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三哥的拳头下载
  3. 三哥的拳头
  4. 第二百零九章 一波三折

第二百零九章 一波三折

作者: |返回:三哥的拳头TXT下载,三哥的拳头epub下载

第二百零九章一波三折

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一直犹豫不决,但是这个人可能是爱出风头,对别人说长道短的,指手画脚的,甚是惹人讨厌。

南宫曼曼看到有人竟然无端指质自己的心上人阿三,她可不买账,她平常对人对事一直是强势惯了,所以她看到这个犹豫不决的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在这个武林盟主推选大会上唧唧歪歪的,十分不满,直言其是娘娘腔。

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什么时候被人当着这么多人如此的不给面子的骂过?所以,他怒火中烧,对这个美若天仙、冷若冰霜的南宫曼曼恨得是牙咬噶吱吱的,若不是顾及阿三少侠的面子,恐怕早就出手了。

可是这个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他不认识南宫曼曼,但是在这么多江湖同道中人面前就这么被南宫曼曼言语攻击,他若不回击,说什么也下不了台。

所以他对着南宫曼曼出言不逊,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万万没有想到,他得罪了他不该得罪了的人。

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的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一个人冷冷的说道:“你敢碰她一根毫毛试试,看你能不能走出这个武林盟主推选大会的会台?”这个说话之人接着说道:“你真的是癞蛤蟆打哈气,你口气不小。”

“你又是谁?”青城山青城派掌门人独孤飞扬说道:“我今天就要你知道,你已经惹了你惹不起的人了。”

“哈哈哈,原来今天老夫碰到了一个二愣子,也罢!”众人朝着这个说话之人看去,原来是一个腰杆挺直、身材匀称年纪在四、五十岁左右的老者,他一边说一边朝着那个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走去。

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本来被南宫曼曼讥讽就非常难堪,现在又冒出一个腰杆挺直、身材匀称年纪在四、五十岁左右的老者对他冷言冷语的讥讽,他那里还受得了,他刚刚准备拔出长剑和这个腰杆挺直、身材匀称年纪在四、五十岁左右的老者,打上一场,哪知道,忽然从他的旁边蹿出来一个老叫花子,一脚踢向他握着剑柄的手,若是这个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还握住剑柄不放手,那么他的手肯定会被老叫花子着一脚踢得骨折。

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万万没有想到就因为自己多了一句嘴,现在有这么多人和他作对,而且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就说这个老叫花子,他的脚上的功夫堪称一绝。

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他也知道今天他碰到了难缠的人了。

可是现在他想退让,那个老叫花子的双脚已经化成无数个脚影,每一脚度踢向他的致命的部位,让他只好躲避,可是当他想到自己是堂堂的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的时候,他只好硬着头皮接招。

这个时候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就看见那个老叫花子的右脚化成上中下三路凌厉无比的踢向自己的喉咙、胸膛还有小腹,这个老叫花子的连环三脚,招式之迅捷、攻势之凌厉,实属他平生罕见。

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本来是一剑法著称,可是现在他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那个老叫花子的双脚处处攻击他的软肋,只要他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被老叫花子的脚踢中,就怕他要在江湖同道面前出丑。

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趁着喘气的机会回过头想看看自己带过来的十几个徒弟在那里,他不看不要紧,一看他的心就像是被用刀狠狠的劈了一刀一样,疼痛欲裂,原来自己从青城山带过来的那些青城派的徒弟现在被一群身份不明的黑衣人包围着,而且黑衣人个个手里都拿着江湖上的人都有点惧怕的那种可以连发的连珠弩,他的徒弟只要敢稍微动一动,就怕会死伤殆尽。

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一边化解着那还老叫花子的拳脚,一边身子往这个少林寺方丈住持大觉禅师的站立的的地方移动。

老叫花子的拳脚是越来越凌厉和刚猛,拳沉脚猛,那个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现在才知道,不要瞧不起任何人,说不定那个你认为没用的人,就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你为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和我动手呢?”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问道:“我们好像从来没有什么交集啊?”

“亏你还是一个门派的掌门人呢?你居然连我们的少主都不认识,你就敢出言不逊得罪于她。”老叫花子忽然身子腾空而起,双脚在空中连环踢出八脚,每一脚都恶狠狠的踢向这个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的胸膛。

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就觉得眼面前全部是这个老叫花子的脚影,他已经分不清这个老叫花子那一脚是真的,那一脚是假的,他一咬牙,伸手拔出了自己身上的长剑,但是就在他咬牙拔剑的时候,他的胸口已经被老叫花子的脚踢中了三次,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好像被大铁锤敲了三下一样,胸闷无语,他觉得一口鲜血就已经到了自己的喉咙口了,只要他现在一张嘴,鲜血马上就会从他的喉咙里喷出来的。

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知道如果他张嘴把这一口鲜血喷出来,他是彻底完了,于是他强忍着自己的疼痛,一咬牙把自己手中的长剑一抖,立刻漫天的剑光洒向了这个老叫花子。

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不愧是一个剑法高手,一剑在手,立马板回了刚刚劣势,剑剑不离老叫花子的要害部位,本来老叫花子已经把这个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逼得连连后退,现在这个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竟然舞动剑光,立于不败之地。

站在旁边一直观战的那个腰杆挺直、身材匀称年纪在四、五十岁左右的老者忽然说道:“老叫花子,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不要硬撑着,让我来会会他。”

“你不要在旁边啰啰嗦嗦的,我有分寸的。”老叫花子说道:“不要你钱,让你们看戏,你还要怎么样?”

“老叫花子,你是不是想叫上你的同伙一起上来啊?”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说道:“我也不怕你们以人多欺负人少的!”

“瞧你的脸好大啊,居然想让我和欧阳花雨两个人打你一个人,好让你在江湖上扬名立万。”老叫花子说道:“就我一个人就能对付你。”老叫花子说完一脚踢开那个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刺向自己的一剑,矮身低步,一个扫堂腿,进攻他的下三路。

“你说他叫欧阳花雨?”这个时候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往上一个腾空,躲过了老叫花子的扫堂腿,身子往后跃高退步说道:“难道你是‘晓月堂’的护法弃丐?”

“不错算你有眼光。”老叫花子一拳打向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的面门,接着说道:“你刚刚得罪了我们的少主,你闯祸了。”

“我是一时气愤,我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啊,那个小姑娘居然是你们‘晓月堂’的少主。”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一收长剑,双手抱拳说道:“在下在此向你们少主赔罪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不知者不罪!”这个时候少林寺方丈住持大觉禅师双手合什嘴里高诵佛号说道:“望各位施主不要忘了来这里的目的。”

“前辈,你们都不要打了,我们来这里是参加武林盟主推选大会的,不要忘了正题。”一直保持沉默的阿三少侠这个时候说道:“既然大觉禅师都开口说话了,我们都得遵从。”

“既然少侠阿三为你求情,我暂时先放了你,要不然你就等着挨揍吧。”老叫花子说完站在南宫曼曼身边。

那个腰杆挺直、身材匀称年纪在四、五十岁左右的老者也就是欧阳花雨也站在南宫曼曼身边。

那些穿着统一服装手拿连珠弩的黑衣人,也全部把连珠弩收了起来,挂着腰间,然后整齐划一地站在南宫曼曼身后。

那些刚刚被黑衣人包围起来的青城山青城派的众位弟子,看到这些黑衣人撤退了,连忙跑到他们的师父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身边站成一个圈,围着这个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像似走失的小鸟,终于找到归宿一样,依靠在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身边。

但是这个青城山青城派和这个“晓月堂”比起来真的是相差甚远。

“晓月堂”是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江湖上好多名门大派都要唯“晓月堂”马首是瞻,“晓月堂”的堂主南宫飞凤也是武林中的顶尖高手,谁若是得罪“晓月堂”,“晓月堂”就会不依不饶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那个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堂万万没有想到那个美若天仙、冷若冰霜的小姑娘竟然是“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的女儿南宫曼曼,也就是“晓月堂”的少主,他若是知道南宫曼曼的身份,他这么聪明的人才不会没事找事呢。

他惹谁不好,去惹“晓月堂”,他现在暗暗庆幸,他和“晓月堂”的恩怨还有化解的机会,他也看得出来那个名动江湖的阿三少侠和这个“晓月堂”的少主南宫曼曼关系非同一般,只要想办法把这个阿三弄得开心了,何愁青城山青城派和“晓月堂”的恩怨不能迎刃而解吗?

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也看得出来,这个阿三少侠在少林寺方丈住持大觉禅师的心里也占据非同寻常的地位。

所以,当少林寺方丈住持大觉禅师又一次提及让阿三少侠做这一届的武林盟主的时候,青城山青城派的掌门人独孤飞扬毫不犹豫的举双手赞成阿三担任这一届的武林盟主之位。

武林盟主推选大会的会台底下有许许多多的江湖中的人,现在已经有许多人同意这个少林寺方丈住持大觉禅师的建议,让这个其貌不扬、名动江湖的阿三担任这一届的武林盟主之位。

少林寺方丈住持大觉禅师微笑着点点头,刚刚想向众人宣布这一届的武林盟主大会推选出武林盟主的人选,忽然有人站起来说道:“你们这么草率的决定,让一个年轻人担当武林盟主,我不服。”

那么又是谁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又提出了异议呢?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