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撩爱上瘾:陆爷,你个妻控下载
  3. 撩爱上瘾:陆爷,你个妻控
  4. 二百二十五章 大结局

二百二十五章 大结局

作者: |返回:撩爱上瘾:陆爷,你个妻控TXT下载,撩爱上瘾:陆爷,你个妻控epub下载

鲜花宫门,如梦如幻的灯光,璀璨无比的钻石地毯,一切的一切仿佛是一个童话。

随着音乐声想起,穿着华丽拖尾婚纱的新娘子由一位老人搀扶着走向舞台。

谁也不相信,前一刻水火不容的两个人居然能如此和谐,当把女儿的手交给尹昊司的时候,简父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脆弱。

“尹昊司,我把命给你了。希望你能珍重。”

望着闪烁着泪花的老人,尹昊司连忙点头:“岳父,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简薇的。”

开玩笑,如果他敢放肆,这个老家伙肯定会跟他拼命的。

因照顾到简薇怀孕,不宜太过劳累,婚礼的流程足足缩短了一大半,在跟众人痛饮了一杯酒之后,尹昊司就宣布大家自由活动了。

……

“哇塞,牛,真牛……啧啧啧……”婚礼结束后,夏树一回来就让陆毅臣把偷拍的东西交出来,然后一个人坐在舒适的沙发上欣赏。

陆毅臣洗完澡出来,看见妻子陶醉的眼神,无可奈何的笑起来:“这么好看?”

夏树连忙抬头,陆毅臣只围了一条白色的大浴巾,上半身完全赤裸,她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这个男人还真是会引人犯罪啊。

她爬上沙发,原地起跳,陆毅臣下意识的张开双臂,承接住了她,浓眉隆起:“怎么冒冒失失的?”

夏树像树袋熊般的黏在男人身上,小脸埋在他的颈边:“你肯定会接住我的吗。”

“……”

最受不住老婆撒娇,尤其是她毛茸茸的呼吸,陆毅臣喉头一紧,全然不顾的抱着老婆走向大床。

……

次日,夏树腰酸背疼的去上班,刚走进办公室就嗅到了一股压抑的气息,而且每个人跟鹌鹑似的蹲在自己的位置上,夏树跟他们打招呼大家也都不敢吱声。

她将信将疑的走进自己的工作室,刚进去就吓了一大跳。

哎呦我去。

尹大少把腿翘在办公桌上,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的夏树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呢?”

夏树被噎了一下,他是这家公司的幕后老板,视察一下员工工作进度很正常,可她怎么觉得这家伙来的目的是冲着自己呢?

“我不让你拍,你就偷偷地拍,你是当狗仔上瘾是不是?”

“谁说的,你不让拍,我哪里敢。”

尹昊司却早有准备一样,把手机甩在桌子上:“自己看。”

夏树将信将疑的点开屏幕,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在婚礼现场有专门的摄影师,而且不止一个,当画面转向陆毅臣那一桌的时候,只看见陆毅臣举着偷拍神器,整场的转悠,偷拍的杆子差点没捅到尹昊司面前。

夏树抽搐了两下嘴角,完了,真是被陆毅臣坑死了。叫他偷拍,他倒好……竟然把偷拍神情当成了摄像机。

“我错了……尹大少,你大人有……”

“别跟我来这一套。”尹少露出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既然那么喜欢偷拍,那就这样,给我偷拍陆毅臣,要求全部上头条,如果有哪条不上,我就掐死你。”

夏树暗抽了一口凉气,上回偷拍了几张他的照片,差点没被他在床上蹂躏死。

“尹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原谅我这一回好不好。”夏树装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尹大少别过脸,仿佛不忍心看似的:“不要装可怜。”

“我就是想帮你记录一下美好的瞬间而已”

“就你拍的那个水平,还好意思说帮我记录美好的瞬间?”

“……”

尹大少走了,大家一窝蜂的挤进来。

“尹少是不是辞退你了?”王总一脸的关切问道。

夏树摇头。

王总舒了一口气,还这口气还没呼出去,就听见夏树心碎的声音:“他让我拉陆毅臣过来做专访。”

“……”

开什么玩笑?了解行情的人都知道,陆爷从不做专访,顶多楼盘开售时召开个新闻发布会。

“你怎么说的?”戴祖宁好奇问道。

“我说,我办不到。”

“然后呢?”

“然后他叫我去监狱采访犯人。”

“呃……”

这是新开辟的一个栏目,目的是为了教育年轻人不要误入歧途。

下午,夏树就去开工了。

摄影棚布置的很昏暗,只有一盏大灯照明,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

没会儿,身穿囚服的犯人被带了上来。

对方年纪蛮大的,五十多岁了,劣质香水的味道充斥着整个房间,夏树忍着打喷嚏的冲动,调制好镜头。

然后拿着话筒开始工作。

“请问您从事什么职业?”

老妇女道:“多年来,我致力解决妇女就业问题。为了解决她们工作上的后顾之忧,我除了给她们提供工作场所,我还包吃,我还包住。”然后她强调:“我最自豪的是,我把公司盈利的百分之八十都分了她们,我只拿百分之二十。我对社会的贡献一点不亚于任何一个企业……”

夏树听的一头雾水,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资料。登时火冒三丈:“你个妈妈桑搞的跟优秀企业家一样,还贡献?”

老妇女撇撇嘴,不服气的哼了两声。

“下一位。”夏树大喊。

没一会儿,走过来一个年轻人,挺斯文的,带着个眼睛,听说屡次作案,最后一次被对方男朋友当场抓住,狠揍了一番后送到了警察局。

有了前车之鉴的夏树直接问道:“你觉得偷拍女孩裙底这个行文对吗?”

眼镜男扶了扶镜框,义正言辞道:“我是偷拍了,但我没有拿照片当幌子圈钱啊。就像艺术家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只是我欣赏的东西跟他们不同而已。”

“你觉得偷拍人家是对的?”

眼镜男摆摆手,示意夏树听他说完:“哥们当初决定做这事的时候,就想过会有今天,但我不在乎,我就是受不了一打开电脑全都是哦买噶,雅蠛蝶。咱们泱泱大国五千年,凭什么成天遭受外来文化侵扰而乐此不疲?凭什么我们青少年就得成天围着他们转?要不是想输出我们的文化,增强民族自豪感,少受外国糟粕的洗脑,我真犯不着这么干。”

“住口,你丫的拍人家姑娘裙底还把自己说的跟艺术家似的,信不信我戳死你。”

青年肩膀一缩:“唉唉唉,我现在虽然是罪犯,但我也受保护啊。”见她表情实在凶恶,眼镜男慌了,赶紧向负责看管的人员求助:“快把这个记者拉出去……”

一天忙碌,录下的视频没一个能用,为了尽快干完尹昊司布置的工作,她只能加班加点,奢望着能遇上几个正常的罪犯,对着镜头忏悔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好回去交差。

奈何她命苦的很,半个月下来遇到的全是奇葩,偷猎的把自己说的跟成吉思汗一样,大言不惭的说自个儿弯弓射大雕的技术杠杠滴;小偷把自己比作水浒传的鼓上骚时迁,劫富济贫;打架斗殴的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自己见义勇为,应该拿奖状而非坐牢。

这一天傍晚,夏树主动找到尹昊司,态度万分诚恳:“尹少,我为我之前的所作所为感到万分的抱歉,我觉得,还是做一个陆毅臣专访比较好,你看呢?”

尹昊司也没有再为难她,点头:“好啊。”

回到别墅,夏树忐忑不安的跟陆毅臣提出能否给个机会。

陆毅臣斜了她一眼:“是尹昊司要求你这么做的吧?”

夏树感觉有点吃惊:“你怎么知道?”

“还用想吗?”

尹昊司这么做主要缘由还是想通过陆毅臣把之前结婚的事覆盖住,可能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缘故,万一哪天再冒出来一个前女友,他可招架不住。

得知尹昊司的真实目的后,夏树感到十分的愧疚,如果他早点跟自己说,她也不会这么干。

“老公,我发誓,以后什么都听你的,能不能上个专访?”小手合十,露出小狗般的可怜样子。

陆毅臣幽幽的吐出一个烟圈:“我不上专访的原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面对镜头,你要说很多假话,我不屑这么干,索性就不上了。”

“没关系,你上我的专访,完全可以畅所欲言,不需要伪装自己。”

“真的?”

“当然!”

避免夜长梦多,夏树第二天就通知陆毅臣过来录节目。

陆毅臣也很配合,处理好公司的事之后,专门去做了一个超级帅的造型,给老婆撑足场面。

灯光师,摄影师全都到位了,在密集的鼓点声中,陆毅臣踩着稳健的步伐走进来。

听说恒文传媒居然邀请到了陆毅臣,不少同行申请观摩,为了跟他们搞好关系,公司同意了他们的请求。

于是场下做了大一片记者,一个个露出期盼的样子。

陆毅臣不苟言笑的样子有点吓人,但夏树看多了,已经有了免疫力了。

“陆先生你好我是夏树。”

“嗯。”

伸到空中的手一颤,夏树有点懵逼。五十台摄影机在四周摆着,她只好尴尬的收回手,露出温柔的笑容:“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为了让话题更劲爆,获得的反响更巨大,节目中决定抛去之前的商业问题,直奔陆毅臣的隐私。

夏树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台本,不由得吞咽了两口口水。

谁弄得奇葩问题?

“呃……请问陆先生,您幸福吗?”

陆毅臣目视前方,双手自然的交叠在腿上:“你觉得呢?”

“……”

场面有点冷,为了能够力挽狂澜,夏树抛开台本,开始自由发挥:“这样吧,你用一句话形容现在的生活。”

“夜夜无眠又觉寒,空房独守月半余,幽幽心曲无声泪含,淡淡离殇春梦难圆,你觉得我性福吗?”

夏树压进压根,他回答的是什么鬼东西?跟幸福沾边吗?咬牙继续道:“嗯,除了这个,您对您生活还有哪些方面不满意?”

路某人毫不犹豫道:“这还用问吗?你不最清楚。”

夏树一脸的懵逼,我清楚个鬼啊。她是采访的记者,怎么感觉所有问题都要她来回答。

几个记者在下面偷偷捂嘴笑,夏树维持着笑脸,问了一个俗气的不能再俗气的:“您现在的梦想是什么?”

只见陆毅臣坐直了身体,眸子黝黑而深邃的望着她:“我说了,你们敢播吗?”

除非他想炸地球,没有什么他们不敢播的,导演在一旁做了个OK的手势。

夏树底气十足道:“当然,说吧。”

陆毅臣慢吞吞道:“无休无止的爱你,你最好辞去工作,什么都不做,每天乖乖躺在床上等着被我爱就行了。”

“……”夏树欲哭无泪的看向导演,没想到导演满脸的兴奋,又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夏树气结,用力扔下台本:“老娘不录了。”

……

没有任何意外,节目播出一个小时,任何头条都被秒杀到了后面,渐渐的,有关于尹昊司结婚的事件也淡出了大家的视线。

而陆毅臣一箭双雕,从那以后,夏树再也不敢随意的打老公的主意,随意的喊他去做节目了。

半年之后,尹大少摆酒,夏树为了避嫌,出门儿连手机都没带。

在宴会上,许久不曾出现的白芷居然跟凌旭东出双入对,夏树目瞪口呆的望着她:“你这是做小三的节奏吗?”

白芷笑的跟一朵向日葵似的:“小三儿?老娘现在是正房。”

夏树倒抽一口凉气:“真的假的?”

世人都晓得凌旭东跟那个梁淑仪订婚了,怎么会变成白芷是正房呢?

“你以为我开玩笑啊。”多日不见,白芷早已不是当初默默无闻的小花旦,她现在可是炙手可热的巨星,走到哪里都有摄像机跟着,跟凌旭东在一块儿,没有哪个敢说不般配。

“梁淑仪呢?”

“呵呵,可能现在正在牢里反悔思过吧。”

夏树再次被惊到了。

怪不得他们只订婚,却没有下文了,原来梁淑仪出事了。

“谁让她贪心不足,借着凌旭东的名号参与了一场经融诈骗,合伙人跑了,只好拿梁淑仪开刀了。”

“活该。”

白芷撇了撇嘴:“请帖给你了,记得来参加老娘的婚礼哦。”

没过几天,网上突然爆出梁淑仪诈骗的消息,以及审判的结果,网友对梁淑仪的所作所为感到十分费解,但是很快就有爆料说,原来梁淑仪跟凌旭东订婚,只是贪图对方的名声跟钱财。

在此之前凌旭东一直处于低谷期,是白芷在他身边‘开解’才走出来。

于是乎,半年后的今天,白芷成功上位,成为名副其实的凌太太。

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给出难题,问凌旭东是否做过婚前财产公证,以免再次发生同样的问题。

凌旭东撑着下颚道:“要公正的话,恐怕也是白芷。”

记者不明白:“为什么?”

“因为我现在所有财产都在她名下。”

嘶……

这句话顿时成为本年度最齁的情话。

一只手臂穿过腰际,紧紧地抱住了她:“几点了,还不睡?”

夏树恶狠狠的瞪了陆爷一眼:“你看看人家凌旭东,再看看你。”

“我怎么了?”陆毅臣觉得自己挺委屈的。

“好还好意思说呢,上回采访你,我足足被王哥嘲笑了半个月。”

网上甚至还出了段子,让她辞职回家安抚欲求不满的老公。

“我说的都是实话。”

夏树喉咙里像堵了一块馒头:“我叫你讲实话,但是没让你讲成那样?”

“哪样?”温热的大手沿着衣服的缝隙钻进去,低沉的语调丝丝诱惑着人的神经。

夏树颤抖了一下,隔着衣服按着他的手:“别……别……”

刚刚才结束,怎么又来了?

“是这样?还是那样?”

夏树被挑逗的满脸通红,看着陆毅臣得意的笑脸敢怒不敢言。

男人俯身给了她一记深吻,结束后,他贴着女人的耳边:“小树,你知道你最厉害的地方是什么吗?”

她一头雾水,并露出不解:“嗯?”

“你让我失去了爱其他人的能力。”

温暖的情话只舍得说给她一个人听,其他人休想听到。

“你知道你厉害的地方在哪里吗?”夏树含情脉脉的望着上方悬挂着的俊颜。

“哦?”

“你让我有勇气爱别人。”

“所以?”陆毅臣静静的等候她的下文。

“我爱你,陆毅臣。”她主动吻上对方的薄唇。

陆毅臣软香入怀,可苦了雷钧、尹昊司跟赛文。

之前说好一起打麻将的,最后却变成三人斗地主。

尹昊司用力甩牌在桌子上:“妈的,这口气你们能咽得下去,我可咽不下去。”

“谁说我咽得下去?”雷钧阴森森道。

“那怎么办?”赛文一副听从指挥的态度。

“把麻将带着,我们冲到青山别墅找他去。”

“那还等什么,走啊。”

——分割线——

全剧终。

------题外话------

完结了。哈哈哈哈。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