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我师叔是林正英下载
  3. 我师叔是林正英
  4. 第129章 撞鬼!红白双煞!

第129章 撞鬼!红白双煞!

作者: |返回:我师叔是林正英TXT下载,我师叔是林正英epub下载

如果不是必要的时候,九叔是万万不愿意去求师妹蔗姑帮忙的。

毕竟蔗姑的性格他很清楚,蔗姑的意思他也很清楚,所以他不愿意去招惹蔗姑。

特别是上次自己去山上道观看了她之后,两人尴尬成那样子,蔗姑都直接跟他说了,以后最好不要再去求她,如果有事要求她,她一定会让自己付出‘惨痛’的代价……

想到蔗姑会让自己付出什么代价,九叔就有些害怕。

可是没办法,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莲妹被魔婴害死,一尸两命。

甚至别说是莲妹,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九叔也是会出手相助的。

所以九叔只能写了封信,在信上大致说了一下事情:平安县有魔婴尚未修炼完毕,戾气没被除去就被人请下了山,进入了母体肚子里面,情况危急,让蔗姑尽快下山来到平安县,出手帮忙。

当然,除了说清楚事情,让蔗姑来帮忙之外,九叔自然还得许诺下一些条件。

比如蔗姑如果答应帮忙,九叔也就可以无条件答应帮她办一件事……

写好信,密封好。

九叔本来想着让自己的两个徒弟走一趟。

可是想着文才和秋生两个家伙有点不靠谱,现在莲妹可是性命危在旦夕,过不了几日魔婴就会出生了,容不得半分差池。

九叔不放心让文才和秋生去。

至于他自己,现在肯定是走不开的。他怕自己走了,大帅府这几天又出现什么意外,那可就追悔莫及了。

于是这么一想,很快就有了结果。

九叔叫来了张敬,郑重地说道:“你拿着这封信,去找你小师姑蔗姑,她看了后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一定要尽快,我怕莲妹这边撑不住,魔婴快要出世了!”

张敬接过信封,认真点了点头。

这件事倒是正合他意。

本来他就想着如果九叔派人给蔗姑送信,他也得找个借口跟着去。因为他没记错的话,电影里面被九叔派去给蔗姑送信的是米念英,但是她和蔗姑在下山的途中,碰到了极为灵异的事件,群鬼出行!

这对于张劲来说,是一个难得的刷功德值的机会。

肯定不能错过。

没想到,因为他的出现,引出一连串的改变,王大帅成功拿到了僵尸牙齿,秋生和文才也不用去腾腾镇了。

现在,九叔更是直接就让他去送信。

“等等……”看着张敬接过信封,正准备动身,九叔脸上带着担忧,还不放心,于是想了想又又从兜里掏出一个怀表,道:“还有,你把这块怀表带给她,她看到这块表,肯定就会马上过来了。”

张敬纳闷地看着手里的怀表,好奇地问道:“师叔,这块怀表代表什么意思啊?”

九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老脸一红,瞪眼冷声训道:“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问!让你拿去你就拿去,问这么多干嘛。什么时候跟文才和秋生学到这些毛病了?”

“哦。”张敬拿着怀表转身离去了。

只是在心中不由得暗笑,看来这块表大有来历啊,难不成是九叔和蔗姑两人的定情信物什么的?

走出房间,张敬忍不住好奇,偷偷打开怀表看了眼。

果真,怀表里面的照片,正是九叔和蔗姑的‘大头贴’!

“啧啧……”

张敬不由得感叹。

看来,九叔是准备好失身的打算了啊……

摇了摇头,长辈们的恩怨纠葛小辈就不要去参合了,拿着信封和怀表,张敬就准备朝着蔗姑修行的山上奔去。

不过刚走出大帅府,就看到米念英骑着自行车回来,张敬上前问道:“念英,能不能把你的自行车借给我骑一下啊?我师父让我回去一趟,办点事情。骑自行车快一点。”

“你会骑自行车吗?”米念英好奇的问道。

在这个时代,会骑自行车的人并不是很多。

张敬笑着道:“放心吧,老司机。”

你给我弄辆骑车来我都会开好嘛,骑自行车算什么。

“那张公子你就拿去用吧。”米念英倒也没小气,爽快的把自行车借给了张敬。

蔗姑修行的地方,恰好是位于任家镇与平安县城中间的位置,所以从平安县城前往任家镇本来就不算远。

现在有了自行车,速度就更快了,来回也最多只需要一天。

……

……

张敬来到蔗姑修行的道观时,恰好是中午时分,蔗姑正准备吃午饭。

“师姑,正在吃饭啊……”张敬进门后笑着打招呼。

“你叫……张敬是吧?”蔗姑记性倒是挺不错,当时就见了张敬一面,而且还是在那种情况下匆匆瞥了一眼,就记住了。

她纳闷地问道:“你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说完后,她随即心里又一喜,站起来连忙问道:“是不是你师叔找我有什么事情?是不是他想我了?”

上次闹得不欢而散,刚开始几天蔗姑是对九叔气得不行,深受打击。

毕竟一个男人看着你吐了,那个女人受得了啊?

不过蔗姑的确是对九叔用情太深,没过多久,她就自己在心里原谅了九叔,想着什么时候能再见一面。

看着蔗姑激动的样子,张敬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从怀里掏出信封,说道:“师叔说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你看了就明白了。”

蔗姑看着信封上的‘蔗姑亲启’几个字,就感觉开心得不行。

在看了信中的内容之后,蔗姑就更高兴了!

“林正英啊林正英,你终于有求我的时候了!”

虽然九叔又是有事情才想着找她,是让她去平安县城一趟,帮忙收付魔婴。但是九叔在信封里说了,只要她能帮忙,九叔就能答应她一个条件!

看到这句话,蔗姑顿时就眉开眼笑,想着想着竟然脸都红了,也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

张敬看着蔗姑的表情,有些尴尬,赶紧转移开视线不去打搅这位师姑的YY。

哎,自己不是老司机。

蔗姑才是老司机啊!

“对了,师姑,师叔还让我把这个怀表给你。说你看了怀表后,就会立即跟我下山了。”张敬说道。

蔗姑接过那保护得崭新的怀表,不但高兴,而且有些激动了。

看着怀表里面的照片,蔗姑脸颊通红,双眼放光地问道:“你师叔,平时都把这怀表贴身放在身上的吗?”

张敬想了想说道:“应该是吧。不过他放在怀里,我们平时也看不到。但是这次我们是突然决定去平安县城的,他既然拿了出来,应该就是一直贴身放在身上了。”

“哇!”

蔗姑闻言直接大叫一声,手舞足蹈的跳了起来,傲娇又蛮横地冷哼道:“好你个林正英!口口声声说不喜欢我,却一直把我送给你的定情信物贴身放在身上,这次我看你怎么狡辩!”

张敬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

师姑啊,贴身带着怀表,也并不能说喜欢你啊。

怀表这玩意儿,本来不就是用来贴身带的吗?

当然,也有可能是九叔真的对蔗姑有意思。

所以张敬肯定不会在这种时候给正在兴奋头上的蔗姑泼冷水。

“师姑,既然这样,咱们就快走吧?师叔那边情况很紧急,魔婴快要出生了。要是去晚了,我怕来不及。”张敬提醒说道。

蔗姑点了点头,勉强暂时压制住了心中的荡漾,等晚上到了平安县城再开始浪。

“张敬你等等我,我准备点东西。要对付魔婴,让它主动出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蔗姑小心翼翼的把怀表收起来后说道。

张敬点点头。

十几分钟后。

蔗姑直接从后院绕到了道观前面,还蹬着一个人力三轮车。

三轮车上堆放着舞狮子的各种用具,还有鼓、小孩子的玩具等等。张敬本来有些记不清电影里的情节了,看见蔗姑拉的这些东西,顿时大致明白了蔗姑对付魔婴的办法。

“走吧。”蔗姑兴冲冲地张敬说道,有些迫不及待了。

于是张敬骑着自行车在前面,蔗姑踩着三轮车,风驰电掣的跟在后面。看蔗姑那兴高采烈,气势昂扬的样子,还真有种李云龙攻打平安县城的阵势。

张敬则是要放松许多了。

他现在心里,想着的都是即将要到来的撞鬼事件。

按照电影情节,蔗姑在去平安县的路上,会遇到一红一白两只鬼队伍,十分诡异,堪称是整部电影最恐怖的地方。

当初张敬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一度被此场景吓得不轻。

可是现在张敬作为茅山道士,而且修为已经达到了一流术士后期,即将达到炼师境界,真正的战斗力更是远超绝大部分炼师。

就连千年僵尸,都死在了自己手中!

张敬自然艺高人胆大,不在惧怕撞鬼。

现在对他来说,撞鬼基本上就相当于给他送经验!

而且他心中还有些好奇,纵观整部电影,蔗姑撞鬼事件出现得很突兀,没头没尾的。他现在想看看,撞鬼真的只是偶然,还是有其他原因在里面。

蔗姑蹬三轮车,也是踩得飞快,并不比张敬慢多少。

三个小时过去,路程就差不多走了一半。

可是,张敬预想中的撞鬼事件却还没出现。

“不会因为我这蝴蝶效应,撞鬼事件错过了吧?”张敬皱着眉头。

他请蔗姑的时间线,应该是和电影里面差不多的,只不过电影里是米念英去请的蔗姑,而现在是他去请。

总不能因为人改变了,撞鬼就错开了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说明撞鬼事件真的就是偶然,与整部电影的确没太大关系。

只是张敬有些遗憾的是,这样自己就少了刷功德值的机会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在后面骑车的蔗姑,忽然喊道:“咦,张敬,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很香的味道?”

本来心里很遗憾的张敬,闻言顿时眼神一亮,立即停下了车,开始用力的嗅了起来。

蔗姑修为也已经是跨入了炼师境,所以子啊听觉、嗅觉这些方面,肯定是比张敬要更强的。

过了片刻的时间,张敬眼神中的光芒更亮了,惊喜地点头道:“闻到了!好像是梅干菜蒸猪肉的味道!”

蔗姑也停下了三轮车,辩解道:“不对!分明是椒盐鸡屁股的味道!”

张敬闻言颇为无语。

我只知道椒盐鸡是什么味道,这椒盐鸡屁股是什么味道?

一般人都不知道吧?除非是爱吃鸡屁股的人……

就在此时,忽然山林间群鸟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惊飞逃走。

蔗姑抬头一看,像是想到了什么,本来兴奋无比的她迅速冷静下来,高兴的脸上笑容也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慎重。

“不对!这荒郊野岭的,怎么会有如此香味?”蔗姑沉声说道。

她话音还没落地,忽然树林间都忽然弥漫着白色的雾气,四处可见度变得极低,只听见吹诡异的笛子、唢呐声音传来。

蔗姑脸色更加难看了,说道:“不好!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张敬却是一点也不慌,若有所思地道:“是哦,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该来的,总还是来了!

看来天注定,自己该收割一波经验值。

咚咚咚!

声音由远及近,很快就放佛在蔗姑和张敬的耳边响起。而且还不止一处传来声音,而是分别两头都有声音传来!

在朦胧的白色雾气中,其中一支队伍全部头穿着白色大红袍,十分喜庆,敲锣打鼓,队伍中间抬着一顶红色的轿子;另外一支队伍,则是穿着白色孝服,所有都身披蓑衣头戴斗笠,抬着衣服棺材!

两支队伍虽然都十分热闹,数量不少,敲锣打鼓,但诡异的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全都是紧紧闭着嘴巴,众人脸上也没有任何一丝丝的笑意。

若是能将bgm去掉,现场将会安静得吓人!

“两边都有不干净的东西!想逃也避也避不开了!”蔗姑有些着急。

张敬却是微笑着道:“干嘛要避开它们?不应该是它们避开我们吗?”

蔗姑瞪了张敬一眼,沉声说道:“你小子修为也不低了,难道看不出来这是代表着什么吗?”

张敬不确定地说道:“这应该是传说中的冥婚吧?我还没有遇到过。”

他当初跟着九叔来到任家镇的时候,路上曾经遇到过一次厉鬼抢亲,那阵势跟现在有些差不多。不过那是厉鬼抢刚死亡不久的魂魄,是属于抢亲。

而现在这阵容,双方都是鬼物,是属于结婚的样子。

“冥婚!你从哪里看出来是冥婚了!”蔗姑恨声道。“要是冥婚,双方都应该穿着红色喜庆的衣服才对!怎么会是一方红色,一方白色!”

“也对。”

张敬点了点头。

虽然他真正额战斗力很强,但就如同他的法力一样,他的见识也是他的短板,因为他年纪太轻,经历过的事情太少,和九叔他们比起来根本没得比。

也就是快速增长的实力,带来的底蕴不足。

“这是红白双煞,一种邪恶的禁术!不好惹,我们今天没时间跟它们纠缠!”蔗姑快速解释了一句,而后就来不及说了,因为两支队伍离他们已经越来越近。

蔗姑连忙喝声对张敬道:“快,跟着我闭上眼睛,心里把这一切都当做是幻觉!希望它们只是路过,这样我们就能躲过去!”

张敬心中对蔗姑所说很有兴趣。

虽然他有把握,只要自己一招五雷咒之下,这所谓的红白双煞,就得全部飞灰湮灭。

不过他想看看这阵法到底有何奇特之处,于是没有立即动手,跟着蔗姑一起闭上了眼睛,同时说道:“师姑,我看我们是躲不过去了。”

“你给我闭嘴!”蔗姑没好气地训斥道,而后口中念着经文,手捏法诀。

很快,两支红白厉鬼队伍,就在张敬和蔗姑两人所停留的位置相遇了。

但是两支队伍相遇之后并没有错开继续往前走,而是抬着娇子和棺材,围绕着张敬和蔗姑转了起来。

不软转啊,绕啊,一圈又一圈。(如果有要去重温电影的同学,看这段情节又害怕,那就把声音关了,重新自己配个bgm,爱的魔力转圈圈……绝对不会再害怕!我试过,真的。)

过了一会儿,乐器声似乎忽然停止了,蔗姑不再念经文,松开法诀,慢慢睁开眼睛。

结果她刚一睁开眼,就看见棺材猛地朝着自己撞过来,速度极快她都来不及闪躲!

等蔗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被困在了棺材之内!

至于张敬则是被困在了花花轿子里面。

而后,吹锣打鼓的声音响起,两支队伍汇聚成为一支队伍,快速朝着前方奔去。

“红白双煞……是有些奇特。”

张敬坐在轿子里面,感觉体内的法力仿佛被禁锢住了,脑袋也昏昏欲沉,浑身极为难受。

他尝试了一下简单用法力来破开轿子,发现如果不施展法诀,竟然很难将轿子破开!

这也就是他修为已经达到了一流术士后期,已经算是当今修道界的高手了。如果是普通二流术士,甚至三流术士,被困在这里面,估计就真的完了。

这时候下方的棺材内,也传来了撞击的声音,应该是蔗姑被困在了棺材内。

“不过,我特么作为一个男人,为什么要我坐轿子啊?”

张敬有些无语。

忽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水声,应该是来到了湖边。

这些鬼物,要把他们拖入水中了!

~

(爱的魔力转圈圈~~~你们有月票吗?)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