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无侠传之锦瑟下载
  3. 无侠传之锦瑟
  4. 第四一三章 医者却无父母心

第四一三章 医者却无父母心

作者: |返回:无侠传之锦瑟TXT下载,无侠传之锦瑟epub下载

游无情被韩三笑讽得无话以对,撒泼道:“反正就是不告诉你!你以为你是谁,乡下村夫而已,你问什么我们都要有问必答么?”

“可是我有在问你么?你干嘛非要说‘我们’,谁跟你‘我们’了?就算你愿意告诉我,我也不想听,怎么了,你会咬我吗?”

“你——四姐!”游无情吵不过经验丰富身经百战的韩三笑,除了宋令箭,我还没见韩三笑吵架输过谁。

小姑娘只是嘴巴恶毒,估计平时在她的地盘也没什么人敢跟她吵架,长得漂亮,外头也不会有谁跟她太计较,遇到韩三笑这么个油盐不进的,马上就败下阵来向游无镜救助。

游无镜笑了笑,笑容间有种难藏的智慧,指着房中远处的夏夏的衣箱示意游无情坐下:“小妹,你累不累?坐那休息一下么。”

韩三笑吐了吐舌头,再次完胜,得意的笑了,

游无情却突然眼眶通红,像个受委屈的小姑娘,咬着唇坐到了屋角的衣箱上去。

也真是孩子气。

游无镜看了眼这喜怒稚气的妹妹,像是安慰似的淡淡道:“禁训只是禁训,又不是秘密,说了就说了,免得人家说我们游家人小气。”

游无情咬唇不搭理。

“所谓的禁训,也并不是说不能救人,只是游家后人,每十年,只能救一条人命。若是破了这规矩,随之来的便是游家最重的家法了。”

说到家法,嚣张任性的游无情眼里竟闪过了恐惧。

游无镜垂着眼睛,嘴角抿得紧紧的,似乎也在想着所谓的“游家最重的家法”。

“这么说,基本上游家一个人一辈子最多也就只能救七八个人了?十年一命,的确挺珍贵的。”韩三笑沉吟道。

游无情又没好气地插了一句:“七八个?也就你们外面这些土鳖活这么点年,我们游家长寿无疆,打底都是一百岁——”

游无镜笑眯眯地看了游无情一眼,游无情闭上了嘴。

“倒不是说人生有几个十年,只不过在人生的每一个十年里头,又会发生多少事?谁又知道,你救了一个人,再一个遇上需救的是至亲至爱的人,届时又应如何呢?”游无镜倒是想得通透。

“这是什么奇怪的家训啊?你们一身本事,却如此吝啬人命。”韩三笑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祖上便是这样定的,自然会有他的道理。”游无镜点头道。

这样的淡定,我仿佛又看到了宋令箭的身影。

医者仁心,可偏偏这哪门子的破规矩,十年一命。我好像听到韩三笑的心里在骂脏话。

“空有一身本领却不能随心所欲,你不觉得郁闷吗?”韩三笑的语气还算是得体。

游无镜眼神虚无地看着韩三笑,可能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深邃的眼睛闪过迷惑,道:“庄里的人人人能自救,我们庄中有训,不能私自外出,庄中有许多人,攒了一生的十余条人命,也不见得有机会能真正救人。”

游无情在后面刺道:“我们又不是生来有什么使命,一定要济世为怀,一定要费尽心力去救不相干的人。就怕好心没好报,抱条冻蛇在怀里,最后伤着的反是自己。”

话虽粗,但却在理。

燕错不耐地瞪着她:“你不能闭上嘴吗?这儿有病人,别没完没了的乱叫。”游无患救了燕飞,就算有法子也不能救夏夏,他自然恼怒。

游无镜却早将这些争吵当成耳边风,淡定道:“大姐这二十年来攒得两条命,现在救了一条,还剩一条。如果说得动她,说不定还会有机会的。”

我突然好失望,十年一命,太过严苛,游无镜也说了,谁知道下一个需要救的是不是至亲至爱的,她怎会随随便便救更无相关的一个夏夏呢?

“这么说,我们燕飞是你大姐救的第一个人了?”韩三笑问了句。

我们燕飞,说得那么自然,语如春风。

游无镜点了点头。

“那若是你们遇到有人命在旦夕,你们明明有能力让他们回复生机,你们也毫不心软任其死去么?”韩三笑疑惑道。

“我们甚少出庄,并不能遇见这么多死在面前的人——这次若不是为了寻人,也不会出动这么多人离庄,世上可救之人太少,生死都有定数,虽是医者,也不能与天斗吧。”游无镜看得很透,一点都不像个二十出头的姑娘。

难怪宋令箭也如此吝啬救医,原来都是跟人家学的。

韩三笑双眼发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恩。那个玉牌,我能看看么?”游无镜拄着下巴,迷茫地看着韩三笑。

韩三笑拿出玉牌,放在了桌上。

游无镜也没有去拿,歪着头看着:“哦,这就是传说中的‘剑’。”

“箭?”韩三笑挑了挑眉。

是剑?还是箭?

游无镜垂着眼睛,目光在玉牌上细细游走着:“利剑的剑。游牌之中,数‘剑’最为锋锐……哎,不知是她予了这牌这分锋锐,还是这玉牌予了她锋锐,他们果然是相配的……不过再锋锐,如今也只是死物了。”

角落里的游无情痴迷地盯着玉牌,眼间不知道流转着什么,这种莫名的情绪或许在这泼辣的小丫头脸上显得过于成熟了。

“‘剑’牌的主人,叫什么名字?”韩三笑非要问个究竟似的。

游无镜抬头看了韩三笑一眼,这一眼已是不易,因为一直目光平静如水的她此刻带了些惊讶,随后又想通似的笑了:“也对。既然都离开了,就不必带着原名了。她是我的三姐,持着剑牌,而我们这代为游无龙的无字辈,所以她叫游无剑。”

我猜对了,他们果然是来找游无剑的,宋令箭知道游家的很多秘密,所以关于这个玉牌的功效她也十分清楚,这个玉牌是游无剑留给她最重要的信物了吧,她一定珍之如命,又怎么舍得拿出来让别人参透,更别说以这种方式召唤游家这些奇怪的女人。

“人与玉牌,是同一个字?这是巧合还是?”韩三笑问道。

的确,这几个女人,除了那妇人以外,年轻的几个分别叫游无患,游无镜,游无情,都有个无字,游无剑的剑字来自这个玉牌,那么其他人的名字是不是也一样?

“自然是人名跟着玉牌走。剑之牌的前几任持有者,每个都如三姐这般,名中带‘剑’,脾性中也带了这‘剑’,剑走偏峰,难以驾驭。也许,这就是她的命数,剑的命数,也是游家的命数。”游无镜的眼眸里倒印着玉牌淡青的颜色,深邃的眼睛更显神秘。

人名随着玉牌走?这倒是奇怪了,难道在这游家家族中,玉牌比人的地位还要高么?

韩三笑显得有些郁抑,慢道:“命数要分很多种,有些人的命数是自己选择的,而有些人的命数,却是被别人掌握的。大多认命的人,都是无心或无力与命抗争的人。”

游无镜笑道:“恩,恩,我明白你的意思。游家是有很多的规训将人困着,但也会给人自由的。比方说这玉牌也不是强制塞在我们手上的,而是我们出生满月那天,自己挑的。”

“就像抓阄那样?”韩三笑伸出爪子抓了抓。

“恩,是的。挑中以后,再以牌名取字。”游无镜盯着韩三笑的蹄子认真回答。

于是,游家的第三个女儿,在迷蒙之初天真无邪地挑中了“剑”,那时的她什么都不懂,可能那个牌最近,或者最大,或者形状最合她的口味,等等。但她的脾性、她的人生、她的道路、甚至包括她的名字,都随着这道“剑”往前流逝——如果她没有选择“剑”,那么,她今天的人生会不会不一样?

韩三笑看着游无镜,突然道:“那无镜姑娘你的镜字,也是因为你抓的一个叫‘镜’的玉牌么?”

游无镜浅浅笑:“当然是的。”

“无患姑娘手上的那串玉链,是‘患’牌?”

游无镜点点头。

“患剑我都见过了,不知道无镜姑娘你的镜牌会是什么模样咧?”韩三笑很好奇,我觉得好奇真是个值得表扬的品质,因为我也可以顺带着解解心中疑惑。

游无镜看着韩三笑谜一样的笑了笑,我听到游无情在后面急叫了声:“别——”

但是游无镜已经从脖根处拉出一条绳子,绳子的末端是一块椭形的玉牌,牌面极为光滑,折着阳光,能倒映出她深邃的双眼与坚毅的鼻子。

韩三笑笑了笑,我很少在韩三笑脸上看到这种笑,看起来他很喜欢跟游无镜说话:“名如其物,果然很像镜子。”

游无镜细细地对着镜牌照了照脸,抹了抹眼角,抚了抚发丝,流转双目,看看四周道:“肚子有点饿,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饭馆子么?”

韩三笑道:“不如等房中两位看完了一起吧。”

游无镜道:“那要等到何时?我先去给她们定房吧,正好可以提前安置一下,也不用到时匆匆忙忙,说不定早点去,还能挑个景致美好的房间呢。”她倒是很会苦中作乐。

这时外头却响起了开门声,她们好了?

韩三笑与燕错快步走了出去,游无镜与游无情也跟在了后面。

到了院中刚好碰上,游无镜一挑眉,颇感惊讶:“这么快就好了?”

游无患理着袖子道:“大概知道了走向,今天时候太晚,明天休息够了再说吧。”

“很费力么?”

“至少不简单。我们撑得了,那姑娘却不一定。”游无患很谨慎。

韩三笑也不急,应和道:“也是,几位远道而来,还是先暂作休息吧,也不差这一时半刻,客栈就在巷道另边,我带几位去吧。”

妇人点点头,游无患走在最前面,直接走出院子,妇人却在门口停了下来,转头静静盯了梨铃一眼,轻剪了个眉头,若无其事地走了。

举杯楼正是热闹的时候,人声鼎沸,小驴哥没在,跑来跑去的是莫掌柜新请的伙计,叫小马。

所有的人都停下的杯筷,扭头看着我们——不是我们,是游家的几个女人。

几个人各自安静地走了进去,妇人疲倦烦躁,游无患忧而严谨,游无镜的目光在路过的桌子上掠过,似乎在研究他们的菜色,游无情则是一脸嫌弃鄙视,沿路瞪了好几人。

游无患挑了最角落的桌子坐下,妇人与游无镜也一一各自落了一座,韩三笑存心想堵游无情的气,抢在她前面坐在了最后一横座,游无情瞪着韩三笑,但未见其他三人让出位子打算与她同座,嘀咕道:“谁稀罕与你们坐一桌,我自己坐。”说罢气呼呼地坐到隔壁的空桌子上去了。

几人都落了座,举杯楼又开始热闹了起来,管自己觥筹交错。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