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下载
  3.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4. 第559章 大结局

第559章 大结局

作者: |返回: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TXT下载,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epub下载

“阳阳,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当时是情非得已。我找了你这么多年,从不曾停止过。而且我们也不是故意,要把你弄丢的,你就不能……”

阳阳挣扎不开,只好瞪着他。

“我刚才说了,我姓温,我是温家的孩子。”阳阳一脸冷酷,没有半丝可以商量的余地。

“你真要认我的话,那不是将我再次放在那些想杀我的人的面前吗?再来一次,你能护我?或者,你能为死去的人报仇?”

说着,阳阳笑了下,满脸讽刺。

“这么多年了,她不是好好的活着吗?你连为死去的人报仇都做不到,如果她坚持让我死的话,你能护得住?呵呵,我真的不相信。”

赵泽宇松开手,不敢置信的看着阳阳。

“阳阳,那是你祖母,你不会想让我去杀了她吧?”

阳阳不再看他,别过脸。

“夜深了,我想休息了。”

赵泽宇叹了一口气,抱着他往隔壁院里走。

他总是不忍心将阳阳逼得太急。

而且,他也知道,越逼阳阳只会让他越生反感。他想要父子相认,就更没可能了。

阳阳虽小,但他的心智并不只是孩子。

“你休息吧,你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

阳阳侧过身,直接不看他。

赵泽宇帮他掖好被子,在床前站了好一会儿,然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这才离开。

阳阳听到房门关上了。

这才翻坐了起来,两眼瞪得大大的,再没有了睡意。

他觉得自己挺烦恼的。

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曦儿夜里睡得不安稳,翻了几下,便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哥哥?”

阳阳看过去,伸手揉揉她的脑袋,“睡吧,哥哥在这里。”

曦儿往他怀里钻了一下,找了个舒服的睡姿。

“哥哥,我想娘亲了。既然我们在京城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去找娘亲?宇叔叔可以带我们去找娘亲的,对不对?”

“嗯,是的。”

阳阳点点头。

“那我们明天就让他带我们去找娘亲,好不好?”

“好!”

曦儿想到明天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娘亲了,终于心满意足的睡了。

阳阳看着她的睡容,轻叹,将被子给她拉好。

第二天一早,赵泽宇就去上早朝了。

阳阳和曦儿吃过早饭后,一直在等他,可一直都没有等到他回来。

“哥哥,宇叔叔不回来的话,我们能不能让他府上的人,带我们出去找娘亲?”

阳阳摇了摇头。

“应该不行的。”

其实阳阳,猜的没错。

赵泽宇千方百计,把他们带到了京城,肯定不会轻易让他们出府门。

“可是,我想娘亲了。”

曦儿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别着急,既然咱们到了京城,一定很快可以看到娘亲的。”

曦儿虽是着急,但听到阳阳这么说,也没有再说别的。

“好吧,我听哥哥的。”

赵泽宇很忙,忙着出城调查皇帝交代的事情,一直到晚上才回来。

曦儿和阳阳坐在他的院子里等他,见他回来,曦儿立刻像只蝴蝶一样的朝他跑去。

“宇叔叔,你终于回来了。”

赵泽宇有些受宠若惊,连忙伸手将她抱了起来,“曦儿,你们怎么还在这里?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休息?”

“宇叔叔,我们等你一天了。”

赵泽宇闻言,心中有些歉意,他朝着阳阳看过去。

阳阳立刻摆出了,那张毫无波澜的脸,冷冷淡淡的,比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前,还要冷淡。

“曦儿找宇叔叔有什么事吗?可是府中有人怠慢了曦儿?”

“没有没有!”曦儿连忙摆手。

赵泽宇抱着她往花厅里走去,一边走一边问,“那是怎么了?”

他可不会认为,这两个孩子在这里守着,是因为想他了。

“宇叔叔,你明天有空吗?能不能带我们去找娘亲,我们知道娘亲就在京城里,对不对?”

闻言,赵泽宇暗暗的苦笑了下。

果然如此。

幸好他没有自作多情,不然现在得有多失落。

“明天不行,明天宇叔叔还要出去办事。等过两天忙完了,宇叔叔带你们去找你们娘亲,可以吗?”

赵泽宇摇摇头。

这几天,他的确是有许多事情要忙。

“那能不能让府里的人,带我们去找娘亲呢?”曦儿又问。

赵泽宇面露难色。

阳阳看着他的表情,便已知道答案。

他拉下了曦儿。

“曦儿,走吧,咱们回屋去。”

“哥哥,宇叔叔,还没说什么时候带我们去找娘亲呢?”

曦儿没问到答案,不想走。

阳阳牵着她,往前走,“不用问了,他不会带我们去的。”

赵泽宇站在花厅里,看着两个小人儿消失在眼前。

回到隔壁客院里,阳阳一番劝慰才把曦儿的情绪抚平。

外面,依旧在翻天覆地的寻找着,阿正的下落。

唐府。

舒同峰和唐乔二人,站在花园里的树下说话,两人都神色凝重。

“你说什么,靳叔也不见了?”

“是的,听镇国公说,靳叔带人去宇王府查找阿正的下落,结果人就没有回来。”

“那你的意思是说,宇王府很有问题?”

唐乔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白天,赵泽宇还来府中找了宋暖,一起商量了,官商民三方合作的事情。

唐乔有着重的观察赵泽宇,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跟往常都是一样的。

舒同峰很肯定的道,“不是很有问题,是一定有问题。我会继续派人去查。”

舒同峰四下看了看,“对了,小宋呢?怎么没有看到小宋?”

“暖暖出门去了。你也是知道的,这件事情,咱们又不能直接跟她说,但她知道镇国公在找人,也想尽自己的力,所以她和紫叶也在张罗着,派人四处寻找。”

舒同峰点了点头,“这倒是小宋的性子。”

说着,他叹了一口气,“如今,朝堂上面,以恒王和宇王为首的势力,越发的严峻起来。皇上也没有松口的意思,恒王爷继续在府中反省。我真怕接下来,宇王会出更大的招……”

唐乔拍拍他的肩膀。

“朝堂中的事情,我不懂,恒王这边的事情,你们这些人多费心商量就行。我现在最担心的是阿正,他的情况,非常紧急。镇国公说,这段时间正好是他最紧要的时候,如今人不见了,靳叔也不见了,我真的担心。”

唐乔简直不敢再往下想,那个不好的结果,五年前,他们就已经承受过一次了。

眼下,连想一想都觉得胆战心惊。

舒同峰点点头,“时候不早了,我先去忙。最近事情比较多,如果有事的话,你让人带信给我,我就先走了。”

“好,你去忙吧。”

夜幕降临,宋暖和紫叶才匆匆回到唐府。

唐乔收到消息之后,带着辛夷匆匆来到客院找她们。

“暖暖,你这一天是上哪去了?现在外面的情况不明朗,你还是尽量别外出。”

宋暖摇摇头,“乔姐姐,你别担心!我没事!我就是出去办些事情,查探一下宇王府那边的消息。不巧,还真让我查到了一件事。”

唐乔听着,心突突一跳,“什么事?”

“我查到了,宇王爷这些年明着是云游四海,实际上,他在江湖上建立了一个门派。我们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各处的官府,那些官府带着官兵剿灭了不少分门。”

说着,宋暖冷冷的笑了。

“让官府的人出面,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样反击?我就是要让他吃一个闷亏,亏到吐血,也发作不出来。”

“你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唐乔好奇极了,“宇王爷他在江湖上有什么门派?”

宋暖笑着问她,“乔姐姐可还记得,当时在临海城的时候,我曾经被那李腾飞给掳走了,后来被那玉音阁的阁主玉衡所救?”

“记得!”唐乔点头。

宋暖嘴角的笑意,就更浓了。

唐乔突然明白了,她惊讶的道:“你是说,那个玉衡就是宇王爷?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这太不可思议了,那玉音阁黑白两道通吃,算不上是什么名门正派,有时也会做一些杀人的勾当。”

宋暖脸上的冷意渐浓。

“前些天,我出去的时候,正好在街上遇到了一位熟人。我想过去跟他打声招呼,没想到跟着跟着就发现了,这么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谁?”

“蓝子轩。”

“居然是他?”

“就是他,本来想跟他打一声招呼,没想到看到他偷偷摸摸的与赵泽宇见面。”

玉衡,赵泽宇?

唐乔渐渐的明白了。

“怪不得,阿峰说,这个宇王爷深不可测。看着似乎对朝堂中的事情,丝毫不在乎,却不知他在背后,已经准备了这么多年。连江湖上的势力,也已经建立的这么紧固。”

宋暖也点头,“是呀,其实也不奇怪,身为皇子,身在帝王家,哪一个不是心有千千结,城府有九十九道弯?哪是那么容易让人看透和猜透的。他如果真是那么简单的一个人,估计都活不到这么大了。”

这些天,她利用温崇正留下的那些江湖势力,迅速查出了玉音阁的分门,然后全部都举报了到官府那边。

一夜之间,就被剿了不少分门。

据宋暖所知,这几天赵泽宇忙得团团转,可出手的是官府,他也无可奈何。

有气都发作不出来。

“那你们今天出去做什么了?”

“没什么,只是去见了个老朋友。乔姐姐,时候不早了,不如先休息吧。这几天在外面跑,我也有些累了。”

宋暖打了个呵欠,眼眶乌青,看起来的确是累坏了。

唐乔起身,“那行!你先休息,我先回院里了。再有什么事情,可不能自己一个人出去。”

“行的,我知道了,乔姐姐放心。”

唐乔出去之后。

宋暖与紫叶相视一眼,紫叶匆匆离开,不久后就拖着一个麻袋进了屋。

“紫叶,你先回屋休息吧。有些事情,我想问问他。”

“夫人,这个人可不是一般的人,还是让紫叶在这里陪着你吧。”

紫叶摇头。

宋暖知道紫叶是担心自己,便没有再让她先退下去。

宋暖刚点头,紫叶就蹲下身子,把麻袋打开。

蓝子轩终于恢复了视线。

紫叶蹲在他面前,恶狠狠的威胁,“等一下,我就拉开你的塞嘴布,如果你胆敢大喊大叫的话,可别怪我们翻脸无情。”

蓝子轩抬头看去,看到宋暖时,不由一愣,眉头轻皱。

紫叶拉开他的塞嘴布。

蓝子轩立刻就问,“温夫人,这是何意?”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家主子的真实身份,我已经知道了。所以为什么请你来这里,你应该也不难猜了吧?”

闻言,蓝子轩尴尬的笑了一下。

“温夫人,果然是聪明人。”

“不是我聪明,而是蓝公子聪明。”

蓝子轩古怪的看着她,“温夫人,此话何意,蓝某如果聪明的话,又怎么会落在温夫人的手中?又怎么会现在这样的境地?”

宋暖示意紫叶帮他打开绳子。

她坐在桌前,倒了一杯茶,推到一旁,“蓝公子,坐吧,这样子请你过来一趟,实在是情非得已。”

蓝子轩拂了拂衣袖,理了理衣服,走到桌前坐下来。

他落落大方的端起茶,抿了一口,然后搁在一旁,看向宋暖。

“温夫人,此话何意?”

“前些天,如果不是蓝公子故意在街上绕一圈,让我看到你的话。我又怎么会跟上去,又怎么会知道,你与赵泽宇的关系呢?”

听着这话,蓝子轩忍不住的低笑出声。

“温夫人,实在是聪明。”

“我宋暖就是再聪明,也聪明不过蓝公子。只是,我想不明白,蓝公子为何要让我知道,赵泽宇与玉衡之间的关系呢?”

蓝子轩紧盯着她,落寞的笑了下。

“如果我说,因为嫉妒呢?”

“嫉妒?”

宋暖一头雾水,饶是她再聪明,也想不通,蓝子轩在嫉妒什么?

蓝子轩看向紫叶。

宋暖立刻会意过来,“紫叶,你先到外面等一下,蓝公子想必有什么话要私下跟我说。”

紫叶皱眉,不悦的看着蓝子轩。

“不!我不出去!我不放心夫人和他在一起。”

蓝子轩看下宋暖,问:“温夫人,你身上可有携带什么毒药,服下之后,一两天后才毒发的,而温夫人又有解药的。”

“蓝公子这是?”

“我想向温夫人讨一颗毒药。我服下去,紫叶姑娘也就不用担心,我对温夫人有不良企图了。”

宋暖摆摆手,“我相信蓝公子。”然后,看向紫叶,“紫叶,你先出去吧,没事!”

紫叶恶狠狠的瞪着蓝子轩,“我可不管你有多大的本事,如果你敢伤了我家夫人,我绝对与你拼命。”

“紫叶姑娘放心,我既然有心,让温夫人发现宇王爷和我们门主的关系。自然也就不会存有要害温夫人的心思。”

“哼!最好是这样。”

紫叶冷哼一声,最终还是出了房门。

宋暖看向蓝子轩,问:“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了吗?嫉妒我是什么意思?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谁知道蓝子轩却是落落大方的点头。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忌妒,我们门主心中有了你。”

这下宋暖整个人都愣住了。

在现代有很多同志。

她没想到古代,在自己的身边就发现了这种。

而且,还是如此出色的男子。

“我能不能好奇一下,你和他之间?”

闻言,蓝子轩苦涩的笑了下,“自然是我对门主有爱慕之心,门主对我可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如果有的话,他也不会对温夫人一往情深了。”

宋暖嘲讽的笑了几声。

“蓝公子,你们门主所谓的一往情深,宋暖可不敢当。我甚至都不清楚,你们一个二个都说,他对我有那方面的意思,为什么我自己却感觉不到?按说,这种事情,不是当事人更能够感觉得到吗?”

“后来,我想了很久,仔细的捋了捋,他与我相处的时候的情景。我觉得,你们的定义错了,他并非对我一往情深。他对我,或许有些欣赏,但绝对不是爱意。他或许是想透过我,抓住一些他想要的东西。”

闻言,蓝子轩愣住了。

突然间,他似乎什么都明白了,也有些赞同宋暖的意思。

宋暖看着他的表情。

“蓝公子,也赞同我的说法,对不对?其实仔细推敲一下,他真的对我没有爱意,你们都看错了。”

“不过,我觉得蓝公子似乎知道,他想透过我,抓住什么东西?这正是我一直疑惑的地方,不知蓝公子可否解我疑惑?”

“蓝公子,要是我知道了这个真相,便知他用意何在。最近事情多,我实在不愿意,凡事都要自己去猜,实在是太累了。”

“大概是因为阳阳吧。”

“阳阳?”

“是的。”蓝子轩抬头看着宋暖,将阳阳的身世说了出来。包括,赵泽宇这些年一直不停的寻找阳阳的下落,全部告诉宋暖。

听到最后,宋暖点了点头。

“你这么说,我就能理解了。因为阳阳对我的感情,对我的依赖,所以,他的确是想通过我留住阳阳。”

蓝子轩也不太确定,但听宋暖的话,似乎就是这样的。

他有些不太愿意相信,赵泽宇爱上了宋暖,所以宋暖用这个来解释的时候。

蓝子轩很愿意相信,事实就是这样的。

通过宋暖留住阳阳。

比赵泽宇爱上宋暖。

蓝子轩更愿意接受前面的。

突然,宋暖手中的银针扎了过去。蓝子轩一阵错愕,满目疑惑的看着她。

“蓝公子,接下来,对不住了!我想用你去换一个人,正好,趁这个机会让你看清楚,他心里有没有你?而你也正好理理你,该不该继续?”

话落,蓝子轩双眼一闭,趴在了桌上,不省人事。

“紫叶。”

宋暖唤了一声,紫叶便推门进来。

“夫人。”

“把他绑起来,看好了。”

“是,夫人。”

紫叶如同来时悄悄的,把蓝子轩弄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将他关在那里。

宇王府。

赵泽宇几天都没回来。

阳阳越来越安抚不住曦儿,没办法,为了分散曦儿的注意力,阳阳便陪着曦儿到后院去玩耍。

两人追逐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处梅花林的深处。曦儿突然说要玩捉迷藏,阳阳只好同意。

两人刚躲起来,就听到有人从小路那边走来。

阳阳怕曦儿发出声音,引人注意,连忙将她拉到树后藏了起来,并交待她不要出声。

两个丫鬟提着食盒,从那边走来。

一路小心谨慎,四下查看。阳阳看着那两个丫鬟的神态,感觉她们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丫鬟一路走进了林子深处,那里的一个破院子里。

阳阳拉着曦儿跟了过去。

“曦儿,小声一些,别让人发现了。我们跟过去看看,看看她们在做什么坏事?”

阳阳可不相信,这么一个破落的院子里面,还能住着什么主子。

曦儿点了点头。

两人一直跟着,悄然的跟进到了院子里。最后,看着两个丫鬟打开暗道的开关,从那里走了进去。

阳阳聪明,只看一次便记住了,那开关的要领。

他们耐心的躲在外面。

一直等到两个丫鬟离开,阳阳才拉着曦儿来到了开关前。

扭动开关后,只听见轰隆一声响,门就打开了。

阳阳的心怦怦直跳。

他不知道下面有什么,但是,他觉得有一股力量,在吸引着他往下面走。

“曦儿,你害怕吗?”

曦儿摇摇头,“有哥哥在,我就不怕!”

“好,那你等一下,全听哥哥的,可以吗?”

“好,我听哥哥的。”

两人在地道里,七绕八绕的走着,不一会儿,两人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点。

曦儿有些不安的拉住了阳阳。

“哥哥,这个地方,我们好像刚刚已经来过了,我们走了这么久,怎么又走回来了?”

阳阳皱紧的眉头,拍拍曦儿的手。

“曦儿,别怕!让哥哥想想,既然这里是人家的暗道,这么秘密的地方,应该是布置了玄门之术。让咱们走迷路了。”

曦儿一听着迷路,不由得抖了一下身子,心都悬了起来。

阳阳立刻安抚,“曦儿,别担心!哥哥,从爹爹的书房里,看过几本这个方面的书。你先站在这里,别动!哥哥好好的观察一下。”

“好的,哥哥。”

阳阳低头四下看了看,这里摸摸,那里瞧瞧。

没过多久,他就一脸兴奋的回到曦儿身边,拉着她的手。

“走!曦儿,跟着哥哥来。千万不要松开哥哥的手,知道吗?”

“好的,哥哥。”

阳阳牵着曦儿,一路往地道深处走。这一次,他们再也没有迷路。

越到深处,耳边传来的谈话声。就越是清晰。

“哥哥有人?”

“嘘!”阳阳轻嘘一声,“曦儿别出声,咱们先去看看。”

曦儿再不说话,只是点头。

二人渐渐的靠近地牢,突然,听到了里面在谈论的人,竟是他们所熟悉的人。

慕容靳被木西元折磨的一身是伤。

阿正正端着水喂他。

“靳叔,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你?这事是不是与我有关?”

“不!这事与你无关。那个熊藤,想要从我手中得到凤栖族,已经很久了。他的野心,我从来都一清二楚,只是没有想到,他藏得这么深,最后。我还是栽在他的手里。”

凤栖族?

阳阳是知道这个地方的,这是他们外祖父的地盘。

阳阳很快的从那话中找到重点。

他拉着曦儿,跑到了地牢前。

慕容靳和阿正看着两个粉雕玉琢的孩子,突然出现在面前,不禁愣住了。

“小孩,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难道那些人这么没人性?把你们也抓到这里来了吗?你们的爹娘呢?”

慕容靳立刻就问。

阳阳紧紧的盯着慕容靳,看着他的五官,隐隐的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老前辈,我刚刚听你提到凤栖族,你可认识凤栖族的族长慕容靳?”

这下轮到慕容靳傻眼了。

他打量着眼前的两个孩子,也觉得轮廓有些熟悉。

“孩子,你们是?”

“老前辈,你认识凤栖族的族长慕容靳吗?他是我们的外祖父。”

慕容靳一听,不禁瞪大双眼,声音都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你们是阳阳和曦儿?”

阳阳点头,看着慕容靳激动的表情,他觉得自己猜对了。

难怪家里人与外祖父失去联络这么久?

难怪外祖父这么多年都没有消息?

原来他被关在了宇王府的地牢里。

阳阳拉出曦儿头上的一支银钗,插进锁孔中,轻轻的转动几下,咔嚓一声锁就打开了。

“曦儿,走,咱们进去。”

阳阳拉着曦儿来到了慕容靳面前,“外祖父,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赵泽宇把你们抓到这里来的?这位叔叔他是?”

阿正看着眼前的两个孩子,一直没有回过神来。他没有意识的一直念着他们的名字。

阳阳,曦儿,阳阳,曦儿……

为什么这两个名字这么熟悉?

为什么看到这两个孩子,他有一种心疼的感觉?而且有一种跟他们认识很久很久,而且与他们很亲近的感觉。

“叔叔,你也认识我们吗?”

阳阳听到了他的声音,以为他在喊他们两个。

慕容靳扭头看向阿正,见他神色迷离,连忙用力一拍他的肩膀。

“阿正,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阿正摇摇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慕容靳,“靳叔,在我的脑海里,好像有这两个名字。我看到他们的时候,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可是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突然,他的脑袋疼了起来,他弯下腰,紧紧的抓住自己的头发。

慕容靳见他出现异状,紧张极了。

“阿正,你到底怎么了?可是头疼的厉害?”

阿正痛到没办法回答他,感觉脑子像是要裂开了一样。

有很多画面不停的往他脑子里面涌,尤其是他梦中,梦到的那一切,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只是,每每看到脸的时候,就迅速的闪了一下,一闪而过,总是让他看不清。

阳阳,曦儿……

他不停的念着这两个名字,突然间,他松开手,瞪大双眼看着两个孩子。

“我记起来了,我在梦中梦见过你们。你们生活在高山村的正阳居里,对不对?你们姓温对不对?”

两个孩子看他这么痛苦,眼睛赤红着,眉头紧蹙着,脸色煞白着。

真是有些吓到了,可又觉得莫名的心疼。

“叔叔,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可是头疼的厉害,你说的没错,我们是姓温,我们的确是住在高山村的正阳居里。”

“啊……”

阿正突然嗷嗷的叫着,倒在地上打滚。

阳阳吓坏了。

曦儿直接哇哇的哭。

“哥哥,这位叔叔他怎么了?他很痛,哥哥,你快帮帮他吧,他很痛……”

阳阳只看过一些医书,根本就不懂医术。眼下曦儿让他帮人止痛,他是做不到的。

他连忙求助的看向慕容靳。

“外祖父,你快帮帮他吧,这位叔叔他究竟是怎么了?”

慕容靳挣扎着上前,蹲在阿正面前。

他抓住他的手腕,为他抚脉,可却被阿正不小心的甩开了。

慕容靳知道,这个时候,如果直接把他穴道点了,让他静止下来。

这是不可以的。

这样只会适得其反。

他瞧着阿正的样子,似乎是记忆在苏醒。

他扭头看向阳阳和曦儿。

心想着,或许这就是血缘亲情。

两个孩子的到来,正好打开了阿正记忆的闸门。

“孩子,你们别着急!他痛是因为他的记忆在苏醒,他慢慢的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这个时候,我们也帮不了他,等一下他就能好起来了。”

阳阳紧紧的抱住曦儿,听得不是很明白。

“外祖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位叔叔他是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吗?这位叔叔他是谁呀?”

“阳阳。”

地牢外面传来了赵泽宇的声音。

阳阳抬头看去,连忙将曦儿护在身后,眸底满是恐惧和防备。

慕容靳冷冷的看着赵泽宇,“宇王爷,你终于愿意来这里一趟了?”

赵泽宇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即就将目光落在了,在地上痛到打滚的阿正身上。

“他现在这样的情况,到底是记忆苏醒了,还是命不久矣?你们为什么就喜欢逆天而为呢?他早就该是一个死人了,五年前就该死了。你们为什么还要做这种徒劳的事情呢?”

慕容靳蹲在了阿正面前,无形中像是护住了他。

“宇王爷说的话,我们听不懂,什么叫逆天而为?”

赵泽宇瞥了阳阳一眼,并不打算藏着这事。

“五年前,在仙女岛的时候,温崇正就已经被海盗给杀了。你们居然还想用这种禁术来为他续命,这不是逆天而为吗?眼下,他这么痛苦,这都是你们给他的。”

阳阳听到这话,不禁瞪大双眼,他吃惊的看着在地上打滚的男子。

情不自禁的唤了一声,“爹?”

曦儿尖耳听到了,也朝那男子看去,“哥哥,你说什么呢?你刚刚说什么?”

赵泽宇打断了曦儿的话。

“阳阳,曦儿,他不是你们的爹,你们的爹,五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事已至此,慕容靳也不想再藏着。

“阳阳,曦儿,你们别听他的,你们的爹爹还在。他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和你们团聚,和你们一起生活,看着你们长大。”

阳阳扑上去,紧紧的抱住阿正。

“爹,你怎么样了?”

曦儿也跪在一旁哭着,“爹,我终于找到你了。”

赵泽宇看着阳阳,听着阳阳一声一声的唤那男人叫爹,他的心都在流血。

“够了,阳阳,你不要逼我!”

阳阳被他一喝,吓到打了个冷颤。

“你想做什么?”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只要你乖乖的留在我身边,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阳阳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此刻,他终于明白,赵泽宇把他们掳到京城来的用意。

他把曦儿带到这里,想必也是想着用曦儿来压制他,让他听话。

“哥哥,你不要听他的,不要留在他身边。他是坏人,他把外祖父关在这里,打成这样子,爹爹也这样子,他是坏人,坏人……”

阳阳第一次没有听曦儿的话,而是紧盯着赵泽宇。

“如果我听你的,你是不是就可以放他们离开?”

“可以!”赵泽宇很是干脆。

“现在就放他们离开,我要跟着他们一起到安全的地方,我要亲自送他们出京城。”

阳阳也不是省油的灯,很是谨慎。

赵泽宇看着这样的阳阳,满心的骄傲,可就有些无奈。

这就是他的儿子呀,多聪明。

这就是他的儿子呀,与他多生分。

但是没关系,只要他愿意留在自己身边,父子之间的关系,他迟早可以修补起来。

“可以!”

“那好,现在就带他们出地牢。”

赵泽宇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

地上打滚的阿正,慢慢的平息了下来,他抱紧了自己的脑袋,痛到全身都已经被汗湿透了。

慕容靳看着他,已经平静下来,心也渐渐的安定了。

只要冲过了这一关,阿正就能完全的好起来了。

阳阳和曦儿蹲在阿正身旁。

“爹,你好了吗?”

闻言,阿正猛的抬头,赤红的双眼,已经恢复了清明。

他看着眼前的两个孩子,伸出手去轻轻的揉着他们的脑袋,然后将他们带入了自己怀里。

“阳阳,曦儿。”

两个孩子听着他的声音,哇的一声就哭了。

“爹,你终于好了,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阿正也不禁泪流满面。

“别哭,爹,对不起你们,也对不起你们的娘。”

他终于想起来了,想起了一切。想起了五年前落海那一刻的不甘心。

前尘往事,幕幕清晰的印在他的脑海里,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夜夜梦回高山村的正阳居。

原来,那是他的归处。

赵泽宇满目阴沉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多希望,自己能够取而代之,两个孩子能够依偎在他的怀里。

阿正把两个孩子哄住了。

然后,抬头看向赵泽宇。

“宇王爷,好久不见!想不到我们竟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赵泽宇没说话,但他的表情很臭,足以看出他的心情很不好。

阳阳低声问,“爹?你可以站起来走路吗?我们走,我们离开这里。”

阿正点点头。

“好!”

他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此刻他刚刚恢复,身子很虚弱。走起路来,脚步都没有什么力气,身形有些晃。

慕容靳扶着他,两个人相互扶着对方,两个孩子一前一后的护着他们。

这一幕,让赵泽宇又是妒忌得要发狂。

一行人出了梅林,却发现外面站满了人。

宋暖,紫叶,唐乔,镇国公他们,全部站在那里。

赵泽宇身边的侍卫连忙抽出剑。

“大胆狂徒,你们居然敢闯入宇王府?究竟想要做什么?”

“狂徒?”镇国公低笑一声,讽刺的勾唇,“究竟谁是狂徒,还是交给皇上来定夺吧。”

话落,他大手一挥。

几个被人押制着的人,被推到了人前。

蓝子轩,还有一系列以宇王为首的官员。

赵泽宇眯了眯眼,没想到事情,突然如此大的变化。难怪这些天,皇帝一直派他到京城外面去处理事情?

原来如此!

原来是趁着他在外面,把他京城里的力量,全部都清剿出来。

他说呢?为什么官府突然对他的玉音阁分门,全部清剿了。

原来,这里面,还有皇帝的手笔。

慕容靳扶着阿正离开了赵泽宇的范围,阳阳也把曦儿推了过去,他自己倒是一直站在赵泽宇的身旁。

紫叶连忙把曦儿抱出人群外。

舒同峰和顾信走走过去,扶着慕容靳和阿正。

阿正的目光落在宋暖身上。

宋暖也朝他看来。

四目相触,皆是泪眼婆娑。

他没有想过,还能再相逢,再相守。

她没有想过,他日再相逢,竟是这般。

容颜易改,岁月易逝,他们的心,从未离开过彼此。

镇国公看向宋暖。

“小宋,你们先走吧。”

宋暖点点头,目光落在阳阳身上,“阳阳,过来,到娘这里来。”

阳阳抬头看着赵泽宇。

“我娘从小就教我,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

说完,他就大步朝宋暖走去。

赵泽宇看着他的背影,移目看向宋暖。

“阳阳,就拜托你了。”

宋暖轻轻摇头,“他一直是我最骄傲的孩子。”

赵泽宇也微笑着点头。

有宋暖的这句话,他就安心了。

……

三天后,皇帝再次召见他们。

不过,这一次,皇帝没有上一次的意气风发,反而有一种,一瞬间就老了十岁的感觉。

谁都没有再提温崇正的身世。

皇帝只是再次下令,让他们进行官商农三方合作的事情,并且把这事交给了舒同峰。

同时,舒同峰被封为户部尚书。

关于赵泽宇的事情,这是皇家秘事,没有对外公布。宋暖只知道,赵泽宇被幽禁在宇王府。

而他的党派,全部都进行了一次大洗牌。

安定侯府的权力,也全部收回。

温良一家人,被流放。

安定侯府空着,但皇帝下令,那里的主人是温臻。派了不少下人去看护院子,也向天下告示当年温家军的冤屈。

还温家军一个清白。

追封温臻为安定候。

京城中的事情,不用他们去操心。

而此刻,宋暖最挂记着的是高山村的一切,还有,她的家人。

拜别了镇国公。

宋暖一家人和唐乔主仆一起回秦县。

半个月后。

高山村的村口,全村人都站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宋暖的归来。

他们早已经收到了消息。

这一次,宋暖不禁带回来了,官商农三方合作的喜事,不仅被封为皇商,她还带回了温崇正。

哒哒哒……

马蹄声响起。

村民都雀跃了起来。

温家姐妹扶着温老太,翘首往小路这边望着。

“祖母,二哥,二嫂他们回来了。”

温老太抹了抹眼泪,哽咽着道,“嗯,他们回来了,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马车上。

宋暖靠在温崇正的怀里,两个孩子一左一右的,围绕着他们。

温崇正无法恢复以前的容貌。

宋暖便用易容术,将他变成了以前的温崇正。倒不是因为宋暖在乎这个,而是不想让村民有别的想法。

温崇正紧紧的握着宋暖的手。

宋暖发现他在微微的颤抖着。

“阿正。”

“我在!”

“阿正。”

“我在的!”

“阿正。”

“暖暖,我会一直在,一直在!这一次,我们再也不会分开。”

阳阳与曦儿相视一眼,两人咯咯的笑了。

孩子的笑声,总是最纯粹的。

宋暖和温崇正。也忍不住的笑了。

马车外,他们的笑声随风飘荡,传到了山谷,传到了大伙的耳中。

唐乔撂开车帘往外看,看着熟悉的景,听着熟悉的笑声,她忍不住咧开嘴角。

“辛夷,你听到了什么?”

“小姐,我听到了幸福!”

唐乔重重地点头,开心的笑了。

“是呀,幸福,我也听到了!”

“阿乔……”

后面传来了马蹄声,还有杨安焦急的声音。

辛夷看向唐乔,弯唇笑了,“小姐,你的幸福来了!我也听到了,你的幸福!”

【正文结束】

------题外话------

各位亲:

感谢一路相随,感谢你们的陪伴。

正文写到这里,就要结束了。

感觉结得急了一些,但该交待的,我也尽量的交待了。

这一路,订阅很差,真的,这算是妞妞写文生涯中,最差的一本,但也是写得最长的一本。

我一路写,一路在总结原因。

这中间,一定是我写的不够好,这是无需置否的。

未来,我会继续前行,希望你们还会一直在。

爱你们!

想看谁的番外,也可以留言。

推荐顾轻狂《女帝归来:暴君榻上宠》

人前,他杀伐果断,残忍冷血,人人战栗。

人后,他宠妻如魔,护短专情,不容许任何人伤她分毫。

白天,他温润如玉,谪仙出尘,一本正经。

夜晚,他化身为狼,一遍遍索取,不知疲惫。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