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娇女有毒:腹黑王爷轻轻撩下载
  3. 娇女有毒:腹黑王爷轻轻撩
  4. 后记

后记

作者: |返回:娇女有毒:腹黑王爷轻轻撩TXT下载,娇女有毒:腹黑王爷轻轻撩epub下载

齐国太上皇楚正元崩,太后李媛“殁”。

虽然他们生前是夫妻,但是,新皇楚旭并没有将他们葬在一起。

他放出话去,太后生前已经挑好了自己的归宿之地。

所以,对于先帝先后分葬,人们并没有疑心什么。

楚旭厌恶楚正元,楚正元的墓葬中,一件陪葬品也没有,更别说有守陵的人了。

李媛的“墓”中,当然只是衣冠了。

李媛死遁这件事情,只有楚誉夫妇楚旭兄妹几人知道,长宁夫妇知道。

李太师一家子知道。

林伯勇知道。

其他人,全都不知道。

楚旭在闲暇之时,时常会带着弟弟妹妹到镇江的乡下,看望李媛和墨离。

当然了,他们全都是乔装改扮一番后去的,去时低调,走时也是静悄悄,不惊动任何人。

看到两个早已不太年轻的新婚夫妇,将日子过成了老夫老妻的样子,看到李媛原本瘦削苍白的脸,渐渐地变得红晕,脸上一直挂着微笑,李媛的儿女们,是欣慰的。

显然,墨离将李媛照顾得很好。

他温文尔雅博学多才,对于五个孩子向他请教的问题,他全都能一一解答,没有半丝的不耐烦。

相处没几天,他和李媛的五个孩子,俨然像是真正的父子几人。

在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只有他们一家子七口在的时候,楚旭会带着弟弟妹妹们,对墨离喊一声“父亲”,并恭恭敬敬地磕了头。

这么一喊,便是不认楚正元的意思了。

谁叫楚正元,从没有关心过兄妹五人的死活呢?

两下一对比,楚旭兄妹几人,更加厌恶起了楚正元,也纷纷庆贺暴君楚正元死得正好。

才让他们有了“父亲”。

起初,墨离惊讶了一瞬,经李媛一劝,他便欣然应声,回称一声“孩子们”。

李媛依旧是,什么也不记得。

不过,她不再纠结于失忆这件事情了。

因为她从旁人的口中已经得知,她的过去,有大半时间是不快乐的。

既然不快乐,又何必想起?

至于少女时期的快乐,她可以从旧画中,一一找寻出来。

……

左青玄嫉妒楚誉,所以,报复着楚誉身边所有的人。

悄悄下了咒术,令楚旭一直无法让皇后怀孕。

但朝臣们不知道是左青玄算计了李媛的儿子,以为是楚旭的皇后不能生育,在楚旭登基的第二年春天,纷纷上折子,要求皇帝楚旭广纳妃子充实后宫。

可就在这时,传来皇后有孕的消息。

原来,左青玄死时,以血解咒,消除了玉娇体内的咒术之外,也消除了其他人的咒术。

楚旭的弟弟,李媛的另一个成年儿子楚曜,见皇帝兄长快做父亲了,他羡慕之余,也开始寻媳妇了,不知几时,看上了叶家九个女儿中的一个女儿。

他和景昀,以及楚誉的好友公孙霸,还有李太师的孙子李炎一起,时常出入叶家。

外加一个,时不时悄悄溜进叶家看叶九儿的西门鑫。

他们的目的一致,——娶一个叶家女儿回去做媳妇。

叶家女儿个个貌美如花,才识过人,知书达礼。叶家又是有名的世家,家世家风好,因此,叶家女儿,便成了京城公子们,人人想娶的理想娘子。

而经常上门拜访的几位,又都是京城有名的公子。

有颜,有钱,有地位。

一时之间,叶家老爷被人称为,京城最有面子,地位最高的老丈人。

这令一直想生女儿的楚誉,十分的羡慕,每天都想着,他要是有九个女儿就好了。

只可惜,玉娇的年纪太小,长宁说,她还不到生孩子的年纪,再等两年再说。

于是,等待的日子里,楚誉将自己等成了怨夫。

——他怕玉娇提前怀了孩子,对身子不好不说,还会被长宁责怪,已经分床睡了。

对于分开睡,玉娇是很满意的。

楚誉心情却不好了。

这一天,他早早地下朝回王府,朝服也没有换,就将自己扔在书房的椅子里,闷坐着。

玉娇端着茶水点心走进来,见他拉长着脸,一言不发,便将手里的托盘放下后,走过去搂着他的脖子笑道,“你皇帝侄儿又为难你了?给你安排了为难的差事?”

玉娇的袖子拂过,一股子好闻的气息直扑鼻内。

令楚誉心神一漾。

可想到长宁的警告,楚誉心情又不好了,忍着一股子冲动,将玉娇的袖子拿开,十分君子的端坐着。

惹得玉娇抿唇一笑。

“楚祯和景姑娘的婚期订下了,他们五月大婚。”楚誉幽怨着开口。

楚旭于今年年初,宣布国丧提前结束,理由是,齐国国内人口剧减,要添丁添口以防战事突发,不能因国丧,而阻了齐国的人口添增大事。

于是,人们该娶媳妇的接着娶,该嫁女儿的接着嫁。

该生孩子的赶紧着生。

玉娇眨眨眼,“我还以为皇上又给你塞差事了呢,原来是这件事……。瑞王妃终于肯接受蓁儿了,这可是今年最大的一件喜事。不过,他们要成亲了,你怎么不高兴了?你反对?”

“不反对。”楚誉口里说着不反对,心中却在冷哼。

他反对所有在他面前秀恩爱的男女。

明知他和玉娇分开在睡,一个个故意在他面前眉来眼去的秀恩情。

呵呵——

他要不要拆散几对去?

玉娇好奇了,“那你为何还生气?”

楚誉没回答玉娇的话,自顾自地又说道,“阿旭再过几月,要做父亲了。”

玉娇点头,“这我早就知道了,你忽然提这个做什么?”

“叶家老爷要在今年六月,同时嫁出三个月女儿。”楚誉看着屋顶,幽怨着又一叹,“景昀,公孙霸,楚曜,都做了他的女婿。哦,还有个女儿,和李太师的孙子李炎订婚了,只等及笄了就完婚。听说西门鑫和叶九娘和好了,他们不久可能也会订亲。”

他什么时候,也能同时嫁三个女儿?

风风光光大摆一场喜宴?

几个女婿同时给他磕头,那场面一定十分热闹。

玉娇好笑地看着他,“你东一言,西一语的,究竟想说什么?”

“我们什么时候,能有九个女儿?……呃,少点也行,七个五个也可以。”楚誉拉着玉娇的袖子,将她往身边拽,幽怨说道,“实在生不出那么多,三个我也不嫌少,只要是女儿就行。”

玉娇用力一抽,将袖子抽回去了,红着脸笑道,“等我娘批准,我这身子还没有长全呢?”

长宁说她,奶孩子的包子都没有发起来,生什么生?

赶紧先将包子发起来再说。

楚誉:“……”

长宁对玉娇身体的抱怨,传到楚誉的耳内,他便想着各种法子,寻尽天下美食补药给玉娇“发包子”。

并且,每晚都认真检查,玉娇的包子是否长大了。

另外,好种子需要良田,这是宫里的老嬷嬷们,对他的提醒。

因为玉娇太瘦了,他得养壮实些。

两年后,当玉娇的“两只包子”终于长得白白胖胖,能抓取自如时,玉娇怀孕了。

楚誉担心自己的诊脉有误,只是空欢喜一场,他忙命人将宫中所有的太医女医全都请到了王府,轮番给玉娇把脉。

得出了一致的结论,玉娇怀孕两月有余了。

“赏赏赏……”心情大好的楚誉,命纪管大家赏他们。

虽然玉娇才怀孕两个多月,但是心急的楚誉,已经命人准备起了产房和婴儿房。

玉娇笑道,“还早呢,还有七个月的时间准备,你急什么?”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女儿明天就出来喊我一声爹。”楚誉摸着玉娇仍是平平的小肚子,如是说道。

眉眼里,尽是藏也藏不住的喜悦与激动。

他等玉娇怀孕,等得都快白头了。

明明他最早娶媳妇,却最晚做父亲。

他能不心急吗?

这之前呢——

景昀做父亲了。

楚祯和景蓁成亲后,次年就有了孩子,小家伙已经能口齿清晰地喊他一声叔公了。

侄儿皇帝楚旭的儿子已经会满地跑了,皇后又怀上了第二胎。

公孙霸的媳妇下月就生。

楚曜的娘子据说也怀上了。

如今,终于轮到他扬眉吐气了。

玉娇听他一直说女儿女儿的,笑他,“你怎么知道是女儿?万一我们生的是儿子呢?”

“我有预感,她就是女儿。”楚誉信心满满说道,“因为我几乎每晚都梦到,一个穿粉色衣裙的小姑娘叫我爹。”

玉娇:“……”

也不知楚誉从哪里听到的消息,说,小童对着孕妇的肚子念着“女孩儿”,孕妇将来就会生女孩儿。

于是呢,楚誉便寻来了他的小舅子——长宁生的第二胎,三岁的小不点,玉筱。

长宁和玉衡大婚后,时而住在北苍国,时而来齐国京城小住。

因为玉娇怀孕了,长宁和玉衡,马上带着小儿子来了京城看玉娇。

楚誉一指玉娇的肚子,对三岁的小舅子说道,“玉筱,你姐姐肚子里有个宝宝,是女孩儿哦。”

玉筱正蹲在地上,翘起小屁股,玩着楚誉送他的一堆木头疙瘩玩具,听到楚誉说话,他头也不抬,说道,“不对不对,我不要女孩儿,我要男宝宝。”

楚誉脸一黑,“不不不,男宝宝不好,女宝宝好,女宝宝好看。”说完,又补充说道,“会和你大姐姐一样好看。”

玉筱继续摆弄木头玩具,“不不不,我不要女宝宝,我要一个男宝宝跟我一起玩,我一个人玩好无聊。”

“男宝宝会跟你抢玩具,是不会和你一起玩的。”楚誉阴沉着脸提醒他。

“那你再买一副玩具给他,我们一起玩。”

“买了他也抢你的。”楚誉心说,这小舅子好倔。

“那你再买啊,你钱很多啊。”

“再买他也会抢。”

“那我将我的全给他,我看着他玩也行啊。”

楚誉气得脸黑:“……”跟三岁娃子,就是没法好好说话,好气。

他气得将小舅子又扔回长宁身边去了。

不省心的小舅子跟他道别时,还不忘提醒他,“我一定要一个男宝宝跟我玩,姐夫不要忘记送男宝宝来啊。”

楚誉:“……”他能不能将小舅子的嘴巴封起来?

男宝宝男宝宝,这声音不停地在耳边盘旋着,如同蜜蜂在嗡嗡叫一般,令他头疼。

小舅子不配合,楚誉就另寻他人。

比如楚旭两岁多的儿子。

可无论他怎样引诱,侄孙子就是不配合他说话。

郁闷中的楚誉,将他打发走了。

楚誉呢,又将其他人家的小不点孩子骗来,哄着他们说,玉娇的肚子里,藏着个女宝宝。

可是,不管他找来的是男童还是女童,没一个听他的。

全说喜欢男宝宝。

楚誉除了郁闷,只有郁闷。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楚誉不希望什么,来的便是什么。

长宁从产房走出来,喜滋滋告诉楚誉,玉娇给他生了个小世子时,楚誉扭身就走了。

楚誉尽管很努力很努力了,求女娘娘拜了又拜,玉娇生的却全是小崽子。

小崽子们长得全像玉娇,却不像玉娇恬静斯文,一个比一个闹腾。

半大小子的他们,总是打来斗去,没一刻安宁。

每天的日常便是——

老大告老二弄坏了他的一本书。

老三告老五偷吃了他的点心。

老五告老大,不带他玩儿。

老四说老三取笑他写字难看。

老二告老四昨天踢了他一脚,他的腿现在还疼……

楚誉呢,每天要忙着升堂,给儿子们审案子裁判谁对谁错。

闹心得很。

每天看着一屋子上窜下跳的五个小崽子们,楚誉认命了。

他怕再生下去,第六个也是小崽子,闹腾起来,会将王府屋顶掀了。

虽然玉娇说,不生出闺女不罢休,但每回看到她生孩子时,痛得死去活来,他实不忍心叫她生了,悄悄让姬无尘给他配了一副绝子汤。

“楚一,楚二,楚三,楚四,楚五!”楚誉站在书房前,大声喊道。

玉娇说他懒,儿子的名字也不好好取一个。

他不以为然,一二三四五,不是名吗?

又不是闺女,有个称号区别就可以了。

他想好了许多好听的女孩儿的名字,却一个也没有用上。

看来,得用在孙女儿的身上了。

五个半大小子听到楚誉的喊声,从各个地方,飞快跑来,在楚誉面前整齐站好,齐声应道,“父王,儿子们来了。”

楚誉凉凉的目光,在他们脸上扫了一遍,声音冷沉,“收拾齐整,一个时辰后,跟为父出门拜访去。”

闹心啊,要开始给他们寻媳妇了。

带儿子们出门多走动走动,说不定被哪家有闺女的看上,比如,生了许多女儿的西门鑫。

……

这一天,林伯勇来城郊祭拜亡妻景氏之后,下山时,已经到了晌午时分。

他没有带干粮,便决定,到附近的村子中买些吃的当午饭,再赶路回京城。

林伯勇骑着马,沿着山道一路寻找,小半个时辰后,他寻到了一个位于山脚下的小村子。

有个素衣妇人,提着个小篮子,在村中的小路上行走着。

大约是走累了,她抹了把额头的汗水,在路边的一个树桩上坐下来歇脚。

林伯勇翻身下马,牵着马儿朝妇人走来,“这位大娘子,我是过路的,想进村里买些吃的……”

妇人听到声音,猛然回头,睁着一双惊愕的眼睛,怔怔看着林伯勇。

“你……,你是?”她心中狂跳起来,这中年男子,怎么这么像她前世的夫君林伯勇?

她是景纤云。

她记得她早已死了,昨天却忽然又活了。

活成了这村中的一寡妇。

不对,这一世的她,没真正嫁人,是一户人家给自家傻子儿子买的童养媳。

上个月的一天,那傻子在打雷时爬树,被雷劈死了。

她就成了寡妇了。

“你叫林伯勇吗?”景纤云问,十几年不见,她不敢确认。

林伯勇诧异地点头,“大娘子怎认得在下?你是谁?”

“我是景娘啊?”

——完——

------题外话------

就到这里吧,林伯勇景纤云开放式结局,写下去的话,就无穷无尽了~

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冉冉会继续努力!

也请大家收藏一下冉冉的新文《农门纪事》,二月一号开填。

谢谢大家!╰( ̄▽ ̄)╮

大家收藏之后,到新文留一下评论,冉冉根据大家在《娇女》的粉丝值情况,给予不同的奖励。

爱所有正版的亲们。

群么么!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