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江山策:妖孽成双下载
  3. 江山策:妖孽成双
  4. 第384章 黄昏恋情

第384章 黄昏恋情

作者: |返回:江山策:妖孽成双TXT下载,江山策:妖孽成双epub下载

对视上玄微毫无波澜的眼眸,楚千凝的心头不禁划过一抹异样的感觉。

该如何形容那双眼睛呢……

黯淡无光,平静中透着死寂,仿佛任何事情都提不起他半点兴趣。

但楚千凝发现,从玄微出现到现在,他的神色只有在看向娘亲时才有片刻的光彩和短暂的失神。

恍惚间,她竟觉得似是看到了前世的自己。

究竟曾经经历过什么,才会让他露出那样的眼神呢?

就在楚千凝打量玄微之时,对方也在沉默的打量她。

单从样貌上来看,面前的年轻女子无疑是很像南月烟的,说她们不是母女,任何人都不会相信。

不过,玄微猜想她们的性格定然大为不同。

南月烟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魄,那是身为上位者该有的豪气,丝毫不会因为她是女子而减损分毫。

相较而言,楚千凝就显得柔弱的多。

当然了,这只是表面上看起来。

在来北周之前,玄微就已经探听到了一些楚千凝和黎阡陌的情况。这夫妻二人,看似不争不抢,可实际上却极具“破坏力”。

若说南月烟是一把威风凛凛的大刀,那么楚千凝则更像是棉里针,看起来没什么攻击性,可稍不留神就会被她刺的遍体鳞伤,鲜血淋漓。

微微收神,玄微语气平静的望着楚千凝说道,“当年南月烛将殿下盗走,也是微臣的失职,还望殿下恕罪。”

“敢问国师,当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楚千凝眸色微暗。

“那一年……”

黑眸微沉,玄微的声音平稳响起。

随着他的话一字一句的说出来,屋中几人的脸色都不觉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最痛心的,莫过于顾沉渊了。

虽然在得知楚千凝是他女儿,南月烟就是当年的乐烟后,他就已经猜到她当年独自生下孩子的艰难,但如今听玄微细细道来,他还是揪心不已。

原来……

南凉极重血统,因恐外敌入侵,是以南凉皇夫绝不可以是别国之人。

正是因此,当年南月烟怀上楚千凝之后,玄微便曾暗中为她调配过一剂药,本想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孩子打掉,但她坚持不肯,非要把孩子生下来。

玄微原本打算瞒着南月烟给她下点药,却没想到还是被她发现了,自那之后她就不再信任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甚至威胁他说,若是他再敢打她肚子里孩子的主意,她就卸去南凉帝之位。

知道她性情刚烈,言出必行,是以玄微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后来,南月烟战战兢兢的护着那个孩子直到生产的那日。哪里想到,孩子竟被南月烛给偷走了。

她一时承受不住打击,情绪几近崩溃,玄微无奈之下,这才利用术法抹去了她的记忆。

“一场大火掩埋了许多事情,以至于所有人都以为,殿下和南月烛均葬身火海,是以这么多年都无人发现她们的踪影。”

大火被扑灭后,他们在废墟中发现了两具焦尸,一大一小,小的尚未足月,被烧焦的手腕那里还挂着两个细细的细细的盘龙金镯。

所有的一切都证明,被烧死的人就是南月烛和方才出生的小殿下。

听闻玄微说起那段鲜为人知的往事,楚千凝和顾沉渊这父女俩初时还听得入神,到后来却只皱眉盯着南月烟看。

两双眸中,满是心疼之色。

独自一人熬过孕期,一边提防着和南月烛一伙儿的异心之臣,一边还得好生护着自己和孩子,这个中艰险和难耐非是常人能够想象的。

“娘亲……”

“为何不让人来北周寻我呢?”提及此事,顾沉渊便懊恼不已。

他原是告诉过她自己的真名的,也说过自己是北周人,只要她派人来寻,不可能找不到自己的。

闻言,南月烟不禁一愣。

是呀,为何自己不让人去北周找顾沉渊呢?

既然自己能为了孩子连帝位都舍了,又怎么可能不去找孩子的亲生父亲呢?!

满心疑惑的看向一旁的玄微,后者接收到她探究的目光,敛眸道,“尘封的记忆想要记起并不容易,我会试着想办法。”

“你不能直接告诉我吗?”南月烟沉眸。

一直以来,玄微都对南月烟言听计从,鲜少有忤逆她的时候。他于她而言,亦兄亦友,对她照顾有加。

当年她和南月烛争帝位的时候,也是玄微在背后力保她。

奇怪的是,这次玄微却选择对她的问题避而不谈。他一脸平静的看着南月烟,缓声道,“还望陛下恕罪。”

言外之意就是,他不想告诉她。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南月烟也宽厚的没有追问。

不说就不说吧,左右那些事情她早晚都会想起来,想来是有何原因,是以他才会难得保持沉默。

一时无人说话,屋内便安静了下来。

将房中几人的神色尽收眼底,黎阡陌安抚的拍了拍楚千凝的手,随即淡笑着对玄微说道,“国师远道而来,舟车劳顿,今日不若就在王府歇下吧。”

说着,他站起身亲自引着玄微朝外面走去。

他话说的客套,但几人心里都明白,这不过是他的托词罢了。黎阡陌真正的目的,不过是想支开玄微,给这一家三口单独相处的时间和机会。

玄微并不是那般没有眼色的人,是以便顺着黎阡陌的话微微点头,起身走了出去。

房门掩上的那一刻,他的余光瞥见顾沉渊握住了南月烟的手,而她任他握着,没有拒绝的动作……

*

对于玄微说的那些事儿,南月烟一点印象也没有。

她尝试去回想,结果却一无所获。

根据玄微说的,他眼下也无法立刻帮她恢复记忆,因为他是术士,当年为了帮南月烟抹去记忆,他已经有所牺牲。

再继续下去的话,除非他付出更加惨烈的代价。

不过,这件事他并没有向南月烟说明。

继南凉帝现身北周后,如今就连南凉的国师都出现在了广陵王府,此事毫无意外的又在沂水城掀起了轩然大波。

洛北忧依旧对此不闻不问,似是给予了黎家和顾沉渊最大的信任。

可实际上,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我说你看人的眼光可真是不怎么样,先是收了个居心叵测的义女,如今就连这小皇帝都不安分了。”提及此事,南月烟便忍不住打趣顾沉渊。

只是,后者很明显没有她这般闲情逸致,皱眉看着她,眼底泛着一抹水光。

事到如今,她竟还能云淡风轻的笑出来,这都是玄微的功劳。

“乐烟……”他还是习惯如此唤她,就好像两人又回到了从前在南凉的日子,“那些事,忘了就忘了吧。”

倘或忘记那些痛苦能让她露出这样的笑,他乐于接受。

即使他在她心里毫无地位可言,也认了。

何况……

他已经一把年纪了,那颗心早已不似年轻那般热血澎湃,什么情啊爱啊都没那么重要,余生能陪在她和女儿身边才最重要。

紧紧的握着她的手,顾沉渊一脸轻松的说道,“既然是痛苦不堪的回忆,便没必要非得记起来。”

“就算连我们的过往都记不清也没关系?”南月烟目露诧异。

她一直以为,顾沉渊是急于让她记起那段往事的。

没想到,是她想错了。

温柔的朝她弯唇一笑,他微微摇头,“有日后就够了。”

“你这般表现,倒是愈发让我相信自己曾经倾心于你……”他若一味揪着从前的事不放,反而会令她生厌。

因为那会证明,他太自私了。

“鼓励”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南月烟笑曰,“顾丞相,你再努努力,我觉得咱们来段黄昏恋不是没可能。”

“黄昏恋……”顾沉渊怔怔的重复她的话,素来聪明的他目露疑惑,明显不懂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只是他,楚千凝也是一脸茫然。

瞧着对面那父女俩如出一辙的迷茫神情,南月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如凝儿和阡陌这般的少男少女是正常恋爱,你我早已过了那个年纪了,所以只能称为黄昏恋。”

“……嗯。”隐约明白她的意思了。

“但是顾沉渊,从前的事情我必须全部想起来。”他们与玄微不熟悉,是以并不了解他,但她了解。

他没有说实情!

至少……

没有说出全部的实情。

至于他究竟隐瞒了哪些事,这得等她恢复记忆才能知道。

一听她的打算,楚千凝和顾沉渊下意识便想阻止,却被南月烟挥手阻拦,“我主意已定,你们不必担心。”

她行事向来有分寸,绝不会冒然将自己置于险境。

再则,此事还得玄微配合才行。

心知南月烟向来说一不二,顾沉渊便没有一味阻止,想着无论遇到任何困难,只要他们一家人能在一处便无所畏惧……

*

冷画双手托腮坐在廊下的石阶上,时不时回眸往屋里看两眼,但是紧闭的房门一直没有被打开。

“唉……”百无聊赖的叹了口气,她蔫蔫的眨了眨眼睛。

“叹什么气啊?”

轻罗倚柱坐着,一边擦拭着自己的软剑,一边漫不经心的朝冷画问道。

“也不知世子妃他们要聊到几时,我今日还未给小主子讲故事呢。”自从楚千凝有孕后,冷画几乎每日都要对着她的肚子叨咕一阵。

“一时半会儿怕是结束不了。”说着,轻罗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夫人就这么一直待在这,如今连南凉的国师都来了,那南凉国岂非无人坐镇?”

“嗯……”冷画沉吟着没有回答。

“若是此时西秦忽然起兵,那南凉不是只有被打的份儿?”想到这种可能,轻罗就觉得背脊发寒。

听她这么一说,冷画也觉得事情严峻的很。

可是,连她们都想得到的问题,世子和世子妃可能想不到吗?

对视了一眼,两人原本悬着的心落回到实处。依着他们主子的聪明才智,绝对不可能忽略这么重要的事。

这样一想,她们便该发呆发呆,该擦剑擦剑,悠闲的不得了。

“好生大胆的丫头,青天白日的便敢偷懒,看来本公主得替世子和世子妃好好教训你们一番才行。”

随着一道含笑的声音响起,轻罗和冷画下意识朝声源处望去,便见九殇面带微笑的朝她们走来。

“呦,这不是咱们的娴宁公主嘛。”

阴阳怪气的打趣着九殇,冷画黯淡的光终于亮了几分。

以前在东夷的时候,她们还能时不时见个面,但自从回了北周,她们已有许久未见了。

笑嘻嘻的蹭到了九殇身边,冷画好奇道,“你今儿怎么有空来王府啊?”

提起此事,九殇唇边的笑容不禁一滞。

见状,冷画心下便愈发觉得奇怪,“怎么了?”

“……是皇兄让我来的。”

得知是洛北忧让她来的王府,冷画便在一瞬间明白了过来,眸中的笑意也散了几分。

微微敛眸,九殇故作轻松的问她,“千凝和主子呢?”

“世子妃在房中和丞相还有夫人叙话呢,至于主子……”想到南凉国师玄微还在府里,冷画到了嘴边的话不禁顿住。

她们彼此相知甚深,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就足够让对方猜到很多事,是以九殇很确定她是在隐瞒什么。

却不料……

鹤凌忽然闪身出现,对九殇坦言道,“南凉国师来了府上,主子正在招待他。”

闻言,九殇猛地皱了下眉头。

南凉国师!

怎么连他也来了?

犹豫的看向鹤凌,九殇的声音中透着一丝纠结和无奈,“今日就当我没来过,你也从未与我提过这些。”

她转身欲走,临出院门前,脚步却又忽然停下。

九殇没有回过头来,只低声道,“今夜我就会出城,代我禀明主子。”

话落,她便径自离开了。

一边是出生入死多年的兄弟,一边是对她疼爱有加的兄长,两边她皆无法割舍,是以便只能远远避开。

权利争夺,向来没有好坏之分,有的只有胜负之别。

而无论是兄长还是主子,不管他们谁胜谁负,都不会至对方于死地。成王败寇,输了就要认命。

或许在旁人眼中,她应该帮助自己的兄长。

但是,九殇心里很清楚,皇兄坐不稳那把龙椅,这些年若非有丞相帮他,他早就被萧太后兄妹俩变成傀儡皇帝了。

与其战战兢兢的坐在御座上难以安心,不如有个结果。

望着九殇离开的背影,鹤凌有片刻的失神。

*

玄微到达沂水城的两日后,东夷忽然兵发南凉,大军压境,阵势十分浩大。

南凉因着是岛国,占据了极佳的地理优势,易守难攻,是以这么多年都没有遭到其他三国的攻打。

而且,那国中将士擅长水战,也是致胜的关键。

但是这一次,东夷明显势在必得,大有不攻下南凉誓不罢休的劲头。

照理说,东夷大举进兵,后方必然空虚,若北周趁势来犯,景佑帝便必然捉襟见肘。

除非……

“启禀世子,西秦小王爷燕靖予到了边境,日日率军操练。”鸣悠将查到的消息一一禀报,三言两语便道清了如今的局势。

“燕靖玄呢?”

“西秦帝坐镇云峰城,至今未有别的动向。”

“嗯。”

淡淡的应了一声,黎阡陌目光柔和的看着楚千凝给孩子缝制的小衣服,淡色的唇不禁微微扬起。

尚不知是男是女,她便做了两套,每套都精致极了。

莫名的,他竟有些羡慕那孩子了……

见黎阡陌没有进一步的吩咐,鸣悠便悄然退下。

楚千凝绣好最后一针,收好口之后方才抬头朝他问道,“西秦牵制北周,东夷攻打南凉,燕靖予会把这种好事让给凤池?”

这样的事,打死她都不信。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