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高冷学霸撩妻365式下载
  3. 高冷学霸撩妻365式
  4. 第二百八十九章 惜才策略,两难抉择

第二百八十九章 惜才策略,两难抉择

作者: |返回:高冷学霸撩妻365式TXT下载,高冷学霸撩妻365式epub下载

“你要想想那么多人,喜欢你的小说,喜欢你的文采,你怎么能就这么放弃自己好不容易积攒而来的人气呢?你有这么好的资源,别的人要努力多久才可以到你这样的地步,有的人甚至努力了一辈子,都不会有你这么好的待遇,难道你想抛开一切,重新开始吗?”

这些确实是一个问题,有多少人,要努力多久,才能到湘悦这个地步,她也不想放弃,可她能怎么办?

她好不容易从成千上万个人里面脱颖而出,被挖掘出来,多少个晚上,她彻夜不眠,就为了现在她写的东西能够被很多人所阅读。

她能怎么办?

湘悦闭上了眼睛,她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一个是她热爱的事业,连着她所有的名声,一个是她和家庭之间的关系,真的很难抉择。

程澜见她说的话有了些效果,继续说,还把那些微博上充满正能量的消息都拿出来给湘悦看。

“吃吃,加油,我们是相信你的。”

“对的,吃吃,兄妹恋怎么了,不过就是谈个恋爱嘛,又不是犯了什么错,谈恋爱这种事,是可以跨越到任何的境地的。”

往下继续翻,很多鼓励的话语出现在湘悦面前,他们真的是这么想的吗?不觉得这有些什么吗?

越看,湘悦就越觉得温暖,那些人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她,和那些不支持她的人做斗争,她就这么放弃了。

如果可以换一种方式重来,她很愿意,但是还会有人继续陪着她吗?

“你看看,还有这么多人支持你,你自己先放弃了,让那些支持你的人怎么想。”

程澜继续鼓励着湘悦。

“可是,程澜姐,我和蓝琉逸是兄妹关系,就连你,也看好我们两个人吗?”

她都觉得不可思议,她要是真的和蓝琉逸在一起了,那才是真的乱套了,她都不能说服自己了。

早在那些人支持以前,早在蓝琉逸想要回心转意的重新追回她的时候,湘悦自己早就放弃了,真的太累了。

身累,心更累。

“湘悦,我始终觉得,一个事情被逼上绝境以前总会有第三种解决的方案,所以在你要下定决心的时候一定要摸着自己的胸口,好好的想一想,你到底要的是什么。”

是啊,她要的是什么呢?

湘悦摸着自己左心房的地方,认真的回想起这段时间,她追的时候,他拒绝,她累了,也哭过放弃过,再次拾起勇气的时候,好不容易有点进展的时候,蓝琉逸妥协了,她又放弃了。

两个人就这么相互错过再错过,到现在,蓝琉逸也没再管她过一分一毫,这就是她想要的吗?

时光如果再重新来一次,她还会这么做吗?

她想,或许吧!

毕竟,她在遇到喜欢人的时候,没有退缩,她也为爱大胆勇敢的走出这一步。

“所以,湘悦,如果心里有了把握,你就继续做下去吧,不管怎么样,总会有人会站在你的身后。”

以心换心的方式,程澜把自己的手给覆盖在自己的胸口上,激励的眼神,鼓舞着湘悦继续走下去。

湘悦决定好了以后要怎么做,却没有立刻回到家里面,她还是想好好的待在这里,程澜的劝说达到目的以后,陪湘悦在这里多停留了一会儿以后,也离开了。

顾嘉言一直找不到湘悦的身影,心里十分着急,打了电话以后根本就没接,这个时候他真的希望能够在她手机上安一个定位系统,免得要找人的时候找不到。

根据服务员所说的,顾嘉言又想办法打听到了蓝家在哪个地方,顾嘉言拦了一辆车就坐过去了。

他们身为湘悦的父母,怎么能够任由湘悦在外面这么危险,一句话也不出来澄清的。

至少也应该派人去找到她然后带回来,而不是任她一个人在外面的。

好不容易找到湘悦家在哪里的时候,过去敲门,蓝菲琳看着是顾嘉言,非常欢迎他进来坐坐,而他站在门口,一动也没动。

“阿姨,您刚才去找湘悦了是吧!”

听他这口气,倒像是来兴师问罪的。

“嗯,没错啊!”

蓝菲琳也没有拒绝。

“您为什么要把湘悦给气走,现在外面有多危险你不是不知道吧,还就这么任她跑了。”

“这是她自己选择的,我们能说什么,这丫头不和我们认错,还把所有的责任都丢到我们身上。”

看来,蓝菲琳现在很生气,对湘悦的这一行为。

“再怎么说,您和叔叔也养育了湘悦这么久,她的脾气你们也不是不了解,她万一要是在外面出了什么差错,这个责任由谁来担当。”

宋孑然从蓝菲琳身后走过来,听了顾嘉言的话,语重心长的说,“嘉言,叔叔知道你要说些什么,但是你不用为湘悦求情了,她自己都根本没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了,还将所有的错归结到我和你蓝阿姨身上,偏偏是这一点,我们就不可能原谅她。你也不用过来替她说话。”

顾嘉言笑了笑,说,“我来并不是为湘悦求情的,我也没想过为她求情这么一点,不过看到两位这么样的态度,我想我要说的,大概是不需要了。”

本以为可以劝劝两位,对湘悦好一点的,如果到现在蓝家还不出手的话,她的名声大概真的保不住,毕竟在这件事上,湘悦是处于主动的地位,而蓝琉逸是处于被动的位置,所以一切的脏水要泼也是往湘悦身上泼。

没人保护她的话,那他们顾家来保护便是了,还怕止不住这小小的新闻吗?

蓝琉逸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澄清这件事实,想必也是蓝家一切都想好的安排。

在宋孑然蓝菲琳前面说了这么几句话以后,顾嘉言就离开了,一点面子都没给留下。

这会儿他又跑去找凉苏去了,在他们家楼下可是蹲了很久,终于蹲到了凉苏下班回来,和平常一样,都不带任何情绪的。

“你终于回来了。”

这句话,看样子顾嘉言等了很久,凉苏不带声色的应了一声,准备上楼去。

“你应该也知道湘悦的那些新闻吧,你就一点不担心吗?”

顾嘉言本意是想问一下湘悦不高兴了会去那些地方的,看着她这么风轻云淡的样子,一点都不为湘悦的事情而着急,这两个人之间,好歹也都认识这么久了,一点点小事,也都是可以原谅的。

“一点都不担心,蓝家不是很强大吗?自己弄出来的丑闻自己家去解决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凉苏转了个身特意表现得非常高兴的说,就在她告诉顾嘉言湘悦喜欢蓝琉逸的这个秘密的时候,她就不想再有任何的关联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我的原因吧,因为我让你们之间决裂了,这件事情我可以承担责任,但是在此之前,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湘悦难过了会去哪些地方吗?我现在都找不到她人了。”

是他的锅他可以背,但是在背锅以前总得要知道些什么,不然还怎么帮湘悦。

“我怎么会知道,你不如还是动用一下自己的关系,去好好的找到湘悦吧。”

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凉苏就上楼去了,她根本就不知道,在她说了这句话以后的第二天,就有媒体暴露出来了,她不想这个样子的。

她也没想过要这么报复湘悦的,只是想让顾嘉言知道,好让他知道自己和蓝琉逸实力悬殊之处,也让自己心里稍微好过一些。

这就是他心上人的喜欢对象,和他相比,两个人之间实在是差太多。

也让他好好体会一下自己的感受,那种差距感越大,却越想追赶的感觉。

罗母看凉苏回来了,还偷偷的问了问,“湘悦那孩子没事吧,我看着挺好的一个孩子,怎么会干出这些事情。”

一个两个关心的人,总是湘悦,她和湘悦之间再怎么没有可比性,她至少也是他们亲生的。

“妈,我不知道这件事,你让我安静一会儿吧!”

每次听到有人问她湘悦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她就特别的烦,她都上了头条了,这么明显的事情,干嘛还要追着赶着来问她,直接看新闻不就好了。

新闻上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还要一个两个不确定的眼神跑过来再次问她。

问的烦了,什么事情也都没心情了。

看着凉苏不耐烦了,罗母也不再紧紧的问下去了,这是怎么了?两个人又闹小脾气了吗?

自从上次过后,她就再也没有提到过顾嘉言这三个字了,而且一旦说了他的名字,就和他们急,索性也不说了,换了个主题,这会儿还真是搞不清楚这两个人之间出了什么矛盾。

罗母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从凉苏面前走过去了,这年头,要是这两对小冤家都出现问题了,那她还相信什么友情。

要不是她一直拉着罗父,不然保不准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去找了顾嘉言。

罗母苦口婆心的劝诫,人家是大户人家,他们这种小家庭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这件事就当他们看瞎了眼,以后绝对不会轻易地把女儿交出去。

至于湘悦,罗母也没想到,居然会出这些新闻,她不知道事情的真实性,想着凉苏应该会知道些什么的,这孩子也什么都不说,她也没办法。

平常看着这孩子都还挺不错的,各方面都比自家孩子优秀,可是这又是一怎么回事。

罗母也办法,只好什么也不问。

至于顾嘉言,在凉苏上楼了以后,在外面站了好一会,好像因为他的原因,这一对好姐妹花关系彻底破裂了。

一个还想着为另一个凑一对,另外一个,也不领情,做自己的事情,不闻不问的。

雪花分分散散的自天空飘落,湘悦伸出一只手,接了一些,到手心里以后又都融化了。

沁凉的水,就如同她先前般的感受,冷风刺骨,寒冷如心,被冰封在了一个黑暗的洞里。

现在因为程澜的一番话,炽热的心开始搏动起来,融化了外围的那层冰,有力的跳动了起来。

南宫泽将程澜喊过来以后,自己也先离开了,说是公司里有事情,那个时候,湘悦两眼呆滞无光,望着窗外,南宫泽当做她已经听到了,就留了她一个人在这里。

南宫泽接着电话就离开了,到那个地方的时候,段薇薇正在等他,一脸的不耐烦。

“你不是说这消息发出来的时候会有很大的反响吗?除了公司外面那些记者,加上报纸上那些,根本就没有任何其他的措施。”

段薇薇一股气把那些报道摔在桌上顺着力道滑倒南宫泽面前,面对段薇薇的轻蔑语气,他也没什么表现。

相反拿起来大致看了一眼,笑意浓浓的看着段薇薇,安好的把那些报道整齐叠好压在自己手肘下面。

“你以为这几张报纸就能把蓝氏怎么样,我压根就没想过要搞垮蓝氏,这些事情也在我的预料之中。”

“你什么意思?当初不是说好了,只要这件事情爆出来,我就可以和蓝琉逸在一起吗?我就会成为蓝家公认的儿媳吗?”

段薇薇她也不傻,当初因为听信了南宫泽的话,就是因为这话对于她来说有很大的吸引力,当初南宫泽也将所有的结果都分析得很清楚。

一天了,一整个公司里面,都没有什么动静,就连蓝琉逸,虽然很劳累,但是也没做出什么行动来,就连宋孑然蓝菲琳也都没有什么表现。

段薇薇在旁边看着就干着急,这才打了个电话给南宫泽,让他出来解释这是什么情况。

打一开始,她就没打算让蓝氏有什么事,她的目标只是蓝琉逸身边的那个位置,她要蓝家总裁夫人的位置,并且没有人能够抢得过她。

“好戏还没正式开始,你慌什么?再说了,这位置迟早不都是你的吗?耐心等等,再看看好戏吧!”

一如既往的,南宫泽表现得很淡然,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哪里有那么容易,再说了,这也只是他目标中的一部分预期想象。

“当初你可不是这么和我说的,你说这件事情暴露出来以后,蓝氏为了避免这个风头,一定会选一个人结婚的,那个人一定会是我的。现在呢?动静在哪里呢?”

段薇薇情绪有些激动,什么好戏不好戏的,她当初要的就是这种可以快速嫁给蓝琉逸的成效,结果呢?

怎么让她不生气来着。

“放心,你所想的,一定会成功的。”

南宫泽他有把握,否则一切的功夫,就此会白费,所以他不允许有任何的差错。

任何一点点的差错,都将是他迈向那一步的阻碍,一定要踏在脚下,狠狠地踏在脚下。

湘悦裹紧身上的大衣,带着一张口罩,走在大街上,路上的行人都快速的朝前奔走着,湘悦一个人慢悠悠的晃荡着。

路上根本就没有人会注意到湘悦这么个人的存在。

程澜走了以后,她一直觉得自己胃里不舒服,坐完车以后更是想作呕一番,一下了车,冷风铺面,她还是忍住了,大概是最近,她太累了,所以身子有些承受不了。

走过熟悉的街道,终于回到了蓝家的院子外面,带着口罩,外面围着躲躲藏藏了一群人,湘悦远远看过去,没敢走过去。

从旁边饶了一圈,在那个可以翻进去的墙边站了很久,冻红的手指在雪里伸展来,在旁边找了几块石头垫着翻了进去,从墙上一跃而下。

这么久了,她的身手还是不减当初。

记忆断片,她的身手什么时候不减当初了,什么时候她也翻过这块墙面了,湘悦回过头看了一眼,雪依旧在下,可是有什么熟悉感从眼前一晃而过。

湘悦摇摇头,可能是她想多了什么,穿到前面去敲门。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