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先砍一刀下载
  3. 先砍一刀
  4. 第十五章 雪中小屋

第十五章 雪中小屋

作者: |返回:先砍一刀TXT下载,先砍一刀epub下载

这个冬天的老天就是个更年期的老妈,脾气说变就变。

早上的时候,明明晴空万里。到了中午,便吹起了风,而且还是大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

没过一会儿,又下起了雪。即便是以鬼哭的眼力,在漫天的飞雪之中,也看不了多远,成了一个半瞎子。

这一下,可把鬼哭一行人给坑惨了,他们早上出发,现在走到了北郊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也就路旁一片老林子。

鬼哭低下了头,回过头艰难的大喊:“我们去林子里躲躲。”

一支手扶着大黑马,一只手扶着斗笠的南宫用力的点头。

然而,他们刚一钻进老林子,鬼哭长刀上的铃铛就响了起来。声音急促,似乎林子中有莫大的威胁存在。

而大嘴似乎也感觉到了,一头缠住了鬼哭的腰,另一头缠住了刀鞘,一副警戒万分的样子,随时做好了帮鬼哭拔刀的准备。

老林子很危险,这是一个坏消息,不过也有好消息。

这是一片长青木组成的树林,相比夏天,树上的枝叶稀疏了许多,但比起那些光秃秃的树木,无疑要好了太多。

一颗颗的巨木遮挡,直接让风雪小了许多。

吱呀一声,头顶咔嚓咔嚓作响,接着一根断木落下,被卡在了树杈中。接着一片仿佛藤蔓又仿佛树根一样的东西如蛇般蠕动,封锁了后路。

莫大的危机感浮上心头,鬼哭瞳孔微微一缩,连忙叫道:“快走,不宜久留。”

他们飞快的离开了原地,那个不知名的东西没有追上来。这是个好消息,鬼哭实在不愿意在这样的天气下和那个不知名的危险东西战斗。

不过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时候,他们已经深入了老林,不辨东南西北。无奈之中,只好由大嘴指了一个方向,然后朝着那边直行。

鬼哭在前方开路,林子中的草木已枯,干枯的荆棘藤蔓蔓延的到处都是。

鬼哭干脆拔出了短刀,在前方劈开荆棘藤外,开出了一条路。

“啊!”身后传来一声轻呼,紧接着就是拔剑的声音。

“怎么了。”鬼哭连忙回过头问道。

“没事。”南宫用剑挑飞了一颗正张着嘴一开一合的蛇头,从她的语气中,能明显听出她松了一口气,只见她笑了笑:“踩到了一条蛇,还好它已被冻僵,不然真的危险了。”

鬼哭一听,也是冒了一身冷汗。连忙道:“小心点,跟着我的脚印走。”

“嗯。”

南宫微微颔首,他们走得更小心了。

雪不断在下,越走,这地面的积雪就堆积的越深,鬼哭和南宫走得越加艰难。

尤其是鬼哭,他不仅在前面开路,而且还不像南宫那样不怕冷,寒风也在不断带走他的力量,体能的消耗超出了他的意料,很快他就开始气喘吁吁了。

“我来吧。”南宫持剑走了上来,到了鬼哭前面。

鬼哭一阵憋屈,看着走在前方开路的南宫,只觉得一颗大男人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南宫可不是什么柔弱女子,很多时候,她比绝大多数男人都要强。

用力的咬了咬牙,收刀入鞘,哆嗦的手指摸到了腰侧的葫芦,用了好几次才艰难的把葫芦盖打开。

天太冷,手脚麻木,几乎失去了知觉。

把一颗辟谷丹倒进嘴里,用力的咀嚼咬碎,伴随着被嚼成碎片的辟谷丹吞进肚中,再取下马背上的酒囊灌上一口烈酒,一股热气升腾,这才感觉好受许多。

两人相互扶持着交替前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然后又一个坏消息传来,他们似乎又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

好在,还没等他们跟追踪者碰上面,就找到了一个避雪的地方。在前面,风雪之中若隐若现,那是一个小木屋。

砰!

小木屋几乎是被鬼哭用肩膀撞开的,大黑马一头就撞了进去,然后是鬼哭,最后南宫退了进去,关上了门。

门窗关死,屋中陷入了一片黑暗。随着鬼哭摸出了火折子吹燃了,屋中这才微微明亮几分,不过大部分地方依旧处于黑暗之中。

这时候,鬼哭他们才有功夫打量四周。

屋子不大,装下鬼哭南宫和大黑马之后,就显得格外拥挤。

屋里很简陋,就一处灶台,还有些许柴火,墙角处有有一堆稻草,看样子是应该给人睡的。

门窗厚实严密,门上留了一个小孔,打开盖子可以往外看去。

大黑马二话不说,轰然倒下,躺在了那堆稻草中,闭着眼睛,口鼻之中喷出白气,肚子剧烈的一起一伏,看样子,背着那么多行李顶着风雪走了这么大一段路,实在是有些累了。

鬼哭坐在地上靠着大黑马的肚子喘着粗气,又喝了一口烈酒,看来还得缓一阵子。

南宫的体力出乎预料的好,她和鬼哭共同承担开路的职责,不过因为不怕冷的缘故,体力的消耗却没有鬼哭这么多。

撑着身体起来了,趴在门口,揭开盖子顺着门上的小孔往外看去。

片刻之后,又合上了盖子,冲着鬼哭摇了摇头,表示什么也没看见,然后走路过来,坐到了鬼哭的旁边,抢过鬼哭手中的酒囊,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风雪很大,铃铛一直在响。挠门的声音响起,似乎有野兽在外徘徊,想方设法想进来。

但是这个小木屋,修建的实在厚实。过了一会儿之后,外面的家伙似乎发现自己没能力进来,也扛不住那要命的风雪了,于是离开,铃声小了一些,但依旧不肯停歇。

南宫也不知是累到了,还是酒劲上头,双眸仿佛要溢出水来,十分迷离,头就靠在了鬼哭肩上。脸上潮红,鼻子里喷出阵阵凉气。

鬼哭彻底瘫在了大黑马身上,嘴里叼着火折子,一支手的手指轻轻的叩动着地板,而另一支手,却始终紧握刀柄,神经始终紧绷着。

透过狭长的双眼,似乎能看到他那比常人小一号的瞳孔正闪耀着火光。

剧烈的敲门声响起,南宫毫无反应,而鬼哭也没有去开门的意思,外面传来了咒骂声,很快就被风雪吞没。

风雪之声犹如海啸,铃声夹杂其中。渐渐的,鬼哭也撑不住了,陷入了似梦非梦之中。

当他醒来,身上一片暖和,盖着棉被,头顶湿漉漉一片,斗笠早已被拿走。

睁开眼睛,南宫正在往灶中添柴,而大黑马,正眯着眼睛享受着火焰的温暖,躺在一旁,嘴里悠闲的咀嚼着一截长发。

发质很粗,有些硬,这头发,明显不是南宫的。

“你醒了。”南宫回过头来:“再睡一会儿吧,你太累了,再说,等雪停还要好一会。”

但是鬼哭没有继续躺着的意思,他勃然大怒,一把掀开了身上的棉被:“大黑,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准舔我的头,不准嚼我的头发,还有你,大嘴,任何时候不准缠我双腿……”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