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帝君在上下载
  3. 帝君在上
  4. 第二百三十一章:心软

第二百三十一章:心软

作者: |返回:帝君在上TXT下载,帝君在上epub下载

殷颂看着镜子里自己一副被采阴补阳的模样,那叫一个气啊!选择性忘记了自己昨晚上压着人硬上弓的架势,回身就扔了把象牙梳子过去,控诉道:“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侍女们在这样的家暴现场中瑟瑟发抖安静如鸡

被一言不合扔了个梳子,男人接得倒是稳,温凉的梳子上还有女子浅淡的体香,他握在掌心摩挲了几下,站起身冲玲欢几人摆摆手,缓步向她走来

玲欢看一眼殷颂,见她虽气鼓鼓的,却没有不允许的意思,便让侍女们把东西摆好,屈膝行礼后退下了

屋里暖和,男人火力壮,自是穿得更轻薄,黑色中衣松松垮垮的披着,露出一小片蜜色的坚实胸膛,这还是因为刚有外人进来伺候,若只有他与殷颂两个人,他能坦坦荡荡光着膀子

折腾了一宿的小姑娘的确有些憔悴,乌溜溜的眸子水润,微微红肿的眼皮耷拉着,霍劭看着她,刚还想逗一逗她的心思便淡下来,只剩下满心怜爱,单膝蹲下,前倾着吻了吻她可怜的小眼皮子,柔柔道:“是我不好,让我们颂宝儿累着了。”

殷颂本来见他气势汹汹走过来,心头里很是发虚,但又见他态度突然软和,心顿时就稳了

她有时候很有些欺软怕硬的架势,当下小尾巴便得意洋洋的往上翘,轻咳两声,指点江山道:“知道错了,以后就得改,别整天就琢磨着这档子事儿,也别天天小肚鸡肠的,哪儿有定远王的样子!”

霍劭静静看着她装逼,缓缓挑起眉头,脸上倒不动声色:“哦?”

“哦什么哦。”霍劭这种模凌两可的态度很容易给人一种他好脾气好说话的错觉,于是殷颂愈发得意忘形,一脸矜持道:“你要知道,你现在可不是在你北境,而在我府上,我一个实权帝姬,自是要有不少应酬的,你既然是以男宠的身份,便要装得像一点,在外人面前一定要乖顺懂事,不能给我丢面,也不能乱吃飞醋明白么?”

殷颂其实贼精,这些话未尝不是给霍劭戴的紧箍咒,借现在这个他难得心软的机会说出来,他只要答应了,之后就别想给她搞事情

都说事后的男人最好说话,殷颂觉得自己相当机智,可显然她还是没贼过某只老狐狸

霍劭不说话,只静静看着她,眼神很有些高深莫测,把殷颂看得有些慌,勉力维持着骄纵姿态凶巴巴道:“你看什么?!”

霍劭待她实在娇宠,一直不肯真破了她身子不说,便是亲密事也很少连着两夜做,昨夜也是醋得有些厉害了,她睡后他点着蜡烛为她上药,瞧着嫩白的腿间被磨得有些红肿了,今日是无论如何舍不得动她了,便屈指轻轻点了点她的额头,拢了拢衣服站起身,就要往屏风那边拿衣服去

他什么都不说就要走,把殷颂整得莫名其妙,小跑着去追他,拽着他袖口:“你到底听没听见?”

小丫头还挺执拗

霍劭站定,侧着身子垂眸看她,那不怒自威的眼神搞得气势汹汹的小姑娘顿时又有点怂,但还是顽强的梗着脖子,霍劭很是好笑,弹了弹她的脑门,道:“今天不想收拾你了,自己乖一点,嗯?”

没说的,肯定是被他看穿了

殷颂怂怂的退后两步,盯着他大步流星的背影,丧气又咬牙切齿

明明早上起来还是她占优势,怎么转眼又被他压着了!这还是她的地盘呢!

“臭老男人!”殷颂在心里骂了个爽,才唤玲欢进来为她梳妆打扮

……

将近年关,各家各府都忙碌起来,尤其是今年又有匈奴使团朝拜一事,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殷颂贵为实权帝姬,兼任御史大夫形同副相,而今又是皇帝面前风头最盛的人物,自是不少人要上门来拜访交好、最好是能打探些消息;殷颂长袖善舞,倒不怕这些,温笑着都一一接待了

霍劭为了美人提前隐姓埋名呆在帝姬府上,不好出现在别人眼前,她忙碌起来,能陪他的时间就少了,除了时不时的出去部署安排自己的势力,也只能无所事事在后院、花园或者小校场待着;好在他也喜静,自己拿本书便能在书房待一天,等晚上她闲下来再去陪小姑娘,并不如何难熬

要说唯一让他不痛快的,便是时不时有访客以各种名义带过来的公子少爷们

元昭帝姬这个香饽饽,胆子大些的都想啃一口,她生得貌美、气质卓绝,那些被长辈带过来的年轻人们少有不动心的,变着花样献殷勤也罢,到底还端着矜持劲儿;但有些人听说她从城阳长帝姬带回来几个男宠,便动了歪心思,要送她几个漂亮男宠在府上养着

再给她多生几个胆子她也不敢养这个啊!殷颂那叫一个冷汗直流,无视那几个漂亮小生勾人又委屈的眼神,态度坚定的拒绝,浑身写满了正人君子四个大字!

霍劭冷眼瞧着,心情冷郁

他也知道殷颂是不会瞧上那些人的,但自己精心养大的宝贝被旁人心思不纯的觊觎着,让他想想便满心邪火

这一天,殷颂在正厅待客,霍劭就负手站在侧屋的屏风后,这是个能纵观全场又不会被人发现的位置,能让他清晰看见侧位那命妇身后一身锦衣身材消瘦的年轻人,一脸连脂粉都遮不住的纵情过度的萎靡之态,只一双眼睛却闪着异样的光,偷偷摸摸盯着主位笑意温文的殷颂,尽是贪婪之色

他倒是有点脑子,不曾出言不逊、作为也没出格,殷颂也不能只因为他的眼神就当场发作,便置之不理、只笑容愈发温和疏朗

霍劭冷冷盯着他一会儿,微微眯眼,身后林风忙上前,霍劭淡淡道:“既然不知道眼睛该怎么用,以后也就不用要了。”

林风笑嘻嘻应了是,没有半点惊色或劝谏之意

那是襄阳侯府最受宠的小公子,但那又如何呢?!

说句大不敬的,以如今定远王的声势与权势,就算是大梁皇后,也不会比定远王妃更风光!而元昭帝姬,早就是未来王妃的不二人选了,敢对她不敬,只瞎了双眼睛已经算手下留情了!

商业互吹了好一会儿,殷颂看着襄阳侯府的人离开,扯了扯唇角、意味深长

“不必你费心。”忽然肩膀上便压了只手,男人半环着她入怀,也漫不经心的看去:“我已让人去处置了。”

所以说有男朋友就是贴心,她刚还在琢磨着怎么搞他呢,男朋友就帮她代劳了!

殷颂抬头亲了亲霍劭的下巴,懒懒窝在他怀里

现在的相处时间很难得,马上就要新年了,他得以定远王的身份参宴,到时候人多眼杂,哪儿还能这样亲亲抱抱举高高

霍劭自然也知道,环着自己的小姑娘,轻声道:“明年来北境住些日子吧。”

殷颂想了想:“那也得下半年的事儿了。”

霍劭挑了挑眉

殷颂看着他,忽然笑了一下,翘起脚凑在他耳边道:“漠北不是老给你找麻烦么,咱们一起,搞掉他怎么样?”

所以说这个小野心家啊!

刚收了岭南没多久,连尾巴都没扫干净呢,就已经磨刀霍霍要撺掇他向漠北了!

霍劭不置可否,只掐了掐她的腮帮子

殷颂顿时瞪大眼睛,但有求于人,暂时按捺怒气,眼巴巴盯着他

收复岭南的骚操作是不能重现了,所以搞漠北得有真刀真枪的东西

她要兵权!

皇帝多疑,这玩意儿肯定舍不得给她,即使她再受宠再被信任也一样!

所以她需要定远王,需要通过北境的威胁与隐患,蛊惑皇帝把兵权暂交付于她

至于给了她之后嘛~哼哼,吃进去的自然是没有吐出来的道理啦!

霍劭有时候真觉得两个人的角色反了

他这个“野心勃勃”的定远王整天想着与她谈情说爱,她这个“温文尔雅”的帝姬倒是整天琢磨着翻天覆地

看来还是太闲了,霍劭想

一直没等到他回答,殷颂拽了拽他,企图用撒娇卖萌把他头脑冲昏赶快答应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等明年再说。”霍劭道,看了眼她,又补充道:“看你表现。”

------题外话------

哈哈宝宝换简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上来,是个逗比版本的,比心~\(≧▽≦)/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