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世子溺宠仵作妻下载
  3. 世子溺宠仵作妻
  4. 第一百七十四章 刺激清王

第一百七十四章 刺激清王

作者: |返回:世子溺宠仵作妻TXT下载,世子溺宠仵作妻epub下载

严正提着的心这次终于放了下来,抬眼隐晦的看了看云凌璟,见她脸上仍然没有任何神情上的变化,暗自叹了口气,自己的这份心性还真比不得人家一个才十六岁的小姑娘,怪不得人家一来就得了圣上的青睐,虽然身为女子,可小小的年纪,官职已经在自己之上了,还是镇国公府的当家主母。

听到龙傲勇承认了昨天跟言芍萱在雅间中的是自己,柳彰瞪着一双猩红的眸子恶狠狠的看着他。

虽然在这件事上柳彰已经想开了,可心理那关还是过不去的。不是说他对言芍萱有多深厚的感情,而是他大男人的心态,哪个男子知道了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跟别人有了首尾能不当回事?更何况那个人现在就在自己的跟前,他不上火就怪了。

“清王这是承认了跟死者生前有过肌肤之亲,而且还在被死者的未婚夫发现之后丢下死者一人应对对方,自己却逃走了?”小五子言辞很是犀利的指出了龙傲勇在这件事情当中的行径,一点儿脸面都没有为他顾及。

“你!放肆”龙傲勇自从降生就是皇子的身份,他的母妃又抚养了当时的太子,现在的圣上,在他身边的人哪个不是敬着尊着?可今天却在大理寺里连番的被奚落,被质问,就是再能隐忍,也扛不住这一次次的冲击。

“啧啧,这话真是耳熟的很。好像之前合茹长公主跟被变为庶民的龙傲治也经常说,难道除了咱们圣上,但凡遇到不顺自己心意的事,听到逆耳的话,其余的皇室子嗣都只有这两个字可说了吗?”小五子不雅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

“你拿本王跟龙傲治还有龙合茹相比较?”龙傲勇胸中的火气烧的更旺盛了,抬手指向小五子,要不是想到现在是在大理寺中,他早一个箭步过去给小五子一拳了。

小五子点出来的这两个人在皇室宗亲中可以说是名声最臭的两个人了,一个想要取代龙傲天登上皇位设计着把赈灾款项给劫了去,一个则是为了救自己的儿子要拿别人儿子的心脏,还把人家原配的妻子给弄死了。

现在小五子拿这两个人来跟他做比较,龙傲勇怎么能不上火,怎么能不生气?

“既然清王也是当事人,那就请清王把昨日在雅间中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叙述一边,也好让在场的人知道当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尽快的把这件案子给了结了。”小五子一点儿都没把龙傲勇的怒火放在眼中,这样的情况他又不是没有遇到过,当时的龙合茹可是比他更加的抓狂呢。

龙傲勇哪有那个脸面再去重复一边昨天雅间中发生的事情,只能一言不发的瞪圆了眼镜看着小五子。

“看来清王是不想要配合大理寺办案了,大人,此时关系到皇室中人,咱们是不是需要把皇室宗亲一一请来,让宗亲长辈们来主持此次的审讯,有了亲人在,清王开口的时候也比较有底气不是?”

“呼,呼,呼!”龙傲勇气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指着小五子的手也抖楞的不成个。

“皇室的宗亲们现在都忙着要迎接新年,估摸着没这个空闲时间来大理寺走着一趟。既然清王已经认下了当时也在雅间中,那就请清王简单的把昨天在雅间中发生了什么事梳理一遍吧。”严正也怕把龙傲勇气出个好歹来,毕竟他还不是大理寺的犯人,只是请了他来协助调查而已。

有了台阶下,龙傲勇胸中的怒火倒是下去了一些,可依旧对小五子跟严正没什么好脸色。

龙傲勇很是不愿意再提起昨天的事情,不然也不会在事后去威胁一番祥云阁掌柜的了。

但严正催了一遍又一遍,其他的人也都神色不明的看着他,他倒是不好一再的推脱下去,反正也只是一段风流往事,人不是他杀的,等这件案子了结了之后他联合一下皇室宗亲给大理寺这边施加一下压力,不让他们把这件案子的细节漏出去,自己在外面还一名洁身自好的清王殿下。

想通了这些,龙傲勇用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话语把昨天言芍萱死前的事情讲了一边,小五子在一旁数了数,只有了了的十句话而已,详细情节全都让他一笔带过,倒是回到王府后的事情他多说了几句。

也就是说,在祥云阁中发生的事情在这十句话中占的分量也只有一半,说完了之后龙傲勇就闭上了嘴巴,不再开口。

大堂中的众人动作一致的抽了抽唇角,就照龙傲勇交代出来的这些,说跟没有有什么区别?不过人家倒是承认了跟言芍萱之间有过好几次接触,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人家也是豁出去脸面了。

“清王殿下为了能让下官投身到清王府门下,倒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这种勾引别人未婚妻的行径也是轻车熟路的,看样子这法子在不少人的身上用过吧。”柳彰很是不满龙傲勇避重就轻的这种做法,而且他也很后悔之前的动摇,若不是出了昨天的事情,他肯定会因为感激跟言芍萱的“枕头风”而偏向龙傲勇,甚至可能把跟他一同补考后进了吏部的彭柴也拉到清王府的队伍中去。

龙傲勇这才注意到大堂上除了大理寺的人外,柳彰也站在一旁的角落里。想到刚才自己承认了跟言芍萱之间的私情,他的脸色一僵,愤恨的瞪了眼小五子跟严正,责怪他们在他一进大理寺大堂的时候为什么不提醒他一句。

严正目不斜视的回视了一眼龙傲勇,神色不变。倒是下首坐着的小五子嘲讽的冲着他一笑,既然事情已经做出来了,就不要怕被别人记恨。

“哦?清王之前跟柳大人接触过吗?”小五子这明显的是明知故问了,柳彰之前交代过的证词现在还被压在冷天明的那张书桌上呢。

“清王殿下为了跟下官接触,可不止做了一次的动作。先是偶遇的黄公子,再是救下了下官来光阳城的未婚妻,接下来,为了让下官的未婚妻说服下官,自己的身体都能舍得出去。”越往后说,柳彰的语气越发的讽刺。

龙傲勇心中一紧,与言芍萱之间发生关系可以说成一桩风流往事,可是要把事情牵扯到柳彰的身上,性质可就不同了,当朝清王与朝中的官员结党营私,先不说龙傲天心中会对他产生什么样的想法,就是御史谏的那些官员们就不会轻易的放过他。

他一个还算是有些实权的王爷,上头只有当今圣上能指使的动他,若是还在私底下结交朝中的官员,不得不让人往他要篡位的想法上去靠。

最最重要的一点是,之前已经出现过龙傲治的事情,他作为皇室的子孙,先皇除了龙傲天之外唯二的两个儿子,有这种想法,说出去大部分的人都会相信的。

说实在的,龙傲勇不管是卖官给下面的人还是想要拉拢朝中的一些官员,从没想过自己要坐上那个位置,只是想多得一些好处而已,还有把清王府时代传承下去。

从小龙傲勇就有自知之明,不管是在能力上还是为人处世上,他都赶不上龙傲天,即便小的时候他的脑中有这种想法,可是随着龙傲天慢慢的展现出来的能力,甚至一天天的坐稳了那个位置,这种想法就慢慢的淡了下来,他只想自己跟宫中的富康太贵妃能过的奢华一些而已。

“柳大人,本王跟言小姐之间的事情是有些荒唐,可是你也不能随意的把一些莫须有的名头都安放在本王的头上。之前本王与你相遇确实是偶然,若是本王真的想拉拢柳大人,就不会告诉你本王姓黄,也不会在与你偶遇之后再没有任何的交际。”

说这话的时候,龙傲勇的眼角一直都在注意着濮阳泽脸上的神色,他可是知道濮阳泽跟龙傲天自小就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若是濮阳泽对柳彰方才的那些话产生了想法,那龙傲天在他的影响下,肯定也会对他有看法,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可是不管龙傲勇怎么观察,濮阳泽的神色自始至终都没发生过变化,他心里拿不准自己方才的那一番话濮阳泽是听进心中了还是认定了之前柳彰说的那些话中深藏的意思。

“清王这话说的,若是您以一名局外人的身份看待这件事,会是个怎么的想法?”小五子好像很喜欢看龙傲勇紧张的样子,怎么说能刺激到他就怎么说。

“本王之前与五大人没有什么仇恨吧,为何五大人也这么不负责任的胡乱给本王安置罪名?难道说大理寺平常审案的时候就是这么胡来的吗?严大人还在大堂上端坐着呢,这五大人就越俎代庖的开始审讯,难道严大人就不管上一管吗?”龙傲勇咬着牙望向严正,小小的挑拨了一下。

“大理寺问案从来不拘泥用什么样的形式,只要把案子审问清楚了就可,清王之前没有到过大理寺,当然不清楚大理寺的审问过程,若是多来几次就会习惯的。”严正满是不在意的解释了一下,甚至还在言辞中给龙傲勇挖了个小坑。

严正说的轻巧,龙傲勇听的却窝火,他没想到自己都说道这一步了严正还这么偏帮着小五子,难道是因为看在小五子是龙傲天钦点来大理寺的份上?还是说有濮阳泽在场,他把自己心中所有的不满全都压下去了?

不过不管是出自哪种原因,现在严正正在打他的脸这件事不会有假,今天这一趟大理寺一行,他的脸面算是全都折在里面了。

“清王殿下还没有回答之前下官的问题呢,若是清王殿下遇到了这种情况,会怎么想?”小五子有了严正的撑腰,脸上的神色更加的得瑟,气的龙傲勇恨不能扑上去狠狠的咬下他一块肉来才能解恨。

“本王说过。”

“清王殿下,下官也说过,是让您站在局外人的身份上来看待这件事情,而不是以您现在的身份来解释这件事情。”小五子在龙傲勇只说了几个自的时候就打断了他的话头,毫不客气。

“本王,本王。”龙傲勇气的有些词穷,一张脸也涨的通红。

被大理寺的几个护卫堵着嘴压在一旁的齐山拼命的想要挣扎开他们的牵制,上去好好的教训一番小五子。可就在他要挣扎开的那一瞬间,默默站在濮阳泽身后的龙鳞突然出现在他眼前,手掌在他背后一拍,齐山整个人一下子瘫软了下去,这下不用别人压制也动弹不得了。

“都到了现在这样的情况,清王何必说的躲躲闪闪的,做了就是做了,大丈敢作敢当,清王不是连自己是大丈夫都不敢承认了吧?”小五子丝毫不怕事儿大的继续说道,反正清王现在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放衙之后他都跟何其正在一起,即便是清王私下派人来想要教训他,他也不怕。

“清王殿下何不实话实说?自从芍萱被清王殿下救下之后,多次在下官跟前提起清王殿下的恩情,言语中也透露出要下官投靠清王殿下的意思。本来下官已经心有所动,若不是发生了昨天的事情,再过几天,下官可能就带着礼物去往清王府了。”

“言小姐已经身亡,柳大人在这里说什么都可以,别是为了想要减轻自己身上的罪名编造出来的这些话吧,言小姐确实是死在柳大人的手上,这是不争的事实,大理寺也已经查探的很清楚了,当时可不止有一名证人看到是柳大人的一推,才导致了言小姐的身亡,即便是你想要攀咬住本王,也不能把你身上的那条人命给撇掉。”说到言芍萱的身上,龙傲勇是有底气的,反正现在言芍萱也已经身亡了,柳彰说什么都没有证据。

“你,你妄为燕秦国的清王,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不敢承认。”柳彰也拿龙傲勇没了办法,就想他说的,言芍萱已经身亡,不可能再跟他对峙,柳彰的话可不就是他自己的一面之词吗?

事情僵持在了这里,柳彰没证据,龙傲勇不撒口,虽然严正已经倾向相信柳彰的话,可这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好断定谁的话可以作为最后的证词。

------题外话------

昨天蠢梅子一整天都晃荡在车上,没法专心扣字,不过后面都会补上的。

今天还得在车上晃荡一天,可能很晚才会上传,也可能明天刷新一下,亲们见谅,回到青岛后就不会在出现这种情况了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