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凤策长安下载
  3. 凤策长安
  4. 215、拓跋胤的处境!

215、拓跋胤的处境!

作者: |返回:凤策长安TXT下载,凤策长安epub下载

楚凌都有些不记得自己到底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多远了。反正就只能头也不回地一直往前跑,但是往往她甩开坚昆没多长时间坚昆就又会追上了。而且,坚昆真的已经完全疯了。有一次她已经顺利乔装改扮骗过了坚昆的眼神,坚昆似乎也发现自己找不到她了,竟然发狂地开始胡乱杀人。开头还要问上两句,如果对方的答案让他不满意的话他就将人给杀了。问了几个人之后,他就不耐烦了,直接大开杀戒见人就杀甚至连貊族人都没有放过。

等楚凌听到消息赶过去地时候,坚昆已经杀了不少人并且朝着离他最近的一个小镇走去了。

楚凌无奈,只能现身将坚昆引走。同时也更加坚定了决心,她要设法杀了坚昆。现在的坚昆已经成为了一个随时杀人毫无理智的疯子,事情是她自己惹出来了,楚凌不可能自己逃命,然后让别人来承受后果。

但是以她的武功想要跟坚昆硬拼也是不可能的,幸好她知道坚昆受了伤,而且南宫御月的暗器有毒。坚昆找了她这么多天根本没有处理伤口,早晚会撑不住地。她只能一路拖着他,就看两人最后到底谁先撑不住。

下定了决心之后,楚凌便一路朝着人少的地方而去。不再经过有人的村镇城池,不给坚昆补给和治疗的机会,也不给他再杀人的机会。

两人一路往南,前前后后交手数次,各自都受了不轻的伤。但是楚凌看得出来,坚昆确实是一天比一天更加虚弱了。楚凌看着前方崎岖的小道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加快了脚步。只要再拖两天,她的伤就好得差不多了。坚昆一定也会比现在更加虚弱,到那时候…就是解决坚昆的时候!

沧云城外三十里处的北晋军营里,往日里杀气腾腾的军营如今一片苍凉肃穆,整个军营都被一层白布覆盖了,军中将士更是士气低迷,往往半天也听不见一个人说话的声音。但是一股诡异的气氛却在军中将士们之间流动着。那是一种不太友好的戒备的气氛,之前一直就有,但是现在却变得更加严重了。明王府和拓跋胤麾下的人,大家似乎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什么,又都在暗中试探着等待着什么。

拓跋胤坐在大帐中独自一人撑着额头出神,他前些日子刚受了重伤,如今重伤未愈却得到了父皇驾崩的消息,这对拓跋胤来说不啻为一种极大的打击。而现在,更让他担心的却是远在京城的兄长和十七弟。他离开之前虽然将自己的亲兵交给了大哥,但是如今大哥的情况…若是拓跋梁想要对大哥不利……

拓跋胤闭了闭眼睛又豁然睁开,他虽然担心却毫无办法。虽然陛下驾崩但他们没有接到朝廷的命令是不能随意撤兵回去地。这个时候擅自撤兵就等同于抗旨谋逆。所以即便是拓跋胤再怎么担心,他也只能派自己的亲信回去,而自己却还要继续留在这里与沧云城对峙。同时,只要兵马还在他的掌控之中,拓跋梁就算要做什么也需要掂量一下。

“四皇子,陵川县马来了。”门外,侍卫躬身禀告道。

拓跋胤眼神微变,坐直了身体道:“进来。”

百里轻鸿掀开帐子走了进来,出征数月,身在军中的百里轻鸿眉宇间更多了几分锋利,就仿佛一把出鞘的绝世宝刀,随时都会骤起伤人。如果说之前在上京的百里轻鸿只是一个沉默寡言的明王府贵婿的话。在军中的百里轻鸿终于让拓跋胤真正见识到了当年那个传闻中的天启少年名将的影子。

拓跋胤并没有见过百里轻鸿最惊才绝艳的时候,百里轻鸿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就是明王府的俘虏,陵川县主地丈夫的模样。

拓跋胤冷声道:“陵川县马有何指教?”

百里轻鸿沉声道:“晏凤霄这些日子一直死守不出,我怀疑他出事了。”

拓跋胤微微蹙眉,“出事了?”

百里轻鸿点头不语,拓跋胤沉声道:“沧云城这些年一直是以防守为主,死守不出也是正常,何以见得就是出事了?”百里轻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探子已经有二十多天没有见过晏凤霄了。这不符合晏凤霄的性格和行事作风。”

晏翎身为沧云城主,就算是不打仗在如今这个兵临城下的时候也应该会经常出现鼓舞人心才对。但是自从那日晏翎在战场上重伤了拓跋胤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百里轻鸿不得不怀疑,那日晏翎不仅仅是伤了拓跋胤,他自己也因此受了重伤,或者是比拓跋胤更严重的伤。毕竟以拓跋胤的实力晏翎重伤他之后还能全身而退,本身就有些说不过去。

拓跋胤垂眸,一只手摩挲着腰间的弯刀,问道:“陵川县马既然怀疑,为何现在才说。”

“我不确定。”百里轻鸿冷声道。

拓跋胤抬头,“那么,陵川县马现在告诉本王此事,又是为了什么?确定了?”

百里轻鸿道:“四皇子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想要知道晏翎是不是出事了,试探一下便是了。”

拓跋胤思索了片刻,方才道:“陵川县马所言甚是,那么此事就劳烦县马了。”百里轻鸿侧首撇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百里轻鸿走出去的备用,拓跋胤剑眉皱起,思索着方才拓跋胤的话。

百里轻鸿怀疑晏翎出事的话他相信,但是选在这个时候告诉他…百里轻鸿想要干什么?若是试探成功,在拓跋梁面前表忠心么?若是失败晏翎根本没有什么,对百里轻鸿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

拓跋胤拿起放在桌边的一封信打开,这是拓跋罗派人快马送来的。信中将京城的局势仔细的分析了一遍,虽然拓跋罗没有明说但是拓跋胤也看得出来,最后登上皇位的十之八九是拓跋梁。拓跋胤本身并不在乎皇位谁来坐,但是身为皇子即便不喜欢争权夺利他也能本能的感觉到皇位更迭对自己的影响。

拓跋梁跟父皇不一样,父皇能容得下当初地拓跋梁…拓跋梁却未必能容得下他。

所以…百里轻鸿是想要对他动手么?

百里轻鸿走出大帐立刻有人迎了上来,“县马。”

百里轻鸿淡淡扫了对方一眼,快步往外面走去。来人愣了愣,连忙跟了上去有些焦急地道:“县马,王爷的吩咐……”百里轻鸿停下了脚步,侧首看了他一眼。那人立刻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一冷,连忙闭上了嘴。

“我知道了。”百里轻鸿淡淡道,“还有什么要说的?”

那人连忙摇头,百里轻鸿这才扭回头不再看他,漫步往外面走去。被抛下的男子望着百里轻鸿地背影长长的出了口气。这位陵川县马的气势…委实有些太吓人了一些。

百里轻鸿主动出兵试探性的攻击沧云城外围的驻军,沧云城的反应果然与往常不同。完全的防守姿态让北晋军中众人都认同了百里轻鸿的猜测。虽然这些年,沧云城都是防守得多,极少真正主动出兵。但是晏翎的防守方式却攻击性十足,他一向是习惯以攻击代替防守的。而这一次,苍云军表现的十分拘束,明显不是晏翎在幕后指挥。而且,即便是如此,依然没有看到晏翎出现在军中。

只是,沧云城特别是城主府防守严密,根本没有消息能够传出来。因此他们也无法确定晏翎到底是真的出了什么还是根本就不在沧云城中去做别的事情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现在指挥沧云城的将领绝对不是晏翎。

“机会难得,咱们出兵强攻吧!若是能趁机打下沧云城,那可是大功一件啊。”大帐中,一个将领有些兴奋地朗声道。不少人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貊族人素来喜欢策马横刀总额纵横沙场的爽快豪迈,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几十万人围着一座城却无可奈何的磨时间。但是偏偏中原地形复杂,中原人更是喜欢将城墙修建地坚固无比,让人很是心烦意乱。

“不错,咱们出来两个月了还未见寸功。若是这次还拿不下沧云城回去如何见人!”

百里轻鸿站在帐中看向对面的拓跋胤问道:“四皇子以为如何?”

拓跋胤垂眸道:“既然陵川县马觉得可行,那就这么办吧。”

百里轻鸿深深地忘了拓跋胤一眼,沉声道:“好,就这么办。全军准备,强攻沧云城!”

沧云城里,君无欢脸色苍白地靠在床头上听桓毓汇到情况,在听到北晋兵马有异动的时候微微皱起了眉头。桓毓连忙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让下面的人注意,北晋大军可能打算动手了。”

桓毓轻哼一声道:“拓跋胤百里轻鸿的貊族军再加上南军一共也不到四十万人马,就想要强攻沧云城?”

沧云城能屹立北方十年不到自然是有他的理由的,地形优越易守难攻不说,沧云城城池本身就固若金汤堪比上京皇城。更不用说沧云城的精兵战力不俗,不到十万貊族兵马加上二十多万南军想要攻下沧云城那是白日做梦。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百里轻鸿和拓跋胤都不是寻常人,你还是小心一些得好。若是阴沟里翻船……”

桓毓连忙点头,“行,我知道了,一定让人小心戒备。不过…这都休战二十多天了,北晋军怎么突然又想要动手了?”

君无欢淡淡道:“休战是因为上一场双方伤亡都不小,都需要喘息的时间整顿兵马重整士气。至于为什么现在突然动手…你说得对,就算我醒不过来,百里轻鸿和拓跋胤段时间内只怕也攻不下沧云城。所以,目的肯定不是为了沧云城。或许是…上京那边那个位置的人选要定了。”

桓毓叹了口气,走到一边坐了下来道:“我倒真是笑看了阿凌姑娘了,没想到她竟然能……”

君无欢看了他一眼,道:“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了。”阿凌刺杀北晋皇的事情,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也对阿凌更加安全。想起阿凌君无欢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不知道阿凌如今到底如何了。

出想到她在京城与貊族人周旋自己却…君无欢低头看看自己,眼底闪过一丝厌烦。

桓毓看着君无欢,皱眉道:“你觉得,北晋人选在这个时候进攻沧云城不是为了战功,而是为了自相残杀?”

君无欢道:“你设法查查看是谁的提议就是了,我推测,以后北晋只怕是要归拓跋梁了。”

“所以,提议攻城的是百里轻鸿,他想害拓跋胤?”

君无欢点了点头,见桓毓一脸不信的模样不由一笑,道:“若真是如此,我们不妨就助百里轻鸿一臂之力吧。”

“你还要帮拓跋梁?”桓毓皱眉道。

君无欢摇摇头道:“桓毓,拓跋梁跟北晋皇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北晋皇能容忍拓跋兴业,能容忍拓跋梁,能容忍那些位高权重的貊族权贵。但是拓跋梁却未必能容忍,帮他集权…同样也是在削弱北晋的力量。”

“但若让他成功,北晋会变得比以前更可怕。”桓毓皱眉道,其实北晋皇和拓跋梁的性格以及行事作风也说不出来谁对谁错。一定要说的话大概就是“攘内先安外”和“攘外先安内”的区别。

君无欢笑道:“你以为南宫傻么?拓跋梁活不到那个时候。”

桓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南宫御月那货靠谱么?你别忘了他也是貊族人。”

君无欢点头道:“拓跋梁死之前他总是靠谱的。”

桓毓眨了眨眼睛,脸上多了一份了悟。有些担心地道:“你别回头养出来一个比北晋皇和拓跋梁更可怕的敌人那可就有乐子瞧了。”

君无欢混不在意,淡然笑道:“人生在世,总不能太过无趣了。若是什么都能算清楚,还有什么意思?”

桓毓耸耸肩,“希望你不会后悔。”

“启禀城主,北晋人突然大部朝沧云城方向扑来,谢将军已经带人迎上去了!”门外,有人匆匆而来高声禀告道。

桓毓楞了一下,回头去看君无欢,“得,又让你猜着了。”

君无欢淡淡一笑道:“你去吧,外面的事情就辛苦你们了。”

桓毓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看君无欢道:“你刚吃了药,别折腾。就像你说的,就算没有你,一时半刻的沧云城还倒不了。”

君无欢点头道:“你放心,回头你让明遥过来见我。”

桓毓心中牵挂着战事,也没有功夫与他多说点了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君无欢一人,君无欢脸上的笑容方才渐渐淡去。君无欢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强上挂着的地图,凝眉低声道:“百里轻鸿,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北晋大军如狼似虎般扑向了沧云城,这一次出乎意料的沧云城兵马虽然抵挡的十分顽强却也只是勉力抵抗而已。但即便是如此,几场仗打下来沧云城的守军已经步步后退,眼看着就距离沧云城越来越近了。而这中间,晏翎依然没有出现过。

“今晚子时,我军兵分三路从三个方向突袭沧云城东西北三处城门。”北晋大营中,拓跋胤看向众人问道:“各位将军可有疑义?”

众人齐齐摇头,“我等遵命。”

拓跋胤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陵川县马你领一军攻打沧云城东门。本王亲自领兵攻打西门。至于北门,就由赤兀将军负责,可有问题?”

自然没有人反对,明王麾下将士都已百里轻鸿为首。百里轻鸿点头他们自然也就跟着同意了。赤兀将军本就是拓跋胤麾下将领,自然更不会违抗拓跋胤的意思。

“遵命!”

拓跋胤扫了众人一眼道:“都回去准备吧,赤兀将军留下。”

“是,四皇子!”

很快众人都退了出去,赤兀将军站在一边看着拓跋胤有些担心的问道:“四皇子,可是还有什么吩咐?”

拓跋胤看着眼前的将军轻叹了口气,沉声道:“赤兀将军,你我认识多少年了?”赤兀将军一愣,有些不解四皇子为什么突然问这种问题。却还是回答道:“有二十年了,末将认识四皇子的时候,四皇子还是个孩子,末将也还只是个不懂事的小孩。”

拓跋胤点点头道:“本王拜托你一件事。”

“殿下言重了。”赤兀吓了一跳,连忙道:“殿下有什么吩咐,尽管说便是。赤兀纵死也会为殿下达成!”

拓跋胤摇了摇头,抽出一封信函递给了赤兀道:“看看吧,京城送来的快马密信。明王…即将成为北晋新的皇帝。”

赤兀也吓了一跳,虽然他是个武将并不太懂朝堂上的事情,但是四皇子和明王关系不好这件事他却是知道的,“四殿下……”拓跋胤揉了揉眉心,道:“这次…本王若是出了什么事,赤兀将军不要多做什么,就归顺明王府的。只是…若是方便的话,劳烦替我照看一下大哥。”

赤兀大惊,连忙道:“大皇子和四殿下对赤兀有大恩,赤兀怎会背弃旧主?!四殿下手握兵权,便是明王登基又能奈四殿下如何?大战当前,殿下怎能发此不降之言?”拓跋胤垂眸道:“本王也只是突然有感而发罢了,你记得便是。拓跋梁性格独断,毫无容人之量。若事不可为,你先一步归顺百里轻鸿,他会替在明王面前替你求情。但你若负隅顽抗,只会被他当做立威的工具白白送死。”

赤兀眼睛有些红,“明王若当真继位,便是我貊族共主,难不成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所有得罪他的人都要死?当初先帝登基,可是半点都有没有……”

拓跋胤唇边勾起一抹嘲讽地笑意,道:“中原人有一句话却是道尽了为帝为王者的心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如今的北晋皇帝早已经不是昔日的貊族共主了。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

“明王府现在就要对殿下下手?”赤兀道。

拓跋胤垂眸,“原本区区一个百里轻鸿我也不怕他,不过…真正让我不安的是沧云城——晏凤霄。”

“殿下……”

拓跋胤抬手阻止了他要说的话,笑道:“本王也只是突然有感,或许是多心了。方才本王的话,将军记下便是了,将军去吧。”赤兀看着拓跋胤坚定的神色,只得在心中叹了口气,拱手郑重地对拓跋胤一拜道:“殿下地话,末将记下了。末将此时只追随殿下一人!”

说罢,便恭敬地后退了两步方才转身走了出去。

大帐里空荡荡的再也没有了别人,拓跋胤轻叹了口气。伸手将方才那封信扔进了不远处的火盆,迟疑了一下抬手打开了书桌下面的柜子从里面拿不出了一个画轴。

画轴看起来并不算新,就连画卷的纸都已经有些泛黄了。

他将画轴放在桌上慢慢展开,一张俏丽地容颜慢慢展现在画卷中。

那是一张天启的仕女图。图中的少女不过豆蔻年华,美丽的容颜上带着无忧无虑的欢快笑意。穿着一身华贵的衣衫,正拿着一把团扇戏弄花间的蝴蝶。只是那双含笑的眼眸却微微望向另一个方向,仿佛是在对着看画的人微笑。

画卷被留下了时间的痕迹,就连少女白皙的肤色似乎也染了一点点的淡黄。却显得更加柔和美丽,让看到话的人忍不住也对着画中的少女微笑。拓跋胤抬手轻抚了一下画卷上少女的美丽的面容,轻声道:“你说过…我、总有一天会死在天启人手上的?”

画卷上的少女依然静静地对他微笑,无忧无虑。

片刻后,拓跋胤突然低笑出声,道:“本王也想知道,本王到底会死在谁手上。但是…本王终究是貊族人,只要我一天不死,就永远都是天启的敌人。”

或许,真的只有死亡才是你我最好的归宿。

------题外话------

啦啦啦~五环上线,阿凌很快也会上线。想念师父的亲爱的们,你们确定吗?师父见到阿凌就是修罗场啊啊啊啊啊啊~我为什么要这样写师父父~泪奔~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