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名门贵妾下载
  3. 名门贵妾
  4. 381 紧跟不舍

381 紧跟不舍

作者: |返回:名门贵妾TXT下载,名门贵妾epub下载

洛水心紧皱着眉,没有说话。

就连师父都不知道,难道真的没有任何办法?

老岩看着她的模样,想了想,道:“你要是想给殷无离治伤,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我从没听说过,灵陨的伤还能治好的。”

他长长叹了一口气。

“殷无离身上的伤不重,我之前仔细看过,虽然一直没有痊愈,却并无大碍,你不用担心。”

“我自然直达无碍,只不过……”

洛水心慢慢停了下来,殷无离身上的伤,是她刺下的,若是一日没有治好,她只要看到,心里难安。

“只不过什么?”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

洛水心回头看去,见殷无离已经走进来,在身边坐下。“你们在做什么?”

“没事。”

洛水心转头朝老岩看去,道:“这件事,我以后会再查,多谢师父。”

殷无离一脸不解,看着眼前两人。

“先吃东西吧。”洛水心改口道:“你特意选在今天到馔玉楼来,怎么能不喝酒?”

说着,将拿起桌上的酒壶,为两人斟酒。

“师父,这段时间北殷动荡不安,恐怕要再过一些时日,才能安定下来,现在最好还是不要冒险,我爹还要多请你照顾。”

“放心吧。”

老岩心满意足地接过酒杯,满脸笑容。“我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乖徒儿的份上,不会和他计较的。”

说着,立即伸长了手,左右开弓吃起来。

一直等到傍晚时分,老岩才终于准备离开,把空了小竹篓挂在腰上,美滋滋的站起身。

“时间不早,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刚走出门,突然想起自己前几天查到的事儿,转过头来,道:“对了,上次你不是问我,上次那些刺客身上的印记吗?”

“找到了?”

洛水心眼睛一亮。

洛大富被人暗杀,还有人知道他没有死,上次失败之后,不知道还会不会动手。

“嗯,上次你看到的那个图案,是不是这个?”说着,老岩在衣服里掏了掏,拿出一块撕碎的布料。

展开,上面正是洛水心在那个刺客身上看到的刺青。

“就是它!师父,你是在哪儿发现的?”

老岩神色凝重。“这是我上次入宫,在皇宫的角落中发现的,好像是从衣服上撕下的一角。至于是谁丢下来的,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如果出现在皇宫中,很有可能……”

“派出刺客,想要刺杀我爹的人,就在皇宫之中。”洛水心目光一寒,接着他的话,继续道。

“没错。”

“师父,这块布,能给我吗?”

“本来就是准备拿来给你的。”

老岩拍了拍手,转身准备离开,突然想起自己发现那块布的地方,忍不住转过头来,道:“丫头,现在你爹有我保护,皇帝也已经驾崩,太后现在疯疯癫癫,我想,你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吧?你就算发现了些什么,也不要冲动,先调查清楚,或许……或许会有什么缘由。”

洛水心闻言,有些不解。

可是正要询问,老岩却已经转身走去。

他这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老岩走出馔玉楼,长长叹了一口气,希望一切都是他想多。

无论如何,以殷永塵的性格,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他一向对洛水心有意,为人善良,更不可能会对洛大富动手了。

可是,那块被撕碎的布,确确实实,是从殷永塵的侍卫身上掉下来的。

现在殷永塵身为太子,登基称帝是早晚的事,若没有其他大事,已经不会更改。如果要和他作对,以前的北殷王还对付,殷永塵可不像他。

“还不知道这北殷,以后会如何动荡呢。”

“太皇叔在担心什么?”

刚说完,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

老岩抬头看去,见殷无离站在围墙上,轻飘飘地落下。

“你怎么出来了?”

“我来送送您。”

殷无离笑吟吟地说着,老岩一眼就看穿他的心思,道:“说吧,找我究竟什么事儿?”

“其实并非什么大事。”虽然这么说着,殷无离神色却十分严肃,没有再隐瞒,直接开门见山道:“方才在雅间,心儿和太皇叔说什么呢?”

闻言,老岩立即笑了起来。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你就是为了这个。”

殷无离微微颔首。“心儿这几日似乎一直在查什么,却不肯告诉我,我有些担心。”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老岩道:“她是在找,能治疗灵陨刀伤的方子。”

灵陨的伤?

殷无离愣了一下,突然想起自己胸口的伤。

这段时间,心儿一直不肯重新回到王府,而且在偷偷调查什么,给他的伤药也变了又变,难道就是因为这个?

她想要等治好自己身上那道伤口,再回来?

没想到她心里,一直是在计划这件事。

殷无离心里顿时涌出一阵暖流,嘴角的弧度,就算用尽所有抑制力,也没能压下去。

原来心儿一直,都关心他。

老岩笑着叮嘱道:“你可不要告诉洛丫头,这件事是我告诉你的。你要抓紧时间,赶快把人哄回去,要是把洛丫头弄丢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知道,谢谢太皇叔。”殷无离眼底闪着微亮的光,声音十分坚定。

老岩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时间不早,馔玉楼中的客人都离开了不少,变得冷清了些。

洛水心走出雅间,不见殷无离的踪影,还以为人已经回去了,正准备去休息。

才刚刚走进房间,推开门,却见卧房中竟然多了一个早就应该回去的人。

殷无离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拿着折扇,施施然地扇了扇。

“心儿回来得好慢啊。”

洛水心感觉眉心微微跳了一下,皱眉看着他。

“你在这里做什么?”

殷无离站起身来,理所当然道:“等你回来啊。”

这人究竟又在搞什么鬼?

“时间不早,你还不回去休息?留在这里做什么?”

“心儿,为夫已经想过了。”他一本正经地抬脚走过来,眼中却带着几分笑意。“心儿一直不肯回王府,那我就搬过来,妇唱夫随,也不错。”

洛水心猛地皱起眉,果然,刚才的预感是真的。

“你可别忘了,你可是晋王世子!”她咬牙道。

不是说北殷迂腐守旧,规矩繁琐,尤其男尊女卑,大男子主义吗?

这个堂堂晋王世子,是怎么回事?

殷无离摊开手。“那又如何?连自己的世子妃都带不回去?还算什么世子?”

说着,站在身后,抬手放在洛水心肩膀上。

“时间不早,心儿,我们宽衣睡吧。”

洛水心慢慢握紧了拳。

在洛水心离开的一年中,整个玲珑珍背后的情报网,都是秦武在打理。

虽然现在人已经回来了,洛水心也曾说过,可以把一些繁琐的事物交给别人,但他还是喜欢亲力亲为。

将每日传来的消息整理轻重缓急,划分不同区域,规整收好,把洛水心之前交代的事儿处理好。

他刚刚把资料收好,准备放进书房,等明天一早,洛水心随时翻阅。

才刚刚走进来,突然听到一阵巨响。

轰隆——

声音是从洛水心房间传来的,他立即跑过去,却刚好看到殷无离被人一脚从房间中踢出来。

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在地上。

洛水心的房门嘭一声关上,传来冷冷的声音。

“之前的事,我可没说原谅你!”

“心儿……”殷无离脸上露出苦笑,道:“至少让我进去吧。”

“休想!”

洛水心的声音斩钉截铁。

“如此,我睡在什么地方?”

“院子里随便找个地方,以天为被,以地为床。”

殷无离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脸上丝毫没有生气,站在原地,左右看了看。

秦武站在院子门口处,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情形。

记忆中,世子一直杀伐果敢,十分冷漠,放眼天下,也没有谁敢这么对他说话,就算有,现在坟墓上的草,都有一丈高了。

看着他的动作,面色僵硬。

世子该不会真的打算在院子里睡觉吧?

要是传出去,明天馔玉楼和玲珑珍可能就会被全北殷百姓讨伐。

“世子殿下。”他抬脚走过去,道:“属下为殿下准备了客房,若要留宿的话,我可以带你过去。”

殷无离看了一眼洛水心的卧房,才转过头来。

“好,你带路吧。”

秦武微微点头,带着他朝前面走去。

其实他并没有准备,只不过馔玉楼中本来就有不少空房,平时一直在打扫,临时住进来也可以。

“玲珑珍的情报网一直是你在打理?”殷无离看到他手中的信纸,突然开口。

“是的。”

秦武并未回头,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殷无离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多了几分深意。“记得当初心儿将你从大理寺中救出,那时候的秦将军和现在,简直判若两人。”

“殿下,从小姐将属下从大理寺救出的那天起,以前的秦将军就已经死了,现在只是秦武。”

“你见知道,是因为心儿,你才能重新新生,就应该清楚,自己该做什么。”

殷无离的声音渐渐变得锋利,秦武停下脚步,转头看来,表情格外严肃,坚定。

“从那天开始,一直到现在,将来,我的命,都是小姐的。不会让任何一个人伤害小姐,也早就已经做好随时为她献出生命的准备。”

他薄唇紧抿,直视殷无离的视线,却丝毫不退缩。

“一年前,小姐在凉城受伤,险些丧命,一起都是因为世子。当初我没有为小姐报仇,是因为小姐交代过,要管理好玲珑珍。但并不意味着,以前的事,就这样一笔勾销了。”

秦武眼中闪着冰冷的光。

当初他带人去凉城救人时,看到躺在地上的洛水心,几乎就要疯了。

若不是因为洛水心叮嘱,一定要管理好玲珑珍,他可能已经和洛九一起,刺杀殷无离。

更何况,在过去的一年中,他虽然表面劝说洛九的行为,却从未真正阻拦过。

他同样,恨透了殷无离。

或许洛九被洛水心说服之后,已经不对他不再心存恨意。

但是对秦武来说,洛水心躺在血泊中的画面,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永远也不可能遗忘。

他也永远不会原谅殷无离,就算现在看似关心地带着他去客房休息,心里却恨不得杀了他,为洛水心报仇!

秦武却迟迟没有动手,因为他更知道,伤了殷无离,更难过的人只是是洛水心。

他咬紧牙,不甘心地看着眼前的人。

半晌,才终于收回视线。

“到了。”说着,抬手推开房间的门,道:“这几日,世子就在这里休息吧。”

说完,没有等殷无离回答,直接转身离去。

殷无离抬脚朝房间中走去,里面看上去格外简陋,不知是不是这馔玉楼中,最简陋的一个房间里。

他却并在意,站在卧房中央,缓缓道:“看来心儿身边,还真是卧虎藏龙啊。”

第二天一早。

洛水心才刚走出房间,就看到殷无离站在外面。

本以为这人昨天已经回去了,这么还留在这里?

而且就一副把这里当成自己家的样子,悠然地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你怎么又来了?”

殷无离转头朝她看来。“不是心儿让我留下的吗?秦武帮我准备了一个房间。”

洛水心闻言,立即皱起眉来,转头朝秦武的方向看去。

刚刚从书房中走出来的秦武见状,立即移开了视线,道:“属下只是担心,被人看到世子住在院子里,有些不妥。”

“算了,你先下去吧。”

洛水心摆了摆手,等人走了之后,才抬脚朝外面走去。

才刚动一步,身后的人立即跟了上来。

洛水心在馔玉楼中查账,他跟在身后。

洛水心准备调度玲珑珍的首饰,他递上算盘。

洛水心吃点心,他递上茶水。

……

傍晚,洛水心清点完刚刚传来的情报,忍无可忍地转头朝身后的人看去。

“你到底要跟到什么时候!”

殷无离将情报收好,笑着道:“我可是在帮心儿。”

洛水心气得咬牙。

今天出去的时候,不少人一看到他,都吓得不敢靠近,就连谈生意时,对方也战战兢兢,虽然一口气让出了不少利润,但总感觉怪怪的。

更重要的是,因为殷无离在身边,那些关于灵陨的情报,她也不能查阅。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治疗的方子?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