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田园商女:妖孽世子农家妻下载
  3. 田园商女:妖孽世子农家妻
  4. 第188章 皂吏

第188章 皂吏

作者: |返回:田园商女:妖孽世子农家妻TXT下载,田园商女:妖孽世子农家妻epub下载

街上行人都被叫声吸引,没有急事的就驻足观看。住在巷子口附近的几户人家也纷纷有人探头出来,循声而找。

“救命啊——救命啊——”

顾心的护院按住了那人,尖叫声越发刺耳起来。

顾老头拄着拐杖要上前去拦,急道:“你们慢点,哎,慢点儿,别伤着她!”

顾心上前轻轻扶住老爷子,安慰道:“您放心,咱们院子里的人做事都有分寸,绝对不会伤着她。”

转眼间,护院已经把人提到了顾心跟前。

“我可是你亲姐姐,你竟然这样对我!顾心你真是一个六亲不认,只知道攀高枝儿的贱丫头,连从小长到大的姐姐你都不认了,你把我们这些穷亲戚都当瘟神,见到面不是赶就是打,你会遭报应的!遭报应的!”

顾心还没开口,劈头就挨了对方一顿骂。

所说的内容更是吸引了路人注意,围观的人忍不住凑近了些。

顾心一身金色滚边繁复刺绣的斗篷,从肩头一直垂到脚下,头上简约却一看就价值不菲的首饰,神采奕奕,容光焕发,身边又是仆人围绕,虽然站在民巷口,却俨然是高门大户里走出来的小姐。

而被捉住的人,却是粗布衣衫,灰头土脸,脸上也是面黄肌瘦,神情凄惨……彼此高下对比,真的是天差地别。

穷亲戚被攀高枝儿的人欺负了?

八卦围观群众们等着看下文。

顾心拢着斗篷,轻轻巧巧地冲对方笑道:“你什么时候来京城了?是不是盘缠短缺,或是没有落脚处?想找我拿银子就直说,何必偷偷摸摸来吓唬爷爷他老人家。你在大街上泼我脏水,当我会怕吗,你就是跑到皇宫门口去乱嚷嚷,官府大堂上击鼓去污蔑我,我也不当回事。在世为人,行得端走得正,身正不怕影子斜,不是谁嚷得欢实、骂得难听谁就有理的。来人啊,把她请回咱们家吧,有什么事当着爷爷的面说,别让外头人看笑话,丢了咱们家的脸面。”

顾心招手,让护院们把人往家里带。

这人一路挣扎不过,从街面上被“请”到了院子里,口里只是骂个不停,把整条巷子的居民都惊动了。

这巷子里住的多半是京城小官或来京的生意人,本地居民倒是很少,闲散人员也不多,大家就算听到动静也不会蜂拥出来看热闹,不过是派个婆子仆人的在门口张望一下动静罢了。

见是顾心宅子里的事,邻居们谁不知道她是安陆侯府将要过门的媳妇呀,因此也就看看,没人上前来多管闲事。

至于街面上临时围观的群众,顾心根本也没放在心上。冠冕堂皇撂了几句话,就让人扶着顾老头往回走,不理会了。

看热闹的人自然散去,没有谁会追到家门口来看,除非是脑子有毛病。

顾心就对进到院子里还骂个不停的不速之客笑道:“周太太,您若是想抹黑我的名声,恐怕要失算了。我来京之后别的成就不敢说有多大,名声这一点上,你暂时还扳不倒我。”

有灵感寺的智观大师做靠山,顾心颇为有恃无恐,跟当初在直水县时小心翼翼的心态不一样了。

对方别的还好,一听“周太太”三个字,不由脸色涨得通红。

“顾心你这个心狠手辣的,你以为你从此就飞黄腾达了吗,告诉你,登得越高跌得越重!你现在看我的笑话,来日你男人倒了,有的是人看你的笑话!犯官家眷都要跟着坐牢,还会被卖去做官伎呢,到时候你被千人搂万人抱……”

啪!

丫鬟薇儿狠狠一巴掌抽在对方脸上。

柳七娘眼底已经有了杀机:“主子,她可能是活得不耐烦了,您点个头,明天她就躺在城外乱葬岗上。”

柳七娘这个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毛病,真是挺可爱的职业习惯。瞧,一句话出口就把对方吓了个哆嗦。

顾心笑着制止她:“别,这是我嫡亲的堂姐姐,大伯父家的闺女,叫顾兰的。她不顾念亲情,我得顾。”

顾心其实哪里顾什么亲情,她是当着顾老头的面,不好跟对方真的翻脸,惹得老爷子旧病复发可不是玩的。

顾兰突然出现在京城,还摸清了她住的地方,让顾心也挺佩服她的。

但是她来京城干什么呢?以什么为生呢?又为什么突然现身呢?

这样破口大骂的泼妇模样,像极了她娘李氏,但不是她平素的做派呀,难道她变傻了不成?

顾老头已经有些着了气,气喘吁吁地拄着拐杖,问顾兰道:“你跟家里头不通音讯,快要把你爹娘急坏了,怎么来找你妹妹的麻烦?你二婶和你妹妹从没有对不起你,还不都是你行差踏错,你还闹什么,快快回头,都改了吧!”

老爷子虽然一直在病中,但家里人有时候说话他也听个三言两语,后来又跟六太爷特意打听过,所以对顾心所受的磨难很是清楚,也知道二孙女顾兰在外头做了些不光彩的事。具体有多么不光彩,细节他还不太清楚,但也足够生气了。

现在看顾兰还是执迷不悟,只管欺负顾心,老爷子一口气堵在胸口,闷得难受。

顾心使个眼色,柳七娘便上前在老爷子后背抚摩几下。

顾老头打了一个很响亮的嗝,总算顺过气来。

顾兰披头散发地被人按着,动弹不得,嘴巴却一刻也没停地数落顾心的过错,只是时不时怯怯地觑一眼柳七娘。

从她当初被周家赶出去,到后来流落街头颠沛流离,还有家里乌烟瘴气分崩离析,都赖在了顾心的头上。

顾心先还听着,想从她的话里找点蛛丝马迹,推测她突然现身的缘故。

但是听来听去,发现她嘴里不过就是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也听不出个新鲜花样儿来,就没耐烦听下去了。

顾心的时间可很值钱的,有这工夫,她回屋去看账本不好吗!

“你要是总这样惹爷爷生气,我只好把你关起来了。有心给点银子放你去外头,怕的是爷爷担心你安危,那就把你安排在前院让人看管着好了,等你想通了,咱们再聊。”

顾心说几句场面话,给顾老头听,就让人把顾兰带下去,“好好看着,别让她做傻事,更别让她吵着老爷子休养。”

这就是让人把顾兰捆起来,再堵上嘴!

顾老头听不出来这话,还以为顾心对姐姐真是仁至义尽呢,气恨恨又数落了顾兰几句。

护院把顾兰带走,顾心便扶着老爷子回房休息,安抚了半晌,哄他喝了药睡一觉养养神。

等顾老头睡着了,顾心走出院子里来,薇儿上前禀报说,已经把顾兰捆起来安顿好了。

“主子,接下来拿她怎么办?送回直水县去,还是……”

顾心摇头:“先关着她,不要放。查清楚了她这段时间的行踪再说。”

没头没脑顾兰突然来闹一场,顾心没想明白缘故。

顾兰不是这种性子,否则当初被周家第一次赶出门时,她就不会一直潜伏在直水县城等待机会了。

当面撒泼这样闹,对她有什么好处?没好处的事顾兰会愣头青似的做吗?

会不会是背后有人唆使?

顾心叫了一个护院过来,让他到外头去想办法查一查。

宋恒后来派来的护院们,这段时间已经陆续到齐了,他们不但身手好,追踪查案也是惯做的,放在顾心这里让她派遣,其实根本就是大材小用。

但他们忠心,宋恒吩咐什么就做什么,于是顾心差遣,这护院立刻就领命而去。

顾红被关在前院的一间小房间里,简单喂一点米汤吊着命。

下午的时候,那位做胭脂的席师傅来了,给顾心带了一点他赶制出来的香粉。

“……夫人您先看看这个。其实做得仓促了一点,原本制作起来要多费些时候,东西才精致好用,这次是用了特殊法子,赶着给您先看看货。用什么不好的地方您提出来,我回去再改。”

顾心拿了香粉盒子,没有立刻打开,而是交给了丫鬟薇儿。

“让咱们家的丫头妇人都试一试,尤其是让七娘试用一下,她在辨认这些东西上很有一套。”

薇儿会意,笑着接了东西,拿出去给柳七娘。

外人听不出来顾心的意思——这是防着东西不妥当,先让做惯了暗卫的柳七娘验看一下有没有毒。

自从出了灵感寺死里逃生的事,顾心处处在意,连去武靖侯府做客也是看着主人吃喝什么,她才跟着用一点。

“听郭夫人说,您是胭脂水粉的行家,上回见面您讲的也是头头是道,这香粉您用一用,感觉一下,我心里头也踏实些。”席师傅目送薇儿出门,跟顾心笑呵呵地商量着。

顾心点头,问起这些天研制香粉的花销。

席师傅报了大概的钱数,说详细的账本他都记着,隔段时间凑个整数,就给顾心送来过目。

两个人聊了半晌,薇儿才回来,手里却没有香粉盒子。

“主子,七娘说她要多试一会,看看敷粉上脸之后过一段时间怎么样,您稍等。”

“这样的话,那席师傅先留下这盒子粉,回头我们都试试,再跟你说好不好用。”顾心道。

“这……”席师傅略迟疑,“这回就做出这么一点,我手头没有留,再做就没有比对的了。不然,我还是先把东西带回去,再做几份统一送过来。”

“倒是也可以。”顾心望着他的脸回答,须臾想了想,又改主意道,“算了,这次就先留下,你回去再做其他的吧,我明日再给郭二夫人送一包去让她试试。”

席师傅愣了愣,思忖道:“夫人现在就用一下吧?剩下的,我给郭二夫人送去好了,正好我一会有事要路过宋府那边,免得明日您再派人。”

“郭二夫人今日不在家,出府办事去了,不劳顿师傅,您还是回去专心做香粉,其他的事情我们料理就是。”

顾心笑着拒绝了,席师傅点点头,接着聊起了别的。

过了大概一两刻钟,他发现顾心谈兴不似头回见面高,便问顾心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么,我改日再来,夫人先休息。”

“嗯,今日怠慢师傅了,哪天精神好一些咱们再聊。”

席师傅便客气地告辞。

刚走到门口,突然又想到什么,转回来说:“夫人要是精神不爽快,不如去我做香粉的地方转一转?有很多香花在里头养着,又好看又好闻,还有蒸淘胭脂的香气,说不定能让您精神一振。而且您看看我是怎么做东西的,心里也有个谱,回头扩建工房时咱们就好商量了。”

顾心想了想,扶额道:“也好,闻一闻花香去。”

这便命人备车,收拾出门的衣服。

席师傅走到院子里头去等着,看见有妇人走动做事,便上去搭话,询问他带来的香粉好不好用,很认真地跟人家讨使用感受。

那妇人是郑蝠的妻子,手里拎着一筐小白菜和红萝卜,笑道:“您看我忙着准备饭食呢,抱歉不能陪您聊。而且我们宅子里有规矩,没有珠子吩咐,我们不能跟客人随便说话。您有什么想问的,回头问我家主子便是。”

她拎着筐去了后厨,其他丫鬟妇人见席师傅有攀谈之意,也都躲着走,不去他跟前。席师傅只好作罢,静静等着顾心出来。

顾心收拾妥当,带上丫鬟小厮还有护卫,招呼席师傅出门。

“我做香粉的屋子,是在现住的院子里临时腾出来的,地方狭窄,而且那院子和外头巷子都窄,夫人带这么多人……恐怕没地方落脚。”席师傅道。

“不妨事,让多的人在巷子外头等着便是。”

顾心登车,让席师傅跟着车夫坐在前头,车后跟着仆人们,一行乌泱泱地朝廖家胡同那边去了。

前脚车刚离开宅子,估摸着时间还没到廖家胡同呢,后脚就有官府的皂吏来拍院门。

“各位,什么事?”

开门的是一个护院。

皂吏手中拿着衙门的官文,“奉大人命,前来捉拿反叛逆贼!”

说着就要往里面闯。

他们一共六个人,个个腰上都佩着钢刀,是出来办重案的架势。

护院只有一人,却磐石一般挡在了门口。

冷笑道:“什么反叛逆贼,竟抓到这里来了?!”

------题外话------

谢谢tjjxjy的月票!150的评价票!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