎药,正在睡觉。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肚子此时有了异动。

只见一阵光芒闪过,从她的肚子里面,缓缓冒出了一道儿童的幻影。

只是这道幻影和普通小孩子不同,浑身呈现出一种暗黑色,脸上表情十分凶恶,戾气十足。

魔婴离开肚子之后,听着外面不断出来的儿童欢笑游乐声音,皱了皱眉,眼神中浮现出一抹犹豫,似乎在考虑自己是否要不要离开母体。

不过,没有魔仆的克制,魔婴虽然邪恶无比,但在智商方面却终归有些小孩子心性,所以没能忍住内心的好奇心,最终完全脱离了母体,化作一道光芒,朝着笑声传来的地方飞遁而去。

“来了!”

正在舞狮的九叔与蔗姑,见状顿时眼睛一亮,但却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依然舞着狮子,与十几名灵婴嬉笑玩闹着。

“吼!”

魔婴刚一落下,就对着玩闹的灵婴怒吼一声,身上魔焰升腾,气息邪恶无比,给人极大的威压,顿时将十几名灵婴吓得赶紧落荒而逃,纷纷逃回了盛装他们的泥人内,不敢再冒头。

吓跑了灵婴,魔婴这才收起了自己的恐怖本相,冷笑着看了一眼眼前的舞狮。

它要一个人独霸!一个人玩!

不过它玩可和一般的小孩子玩不同,内心充满戾气与暴力情绪的它,是个顶配版的‘熊孩子’,所以玩也是暴力的玩法!

当九叔和蔗姑试着将一个绣球扔给魔婴,想跟它互动卸下它防备心时,哪知道魔婴直接一拳,将绣球给打爆了!

蔗姑一愣,又扔了一个木马过去。

砰!

木马被魔婴接住之后,猛地撕拉一扯,木马也被撕扯成为两半。

“靠!”

蔗姑有点生气了,但九叔拉住了她,没让她轻举妄动。

这魔婴现在还没有靠近他们,显然还有些谨慎,没有彻底放下防备心。要是贸然出手,吓得魔婴掉头就走,他们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将其抓住。

果真,在‘狮子’又不停的朝着魔婴扔了好几个玩具,都被它全部损毁。

终于当熊孩子玩得有些觉得没意思了,顿时冷笑声后,纵身一跃,跳到了狮子身上,准备将眼前这个狮子也给拆了!

“就是这时候!”

狮子下方的九叔和蔗姑见状相视一眼,不用说话,两人便默契十足的将狮子脑袋扔开,从下方显露出了身形。同时将舞狮子的布匹往中间一裹,顿时将魔婴裹在了里面!

布匹下方,还画有道符,对付邪祟有着奇效。

盖在魔婴身上,顿时让它痛苦难耐,内心惊恐交加,凄厉的尖叫起来。

它就算智商不高,但现在也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些人,是要来抓它的!

它想赶紧回到母体里面去。

所以它尖叫着给自己的魔仆发出信号,让其赶紧来解救自己。

“呜呜呜……”

如泣似诉的声音,穿透力极强,余音袅袅不绝。

此时女魔仆,正在远处的小溪里面,疯狂的蹂躏着王大帅。

或许是受到了魔婴的影响,魔仆内心中也充满了暴虐和毁灭的戾气,说是让王大帅上她,其实完全就是她在上王大帅。

动作大开大合,粗狂奔放,小溪水花四溅,一浪高过一浪。

至于,王大帅现在哭都哭不出来。

他感觉自己快要被玩坏了!

身体各个部位都要被玩坏了!

天知道,这个他曾经眼中的美人儿,会如此的彪悍与凶猛,他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就在王大帅以为自己恐怕要命丧黄泉,硬生生被压榨干的时候,忽然玩得兴起的女魔仆,脸色大变。

她眼神中露出惊慌之色,主人在求救!

有人想害主人!

于是她再也顾不得王大帅,无情的把当大帅推开,纵身一跃就到了岸边,要着急的朝着她主人奔去。

可惜,早已经在岸边草丛里蹲伏了半天的张敬,这时候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露面了,站在女魔仆身前拦住了去路,笑眯眯地问道:“美人儿,你要去哪里啊?”

说着,张敬眼神余光瞥了一眼水里。

王大帅该不会被这女人玩死了吧?

不过还好。

很快水力扑腾起了几朵水花,王大帅的脑袋露出了水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虽然一副虚弱无比的样子,但总算还没死。

“给我滚开!”

魔仆怒吼一声,对于拦路的张敬完全没放在眼里,犹如一只发疯的猛虎,猛地劈出一掌,势大力沉,而且速度快到了极致,犹如鬼魅。

张敬脚踩三步丁罡,也轰出了一拳,用来抵挡这来势汹汹的一掌。

砰!

张敬只感觉一股巨力传来,整条手臂都有些发吗,被轰得倒退了好几步。

“力量这么大?”张敬皱了皱眉,略微有些惊讶,他现在修为跨入一流术士后期,肉身被洗涤过多次,已经不算弱了。

没想到依然抵不过这魔仆。

不过,张敬也从来都不是以肉身著称的。

他刚才之所以没有动用七星宝剑,不过是想看看这魔仆究竟是什么样的状况,现在究竟算是人还是鬼。

如果是人,她只是被魔婴暂时控制住了,解决了魔婴,那么这个女人自然也就会恢复清醒,重新变回她原来的样子。

就像之前任家镇保安队队长常威,被那幕后黑手控制时一样。

如此一来,张敬自然就不用杀她。

毕竟这个女人张敬相信她本来应该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还想着去道观请灵婴做好事,积阴德。

她现在这副模样,与她自己本身无关,完全是魔婴所为罢了。

但通过刚才的一掌,张敬发现这女人已经不是简单被魔婴控制了那么简单。

如果她只是简单被控制住,肉身力量不可能比她一个一流术士还要强大!

此人,几乎是已经完全被魔气洗涤了一遍,连魂魄都已经被魔气所玷污浸染,彻底黑化了。

就算魔婴被杀,她也不可能恢复清醒,依然会是这副穷凶极恶,心中戾气滔天的模样。

所以,她是没救了。

她现在的状态,更像是当初的陈二狗,几乎已经成为了魔婴的一个分身,沉底沉沦!

“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解脱吧。”

张敬没有再手下留情,七星大宝剑已经握在了手中。斩妖诀悄然运转,剑身顿时变通红。

女魔仆或许感应到了来自张敬的威胁,那发红的七星剑也让她被魔气玷污浸染的灵魂赶到深深的恐惧与颤栗。

但是她没有选择后退,更没有选择逃跑。

而是身上的气焰也施展到了极致,长发无风自动,犹如女魔头一般,主动朝着张敬冲了过去!

被魔婴控制住的她,已经完全没有任何自我思想了。

不顾一切,她也要去救她的主人!

只要主人能活,她就算死也是死得其所!

“给我让开!”女魔仆怒吼一声,双掌又要朝着张敬劈去。

可惜这次的张敬没有再与她硬接。

手中捏着剑诀,身形和七星剑放佛融为一体。

只见一道红色剑光闪过,张敬与女魔仆错身交叉而过,在几米远后纷纷停下脚步。

噗嗤……

张敬站在原地没有动,而女魔仆的脖子处,却有一道红线慢慢裂开,而后鲜血喷洒而出。只是这魔仆的鲜血,已经和普通的人红色不同,而是偏向于黑色,犹如腐烂,还带着一股恶臭味,仿佛死了很久的人。

女魔仆眼神中依然没有害怕与痛苦,有的只是焦急与担忧。因为她没有能够去解救自己的小主人,也不知道自己小主人情况究竟如何了。

张敬回过头,看了一眼女魔仆的尸体,叹了口气。

这女人,其实只是一个苦命人罢了。

命运凄惨。

现在的她,早已经不是原来的她。

杀了她,的确犹如张敬所说的那般,对她来说未尝不是解脱。

而张敬自己,也不会有心里负担。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