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九嶷山上有棵树下载
  3. 九嶷山上有棵树
  4. 第二六章 情之一字最难解3

第二六章 情之一字最难解3

作者: |返回:九嶷山上有棵树TXT下载,九嶷山上有棵树epub下载

灵龙冷不丁指着赵文卓问,“老头儿,这人是和你什么关系,说,是不是你背着孃子偷人呢?”

胡服一听就觉得很来劲,虽然他一向表现的就像是一个性格冷淡的人,其实是根本没有多少事情能够勾起他的好奇心,身为资历最老六妖将之一,他知道的秘密随便丢一个出去都可以引起轩然大波,但除非是他自己不想活了,这些秘密有时候对他是百害而无一利的,可是他就想八卦一下,毕竟这些故事都很狗血,比如现在这个……这个瓜很诱人,可是也很吓人。

灵龙是树祖的后人是妖族的共识,不然凭她那荒唐的性格,各族怎么可能服她,原因就只是因为她是树尊的后人,所以妖族无条件的相信她,一如当年云荼无条件相信妖族一样。

妖族里关于树祖的往事很少,毕竟云荼和白鸢是待在荒无人烟的九嶷山上的,更何况当初还有一个逍遥天境界的宋天问,九嶷山的消息妖族基本上没有,所以云荼在妖族就显得更加神秘,就像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一样。

如今灵龙随口一说就是树祖偷人这么令人肾上腺素激增的话题,胡服也是很感兴趣的,更何况是关于赵文卓的,他就作死一样站在旁边一动不动,就像一团空气。

云荼看着灵龙的眼神很危险,灵龙直接躲到赵文卓身后去了,在妖族待了一段时间,赵文卓对妖族对自己的态度也感到很奇怪,所以也一脸期待地看着云荼。

云荼有些抓狂,自己当初怎么就作孽生了这么个磨人的小妖精,不过云荼决定还是同灵龙讲清楚的好,让胡服去泡茶,胡服走的时候不情不愿的。

“我和你母亲那都是清清白白的,什么偷人不偷人的,小小年纪不学好!”云荼估摸着胡服已经走远了,直接劈头盖脸的就是给灵龙一顿打。

灵龙委屈极了,于是口不择言:“不是你的那肯定就是母亲的了,不然她怎么会有母亲的白鹄真火。”

赵文卓觉得这个逻辑似乎好像也什么毛病,但是又总感觉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云荼直接心态爆炸,手臂上青筋暴起,有收不住手的感觉了。

孩子不听话,多半是惯的,打一顿就好了。

“你个兔崽子,连你母亲也敢编排,看老夫今天不扒了你的皮,不然你都忘了你是谁的种!”看着暴跳如雷的云荼,灵龙自觉失言,秒怂,噗通就跪在云荼脚下,死不要脸地抱着云荼的大腿,“父亲大人,我错了,可我还小啊,我还是个孩子啊!”

本来云荼的气消了一些的,可是被灵龙这么一闹,一股无名之火涌上心头,“孩子?你是孩子?一个一百多岁的孩子,简直无耻之尤,亏你也说得出口。”

灵龙弱弱的反驳说:“可我,不就是你们的孩子吗?不管我多大,不都是你们的孩子吗?”云荼哑然,虽然说的有道理,可是今天老夫就是要打你,还要吊起来打。

等胡服沏茶端着托盘回来回来,推开庭院的门,就看着妖主被吊在屋檐下,声音喑哑萎靡不振,胡服眼皮狂跳,心想自己看见妖主这么羞耻的一幕,估计自己命不久矣……

云荼向胡服招了招手,胡服屁颠屁颠地跑到云荼身边,给云荼端茶,一副忠心不二狗腿子的模样,云荼欣慰地点了点,“嗯,不错不错,小衣裳你还是很有前途的。”

“多谢树祖大人吉言。”

赵文卓很无语,她觉得这一段时间,妖在她心里高大上的形象已经没有了,这那里像一群能操控自然伟力的精怪,这分明就是一群脑子有坑的二货。

胡服拿了四个杯子来,郑重地也给赵文卓捧了一盏茶,然后给自己倒了一碗茶,没有丝毫自觉地寻了个大致干净的石阶坐下,远远地看戏,大佬的等级太高,说不得会误伤的,自己还是离远一些。

灵龙悬在空中,一身妖力被云荼封印的死死的,眼巴巴地望着他们一个个端着茶碗品茶,自己喊了半晌,喉咙都哑了,胡服个没眼色的,也不知道给自己端一杯来,想着想着灵龙就觉得很气。

灵龙疯狂地给胡服使眼色,可是胡服根本就视而不见,也是不敢见,树祖妖主哪个大,事实胜于雄辩,这摆在眼前的还用说吗?自己冷眼旁观就是,还免得惹火上身,毕竟自己谁都惹不起。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胡服偷摸摸的就坐在赵文卓身边去了,有些腼腆地看着赵文卓傻乐。灵龙心里有些痛,自己这么多年的手下,就这么离自己而去了,等老娘下来吧,看老娘下来还不抽你这孙贼!

云荼喝完这杯茶,觉得自己整个人心情都好了,“知道错了没有?”手一伸,胡服就给云荼手里的杯子又沏了一杯茶,然后直接坐赵文卓的脚边。

灵龙虽然有些怏怏不乐,可是任谁被打一顿心情都不好,除非那人是个变态,有受虐倾向,所以灵龙认怂,不再嘴硬,“父亲大人,孩儿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孩儿这一次吧?”

嗯,茶不错。本来云荼还打算把灵龙多晾一会儿的,可是既然她认错态度还不错,念在初犯,就饶了她吧,云荼心念一动那绳子就断了,不过由于妖力封印没有给她解开,所以踏踏实实地摔在地上,摔的她头昏脑涨眼冒金星。

“赵文卓不是你心里想的那什么同父异母同母异父的姊妹。”听云荼这么一说,灵龙觉得自己脸有些发烫,“她可以说就是你孃子……”

灵龙觉得这个展开和自己心里所想南辕北辙,所以试探着说:“所以她不是小三的女儿,她就是小三?父亲大人威武!”

赵文卓的脸刷的就红了,胡服觉得妖主脑子有坑,总是在作死的边缘反复横跳。

所以云荼心念一动,一根绳子就绑在灵龙的腰上,把灵龙拖着挂在了屋檐下。

不过灵龙她也终于弄明白了,赵文卓就相当于一个盛装白鸢灵魂的容器。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