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医王心尖宠:风华嫡妃下载
  3. 医王心尖宠:风华嫡妃
  4. 第一百七十五章:大结局

第一百七十五章:大结局

作者: |返回:医王心尖宠:风华嫡妃TXT下载,医王心尖宠:风华嫡妃epub下载

楚国嘉五年。

距离大灾难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

四年,整片土地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所有有点星之力的星辰都被摧毁,人们抬起头看的时候,只有在万里无云的时候,才能看到比较多的星子。

没有了点星之力,人们的寿命瞬间缩减和衰老,岁月变得越发的残酷,人类无法踏上修行之路,疾病越发侵袭着人的身体,便是如浮云山人那样的人物,也在战火结束后的第一年,因病而亡。

但是,新的生命也在诞生。

这短短五年,所有的一切都在改变。

虽然人们再也无法靠着自己的力量让天陨石做成的飞鸢战鸢飞起来,也再也没有攻击之力,但是,这些天陨石做成的机器还是有了其他的作用。

他们在地底发现了另外一捧黑色的液体,被称为“黑金油”,有了这个东西便可以驱动天陨石做成的马车,比巴蛇车还厉害,还将天陨石打磨成粉,混合在铁制品里,修成了长长的轨道,开始从难铺到北,于是人们坐着特制的长车,像是一个箱子一样将所有人装进去,然后要不了多久的功夫,便可以到达南北。

天陨石能用到更广阔的方面,收割农作物的地里,平旷的草地上,甚至家里磨豆腐,也更快更细……

而虽然当初那些大露珠将西凉和南越夷为平地,但是在这五年里,一次地震,原来西凉和南越的地方,又凸起了两块陆地。

有了黑金油和天陨石的船只行得更加的远更加的平稳,当打渔的渔民第一次出海到远方看到那两块陆地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尖叫声。

所有人喜极而泣。

曾经毁灭的,终将还回来,这片土地,本来便很顽强。

虽然现在他恨贫瘠,荒无人烟,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要不了多久,这里便会有人到来,然后播种,生活,传宗接代,又会是人。

经过了五年的努力,这片土地又恢复了勃勃生机,灾难留下的阴影渐渐的在人们心中淡去,又对生活充满了幻想。

陵城又成为了花都,春天到来的时候,五颜六色的鲜花挤挤攘攘的在枝头叫嚷着,再也没有比这里更热闹的地方了。

但是它却不再作为楚国的国都。

当女皇清醒过来后的半年后,她便进行了迁都,这五年,再也没有踏入这片美丽的地方一步,楚国有了祭司,位置依然属于曾经南越祭司迦夜,迦夜和他的妻子感情甚笃,已经育有两女一子,机甲院的院首林青则在完成了沟通南北的轨道铺设之后,便和南方的小侯爷楚孤鸿成亲,也育有一子,但是因为院首大人醉心事业,小侯爷便负责教育儿子。

唯有女皇孤身一人。

谁都不知道曾经的陛下去了哪儿,从大灾难开始到结束,他便不见踪迹,但是没人敢问。

这五年,当初爽朗洒脱的少女,再不负当初模样。

她将百里家的所有人全部发配到边塞之地,所有人不准在她的面前提起“百里洛川”和“崔余崖”七个字中的任何一个。

只有年迈的浮云山人从隐约的影子里窥得一二。

刚刚醒来的少女不吃不喝,一言不发,如同行尸走肉,她的眼底只有死寂。

直到此刻,浮云山人才知道百里洛川的那句话,让她不要太执着于生死,好好的生活,是让她不要太执着于他的生死,他的余生心愿,不过是希望你能好好活。

但是,劝不出口,林青则和林倾城二姐妹都担心不已,每日轮着照顾,细细陪伴,但是少女却再也不说一句话。

没了修行之力,浮云山人大限将至,浮云山人拖着衰老的身子来到她的面前,对她道:“丫头,你我相遇到现在,已经六年。师傅有个心愿,我拿我我过去的六年,换你未来六年好好活,可以吗?”

少女被猛地惊醒,她第一次抬起头,因为很久没有说过话而显得话都不会说了,她茫然的看着他,道:“他不在了。”

然后,她像是一个失去了所有的小孩一样大哭起来:“师傅,他不在了。”

浮云山人心痛的将她抱入怀里,却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第二日,浮云山人魂归星辰。

就在林青则和林倾城以为这对林清越又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怕她们再也没有办法的时候,少女却自己站了起来。

她像正常人一样吃喝,脸上再无半点悲伤之态,然后日夜投入堆积的楚国政事中,将楚国政事略微处理了之后,她便带着人迁都定安。

仿佛一切都被尘封。

但是,她愈发的沉默寡言,当时明朗的少女此刻眼底都是阴冷和孤僻,越发不近人情,因为百里明轩在她的面前说了“百里洛川”这四个字,她便将他扔入刑狱司,将他折磨得不成人形后扔到边疆,静安后拖着年迈的身子在她殿前斥责,林清越等他骂完,嘴角挤出一丝冰凉的笑:“心狠手辣,您信不信,您再多说一句,我马上让你见到你宝贝儿子的皮。”

说到这里,她的瞳孔一缩,阴冷的看着静安后:“是你们当初给他服下的子母毒的吧?是你们让他在那么小的时候便经历了锥心之痛,看不到听不到的是吧?”

她立马下令,效仿这样的毒性制造毒药给剩下的百里家除了百里月轮之外的所有人服下,不过子母毒还有解,但是这东西根本没有解药,她就是要让他们在余生都承受这样的痛!

百里月轮赶来见她,求她:“您不该这样迁怒。”

林清越笑了一声:“不要我迁怒,我就全杀了。”

百里月轮沉默了一会儿,转身离开:“皇兄不希望看到你变成这个样子的。”

林清越的目光看向窗外。

——可是,已经没有他了。

六年,她答应师傅,会活着六年。

这六年,她会尽力去活,哪怕活得面目全非,也要顶着这皮囊活下去。

六年后,她就去找他。

又到了浮云山人的忌日。

大雪纷纷扬扬,林清越裹着厚厚的一身,来到他的坟前。

黄酒桃木鸡腿半瓮,她靠在他的墓碑前,喝着酒。

任凭大雪满身,她喝完一杯酒,慢慢的道:“师傅,这已经是第五年了。”

她的眼底露出隐秘的快乐。

第五年,离第六年还有一年。

她挽起自己的袖子,在她的胳膊上,已经刻下了四道深可见骨的痕迹,这些伤痕都已经淡了下去,但是仍然留下了清晰的四条疤痕。

林清越掏出匕首,然后在自己的胳膊上划下了第五道痕迹,鲜血涌出,等到看到几可见骨的痕迹,她才收回刀,若无其事的将匕首放入怀里,然后放下酒坛,站起来,回去。

鲜血沿着她的手腕滴落,在皑皑的白雪上溅开一朵朵红。

她不知道,他过去的那些年,是怎么过的。

她一人骑马回到皇宫。

宫门外一人长身玉立,没有撑伞,也是凭大雪满身。

林清越冷冷的看着他。

谢听澜抿了抿唇。

林清越面无表情和他擦身而过的时候,顿了顿脚步,冷冷的看着他:“有时候,我真的想将你的灵魂碾成渣,然后找到他的一缕,即便那一缕早就不是他,只有心魔。所以,你最好离我要多远有多远,否则,我怕我真的忍不住对你下手。”

谢听澜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不是百里洛川,只是谢听澜。

他看着她远远而去。

自己以前因为那一缕心魔的控制,所以,将那些曾经相处的点滴慢慢的淡忘,可是如今,当百里洛川解了他的心魔,这些记忆却如同针一般刺入他的心里。

那个少女,所有的所有,或许都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那缕魂魄中的崔余崖的气息,他的存在,也不过是为了那十分之一的魂魄。

他茫然的站在人世,抬头看着如鹅毛般飘落下来的大雪。

事到如今,他活下来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如果可以稍微让她不那么伤心,他其实,可以将自己的那缕魂魄奉上的呀。

可是……

伴随着那缕神魂消失的,肯定还有那些曾经相处的记忆,他就像是一个偷了别人记忆的小偷,却因为这记忆里的温暖神魂颠倒,如果一旦没了这部分记忆……

他舍不得。

林清越回到皇宫,将身上的大氅仍在旁边,靠在床头,猫便挤了过来。

这些年,小猫已经长成了大猫,披着一身厚实的毛,它看着林清越,小心翼翼的喵了声,然后便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她满是血的手指。

林清越换了一只手摸它。

她闭上眼,恍惚间还是很久远很久远之前,她偷了人家美丽的猫,正在怂恿自己的猫上去,身后便响起那少年的声音。

“偷我家的猫,还在着背地里说着这种话,你是哪里来的野丫头?你家这只丑猫如何配得上我家波斯?”

她觉得心口堵得慌,几乎快喘不上气。

她慌忙站起来,跑到窗,深深的喘息,然后一边喘息一边让泪水大滴大滴的落下。

一种前所未有的悲怆缠绕住她。

是她杀了他!

是她杀了他!

是她!

她掏出匕首,朝着自己的手腕割去,然后一落刀,匕首便应声而断,“当”的一声落在地下。

林清越看着断了的匕首,猛地回过神来,然后无力的坐下。

她答应师傅的,要好好活六年。

她缩在那里,看着自己的手腕。

在她的手腕上,只有一个手环,那是他送给她的,当时摘也摘不下来,现在,也是着手环帮她挡住了锋刃。

手环安安静静的在她的手腕上,依然有着璀璨的星光。

他曾摘下住璀璨的星光一缕,为你编织。

三月初,春回大地,再无大雪,春意盎然,林青则和林倾城带着孩子出去踏春,来叫林清越一起。

林清越本想摇头,但是看着姐妹们那担心哀求的眼神,还是点了点头。

外面是一片青翠连天,姹紫嫣红。

几个小孩都围绕着林倾城玩,林倾城要让他们去和林青则玩,孩子们都有点怕的摇摇头。

林倾城蹲在那里,几乎要落泪。

她连孩子都害怕了。

若是以前的清越姐姐,她是最懂玩的人,她会给小孩子们讲最好玩的故事,给他们最新奇的礼物,会牵着他们的手,带着他们爬上摘果子,她一定会是最受孩子们喜欢的那一个。

但现在,都不死了。

林清越只是看着眼前的百花齐放,眼底的哀痛如海。

有些人说时间是良药,但是谁知道,当真正的融入骨髓的时候,每一次触景生情,都会让人生不如死,仿佛活生生将全身的伤疤再次撕开,里面都是腐烂的血肉。

林清越就看着他们玩了一天,然后在夜晚的时候再次回到皇宫。

她向来不要任何人陪伴,只是路过皇宫的时候,又在那里遇到了谢听澜。

没想到她在她上次那样说了之后,他仍然再来。

林清越不咸不淡的看着他。

这回,她准备彻底的无视,然而经过他的身边的时候,谢听澜却突然叫住了她:“林清越。”

许久没有叫过这两个字,他喊得微微的僵硬。

林清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要来送死吗?”

谢听澜看着她,只说了一句话:“我感受到了,百里洛川的气息。”

林清越几乎要晕过去:“你,你说什么?”

谢听澜道:“我肯定,百里洛川还存在。”

谢听澜的身体里依然有着曾经属于崔余崖的一缕神魂,所以,没有谁比他更加的能感受到属于百里洛川的气息。

上次他看着性情大变的林清越,回到青山之后,便一个人坐在那里。

自从星辰被毁之后,他便再也没有灵识,也就意味着再也没法接触以前的星空,但是那晚,他却意外发现了自己脑中有什么东西微微一动,很轻微的痒意。

几乎在瞬间,他便感受到了这是什么。

是百里洛川。

但是等他想要再察觉的时候,却根本察觉不出任何的气息,他都怀疑是自己搞错了,直到今天,他再次感受到,便急忙来找林清越了。

林清越几乎不敢相信,但是任何的一点希望,都是她的救赎。

她紧张的抓住谢听澜的手:“他呢?他在哪儿?”

谢听澜因为她抓住他的手而微微的僵硬,他看着她道:“他应该被封锁在了另外一个世界,具体位置,我也不知道。”

封锁在另外一个世界?

可是现在,毁灭了所有星星,她要拿什么去探知另外一个世界?

她现在只能仰望,不能走近。

但是这点微末的希望,却也让林清越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激动。

林清越再次跑去天琊。

她没日没夜的陷入藏书楼里,她现在,只有从这里出手,看看能不能得到一点希望,但是即便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她也会用余生去追寻。

谢听澜也来帮忙。

林清越看了他一眼,第一次露出笑:“谢谢你,哥哥。”

谢听澜微微一愣,然后便低下了头,然而翻开书册的手指都在颤抖。

半月之后,藏书楼里的书册都已经看完,但是仍然一无所获。

林清越皱着眉头看着摊开的所有书。

谢听澜不擅长安慰人,也从来没有安慰过人,所以便什么都没说。

他看着她,这个时候,看着她皱眉的样子,都觉得比之前那种面无表情好得多了。

这个世上,能够牵动她情绪的便只有那一个人罢了。

他正想张开口说些什么,林清越却突然站了起来,拽着他的手道:“还有一个地方。”

她将谢听澜带到了天琊的一个大山洞里,一打开,便看见山洞里密密麻麻的其他东西。

这是当初她找一个东西将小福贵儿肚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抖了出来,后来便被天琊的弟子们放到了这个地方。

于是二人都没有再说话,坐下,又开始查看起来。

而在三天之后,林清越从笔记里找到了一份残破不全的书,这书一看就被鼠嘴咬过,都是磕磕碰碰的样子。

林清越小心翼翼在上面拼凑着字迹,心跳猛地加快。

阴阳菩提花。

阴阳菩提花可以沟通一样,沟通天地,只要有一点的星光之力,便会无限大的扩展开。

林清越激动的看着谢听澜:“我觉得,这个世界,肯定还剩了点那些星星,余崖的神魂通过这细微的星光传来,你拥有他的一点魂魄,所以你能感受到。一定是!一定是这样!”

林清越跑得快要跌倒的去找林倾城。

林倾城听到林清越这样说,也是高兴至极,她抱着林清越,声音哽咽:“二姐姐,只要你好好的,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这个世上,她们三姐妹同根生,再也没有比这更坚固的情谊。

林清越微微一愣,猛地反应过来这些年,她的生活从来没有“好好过”,但是只要给她万分之一的希望,她便能够靠着这希望一直撑下去。

于是,他们剩下的时间,就是去找那可能并不存在的星光。

可以点星的星光。

当时。林清越摧毁了漂浮在大星海里所有的星辰,所有的星辰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没有了与外界的联系。

但是,没了点星,他们都是普通人,除了抬起头看天上的星星,再也没有丝毫的办法。

林清越再次扎入山洞里的那些东西里,想要查找到一点希望,但是翻遍了所有的东西,根本没有。

这片土地曾经有的记录都是因为点星而衍生出来的,从来没有人想过,没了星星该怎么办,所以,一片空白。

后来的大半年,林清越到处找寻有关这些东西的痕迹,但是都无果。

她一想到他还在某个不知道的地方,便止不住的焦躁。

这么多年,他们又耽误了这么多年!

她从未如此想时间慢些,它总是那么残酷,从来不会因为人而停留。

一转眼,时间来到第六年。

林清越再次来到浮云山人的坟前,她依然对着自己的胳膊划下了最后一刀,鲜血涌了出来,林清越将匕首放在浮云山人的坟前:“师傅,我会好好的。”

她转身下山。

而她刚刚回到皇宫,自己的殿门便被推开,谢听澜急急的站在她的面前:“你做什么了?”

林清越从谢听澜的眼底看到了隐约的光,她一愣,心跳有些快:“怎么了?”

“又来了!那强烈的感觉又来了!”

林清越一愣,想了想。

上次他第一次感受到那悸动也是在她拜访浮云山人的那天。

所以,是师傅那里?

林清越飞快的拽着谢听澜来到浮云山人的墓前,看着他道:“我在将在师傅面前做的事情做一遍。”

她依然靠在墓前,然后喝了一杯酒,她做完这些,看向谢听澜。

谢听澜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不对。

林清越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她的目光扫过浮云山人的坟前,看见了自己放在那里的匕首。

于是她拿起匕首,捞起了袖子,往自己的胳膊上割了一刀。

谢听澜从微弱的星光下,看到了她胳膊上那一道道伤痕,还有纵横流下的鲜血。

他微微一愣。

继而,便颤抖的对她说:“又,又颤动了。”

林清越的眼底闪烁着激动的光,她毫不犹豫的抬起匕首,再往自己的胳膊上割了两刀,鲜血流了出来,但是却只有欢喜。

他的消息呀!

林清越正想再抬起手割一刀,谢听澜却阻止了她:“先别这样做。”

林清越看着他抓住她的手。

她的手上,全是鲜血,鲜血流到手腕,染红了她戴在手上的星光手环。

她看着那手环,突然心一跳!

星光手环!

他给她的手环!

一瞬间,林清越几乎忍不住哭起来。

找了那么久!其实,就一直在身边呀!

星光手环,他给她的!他的星光!

林清越一边落着泪一边去找林倾城。

她将手环递到她面前,对她说:“你试试。”

林倾城点了点头。

林倾城开启了阴阳菩提花,阴阳菩提花在林清越血液沾染的手环前,小心翼翼的试探,终于找到了这缕星光。

她猛地睁开眼,激动的对着林清越点头:“就是它!”

兜兜转转,却原来在这里。

林倾城对林清越道:“但是还是要等等,给我点时间,我试着用阴阳菩提花看看。”

林清越点了点头。

林倾城看着林倾城的手环,然后日日夜夜陪在她的身边,每次都顺着那个手环上的星光潜入更深的地方,潜入最深的一次,长达七日,林倾城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面色惨白。

林清越担心而忐忑的看着她。

迦夜在旁边转着圈圈,一看林倾城睁开眼便将补药端上来。

林倾城一口喝了,才对林清越道:“黑。”

“黑?”林清越不明白。

林倾城道:“很黑。”

她看着林清越,肯定的点了点头:“二姐夫在那边。”

林清越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林倾城握住她的手,却觉得她的手抖得厉害。

林倾城将另外一只手也落在她的手上,道:“但是他在那边过不来,那边只是一片黑,二姐夫就在那一片黑暗中,所以要一个人去唤醒他,然后将他带过来。他对我根本没有反应,所以,二姐姐,必须你去。”

林清越点了点头:“我去!”

她已经迫不及待。

林倾城道:“让我准备准备。”

林清越点了点头。

林清越睡好喝足了之后,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才来到林清越的身边。

于是,一堆人护在两个人的身边。

林倾城握住她的手:“我来带你打开这扇门。”

“姐姐,现在我们唯一依靠的就只有手环上的那点星光,所以,你出去的这段路非常的不好走,我们唯一的依靠就是这点星光,但是这点星光能支撑多久我也不知道。而且百里洛川距离这里有多远我也不知道,所以,姐姐,你一定要小心。”

可能这是九死一生之路。

但是她无法劝阻。

林清越对着她笑了笑。

靠着那一点星光,林倾城抓着林清越的手,用仅存的一点灵识,开始穿过星海。

林清越从来没有感觉过如此的举步维艰。

以前从第一星海到第七星海,不过一念之间,现在,周围一片阑珊,星星凋零,林倾城带着林清越沿着一丝光亮,如踩在一根线上往前行。

周围是极致的寒冷,在这种寒冷中,只有脚下的那点光带来微末的温暖。

走呀走,小心翼翼,慢慢的穿过一片黑暗,林清越再次来到大星海的神秘之门前。

神秘之门又变成了两个木枝竖起的地方。

林倾城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个火把,她将这个火把递给林清越:“姐姐,人多,这火把消耗的越快,你一个人去,记住,一定要在火把熄灭前回来。”

林清越点了点头。

她接过火把,然后推开神秘之门走了出去。

那是百里洛川曾经阻止她走出的世界。

那是神菩老祖接触到更强大的世界。

那是,现在崔余崖在的世界。

她手里拿着一把火把,独自前往。

天地间一片黑暗,深邃得看不见边界,林清越的脚踏出去,轻飘飘的,仿佛漂浮在半空,唯有火把的光照在这个天地里。

人的恐惧都来源于未知,林清越刚刚踏出去,便感觉到黑暗中那强大的力量,一旦被吞噬,便再也没有活着的机会。

但是,想着崔余崖,仿佛又一点也不值一提。

她就这样举着火把,仍凭火把的光散开,然后一步步向前。

她分不清楚方向,甚至不知道在这片茫茫天地,百里洛川在哪里,在这个天地无数个方向,随意走得话,可能一辈子都碰不到。

林清越握了握手腕上的那个手环,手环现在已经没有星光,只是一块普通的手环。

既然如此,那么就随心意。

林清越转向了一个方向。

她就像是在无限空间里的一个点,被困在一片茫茫中,不知边界。

林清越就拿着这火把往前走,没有停下脚步。

她只觉得走得世界都只剩下空旷,走得脚僵硬了又软塌,走得五脏六腑僵硬了又活过来,走得头发长了又短。

仿佛过了十天,十月,十年。

如果时间在这里能纪年,那么她一定白了头。

而手里的那把火把从最初的光芒散开到两三米到渐渐只剩下一米,茫茫黑夜,依然无边。

林清越走呀走呀。

不曾回头。

如果她找不到,那么她就永远不会回头,哪怕被这团黑暗所吞噬。

又走呀走呀,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岁,在火把的光只剩下方圆半米的时候,她终于感觉到了一种无法抑制的心跳。

她轻轻的喊了声:“余崖。”

她在黑暗中摸索着,但是心跳跳得越来越快,都没有找到人。

如果这个黑暗里有人的话,那么她行来的这一路,不知道又遇到了多少人。

那么也就是说,在这个位面,根本遇不到他。

可是,他就在这里!她能感受到!

手腕上的那个手环其实也是属于他的那点魂魄,也是因为这点魂魄,他才能想方设法的呼喊她。

林清越就在这方圆之地来来去去,眼看手里的火把越来越小,这就意味着,她的时间所剩不多了。

但是再所剩不多又怎样?

她仍然固执的在原地徘徊,倔强的抬起手擦过自己的眼角。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靠着手环的那一点星光,走到这个地方,以后没了手环,她拿什么来找他?!

绝对不会回头!

火把上的火苗越来越小,当光环缩小到连她身子大小都圈不住的时候,她便感觉到了黑暗的力量。

没了光亮照耀的一部分,她的身体感觉到一种阴寒,然后融入了黑暗,消失不见。

她知道,只要等到这光熄灭,那么她也就会随着这黑暗淹没。

她咬着牙,捂住自己的心口,轻轻的哽咽般的喊了一声:“余崖。”

她根本不抱任何的希望,只能想起他在这个寒冷无声的世界里呆着,便忍不住心如刀绞。

她想去陪他呀!

然而她正准备抬起手去擦自己的眼泪,突然间,她的手被握住了。

她僵硬住了。

虽然她看不见,但是被吞噬入黑暗的那只手却感受得到!

是他!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手抖得不成样子,几乎将他抖掉,她怕吓着了他一样,低低的喊他:“余崖。”

那只手将她握得越发的紧了。

林清越咬着嘴唇,狂喜着不知道该办什么。

百里洛川抓着她的手,带着她朝着来时的路奔跑。

林清越知道他的意思,是要让她快点回去!

林清越狠狠的握住了他的手,点了点头。

我们一起走!

林清越看不见他,但是却能感受到她,于是互相看不到的两个人在黑暗中奔跑。

火把的光越来越淡,最后,只能照耀她头顶的那点光。

她除了头颅,其他的所有都被黑暗所吞噬,然而被黑暗吞噬的躯体却终于可以触碰到对方,林清越狠狠的抱住他,感受着久违的怀抱。

她感觉到他的手颤抖的落到她满是伤痕的胳膊上,低下头,冰凉的唇颤抖的落在她的伤痕上。

林清越眼泪滚落。

她伸出手,在黑暗中抚摸着他的脸颊。

这是她,朝思暮想,阔别了这么久的脸呀。

火把的光只有一个小小的火苗大小。

刚好点亮她的双眼。

她只有双眼还能窥见黑暗。

在黑暗中,百里洛川的唇落到她的唇上,久违的声音喘息的落在她的耳边:“阿蓁。”

林清越只能更热切的吻他。

小小的火苗大小的光终于摇摇欲坠,林清越觉得自己的双眼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一片影子。

渐渐清晰。

那是百里洛川。

她站在满天繁星之中,从未有过的璀璨。

她以为的黑暗对面,是更为广阔的光明。

如果留在这里,留在这繁星似海中,也无所谓。

她紧紧的抱住他。

但是百里洛川却突然拽着她的手开始一跑:“你不能留在这儿。”

他是意外,神魂并未完全的在那个世界消亡,但是大部分的神魂在这里,所以才能存活下来。

但是林清越不一样,她若是留在这儿,那么才是真正的被吞噬。

他抓着她的手,飞快的奔跑。

但是林清越却跑不过那道光的追逐,那些繁星的光只想将她留在这儿,追上了她。

就在那道光要将她完全的吞噬的时候,突然间,眼前一转,眼前又是一片黑。

她一愣,便急急忙忙去看百里洛川,但是黑暗中根本看不清楚,她急得哭了起来,百里洛川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道:“我在这儿。”

她着急的都忘了百里洛川的手还握在她的手里。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微弱的光在前方亮了起来。

林清越和百里洛川往那里看去。

林清越惊喜的喊道:“师傅!”

浮云山人站在那里,手里举着一盏小小的烛火,慈爱的看着她:“丫头,小子,我来送你们回去。”

林清越和百里洛川奔走过去。

林清越想要抱住他,却被百里洛川拉住,浮云山人道:“丫头,别碰我,碰了我可就走不掉了。走吧。”

林清越热泪盈眶,点了点头:“谢谢师傅。”

浮云山人将那盏烛火一递,黑暗中一只手接过,浮云山人的影子模糊起来,宋时衣接住了蜡烛:“大师姐,九皇子,我来送你们。”

林清越看着他笑,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落:“谢谢。”

百里洛川牵着林清越的手向前。

宋时衣将蜡烛一递,一只爪子伸了过来,接住蜡烛,接住蜡烛的小东西对着林清越“吱吱吱”的叫起来。

吱吱吱!穷光蛋主子,我来送你了!

林清越轻轻的道:“谢谢你,小福贵儿。”

这辈子的情分,开始结束,冥冥之中早就写好了结局。

小福贵儿将烛火递下去。

罗院士看着他们:“陛下,皇后,我来送你们。”

“谢谢。”

赫连春风接过蜡烛:“九皇子,九皇妃,我来送你们。”

“谢谢。”

我来送你们。

那些曾经消失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人,手里拿着那一盏星星烛光,替他们引领了回家的道路。

林清越回头看,浮云山人宋时衣的身影已经成为一片虚影,他们朝着她挥手。

她用尽力量看了最后一眼,使劲了挥了挥手,泪如雨下,转头向前。

这盏烛火就这样在一个个人手中传递。

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

有楚国人,有西凉人,也有南越人。

这些曾经死亡在灾难的人,用那点微弱的光,照亮了他们回程的道路。

走呀走呀,走得天地都变了颜色。

一句又一句的“我送你们”,一句又一句的“谢谢”,在这个世界滚动,天地间的所有黑暗,因为那一盏烛火的光亮,而变得不再森冷。

只有温暖。

这条路很长,长到无穷无尽,但是却从不孤单。

走了很久很久,两个人终于看到了神秘之门的影子,两个人上前,站到神秘之门前。

最后两个人拿着烛火。

神菩老祖和赫连。

两个人将烛火放在地上,道:“我送你们。”

两个人相视一笑,然后转身,没入黑暗。

只剩下那一只蜡烛摇摆。

林清越那里看着他们的背影,轻轻的道:“谢谢。”

这个世界的灾难因你们而起,那么也将在这里划下一个句号。

林清越捡起手里的那只蜡烛。

推开神秘之门的门。

瞬间,手里的蜡烛的火苗突然间炸开,炸开成粉末,然后这粉末瞬间变大,变成了星辰。

整个大星海,再次繁星闪烁。

这次的星星,也只有普通星星,但是,只要有光,所有的地方都会有繁星。

繁星点缀了所有的黑暗。

林清越和百里洛川站在那里,身后是繁星,远处是茫茫黑暗。

两个人十指紧扣,相互依偎,看向远方。

什么是黑暗,什么是光明。

我们处在黑暗,却繁星璀璨。

我们迈入死亡,却向生而死。

只要给我们一点光,我们便还你无边光明。

------题外话------

全文完。

这是一篇夹带私货比较失败的文,但是,不后悔写。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