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下载
  3. 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
  4. 181.大结局

181.大结局

作者: |返回: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TXT下载,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epub下载

姜景逸站在卧室门口儿,默默的注视着姜昊天下楼。

客厅里此刻安静到诡秘,一个人都没有。

姜昊天刚刚走到沙发的位置,猛然觉得身后有一道目光紧紧盯着自己。

他蓦然停住脚步回过头,小小的白色身影从房间门口一闪即逝。

姜昊天眼睛阴鸷一下,嗤笑了声。

小兔崽子翅膀硬了,还想跟他抗衡……等过二十年,他有这个胆子再说吧!

姜昊天一瘸一拐的出了门,姜景逸躲在门口听到客厅里传来重重的关门声。他等待片刻,直到院子里响起汽车的引擎声,这才从房间里偷偷的潜出来。

姜昊天这几日一直在姜卫东的房间里住着,所以姜景逸猜测,姜家所有房间的钥匙,应该被姜昊天藏在了姜卫东的房间里。

姜景逸跑到姜卫东的房间门口儿,悄无声息的打开房门,露出一道窄窄的缝隙。他扒着门缝儿朝屋里张望两眼,并没有发现段慧珠的身影。

只有四肢被绑的姜卫东,气游若丝的躺在床上。

姜景逸眼神闪了闪,小心翼翼的潜进房间,姜卫东一双浑浊的老眼瞥向他,瞬间变得澄明!

“呜呜呜……”

姜卫东歪着的嘴巴说不出完整的话,只是很激动的瞪着姜景逸,貌似在急于向他表达什么。

姜景逸站到姜卫东的床头,小声问道:“爷爷,你是要告诉我,让我去救那名叫‘美雅’的阿姨吗?”

姜卫东唇瓣开始哆嗦,老眼一眨,流下泪来。

姜景逸生怕屋里的动静会把段慧珠吸引过来,他赶紧小声问道:“那你知道钥匙藏在哪里吗?”

姜卫东忽然开始对着他“挤眉弄眼”,姜景逸看了好半天才明白是什么意思。

“是在床底下吗?”

姜卫东使劲的眨眨眼。

姜景逸快速的趴在冰凉的地板上,姜昊天把钥匙藏得很深,他伸长了手臂都没有摸着,最后还是拿了床头柜上放着的“不求人”伸到床底下,这才勾到那串钥匙。

“哗啦啦”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来,姜景逸手心里出了汗,他飞快的将那个贴着数字“5”的钥匙摘下来。紧接着,又将钥匙盘原封不动的放回了床底下。

“爷爷,你在这里等着,”姜景逸心急如焚的对老泪纵横的姜卫东说道:“等我把美雅阿姨放出去,她就会找人来救你。”

姜卫东哆嗦着唇瓣,姜景逸刚要转身,他身后蓦然响起了开门声。

“你在干什么?”

刚刚出去的姜昊天不知什么时候返了回来,声音冰凉到没有一丝温度。

姜景逸咯噔一下,小心脏里如万马奔腾。

姜昊天阴鸷的眼神打量他全身上下,姜景逸的小胳膊在微微颤抖。

“我听到这个房间里有特殊的动静儿,我担心姜爷爷有什么需要,所以就过来看看……”

姜景逸第一次说谎。

他手心里捏着那枚钥匙,全是汗。

姜昊天打量他两眼,见姜景逸看到自己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混身颤抖,谅他也不敢跟自己作对。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永远都不准进这个房间!”

姜昊天一瘸一拐的走向床头,挥手把姜景逸搡到一旁。

姜景逸惯性的向后颠簸两步,他扶住柜子,这才没有跌倒。

姜昊天开始俯身查看姜卫东的状态,姜景逸见他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这边,拿着钥匙偷偷出了门。

姜景逸刻意站在门外停留片刻,姜昊天威胁姜卫东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来。姜昊天貌似在动手,房间里响起拍肉的声音,以及姜卫东微弱的哀嚎声。

姜景逸咬咬牙,目光对准了姜美雅的房门,毫不犹豫的走过去。

黑暗里,刚刚被关起来的姚丽正瑟瑟发抖的躲在墙角,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匍匐在地上的姜美雅。

两个人各自占了房间的一个角落,姚丽担心她随时冲上来会撕烂自己,一刻都不敢松懈的防备着。

姜美雅十分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气游若丝的望着她,苍白的唇瓣暴露在姚丽眼中。

“我不会伤害你的,放心……”

嘶哑的声音传出来更像鬼魅,姚丽抓起身边的垃圾桶挡在胸前,瑟瑟发抖的望着姜美雅,“谁、谁信你的话!昊天说过,你……你可是连人都敢杀。”

姜美雅扯开干涩的唇瓣,露出一抹惨笑。并未出口解释。

这个时候房间外面忽然想起“悉悉索索”的声音,两个女人同时将头扭过去。

原本被锁死的门板,忽然被推开一道缝隙,刺眼的光亮从外面照进来。

姜美雅不适应的抬起手捂住眼睛。

房门很快被关上,姚丽看清来人,顿时跪着爬过去,一脸惊喜的要抱住那个小小的身影。

“灿灿,灿灿!你是来救妈妈的吗?”

姜景逸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随即转身走到姜美雅面前。

姚丽张开的双臂扑了个空,有些怔愣的望着姜景逸。

“姜阿姨,”姜景逸冷酷的小脸儿上头一次展现出紧张的表情,“我爸爸现在正在爷爷屋子里,趁他不注意,你赶紧逃走吧!”

刚刚被光线刺到眼睛的姜美雅,终于看清了眼前这个小家伙儿的面容。

他的眉眼五官,跟姜昊天和姚丽一点儿都不像。说出去,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姜昊天的儿子。

见姜美雅愣愣的盯着自己不说话,姜景逸一把攥住她骨瘦如柴的手腕儿,催促道:“快点儿吧,不然一会儿等我爸爸出来,你想走都走不了了!”

姜美雅终于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小家伙儿是来救自己的。

姜美雅早就饿的没了力气。姜景逸拉着她的手臂,费力的把姜美雅从地上搀扶起来。

两个人刚要走出去,姚丽忽然一把抱住了姜景逸的双腿。

“灿灿!灿灿!我是你的妈妈呀,灿灿!你不能丢下我不管啊,灿灿!”

姚丽表演的声泪俱下,就连姜美雅都有些动容。不过姜景逸内心并没有任何波动。

打从他记事起,这个对外宣称是他母亲的女人,并没有在日常生活中管理过他的任何事,没有给与过丝毫的关心,甚至将对婚姻的不满,全都发泄到了姜景逸的身上。

“你走吧,”姜景逸丝毫不管姚丽,扭头催促姜美雅,“姜阿姨,再耽误下去,咱们三个谁都出不了这个屋子。”

“灿灿!我可是你的妈妈呀……”姚丽一声悲惨的呼唤,另犹豫不决的姜美雅彻底心软。

她生平最看不得这种场面,凡是“妈妈”、“孩子”这些字眼儿,总是能轻易触动她的心弦。

“我把你妈妈一起带走吧,姜家的保镖应该已经被姜昊天买通了。由你妈妈带着我出去,应该不会引起怀疑。”

姜景逸没说什么,深邃的眼睛闪了闪,只是催促两个人赶紧走。

姜卫东弱弱的哭泣声透过房间隐隐的传到客厅,正要下楼的两个女人刚好听到,姜美雅要冲进去救她的父亲,姚丽一把将人拦住。

“喂,你想死啊,这个时候冲进去,咱们全都完蛋了!有什么仇什么怨,等你逃出去再说!”

姜卫东的哀嚎声一阵大过一阵,姜美雅眼里浸出了泪水,咬咬牙,还是裹紧了身上的床单,被姚丽牵着手领出去。

姜美雅的脑袋和上半身被一张格子床单裹得严严实实,紧张的跟在姚丽身后。姚丽很淡定的对门口的保镖说家里的保姆好像得了荨麻疹,烧的很严重,必须带她去医院看看。

保镖细细打量着被床单包裹着的姜美雅,见她低着头,病到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没有丝毫怀疑,打开大门将二人放行。

两人走出门口儿很快上了一辆出租车,姚丽胡乱报了个位置,司机将车开动。

望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姜家大门,姚丽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吓死我了,还好你长得瘦,跟家里的保姆身材差不多,不然就穿帮了!”

姜美雅还在担心着姜卫东,姚丽见她低着头不说话,没好气的用手肘碰一碰姜美雅,“喂,我要去找我的情郎了……你,去哪儿?”

姜美雅顿了顿,一双污浊的眼睛盯着窗外一闪而过的夜景,开启唇瓣道:“司机师傅,麻烦把我送到‘齐氏集团总公司’。”

姚丽听了,嗤笑一声,“你该不会……想着朝你的前夫伸出援助之手吧?据我所知,人家夫妻俩现在可恩爱着,你去了也是自讨苦吃。他不把失忆的账重新算在你头上,你就该阿弥陀佛了。”

姜美雅没说话,安安静静的坐着,她眼里流露出浓烈的悲伤。

姚丽见她这个样子,也不好再挖苦什么,只是吩咐司机加快速度把姜美雅送过去。

齐晋今天刚好在公司有事加班儿,保镖把齐贝艺送来公司给齐晋解闷儿。

正经的男人一边敲着电脑办公,一边听坐在旁边的女儿喋喋不休着。

总裁座椅旁边加了个卡通儿童椅,这是齐贝艺的专属,纪欧娃都没有这个殊荣,可以在齐晋办公的时候打搅他。

“爸爸,小哥哥真的好可怜哦。他的爸爸妈妈一点都不恩爱,难怪小哥哥整天一副酷酷的样子,还不爱笑……换做是我,出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说不定比小哥哥还要冷漠。”

女儿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落进了齐晋的耳朵里,齐晋批改完最后一份文件,这才将正在喝果汁的女儿抱在腿上。

“他的爸爸不学无术,小哥哥没有继承他爸爸的不良品德,是一件好事。”

齐晋沉闷磁性的声音响起来,齐贝艺有些好奇的睁大眼睛望着他,“爸爸,你和小哥哥的爸爸认识吗?”

齐晋正在点鼠标关电脑,他点下头,“有点熟……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

齐晋话音刚落,站在门口外面的保镖就敲起了门,声音很是犹豫:“齐总,姜小姐出狱了,貌似有什么要紧的事……求着见你。”

齐晋顿了下,星眸里闪过一丝厌恶。

“她来做什么。”

保镖:“不知道,好像十万火急,放低了姿态求人。是不是把她轰走?”

齐贝艺察觉到齐晋的情绪不对,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望着他,齐晋很快将那丝阴霾的情绪收起来。

声音又恢复平淡:“让她进来。”

姜美雅一进总裁办公室,就看到俊朗如斯的男人如帝王一般坐在沙发上,他怀里搂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一双黑漆漆的眸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那女娃娃的长相,跟纪欧娃如出一致。

姜美雅心中动容,回想起过往的种种,硬着头皮,有些不自然的挪步到齐晋跟前。

“你……还好吗?”

声音唯唯诺诺含着嘶哑,齐贝艺从沙发上跳下来,走到姜美雅跟前,很关心的问她:“阿姨,你感冒了吗?”

姜美雅看了眼小姑娘,精灵般的可爱。

她笑笑,又摇下头,随即,将目光投向不为所动的男人身上。

齐晋拧着眉头望向她,本来以为,再见到这个女人,他会嫌恶、痛恨,甚至厌恶。可没想到,五年的牢狱生活把姜美雅折磨成这样一个人鬼不如的样子……齐晋瞅着她瘦骨嶙峋的模样,心中任何情绪都没了,只剩下怜悯。

算计来算计去,到最后,还不是算计到自己身上。

见齐晋眼波平淡,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厌恶自己,姜美雅那颗揣揣不安的心瞬间放下来。

齐晋还想着回答她刚才的话,“我现在很好。有儿有女,妻子贤惠,家庭和谐。”

姜美雅为他高兴,庆幸自己做下的孽没有铸成大错。

“那就好。”

齐贝艺歪着小脑袋,奇怪的望着姜美雅,“阿姨,你怎么哭了,是有事情需要我爸爸帮忙吗?”

齐晋也从沙发上站起来,目光睇向她,姜美雅忽然颤抖着唇瓣,双腿逐渐弯曲,“噗通”一声,在齐晋面前跪下来。

齐贝艺小嘴儿张成了O型。

当天晚上,邢子泰带着两队人,分别包抄了整个姜家。

姜昊天正从房间里揪出自己的私生子,准备扬起木棍进行一顿暴打,当场被警察抓获。

姜卫东浑身青紫的躺在床上,只剩下最后一口气,随后赶来的姜美雅扑在床上哭天喊地,救护车尽快把老人家送走。

姜昊天与躲在客房里的段慧珠,以“涉嫌侵害他人生命和财产”的罪名,被一同抓获。

姜景逸望着满屋子穿制服的人来了又走,他一颗找不到归属的心,前所未有的安宁。

齐贝艺小嘴儿吧啦吧啦不停的给纪欧娃告状,纪欧娃听了气的要死。

“妈咪,那个阿姨看起来和爸爸关系不简单呢。她跪下来求爸爸的时候,爸爸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纪欧娃精致的小脸儿变成了铁青色,她手里的梳子被狠狠的掰断,搁到桌上。

齐贝艺瞬间闭了嘴。

纪欧娃穿好外套,一副要去找齐晋算账的架势。

拿好车钥匙,走之前,纪欧娃又憋着一肚子气问女儿:“那她还对你爸爸做什么了,有没有像妈咪一样,抱你爸爸,或者亲亲他?”

“唔……那倒没有。”齐贝艺很认真的回答:“爸爸一直对那个女人保持两步的距离。不过看起来,爸爸也很不忍心的,如果我没有在场的话,爸爸应该已经亲手把她扶起来了吧。”

纪欧娃恨的咬牙切齿,她就说,两个人夫妻五年,怎么会没有感情。齐晋口口声声说恨极了姜美雅,如果真的痛恨,又怎么会才让她吃五年牢饭。

“你自己给家呆着,有事叫保姆,或者到你哥哥房间里去。”纪欧娃拉着一张脸对女儿说道:“妈咪现在要去找你爸爸谈些事情。”

纪欧娃刚要走出去,一道高大身影淬不及防的抢在她前面开门闯进来。

齐晋眼神落到她的七分袖风衣上,“这么晚了,还出去?”

纪欧娃刚要发火,碍于女儿在场,也只是狠狠的瞪了齐晋一眼,没有说话。

齐晋意识到什么,抿下唇瓣,刚要解释,纪欧娃忽然冷冷的转过身去。

齐晋脱口要出的话又咽回去,他目光睇到女儿身上,齐贝艺极有眼力的下床。

齐晋在女儿额头上亲了下,齐贝艺这才乖乖的走出去。

男人反手锁好门,将外套脱了搁在床上,几步走过去,长臂一揽,拥住女人的娇躯。

“放开我!”纪欧娃冷着脸怒斥他,齐晋没恼,手下力度轻了些,却依然用肌肉紧绷的胸膛紧贴着纪欧娃的后背。

“这么大火气儿,不清楚的,还以为我出轨了。”

纪欧娃冷哼一声,偏过脸来,四十五度角斜眼看他,“有区别吗?和前妻幽会,还当着女儿的面儿,我看你现在是铁定我被两个孩子拴住跑不了,才有恃无恐!”

低低的笑声从耳畔传来,纪欧娃一回头撞上那双含着柔情的眸子,心里的火气儿,一瞬间消了大半儿。

“我有多久没看见你吃醋了?上回是什么时候来着,哦,对,给你买衣服结账时,和女售货员多说了两句话。”

纪欧娃瞧他这副没皮没脸的样子,又横他一眼,“知道我介意,那你还和她见面!”

齐晋不动声色的用两只手臂圈住她的腰身,下巴搁在她香肩上,温柔磁性的嗓音从喉咙里溢出来,“天天都是我吃醋,现在让你也尝尝这种味道,倒也公平。”

“胡说,我可不像你!”纪欧娃望着窗户上那张俊脸,没好气道:“我又没有前夫、前男友。”

“那宋宇呢?你哪一部戏不跟他合作?我都快被醋坛子泡酸了。”

“……我们是工作,再说了,我不是和他保持距离么。你还这么小心眼儿!”

齐晋在娇嗔的女人唇角上深深印了口,“要不是我给狗仔施压,你们两个的绯闻早就传遍全国各地。到时候外人看到的,哪是我们夫妻恩爱,反而是你给我扣绿帽子。”

这话说的,纪欧娃一点儿吵架的底气都没了。

她握住男人搁在腰上的双手,反问道:“那你总该给我一个解释吧?姜美雅作恶多端,害得我们一家三口差一点就阴阳两隔,你竟然还义无反顾的帮她?不恨了?”

纪欧娃阴阳怪气,齐晋又亲了她一口,这才低喃的回答:“恨,怎么不恨。可就算美雅死了,这个世界也激不起什么波澜。她一定是走投无路了才来求我帮忙。我现在和你,还有孩子们,生活的都很好。帮她,是看在姜卫东的面子上。”

“姜卫东?他又怎么了?”

齐晋仿佛累了一般,闭上眸子回答:“他被姜昊天囚禁在家里,邢子泰带着人赶到的时候,就差一口气。”

纪欧娃有些震惊,不过她很快恢复淡定,“依照姜昊天的为人,做出这种事并不奇怪。”

“雨薇当初还求我放了姜昊天,让他代替美雅给姜卫东养老。她那么年轻,怎么知道有一句话叫做:浪子回头金不换。”

纪欧娃反手摸着齐晋光滑的俊脸,颇有感触,“这就叫自作自受。姜美雅和姜昊天这两个人,算计半天把自己搭进去。”

“姜美雅妄想出狱以后,和姜昊天结婚。你说……这个女人到底是聪明还是傻。”

齐晋忽然拧起眉,睁开眼,有些不理解,“按理说,她吃这么大亏,应该早有觉悟。”

纪欧娃忽然板着脸看他,“不许你同情姜美雅!”

“……我没有,我只是在跟你谈心。”齐晋真的无语,事实上他肯出手帮姜美雅,真的只是看在姜卫东的面子上。就算这件事落到齐晟耳朵里,也一定二话不说出手相助的。姜卫东又不是什么坏人,女儿犯下的过错平白加注到他身上,未免太可怜了。毕竟,谁都是有父母的人。换个角度,可以体谅一下。

可很明显,纪欧娃不打算放过齐晋。

“你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你的内心!”

“……那我该用什么表情?”

“不许皱眉头,不许替她考虑!”

“……”

齐晋忽然捧住她的脸,深情的将她吻住。纪欧娃倒退两步,后背紧贴着窗帘。

齐晋大手顺着她腰间抚上去,一颗一颗解开她风衣上的扣子。

“穿这么复杂,以后但凡是在卧室里,连衣服都不要穿了。”

纪欧娃两条腿被挤开,她反手推着男人,“少给我来这一套!去客厅跪搓衣板儿去。”

齐晋解自己的皮带,“行,等做完了什么都好说。”

第二天,纪欧娃腰酸背痛的出门,齐贝艺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站在别墅门口儿等她。

看到纪欧娃穿着高跟鞋,龇牙咧嘴的从房子里出来,齐贝艺又好奇的问:“妈咪,昨天晚上你被爸爸打了吗?为什么我听到你在屋里的叫声?”

“…。”纪欧娃开车门的动作顿了下,尴尬片刻,坦然回答道:“那是你爸爸在给妈咪按摩,力气大了,妈咪才觉得疼。”

“哦……”

齐贝艺不疑有他。

母女两个刚要上车,门口儿的保镖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轻轻敲了下车窗,“太太,姜小姐想要见你。”

纪欧娃要发动车子的动作顿住,她降下车窗,“她自己一个人吗?”

“不是的,还领着一个小孩子,做计程车来的。”

纪欧娃隔着车窗看过去,贝贝一眼瞅见那个熟悉的小小身影,她打开车门飞快的下车。

“小哥哥!”

穿着碎花公主裙的齐贝艺,像是只小蝴蝶一样,欢快的张开手臂朝着姜景逸跑过去。

姜景逸目光闪了闪,看着飞奔过来的齐贝艺,缓缓的勾起唇角。

纪欧娃背着手提包款款的跟在齐贝艺后面,那张完美到毫无瑕疵的脸蛋儿上,透露着高冷的表情。

姜美雅一瞬不瞬的打量着她。

五年不见,宋小鱼变得更美了。从前只是外在吸引人,现在内外兼修,气质更上一层楼。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股迷人的魅力。

齐贝艺抱了下姜景逸,纪欧娃看到他是姜美雅带来的孩子,不动声色的将女儿拉到自己身边,“贝贝,有礼貌的和小朋友说话。”

齐贝艺很高兴,两只小手儿背在自己身后,亮晶晶的双眼眨也不眨的望着姜景逸。

姜美雅意料到她并不欢迎自己,没说什么,只是黯然的垂下眸子,“我这次来,是向你道谢的。”

姜美雅的放低姿态,另纪欧娃意想不到。

从前那样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一个女人,如今落魄潦倒,需要在情敌面前看脸色。不知道是天意弄人,还是因果报应。

望着她一身破旧的衣服,以及才三十多岁就一副风烛残年的样子,纪欧娃不忍心再给她脸色瞧。

只是目光稍稍倾斜,眼尾睇向姜美雅身边一直站着的那个不苟言笑的男孩子。

“你打算把他怎么办?”

姜景逸抬头望了一眼纪欧娃,一股羞耻感和自卑感直袭心头。

贝贝的妈妈……好漂亮。

是大明星。而自己的妈妈不知道……

纪欧娃对他笑了笑,眉眼柔和的像是月神,姜景逸很激动。

“很乖。”这是纪欧娃对姜景逸的评价。

齐贝艺扬起笑脸儿,“小哥哥可懂事了,妈咪。”

姜美雅也望着姜景逸,枯燥的手拉起姜景逸的小手儿,对纪欧娃说道:“我打算把他带到国外去生活。国内……也没有什么是属于我们的了。姜家的财产,我托人打理着。”

纪欧娃有些诧异,“你并不是他的监护人,你们两个也没有血缘关系。要争取到他的抚养权,很不容易。”

姜美雅笑笑,“今天早晨出来的DNA鉴定结果,灿灿,和姜昊天,还有姚丽,都非亲子关系。姚丽的孩子在怀孕三个月的时候不小心流掉了,灿灿是她为了攀龙附凤,通过特殊渠道买来的孩子。”

纪欧娃望着和女儿玩儿的很欢快的小男孩点下头,“这倒是个不错的结果。姜昊天罪恶滔天,这孩子的抚养权只能落到你手上。”

“是。”姜美雅又凄惨的笑了下,“斗来斗去,我最大的成功,就是争取到这个孩子的抚养权。”

纪欧娃眼眸深了深,没说话。

姜美雅撩了下耳边的发丝,有些不自然的对她道:“昨天……我是迫不得已去找你老公求帮住的。我担心你误会,一大清早过来对你解释。”

姜美雅态度诚恳,纪欧娃吸口气,十分傲娇的回答:“我和齐晋心有灵犀,对彼此的信任早就超越了一般夫妻。哪会有什么误会。换作是我在场,一样会允许他帮你的。”

姜美雅笑得舒心,“那就好。我不希望我走之前,还有人因为我过的不好。”

纪欧娃牵住贝贝的小手儿,淡淡的回答:“你多心了,托你的福,我们现在过的很好,齐晋一天比一天更加爱我。”

“看得出。”

两个人相对沉默一会儿,纪欧娃看眼时间,八点四十五,她对姜美雅道:“我还有场戏要拍,就不多陪了。你们……也应该要赶飞机吧?”

姜美雅知道纪欧娃这是在赶人,她弯下身子,温柔的对姜景逸道:“灿灿,跟阿姨说再见。”

姜景逸看了眼纪欧娃,又看了眼齐贝艺,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到异国他乡,十分不舍。

他挥挥小手儿,对纪欧娃和齐贝艺分别说:“再间,阿姨。再见……小妹妹。”

姜景逸被姜美雅拉着手,忍着痛转身。计程车就在不远处的路边上,他一步三回头。

齐贝艺知道小哥哥要走,刚才还笑逐颜开的小人儿一瞬间就撇着嘴开始掉泪,“妈咪,小哥哥是不是要去国外生活呀?我刚才听到你说那位阿姨还要带着小哥哥去坐飞机……”

纪欧娃不忍心骗女儿,只得望着二人的背影如实回答道:“小哥哥长大以后就会回来的,阿姨只是带着他去过更好的生活。”

齐贝艺哭出来,张开双臂就要冲过去拦住姜景逸。

“我不要!我不要小哥哥去外国!我爸爸很棒的,爸爸也可以给小哥哥更好的生活!”

纪欧娃赶紧拦住女儿,她弯下腰,死死的将女儿抱在怀里。

“你听妈咪说,贝贝!小哥哥是去国外深造,我们不能阻止他!你爸爸并不是他的爸爸,只有小哥哥的监护人才有权力决定他去哪里。”

“可是我就是不想与小哥哥分开!”齐贝艺挣扎着要从纪欧娃怀里逃脱,门口儿的保镖看见了,赶紧跑过来帮忙。

三个大人折腾了好久,纪欧娃才成功将女儿抱在怀里。

齐贝艺望着远远驶去的计程车,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纪欧娃心里也不好受,这个时候齐晋又不在家,她只得自己哄女儿。

“贝贝,每个人都要经历他必须经历的事情才能成长。你也希望能看到一个强大的小哥哥,不受任何人欺负的小哥哥,对不对?”

齐贝艺知道妈咪说的有道理,一直到计程车消失不见,她才将小脑袋扎进纪欧娃温暖的怀抱里。

“妈咪……”齐贝艺柔弱的像只小猫儿,声音更是无辜的可怜,纪欧娃心疼的不行,赶紧答应着:“妈咪带你去姥爷家好不好?你不是也喜欢跟乐乐哥哥一起玩儿吗?”

齐贝艺哽咽着摇摇头,她真的很伤心。姜景逸在她心里的位置,是任何人都代替不了的。

“妈咪,我就想知道,小哥哥什么时候回来?”齐贝艺嘶哑着问纪欧娃:“是一年,还是十年。是一百天,还是几百天?”

纪欧娃硬着头皮回答:“快了,很快的。有可能十年,也有可能他明年就回来……一眨眼就过去了。”

“我相信妈咪的话,”齐贝艺抽泣两下,两只小手搂紧纪欧娃的脖子,还在哽咽着:“小哥哥一定会回来看我的。一定会……”

纪欧娃没说话,只是叹口气抱着女儿朝屋里走。

车上的姜景逸一直将脸贴在玻璃上,一直到望不见齐家的大门,他还是不肯将目光收回来。

深邃的眼睛里有梁晶晶的东西在打转,倔强的他,就是不肯把眼泪落下来。

小小的身躯里仿佛极力隐忍着什么一触即发的情绪。

姜美雅看到这一幕叹口气,她拿条毯子盖在一旁睡着的姜卫东的身上,继而又转过身来把姜景逸搂到怀里。

“灿灿,你很喜欢这个小妹妹。”

姜景逸把头靠在姜美雅怀里,闭上眼睛点点头。

姜美雅摸着他的头,“可是我们现在很弱小,不能给她任何保护。等有一天你长大了,翅膀硬了,开辟出你自己的天空和领域。到时候,我们再回来找她,好不好?”

姜景逸睁开眼,他眼神坚定的在心里发誓,有朝一日,他一定会带着满身光环,回来找齐贝艺。

齐晋得知女儿因为姜美雅带姜景逸出国的事情,伤心的大哭一场,自个儿也跟着不痛快。

护女心切的男人,干脆把工作带回来家里,三天没有去公司。

纪欧娃也尽量把工作往后排,一家人换着花样儿哄贝贝开心。

都说小孩子脾气上来的快,下去的也快。

齐贝艺闹了两天,自个儿就痊愈了伤口。

全家人见到她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该闯祸闯祸,该捣蛋捣蛋,便不再为她提心吊胆。

只有在深夜的时候,齐贝艺才会在自己的房间里望着窗外的星星发呆。

每每回想起和姜景逸相处的点点滴滴,齐贝艺都是笑得甜甜的。

“小哥哥,你要加油哦……”齐晋跑来女儿房间为她盖被子,睡梦之中的齐贝艺呢喃出一句这样的话。

姜昊天入狱的事情告一段落。

齐雨薇阴历九月二十三生下一对龙凤双胞胎,这让整个S市沉浸在喜悦之中。

新晋的局长升官发财喜为人父,当然要宴请一番。

邢家做满月宴,邢子泰担心树大招风,就算心里再怎么高兴,也只是像普通人家那样宴请了几十桌宾客。

而到了齐家这里,却不一样。

齐晟这个老丈人碍于身份不能张扬,可齐晋这个有钱的大舅子,却一点都不低调。

跟齐贝艺周岁宴的时候不同,齐晋并没有摆那么大的阵仗,弄一些复杂又奢侈浪费的东西。S市最好的饭店,宴席足足摆了三天。

喝多的宋启航从酒店出来,被司机送回到公司。

门口的保安要搀扶着他进去,宋启航却坚持要自己走。

“倩倩……倩倩……”宋启航忍住胃里翻涌的冲动,扶着墙壁前行,“倩倩……”

他嘴里呼唤着,脚步朝朱倩倩的办公室走去。

宋启航推开门,却发现身为财务部部长的朱倩倩并没有在里面。

原本就快要倒闭的公司,早就人走茶凉,宋启航连逮住个人问问朱倩倩去了哪里的机会都没有。

“倩倩……”宋启航凭着自己模糊的意识,脚步悬浮的朝财务部走去。

路过有两个搬着东西要走的员工,皆是用古怪的眼神望着宋启航。

宋启航丝毫不在意,他跌跌撞撞的走到财务部,刚要抬手推门,忽然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刻意压低的说话声。

“妈,你这样做是违法的!”

“怕什么,宋启航那个软蛋,知道了还能告你不成?”

“可是——我们卷着公司的钱跑了,启航怎么办啊?”

“哼,他有个有钱的妹夫坐镇,你还担心他?想想你自己吧,倩倩!”

宋启航一下子清醒过来,他扶着墙壁偷听。

朱倩倩犹豫的声音从财务部里传出来:“启航这些年对我挺好的,他生意不顺也不能只是怪他。可能有些人就是没有财运,或许他只适合做员工。”

“呸!我看你是被宋启航洗脑了吧?那个在大学追你的姓李的男人,可是到咱家去了。他一听说你过得不好,立马儿就急了,要将你抢回去!”

朱倩倩:“妈,你怎么又说这个?当初还不是你死活不同意我和他在一起,现在反倒叫我——”

“妈以前是目光的短浅,没想到穷小子一朝翻身成富翁啦。你瞅瞅你和启航,现在还住在宋家那座破房子。而人家李先生啊,早就自己开了好几家分公司!他现在正在朝着齐晋看齐,而启航呢?”

宋启航听到老丈母娘哼了一声,“别怪妈说话难听,你和乐乐跟着他,迟早连饭都吃不上。”

朱倩倩:“妈,他是我丈夫,我不能抛弃他。”

“你是我女儿,装什么装?前几天你晚上没回家,是不是跟李先生呆了一宿?”

宋启航听到这里,脸色一下子惨白。

朱倩倩没底气的回答:“我们只是喝醉了,一起在宾馆住了一宿。他向我抱怨他感情不顺,我给他诉说我婚姻不幸。我们俩醒来都穿着衣服呢,什么也没做。”

宋启航听到丈母娘笑得很开心,“你这话呀,也就是骗骗你妈。要真没那心思,会跟人家出去一晚上?”

朱倩倩突然不说话了。

宋启航靠在墙上,心如死灰。

点钞机的声音在房间里不停的响起来。

宋启航听到朱倩倩问丈母娘:“妈,还要拿多少?”

“笨蛋,拿不得一次性拿完啊?齐晋的妹夫家生了对儿双胞胎,宋启航参加满月宴,不喝到半夜是不会回来的。趁这个时间,赶紧拿光了!反正监控坏了,他也不知道是谁干的。三个亿投资的小公司啊,亏损以后,这才剩下多少钱啊!大不了,宋启航再让他妹夫给开一个。”

“可是,妈——”

“哎呀!讨厌死了,倩倩你别打扰我数钱!等过阵子,你和启航离了婚,好好跟姓李的过日子!姓李的虽然有钱,但妈也不能总是伸手管你要吧?”

宋启航默默的听着办公室里母女的对话声,他这些年来装聋做哑,对朱倩倩剩下的最后那点儿夫妻情分,瞬间消失不见。

走廊里,那个晦暗的身影,蹒跚着慢慢前进。

宋启航走到自己的办公室,朱母说过的话,像是棍子般将他敲醒。

朱倩倩的态度另宋启航心凉,他艰难的掏出手机给警察局打了个电话。

男人的声音像是经历过一场人生巨大变故那样,沧桑沙哑的不成样子。

朱倩倩和她母亲正准备卷着巨款潜逃,突然冲进来的警察令二人淬不及防。

母女两个被压制着带上警车,朱母耷拉着脑袋,朱倩倩一张脸被警灯照耀的五彩缤纷。

上车前,朱倩倩回头望了一眼公司的高楼大厦,她知道宋启航就站在某个角落透过窗户望着自己,朱倩倩请求见宋启航最后一面。

心如死灰的宋启航,给了一个否定的答复。

朱倩倩与朱母被判入狱,宋启航给她一条活路,也给自己一条活路,没有将当年谋害宋小宝的事情说出来。只是十年的牢饭,够朱倩倩吃了。

来年五月,齐老太起来到花园散步,一不小心摔了一跤。

死时安详,面露舒容,无痛苦。

雨过天晴,天呈五彩祥云,自此,齐老太长眠地下。

(完)

------题外话------

宝宝们,缩减了哦,拖拉着两万字给你们看,也没意义。作者君靠着这三十几个人,蹦跶到九十万字,很不容易。谢谢大家的支持!此文到现在也算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好人都得到了幸福,坏人都得到了惩罚。另外……么么哒,不说其他的,喜欢新文的宝宝们请移驾哦~!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