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一刀倾情下载
  3. 一刀倾情
  4. 第462章

第462章

作者: |返回:一刀倾情TXT下载,一刀倾情epub下载

此时石梁上的众人都发觉敌人藏在对面的石拱桥上。只不过火把光照范围有限,瞧不清楚敌人的模样。听得刘涌叫喊之后,众人纷纷将火把熄灭。果不其然,火把尽数熄灭之后,桥上便再也没有短箭射了过来。只不过众人知道此时身处险地,不只身子不敢乱动,便是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生怕露了行迹,敌人又向石梁上发射暗器。

虽然看不见敌人的模样,可是众人心下雪亮,躲在桥上以短箭偷袭众人的一定是邓遥和林义郎二人。

厉秋风走在最后,此时心下已然明白邓遥和林义郎两人的企图。最初以为两人将银粉扫除,不过是为了拖延众人与群豪汇合的时间。只是此时看来,两人的阴谋远不止如此。他们知道将银粉清除之后,众人走上石梁,便须得小心翼翼。此时两人藏在石拱桥上,待众人走到石梁中间,进退无据之时,再出手偷袭,定能将众人打入深渊。这等毒计,便是江湖中的邪魔外道,也远不如二人手狠手辣。

刘涌见短箭不再袭来,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方才电光火石之间,他以长剑先后打落了数十支短箭,虽说未受箭伤,只不过身处石梁之上,一招不慎便会坠入深渊,心中的惶恐紧张却要比短箭更难对付。是以此时只觉得口中干涩,一颗心怦怦直跳,身子竟然微微有些颤抖。

火把熄灭之后,整个洞窟之中便再也没有任何声音。四周一片寂静,令人心悸不已。

过了片刻,忽听对面传来一声冷笑,接着只听邓遥说道:“刘先生,老叫花子和林掌门无意得罪你和清风道长、楚掌门、许掌门,只想杀掉司徒桥这个奸徒。只要你将司徒桥杀掉,我和林掌门便放你们过来。”

刘涌沉声说道:“你以为刘某是三岁小孩子,会信你的鬼话?”

邓遥笑道:“信也好,不信也罢。老叫花子已经给你指出了一条逃生之路。你若是不走,可别怪老叫花子手下无情。”

刘涌哼了一声,再不答话。便在此时,只听得“呼”的一声响。刘涌心下一凛,只觉得一道劲风从他耳边掠过,直向对面石拱桥处飞去。同时听到清风道人说道:“刘先生,快向对面前进!”

刘涌这才知道清风道人趁着邓遥说话之机,已自判断出他的藏身方位,以飞蝗石偷袭。他知道清风道人此举伤不了邓遥,但是可以逼得邓遥暂时无法从石拱桥上向石梁上发射短箭,这样众人就可以继续前行。只要踏上石桥,以刘涌、清风道人等的武功,邓遥和林义郎非败不可。是以清风道人话音方落,刘涌便向前迈了一步。

司徒桥自然也知道清风道人的用意,听得身后刘涌向前迈步,自己来不及站起身来,便在石梁之上向前爬去。只听得“呼呼”之声不断,却是清风道人不断向石拱桥上发射飞蝗石,以压制邓遥和林义郎二人。

此时司徒桥距离石拱桥边缘只有一丈多远,是以他拼命向前爬去,片刻之后,便已到了石拱桥下。司徒桥心下大喜,急忙站起身来。便在此时,只觉得一股劲风扑了过来,却是一道阴森森的剑气袭向了他的眉心。

司徒桥心下一凛,右手钢抓在身前一横。只听“叮”的一声,已自挡开了敌人袭来的一剑。只是这一剑力道好大,司徒桥虽然勉力将这一剑封了出去,右臂却是酸麻惊心。他知道邓遥以棍棒作为武器,偷袭自己那人既然用剑,便不是邓遥,而是嵩山派掌门人林义郎。

林义郎第一剑刺向司徒桥的眉心,被司徒桥奋力挡开之后,长剑却不收回,手腕一翻,立时变招。长剑斜向下指,刺向了司徒桥胸口。

此时司徒桥站在石拱桥边缘,若是后退,只能退到石梁之上。他若退回石梁之上,则众人被林义郎堵住石梁尽头,真可以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到了那时,邓遥在石拱桥上发射暗器,与林义郎联手,众人在石梁之上进退不得,非得尽数被打入深渊不可。念及此处,司徒桥虽然知道自己不是林义郎的敌手,也只能咬紧牙关,以手中的钢抓抵挡林义郎的嵩山派剑法,只盼能拼死逼得林义郎退上半步,站在他身后的刘涌就能踏上桥头,击退林义郎。

倏忽之间,两人已交手四招。林义郎出剑虽不如刘涌迅捷,只是剑上贯注内力,司徒桥手中的钢抓每次与他长剑相交,右臂都是一阵酸麻。他自知林义郎的武功远在他之上,只得咬紧牙关苦苦支撑。

一团黑暗之中,林义郎第五招又使了出来。这一剑分刺司徒桥咽喉、左肩、右胸,一剑抖出三朵剑花。黑暗之中虽看不到林义郎剑锋所指,但是三道剑气却已袭了过来。司徒桥心知不妙,判断不出林义郎这三道剑气之中哪一道才是实招,只得将钢抓在自已身前划一个圆圈,想同时护住咽喉、左肩、右胸这三处要害。只是他武功远逊林义郎,钢抓连半个圆圈都没划上,林义郎的长剑已透过他钢抓的防御圈子,直刺向他的左胸。

司徒桥心下一凉,知道自己已然无幸。他原本也不是一个侠义之士,初时与林义郎拼命,只不过是知道若不奋力反抗,自己与刘涌等人都无法脱身。而邓遥和林义郎对自己的痛恨,更是远超过对刘涌等人的厌恶。与其说是自己在帮助刘涌等人,倒不是说是借着刘涌等人来保护自己。此时到了生死关头,司徒桥想到的首先是保住自己的性命。是以见自己无法抵挡林义郎这一剑,便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便在此时,跟在司徒桥身后的刘涌身子一侧,于千钧一发之际,冒着坠入深渊的极大危险,已自绕过了正向后退去的司徒桥,抢向石拱桥头,同时手中长剑挥舞,迎上了林义郎刺过来的长剑。

只听“铮”的一声响,双剑已然相交。随后只听得“叮叮当当”响声不绝,刹那之间,两位剑术高手已然拼杀了十余招。此时刘涌已然站到石拱桥头,双脚踩在石梁与石拱桥连接之处,左右便是无底深渊。林义郎则站在石拱桥边缘。两人都知道自己若是后退一步,便是满盘皆输。是以都将生平所学使了出来,谁都不肯后退一步。这两大高手一生之中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比武较技、生死相搏,却都没有此时在黑暗之中剧斗这般凶险。

楚丹阳等人仍然站在石梁之上,听得刘涌与林义郎双剑碰撞之声连绵不绝,虽然有心想要助刘涌一臂之力,却无法前行,只能心下着急。

便在此时,清风道人不再发射飞蝗石。众人心下一凛,只听得“嗤嗤”两声,又有两支短箭自石拱桥上飞了过来。

原来清风道人不断发射飞蝗石,压制躲在桥上的邓遥,使他不敢以短箭攻击众人。只不过他随身也只携带了二十余枚飞蝗石,此时已尽数发射了出去。他伸手在怀中一摸,却摸了个空,心中暗叫不妙。便在此时,两支短箭已然飞到面前。

此时四周尽是无边的黑暗。按理压根无法看清每个人的位置。只不过方才清风道人一连发射了二十余枚飞蝗石,邓遥躲在石拱桥上,已自判断出了清风道人的方位。是以清风道人停手之后,邓遥站起身子,将早已握在手中的两支短箭向清风道人甩了过去。

清风道人身前是许成和,身后是朱三家。那两支短箭越过许成和的头顶,瞬间便到了清风道人面门之前。清风道人身手了得,听得两支短箭破空之声到了面前,却不拔剑拨打,双手斗然伸出,已自将两支短箭分别抓在双手之中。他接箭之后,立时双手一甩,两支短箭又向石拱桥激射而出。

邓遥射出两支短箭之后,便又在地上摸索着捡起了两支短箭,正要射向清风道人。忽觉得两道劲风袭了过来,他心知不妙,急忙将身子向桥面伏了下去。只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清风道人如此了得,接箭之后便即回射,被清风道人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是以他躲避的动作虽然极快,却还是慢了一步。虽然避过了一支短箭,只听“噗”的一声,右肩却被另一支短箭射中。疼的邓遥叫了一声,脚下立足不稳,便沿着石阶向石拱桥下滚落下去。

此时林义郎正在石拱桥下与刘涌激战。他武功虽高,与刘涌相比却要逊上一筹。此时两人都是搏命的打法,出手都是快若闪电。初时林义郎尚能勉力支撑。只不过二十余招过后,林义郎便落了下风。到得后来,他只能全力遮挡,十剑之中最多只能还上一剑,眼见便要落败。只不过林义郎知道自己只要后退一步,刘涌便能抢上石拱桥,他身后的楚丹阳、许成和、清风道人等也会随之从石梁冲上桥头。到了那时,自己和邓遥绝对抵挡不住这几位高手的联手攻击。何况后面还跟着一个刀法诡异,杀人不眨眼的厉秋风。是以林义郎明知不敌,仍然挥剑力战,只盼着邓遥能用短箭击杀困在石梁上的清风道人等高手,然后与自己联手,将刘涌打下深渊。

邓遥肩头中了短箭之后,身子一晃,从石拱桥上滚落了下来。林义郎正在苦苦抵挡刘涌,冷不防邓遥滚了下来,正撞在林义郎后膝窝处。林义郎全无防备,一个趔趄便向前扑倒,正扑向了刘涌的剑尖。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