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最窈窕下载
  3. 最窈窕
  4. 第150章 哦哈哈!

第150章 哦哈哈!

作者: |返回:最窈窕TXT下载,最窈窕epub下载

萧谣一愣,忙看了过去,却见一个少年正怯生生抬起了脚。见萧谣转身,像是只受惊的小鸟,忘了当放还是继续抻着。

萧谣神色略缓,绷着脸,忍着笑,说道:“放下脚吧。”

“诶,好!”

声音清亮,面色苍白,一张脸上就显出个黑漆漆的大眼睛。整个人就是一副弱不禁风,不能生受的样子。

萧谣打量了一番后,得出了结论,就是一个孩子,还是雌雄莫辨的年纪。

“小姐姐,是你啊!”

咳咳,

萧谣百无聊赖嚼着糖莲子,被他这一声唤,立刻就呛起来。

呦吼,小小少年倒是一个自来熟呐!

萧谣嘿嘿两声假笑后就指着少年一通训斥:“喊谁姐呢?你这是喊谁姐姐?你这么大的个子,挺大个人,喊我姐姐?真有趣!”

“啊?哦!”

少年对着手指,不敢说话。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就这么呈现给了萧谣。

倒是个芭蕉叶子,老实孩子啊!

萧谣最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见他如此,也就不忍心再说他。索性将手一挥,大大方方说道:“姐姐就姐姐吧,芭蕉,我看你这么老实,怎么也学人家逃课啊!”

萧谣浑然不觉自己逃课有什么。毕竟她是被骗入太学的。跟这些打破头的莘莘学子们自然是不一样。她想来就来,想走便走。

若是有人说个不行,那萧谣就正好趁机逃出生天。

“我,我!”

老实孩子芭蕉很喜欢对手指,他戳着一对小食指,还拿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萧谣:“我,我是在等你。”

萧谣一愣,这是从何说起?

“等我作甚?你从前认识我?”

少年脸色一垮,耷拉着肩膀,原来她不记得了!

不过,还是强自打起精神,同萧谣说道:“你们不是在找红棺材头蟋蟀吗?”

萧谣点头:“对!”

少年献宝似地将手里的象牙罐子递给萧谣:“喏,给你!这就是!”

“原来你也有啊?”

萧谣大喜接过,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也不知用这红棺材头蟋蟀能换来平阳公主多少的金子银子?

不过,平阳是自己人,她不会坑平阳;

相信平阳亦能感同自己的心,定会给萧谣一个超过公道价的高价吧。

萧谣拿了牛筋草逗了逗黑黢黢的蟋蟀,一想起银子,忙笑着道:“不逗你了,你就是行走的银子,嘿嘿。”

她捧着象牙罐子看了又看,越看越觉得好看。萧谣觉得它身上的黑都晕染得格外的墨。

“咦?”

眼前怎么黑了?

萧谣一把打下松子的爪子“淘气!”

又随意比了个手势让松子别闹,这个傻松子,这一罐子拿回家,够买几年松子让这傻松鼠剥得手抽筋的!

想起这罐子的来历,萧谣看向少年的目光就带着慈祥和温暖。

少年回以一笑。

萧谣笑着致谢,要走。

走前顺便瞥了一眼,许是这回角度对了,许是因为银子的魔力?

无论如何,萧谣再一次看向少年时,对着少年的羞涩又清亮的眼神,大喊道:“是你?”

少年眼中掠过一丝惊喜:“姐姐,你认出我来了?”

萧谣也笑:“你怎么也在这儿?”

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在赌馆的少年。

萧谣忙将手里的红棺材头递给少年。

“这个你拿回去吧。”

当日这少年对这红棺材头很是钟爱,萧谣爱银子不假,却不会夺人所爱。

“给你了,你就拿着。”

少年不接,还是要给萧谣。

“听话!”

萧谣想起当日还有那位在场,就对少年耳语道:“那日看你有些难处?”

萧谣这还是委婉地款款说,怕少年面皮薄。这个少年一看就是第一次去赌馆,那定是遇到难处了!

萧谣将红棺材头还给少年,想了想,给他支招道:“这蟋蟀一会儿你卖给个平阳公主,能得好些个银子。”

萧谣这也是为小少年好。

太学里多的是逢高踩低之人,这少年虽看着不错,奈何囊中羞涩,这若是搭上了平阳公主这条线,往后念书也能轻省些。

至于,坊间那些传闻,平安多半是真的,但是平阳公主不会。

萧谣跟她“同床共枕”多日,对于这个枕边人还是了解的。

想这太学里非富即贵,少年羸弱,萧谣这芭蕉孩子太老实再受人罪、吃了亏。又重重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若有人欺负你,就说你姐姐是萧谣。”

少年的眼睛都亮了:“可以么?”

萧谣有些羞涩地四处看了一遍,见四下无人,这才理直气壮地说道:“可以,我的靠山是平阳,你也可以借着靠。”

少年却执拗地摇头:“不,姐姐就是我的靠山。”

算了,随你怎么说吧!

萧谣看着奔过来的一脸灰,又急急忙忙嘱咐几句:“那两个公主在找个叫宏润的少年,你快些去甲智班。别让那宏润抢先了。”

说完,就拉着一脸灰笑着走了。

“姐姐,你还来上课么?”

少年一脸期待,让萧谣不忍拒绝,她下意识地就要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忙又摇头:“有空我会过来的。”

不等少年说话,一脸灰就拉着萧谣走了。

“姐姐,我会等你的。”

少年看着萧谣的背影,喃喃低语,暗下决心。他没有因为萧谣记不住他的名字而伤心。

反正姐姐会再来,如果记不住,那就多说几回。

少年如是想着,慢慢地就来到了甲智班。

才走到门口,就听平安公主正指桑骂槐地说着萧谣的坏话:“不是我说你,平阳你如今的口味是越来越奇怪。有个刘郎那么好的驸马你不珍惜,偏偏要学那些个骚-浪-贱-货小蹄子们磨什么镜子!”

此时,贵女们已经走了大半。有些没走,预备站队让公主记住自己的贵女,一听此言,忙忙就往外走。

出来正好看到立在门口的少年。

少女们想起平安公主的话,一个个不由羞臊非常,掩着绯红桃花面低头而去。

少年一概不理会,也不看那些人。只慢慢攥紧了手,苍白的脸上更笼了一层寒霜,惹得一个抬头看他的贵女见状,忙心虚地收回了视线,匆匆离去。

屋内的平安并未因为少女们离去而止住,话也说得越来越难听:“要说那姑娘长得倒是不错,但是平阳啊,你看你那肚腩,你那敦实的身子,小心压死那个小姑娘。哦哈哈哈哈....”

“嘭!”

屋内一声巨响之后,就是沉默。

半晌,却听平安得意洋洋的笑声又起:“哦呵呵,你这是恼羞成怒要打我?”

像是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平安公主笑得意味深长:“又不是我说的。是父王逗弄斑大蟋时跟人家讲的。有本事,你将父王的桌子砸了呀?

对了,父王还说,就没你这么蠢的公主。这若是喜欢了,你就弄进公主府让她做个丫鬟侍奉你。这还跑人家去了!啧啧,要不,什么时候,我也去尝尝那小姑娘是什么滋味?....”

“你们要找宏润?”

平安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好似被掐住了喉。

她指着门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