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锦绣红妆:恭迎王妃回府下载
  3. 锦绣红妆:恭迎王妃回府
  4. 255、出力的人要多吃!

255、出力的人要多吃!

作者: |返回:锦绣红妆:恭迎王妃回府TXT下载,锦绣红妆:恭迎王妃回府epub下载

听她保证的话,姬宁昶抬起头冲她咧嘴直笑,“母后,说话要算话哦,以后我们就和王叔、婶婶他们在一起,每天都鞥热热闹闹的,要是婶婶再生几个弟弟妹妹,那就更热闹了。”

他欢乐的脸蛋上还带着许多稚气,可看到他如此开怀的笑脸,裴郦无比的欣慰,含着热泪直点头。

不等她说话,姬宁昶主动向她说起来,“母后,您不知道,有婶婶在可好玩了。她会给我讲许许多多稀奇的故事,还会教给我画一种很独特的画,甚至她还会教我胡人的语言。您也知道王叔对我很严厉,但自从婶婶出现后,她总是袒护我,不让我心中装一点委屈。”

裴郦认真听他讲述着古依儿的好,脑海中也回想着在石窟里古依儿与她说话时的样子,对这个弟妹,她印象本就不错,眼下再听儿子这么一说,更是莫名的欢喜。

“宁儿,我到现在都还没见过你婶婶的模样,等他们忙外事,你要尽快把她接近宫里来,我得好好谢谢她。”

“母后,谢的话您就不用说了,婶婶她最不爱那些俗套的话。”姬宁昶说着说着也有些感伤,“您是不知道,婶婶待我有多好,她那个人脾气虽然大了些,可是却极其的善良。明明她什么武功也没有,却总爱搭着命为我和王叔做事,当初我和她被人关在水坑里,她不顾自己安危都要护我周全,为了能让我们母子团聚,她也不怕艰险深入虎穴。母后,我们欠婶婶的真的太多了。我都没为她做过什么,她却总是不计较的为我们做许许多多。”

“母后明白,母后一定会好好对她的。”听着儿子的话,裴郦除了感动外,更多的是为他的懂事感到欣慰。

“母后,您先休息,孩儿现在要出宫去办简家那对父子,您等着孩儿带好消息回来。”姬宁昶没有忘记外面的人和事,想着她所受的苦罪,他就没法淡定。

“去吧,别忘了把你婶婶带来。”裴郦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婉柔的笑容中充满了期待。

“好!”

……

气派的简府彰显着简家人的身份和地位。

只是今日偌大的简府被成万千将士包围占据,包括下人在内上百口人皆被将士捉拿,主院宽敞的花园里,跪了一地,这个曾经辉煌了三朝的府邸一夜之间变成了刑场,处处都充满了庄严冷肃的气息。

简新阳和简鹏润父子俩被押跪在地上,他们身边除了摆放着已死的裴珊和本森外,还有罗氏没有被秋盈盈剁掉的头颅。

然而,面对这样触目惊心的场面,父子俩却口口喊冤、完全否则自己造反的事实。

面对他们死鸭子嘴硬,古依儿除了看笑话外,当着他们的面把‘阿枫’恭恭敬敬的请到他们面前。

“你?!”简新阳双目圆瞪,菱角分明的脸瞬间失了血色。

“是你?!是你出卖了我们?!”简鹏润脱口恨道。

“怎么,简大人这是承认了?”姬百洌背着手冷哼。

不止他们几个,朝中官员全都到场,一个个沉着气观看着这难以置信的一幕。

任谁也想不到,勾结胡人的幕后指使竟然是这对父子,一直以来让他们惶惶不安的也是这对父子……

“简新阳,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姬宁昶指着他脑袋怒不可遏的骂道,“你受朕皇祖父赏识,受朕父皇重用,然而你却狼子野心与胡人勾结、敛不义之财、招兵买马,欲谋反窃我江山!如今死到临头你还在这里诡辩,你当真以为朕不敢杀你吗?”

除了他以外,还有一个人更激动——

古奎忠到他身前抓住他的衣襟,充满恨意的双眼死死的瞪着他,“你说,你究竟是不是贺氏的儿子?!”

简新阳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岳父大人,你说呢?”

古奎忠紧攥的拳头忍无可忍的挥向他——

“我要杀了你!”

他暴怒的吼声震耳欲聋,一身杀气更是吓傻了后面围观的官员。

简新阳与古召紫的关系也只有古依儿几人知道,所以他们不明白为何古奎忠对简新阳有如此深的恨意。

没有人敢上前拉他,只能睁大眼看着他举刀凶狠的捅向简新阳——

“新阳!新阳——”看着儿子倒地,简鹏润发狂般的呼喊着,一直都死犟着不肯招认的他总算崩溃,甚至老泪纵横。

最让人意外的是古奎忠像是还不能泄恨般,暴戾的举起刀又朝他劈了下去——

父子俩倒在地上,头靠着头,此情此景让不少官员都扭开了头。

杀他们是顺利的,可古依儿他们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看着简新阳死了嘴角都还挂着邪恶的笑,她是又痛恨又难受。

他窃国的心思失败了,可是他与古召紫那段婚姻却扎扎实实的恶心到了他们……

这段婚姻不但对古召紫来说是一生的噩梦,他们这些明白真相的人只要回想起来都够一辈子恶寒的。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古奎忠才会如此失控。

许是一家人都死了,简新阳和简鹏润这对父子也认了命,任由古奎忠干脆利落的了结他们。

抬头看着蔚蓝色的天空,她真是从来没有这么多愁善感过……

苍天啊!

大地啊!

以后可千万别让她再卷入这么复杂的事情中了!

她现在只想平平静静的过日子,再安安稳稳的生个宝宝……

要知道,她这半年多以来真的没睡过几天踏实觉。从贺氏母女仨人、到太皇太妃、再到简家、还有那些胡人……

她每天想得最多的就是怎么对付这些人。

来这个异世,她就如同穿了战甲似的,时时刻刻都准备着上战场与这些人厮杀。

回头想想,她又觉得很可笑。

像她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居然能在这么多人的包围下活下来,这算不算是一个奇迹?

她垂放在身侧的手一直都紧握成拳,突然间拳头被一只大手包裹着,她这才从凌乱又伤感的思绪中回到现实。

看着男人那俊逸无双、眉目口齿般般入画的俊脸,她牵了牵嘴角,低声道,“王爷,这里就教给他们去做吧,我想回府休息。”

“嗯。”姬百洌扫了一眼在场的人,准备带她离开。

“婶婶。”姬宁昶突然将她唤道,但见她神色疲惫气色不好,他到嘴的话立马转了个弯,“你回去好好休息,等养足了精神我派人去接你,母后说很想见你,呵呵……”

“好,请皇上待妾身向太后回个话,妾身明日就进宫向她问安。”由于百官都在场,她挣开姬百洌的手端庄的福身回道。

姬宁昶小脸堆着笑,杀了简家父子,等于除掉了心腹大患,他是真正感到大快人心。

待他们夫妻一离开,他立马又绷起小脸扫了一眼在场的官员,接着扬声唤道,“太师听旨!”

“臣在。”古奎忠还处在激动中,听到他点名才恢复了一些理智。

“经朕查证,当年秋明盛叛国一事全因简家父子造谣污蔑,以至秋家上百口人无辜枉死。今朕不但要替秋明盛一家平冤昭雪,还要将简家其余人等交由你处置。你可带领御史台与刑狱司众官员追查与简家有干系之人等,一经查明,一律当诛,不得有误!”

“臣遵旨!”古奎忠立刻垂首应道。

秋明盛乃是他岳父,让他带头处理秋家的仇人似乎再合适不过,所以众大臣也毫无异议。

对古奎忠来说,这也是皇上给他泄恨的机会。

简家对她女儿造成的伤害是任何东西都弥补不了的,同时也给他造成了极深的耻辱和痛苦,他恨不得把与简家有关系的人等通通杀尽以泄心中之耻恨!

再者,由他带头清楚乱党余孽,也能向秋盈盈有个交代,他知道秋盈盈一直都想替秋家报仇,也知道自己亏欠了她们母女太多……

……

一回昭陵王府,古依儿就跟躺尸一样在床上摆着‘大’字一动也不想动。

裴郦回宫后,洪嬷嬷也去宫里帮忙了。主要是裴珊假装太后那阵子处理了不少宫人,而裴郦又是突然回来,加上身子又不怎么好,一时间选不出可靠的人出来,所以姬百洌让她暂时去宫里服侍裴郦,待宫中的事务安排妥当后再回他们身边。

“王妃。”红桃端着食物进门,见她恹恹无力的躺着,以为她身体不适,遂赶紧上前问道,“王妃,您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奴婢这就去把王爷叫来……”

“别……”古依儿赶紧摆手坐起,冲她笑了笑,“我没事,就是好些日子没休息够,所以倦得很。”

姬百洌一回府就去书房了,说是要写什么书信。

她脑子乱糟糟的,也就没跟他去书房,自个儿先回卧房来了。

“王妃,你们这几日一定很辛苦,这是奴婢熬的鸡汤,您先尝尝暖暖身子,等下奴婢再把主食端来。”红桃把托盘放桌上,盛了一碗鸡汤端到她面前。

“好香,我好久都没尝到这个味儿了。”鸡肉的香气扑鼻而来,古依儿喜笑颜开的接过。她没急着喝,而是关心的看着红桃,“小桃儿,你身体恢复得怎样?”

“王妃,奴婢恢复得可好了,从来没有那样休息过,现在感觉做活都比以前有力气了。”红桃说着话就朝她跪了下去,“奴婢多谢王爷和王妃的厚爱,要不是王爷和王妃,奴婢……”

“干什么呢,快起来。”古依儿不等她说完就腾出一手去拉她,刚刚心情稍好,这会儿又忍不住板起脸,“竟说些见外的话,你可是想我生气?我先警告你哦,我现在心情一点都不好,你别让我罚你。”

“王妃,奴婢只是想说说心里话而已,不是故意要惹您生气。”红桃赶紧解释起来。

“好了,大风大浪都过去了,只要我们每个人都平平安安的,我就心满意足了。”古依儿把汤碗放在一旁,拉着她的手突然笑问,“小桃儿,晋山喜欢你,这事你应该知道吧?”

“嗯。”红桃突然羞红了脸。

“他不止一次向我要人,以前吧我总觉得你年纪太小,所以都是拒绝的。不过你这次出事还差点丢掉性命,我看着他为你着急,甚至没日没夜的守在你身边,心里也挺感动。我现在就问你,你愿意跟他吗?”

红桃咬了咬唇,脸蛋红了一层又一层,最后还是点了一下头。

古依儿抿笑,“那你们的事就自己做主,我和王爷就不掺和了,行不?晋护卫比你年长好几岁,相信他会办好你们的事。不过你爹娘那边你们还是要去打声招呼,我和王爷虽为主,但他们毕竟是生你的人,能让他们看着你欢欢喜喜出嫁,那才叫幸福呢。”

“多谢王妃!”红桃又突然跪下,对她恭敬无比的磕了个头。

“快起来。”

红桃刚起身,姬百洌就从外面进来。

见她们在谈话,他也没问她们究竟谈些什么,只是走到床边看着被搁放的汤碗,浓眉蹙了一下,“怎么不喝?”

“对哦,王妃,您快些把鸡汤喝了。”红桃赶紧把汤碗端起呈给古依儿,“奴婢去厨房催催,晚膳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

“去吧。”古依儿含着笑点头。

看着她跑出去还不忘体贴的为他们关上房门,再抬头看一眼身前正等着她喝汤的男人,她赶紧咕噜咕噜把鸡汤喝了。

完了把空碗递给他。

姬百洌抿着薄唇接过空碗放到桌上,再走回她身旁坐下,看她气色比之前好许多,紧绷的俊脸上也多了一丝柔色。

“心情好些了吗?”

“好多了。”她主动偎进他怀里,笑着叹道,“可能是这几个月神经绷紧了,突然间把敌人灭光了反而还有些不适应。”

姬百洌低下头咬她耳朵,“你呀,就是闲不住!”

见他双手开始不规矩,她忍不住拍他手背反笑他,“你不也一样闲不住?”

姬百洌非但不恼,还直接把她推到,高大的身躯随即覆罩在她身上。

“你自己说欠了为夫多少?”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脸,明明是羞羞的事,却像是她欠了他银子没归还似的,古依儿哭笑不得的拿粉拳捶他,“又不是我想欠的,都是有原因的,凭什么都算在我身上?”

姬百洌压根不理会她不痛不痒的粉拳,手抚到她腰间直接抽开了她的腰带,在她张嘴之际覆上她诱人的红唇。

这吻一开始古依儿就感觉到他的气势汹汹,想到那么多天都没亲热过,她不用想都知道今晚会有多疯狂。

“王爷、王妃,晚膳已经准备好了。”

正在她搂住他脖子时红桃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她赶紧用手推他,“讨厌,饭没吃、澡没洗,你不嫌一身臭汗,我还嫌饿呢!”

看着她坦露肚兜的样子,姬百洌也没有帮她穿回衣裳的意思,离开她身子下床后把床帘放下,然后亲自去开门。

红桃端着食盘,见他开门后有意挡着不让进去,她赶紧低头道,“王爷,饭菜送来了,您和王妃就在房里用吧。奴婢这就去准备沐浴的热汤,等下就送上来。”

“嗯。”姬百洌接过食盘,用脚把房门踢上。

古依儿揭开床帘,见他关上了门,这才披了一件外衫跳下床。

姬百洌把食盘放桌上,亲自给她盛饭布菜,他自己没动筷的意思,只是直勾勾的把她盯着,再用着低沙的嗓音催促她,“快用吧。”

“坏蛋!”古依儿都找不到词来形容他了。

瞧他现在的样子,眼波火热的就似放电一般,唇角勾着浅笑,浅笑中暗藏着邪恶的气息,就好像一头流口水的大野狼在诱骗手中的小猎物,吃吧吃吧,吃饱了就该轮到他大饱口福了……

“怎么,不想用膳了?”姬百洌剜了她一眼,作势要夺她手里的碗筷。

“呵呵……”古依儿赶紧把碗筷举高,接着夹了一块笋片送到他唇边,还送了他一句,“出力的人要多吃!”

姬百洌瞬间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笑着将菜含进口中。

看他那眼神越发火热灼人,古依儿脸蛋也开始发烫,赶紧埋头扒饭。

外面是什么情况她不知道,简家的事虽然给她留下了许多阴影和疙瘩,但必须肯定的是,她绷紧了许久的弦总算能松弛下来了。

这一刻,她真的不愿去想外面的任何人和事,只想与他过温馨的二人世界……

……

翌日

古依儿直接睡到日上三竿才醒。

醒来就听红桃说秋盈盈来了,而且在厅堂里坐了半个多时辰了。

“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呢?”想着秋盈盈挺大肚子跑来找她,她没心思理会一身酸痛,赶紧跳下床梳洗更衣。

“王妃,奴婢是想叫您的,可是古夫人偏不让。”红桃一边服侍她一边向她解释。

“嗯,我猜都是这样。”

古依儿也没有怨她的意思,自家娘是什么性子她清楚得很,就算十个秋盈盈加起来都不可能跑她房里掀她被子叫她起床。

要怨都怨某个家伙,昨晚疯狂还嫌不够,今早去上朝前还又把她弄醒,吃干抹净以后才出的门……

急急匆匆下楼到厅堂,秋盈盈坐在椅子上笑容可亲的与红桃她娘阿秀说话,完全没有一点不耐烦。

“娘,你怎么跑来了?”

“王妃。”见她出现,阿秀福身后就退到了一旁。

“你们回来都没露个影,你爹昨晚跟一帮同僚在书房议事,我也没机会问他你们的情况,所以今儿特意来瞧瞧。”秋盈盈一手摸着肚子,一手将她牵住,边说话边打量她,“你们这一次出去没出什么意外吧?可都安然无恙?”

“娘,你放心,一点事都没有。”古依儿笑着回道。

“那娘总算放心了。”

“娘,你挺着个肚子跑来就为了看我呀?你就不怕爹知道后冲你发脾气?”古依儿弯下腰摸了摸她高耸的肚子,还不忘打趣她。

她娘几个月都没出一次门,就算再大的事她都避着不现身,眼下能让她打破习惯挺着肚子出来,那肯定有不寻常的事。

秋盈盈先是抿了抿唇,沉默了片刻后才轻声问道,“紫儿是个什么情况?昨日她被送回去的时候就一直昏迷不醒,她那样子到底是要紧还是不要紧?”

“娘,是祖母让你来问的?”古依儿观察着她的神色,不答反问。

“是我自己来问的。”秋盈盈突然叹了口气,“你祖母知道简新阳与贺氏的关系后,觉得深受耻辱,紫儿昨日被送回去,听说她连问都没问一句。你爹有要事在身也无法分身管她,我是抹不开‘大娘’这个身份,所以才来问问。”

她说得像是被迫似的,但古依儿却能感觉到她心口不一。

如果只是问问,她只需要派个人来就行了,仅是为了做做样子,她完全不需要自己挺着大肚子跑出来。

“娘,紫儿的情况有些复杂,我一时也难以说清楚。”想到师父说的那些话,她又忍不住头痛。

“怎么,难道她有性命之忧?”秋盈盈突然皱起柳眉。

“王爷师父也没说她不能活,只是说过她受打击太大,除了她撞壁把自己伤到以外,她好像也没有求生的意识。”

“没有求生的意识?那她还能醒过来吗?”

------题外话------

总算把坏人处理光光了(*^▽^*)这本和其他文不一样,番外和正文有纠缠,在哪割断都不合适,后面齁甜齁甜的,你们就当看番外哈。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