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王爷,我对你一见钟情下载
  3. 王爷,我对你一见钟情
  4. 175、退无可退

175、退无可退

作者: |返回:王爷,我对你一见钟情TXT下载,王爷,我对你一见钟情epub下载

那太监小心翼翼的接过锦盒瞧着,瞧了半晌,忽然咦了一声,“这盒子是用紫藤木打的,木料并不多见,京中应该是没有,紫藤这种东西,产自梁地,三十年成木,若长成打出这样的锦盒,那怕是需要七八十年呢……”

高台上,红袖大长公主面色一变。

梁地!

这么多年来,红袖大长公主偏帮梁地梁王,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朝中诸多的王宫心中都是明白了,这个时候,这锦盒却是出自梁地,实在是有些耐人寻味呢。

白月川挑挑眉,道:“朕瞧着这锦盒虽长,但并不怎么大,怎么打造这样的锦盒需要七八十年的紫藤木,这是为何?”

老太监道:“皇上有所不知,紫藤木虽是叫做木,其实不过是体型稍大的绿植,长上三十年,也不过有一人高的样子,所以别看这锦盒小,需要的木材并不对,但对紫藤木来说,却需要七八十年的时间。”

“原来如此。”白月川点点头,看向红袖大长公主,“原来这锦盒竟然有这等奇妙的来历,朕还真是开了眼界了。”

红袖大长公主神情凝滞,僵硬的笑道:“原来是这样,本宫今日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此时她自然是绝口不会再提锦盒来历之事。

大殿之内,也是安静的很。

白月笙问道:“这位公公,你且瞧瞧,这锦盒之中的夹层,可有什么蹊跷的地方。”

“是。”

那老太监应了一声,仔细的检查着锦盒和夹层的地方。

白月川和所有人的大臣王工也静静瞧着。

红袖大长公主此时心中真是七上八下,因为今晚这一出,便是再怎么,没有确凿的证据,白月川也不敢将她如何,但这锦盒之事,她却是压根没有想到会牵扯到梁地去,一旦牵扯到梁地,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

这些年来,白月川不可能不知道她的心思,只不过是为了制衡,为了朝局稳定,所以才一直容忍与她,但并不代表白月川的心中压根一点不介意,这是禁忌,一个不好,白月川估计也不会顾忌很多,直接问责……

红袖大长公主视线慢慢扫过一旁的崔嬷嬷,低声道:“废物!”

崔嬷嬷也是浑身僵硬,她怎么可能想到,这样的锦盒,竟然是梁地送来之物?

那老太监检查了一会儿,跪倒在地,认真说道:“回皇上,这锦盒的夹层……这盒子应该是几年前打造的,夹层也应是当时一并打造好了的,这一点从夹层里面的暗扣和暗扭便能看的出来。”

老太监指着一个地方,王进瞧了,带着锦盒到了白月川的面前,指给白月川看过。

白月川瞧了一眼,慢慢的扯了扯唇角,“所以说,这锦盒之内的夹层,是几年前就做好了的?”

一个有夹层的锦盒,还是从梁地送来的,想要传递些什么,变得十分的耐人寻味。

玉夫人神情深沉而阴冷,此时更是看也不看红袖大长公主一眼,只是等着那老太监检查完毕,心中充满希望,希望今夜事情可以抵定,那她也不枉这番劳师动众。

红袖大长公主面色越发的僵硬。

白月川看向她,意味不明的一眼,却并没说什么。

白月笙神色如常,倒是也算理解白月川的心思,毕竟是北狄人在此,有些朝政内部的事情,还是不宜说的太清楚明白,无端让北狄人看了笑话。

叶赫王挑挑眉,多瞧了那锦盒一眼,淡淡道:“没想到这样的一只锦盒,也能牵连出些线索来,小王真是有些意外,大周的能人异士真是不少呐。”

萧明谦也点头道,“小王也很意外,紫藤木这种东西,小王还是第一次听说。”

跪在殿内的玉夫人又是深深一礼,扣头的声音很大,额头早已经红紫,“皇上,这锦盒之中的夹层,是早几年就有的,崔嬷嬷也说过,这锦盒是她亲自送到英国公府上的,臣妇压根就不知道这夹层,也是前段时间才发现的,怎么可能将斩龙剑藏在其中?而且斩龙剑干系重大,臣妇拿不到不说,便是真的拿到,又岂敢藏在自己家中,这不是自己找死吗?请皇上明察!”

白月川凝了眸,让人瞧不清楚他眸中的神色,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想的,只是周身自然成了一副冰冷肃然的气势,殿内再无人敢说任何话。

红袖大长公主忙辩解道:“这……这夹层之事,本宫也是十分的意外震惊,皇上,这锦盒出自梁地,本宫甚至是第一次听说,崔嬷嬷——”她厉目看向崔嬷嬷,“这到底怎么回事?!”

她这话自然也是没什么问题的,毕竟她是红袖大长公主,身在高位,送礼物这种事情,素来都是底下人去办的。

玉夫人冷笑一声,她知道,她的母亲,红袖大长公主殿下,怕是又要找人来做替罪羔羊了,而且还找的这么顺手,这么理所当然,这么多年了,她的眼睛似乎今日才看清楚一切一样。

崔嬷嬷连忙跪倒在地:“皇上,长公主殿下,这……老奴也是第一次听说啊,当时长公主殿下惦记着国公夫人身子不好,着老奴将野山参送去,只因野山参有六株,所以找了锦盒盛着,哪知那锦盒会有这等渊源?当时看管府库的奴才只说着锦盒是前几年梁地送岁贡的时候,梁王送给咱们公主的一些梁地特产,不曾说过什么紫藤木和夹层的事情啊……”她悄然看了那太监一眼,又道:“老奴并不敢质疑宫中匠人所的能耐,老奴就是觉得好奇怪,府库的管事虽比不得宫中匠人的能耐,但也都是管理这些物件多年的老人了,若是锦盒有夹层,不可能不知道啊……”

崔嬷嬷自然是意有所指的,如今事情已经这样,唯有咬紧牙关不承认,脏水全都泼出去便是。

红袖大长公主怒斥一声,“废物!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

崔嬷嬷忙跪地,“都是老奴办事不力,老眼昏花,老奴也——”

“真的只是老眼昏花?”玉夫人冷笑,“就真的这么巧吗?”

所有人的背脊都是一凉。

玉夫人立即朝着白月川又是三扣头,“皇上,请您为臣妇主持公道,长公主殿下用斩龙剑想要做什么,臣妇只是闺中妇人并不懂,但斩龙剑如此要紧,还从肃亲王府上遗失,莫名到了臣妇家中,无论是这哪一点,都是不得不追究的大事,请皇上——”

“好了。”

玉夫人言辞激愤,红袖大长公主如今也是满身是嘴都无法说清楚,而且她此时还不宜多说,因为实在看不懂白月川到底是怎么想的,却不想,白月川直接淡淡开口,阻止玉夫人再说下去。

“皇上?”

白月川冷冷道:“玉夫人,你既然知道英国公身犯重罪,律法难逃,却还在这样的日子穿的满身素缟闯上殿来胡言乱语,朕念在你家中先后经逢大变,不与你计较,至于这斩龙剑,你与姑母既然都说自己毫不知情,想必其中也必定是有什么蹊跷,斩龙剑放在宫中,朕会好好着人查明,待查清之日,再做计量,至于你,城郊有处慈心庵,你去那处好好凝神静心吧。”

“皇上!”玉夫人完全没想到,白月川会是这个反应,她虽是闺中妇人,到底也不是一无所知的,斩龙剑干系如此之大,白月川不该是这个反应——

她面色惨白,忽然想到自己的父亲,红袖大长公主的夫君,镇国大将军卫祁,那个掌握了大周兵力三分之一的镇国将军,无人可撼动的地位,白月川怕是因为这个,才对今日这件事情做这样的处置吧?

“来人!”白月川似乎不厌其烦,低喝一声,王进立即反应过来,招招手,两个伶俐的小太监上前,“玉夫人,请吧。”

玉夫人愣住了。

她以为这次直接必胜无疑,尤其是那锦盒竟然和梁地有关,红袖大长公主便再也难逃干系,可她没想到,白月川会是这个反应,一副厌烦的不愿多说的样子。

“皇上!”玉夫人已经被小太监拉住了手臂,却不死心的道:“臣妇绝不是信口胡说,这锦盒真的就是红袖大长公主送到臣妇府上来的,这锦盒是梁地紫藤木,长公主殿下这些年来可与梁地没少牵连,臣妇家中还有证据,臣妇——”

“住口!”

白月川怒斥一声,红袖大长公主也是脸色陡变,站起身来,“你疯了不成?你诬告本宫不成,如今却还想要攀诬别的事情,皇上不与你计较,你快快退下,否则后果可不是你能承担的。”

白月川也面色阴沉,“玉夫人,朕是念在你是亡皇后的生母,才对你如此客气,你不要以为你可以再这承庆殿上肆意妄为,朕再说一遍,退下!”

玉夫人僵住了身子,面色白的犹如金纸一样。

她没有想到,到了最后,还是这样的结果,她也看清了红袖大长公主眼中的深情,那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这一句话,所代表的意思,如今英国公府已然是这样,她丈夫下了牢狱,女儿接连香消玉殒,她身边所剩下的,只有一对儿女,玉骁和玉娇人了,这是她的命脉,她若再闹,只怕连着一对儿女都要保不住,可……

真的要去慈心庵吗?

去慈心庵什么意思,她心中很是明白,她风光了半辈子,难道老来就要那样一个下场和结局?

不。

只是眨眼的功夫,她便想明白了。

她不要,那不是她想要的,她今日做的太多,做的太过,基本没有给自己留任何后路,所以,她也没得选择。

她慢慢抬眸,缓慢但坚决的从那两个小太监手中将自己手臂扯回,站起身来,“皇上。”

白月川神情阴沉。

玉夫人慢慢道:“今日,臣妇就是来讨一个说法的,但……事已至此,臣妇也不会再多说什么,只是,那慈心庵,臣妇的不会去的。”

她话音绝然,说完之后,忽然冲上前去,照着那蟠龙立柱,直接撞了上去。

因为事发突然,她离柱子很近,而且蟠龙立柱的周围空旷,并没有设坐席,她冲撞过去,卓北杭反应极快的上前,但已经晚了。

只听殿内响起尖叫惊呼,玉夫人已经撞的头破血流,整个人跌倒在蟠龙立柱的一旁。

白月川的面色越发的阴沉起来。

卓北杭立即上前,王进也吓坏了,派了人前来将玉夫人扶起。

卓北杭检查了一下,冲着白月川摇了摇头。

这一撞,她还是真实视死如归,十分的用力,如今已是回天乏术。

她躺在大殿之上,一开始的惊叫之后,大殿之内鸦雀无声,所有人看吓坏了。

玉夫人满脸是血,伸手,朝着高台的方向过来,不知道是想招呼长公主,还是白月川,亦或者别人,但她终究什么都没说出来,那手便无力的跌回到了身体之上,彻底不动弹了。

蓝漓也吓了一跳,心中却终究忍不住一叹。

她和玉夫人也算交手几次,这人自然心狠手辣,十分的让人厌烦,但到底也是为人母的。

一个母亲,为了自己的子女,能做到什么份上,不在其位,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只是她太激进太着急了,她明明握住了红袖大长公主的所有底牌和命门,却终究也只是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因为她不了解白月川,她更不该在今日这样的时候,将这件事情闹出来。

尤其是最后那两句话,朝政如何不稳,红袖大长公主和梁地如何纠缠牵连,白月川难道真的不知道?

蓝漓收回自己心中那些多余的怜悯,让自己变得坚强冷漠,这么蠢,也活该是这个下场了。

白月川没有在说话,手中的斩龙剑却握的很近。

太后低叱一声,“还愣着干嘛?”

王进立即让人将殿内收拾了,抬了玉夫人的尸身出去。

太后看了叶赫王一眼,淡淡笑道:“让叶赫王见笑了,今日这宴会啊,怕是进行不下去了,不然改日,改日哀家宫中设宴,再清叶赫王,叶赫王和公主觉得如何?”

叶赫王神色如常,“自然是好的。”

萧明秀脸色有些白,似乎是被吓到了,半晌才道:“今日……还是太后说的极是。”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