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稚妻可餐:世子爷请放过下载
  3. 稚妻可餐:世子爷请放过
  4. 终章

终章

作者: |返回:稚妻可餐:世子爷请放过TXT下载,稚妻可餐:世子爷请放过epub下载

伴随着撞钟的声音,元昶琋和武慕秋两个人在皇家祖祠内跪了一大圈,直跪拜磕头的让武慕秋头晕眼花之时,才终于结束了。

在太祖殿内跪下,武慕秋的眼前有些发花,所幸身边有个人一直撑着她,不然她非得趴在那儿不可。

“接下来就可以休息了,不过不能吃东西,可以喝水,再坚持坚持吧。”元昶琋看了她一眼,一边轻声安慰道。

“知道,嬷嬷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放心吧,不管多难熬我都会坚持的,今天是个极好的日子,我很高兴。”因为高兴,所以也能坚持。就算刚刚磕头磕的头晕眼花,她也觉得很开心。

失笑,元昶琋抬手拍了拍她僵直的脊背,“看来你是真的很开心,爱慕我到如此境地,还真是让我感动。不过从今天开始,你就美梦成真了。”

无言,武慕秋扫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嬷嬷,随后身子一歪靠在了他的身上,“闭嘴吧你,知道有很多人都说我捡了大便宜,走了狗屎运。不过别人说就说吧,你也在这儿说,我都替你脸红。”

低头看着靠在自己身上却大放厥词的人,元昶琋低头在她脑门儿上快速的亲了一口,“你的脸红可以用在别的地方。”

“我倒是怕你脸红。”武慕秋哼了一声,随后坐直身体,因为嬷嬷看过来了。

元昶琋轻笑,脸红之事可以再议,不过他很期待倒是真的。

陷入安静之中,因为有嬷嬷在守着,所以两个人也不再说话了。

在武慕秋看来,嬷嬷也会很无聊的,因为要一直跪在那儿。

她的裙摆很宽,她倒是可以偷偷的坐下,反正在外也看不出什么来。

倒是元昶琋一直跪的很直的样子,看起来好像一棵不会倒的松树似得。

许久后,武慕秋悄悄地看了一眼跪在后面的嬷嬷,她们俩瞧着好像也是要睡着的样子。她不由得弯起唇角,但凡正常人就不会有人喜欢这种事情的。

视线瞥到了她和元昶琋被系在一起的一根红绸带,两个人被连在了一起,此时看起来还真是无比的顺眼。

“喂,琋儿啊,是不是所有皇室子弟订婚都会在这里。”她小声开口问道。

元昶琋微微扬眉:“琋儿?”她这是开始学他母亲了么?

弯起眉眼,武慕秋看着他,“我不可以这么叫你么?再说,真的很好听。好像,世子妃会叫太子爷宸儿,叫你琋儿,显得你们特别可爱。”好像小孩子。

“我们是早产兄弟,母亲也特别喜欢他,会叫的亲切也在常理之中。”不过,从她嘴里叫出来就不一样了,透着一股调戏的味道。

“早产兄弟。”武慕秋不由得笑,笑出了声音又猛然的收了回去,因为想起两个嬷嬷还在后面呢。

“这是真的,我和太子皆不足月便出生了。你要知道,这世上有多少孩子早夭,其中因为早产而身体不好的更是很多。我和太子能够健康的长大,也算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也可以说很是命大了。

“琋儿真是可怜啊。来吧,抱抱,给你个安慰。”压低了声音,她一边扬起一条手臂来,示意他过来,她可以给他个爱的抱抱。

“确定不是在调戏我?”一口一个琋儿,他好像变成了她儿子似得。

“这也能听出是调戏来,到底是我说的话有歧义,还是你的心不干净。”再说,她若是真有那个调戏的意思,不知他会不会配合她,管她叫一声娘。

“可能是都不干净。”瞧她那笑就知道了,心里没想什么好事儿。

眯起眼睛,武慕秋快速的瞄了一眼后面的嬷嬷,然后狂点头,“你说对了,我现在的想法的确不干净。”

“收敛,待订婚礼过后,随便你如何不干净。”摸了摸她的头,元昶琋一副淡定的模样,但扬起的嘴角泄露了他的心事,他就是很期待,极其期待。

看了看那供奉的太祖像,武慕秋又扭头看向他,“你还没回答我呢?是不是所有皇室子弟订婚都要在这里?”如现在这样度过一天一夜,什么东西都不能吃。

“嗯,没错。包括皇上,还有父亲和母亲,皆是如此。太祖会保佑我们元氏子弟的,血脉不断,子嗣多多。”元昶琋歪头靠近她轻声说,听得武慕秋耳朵痒痒。

“子嗣是否会多多我不知道,但只要想到之前世子爷和世子妃也在这里度过了一天一夜,我的心里就舒服多了。在我看来,他们真是一对儿神仙眷侣,其他人只有羡慕的份儿。希望我们在这儿也能沾到他们的光,日后也做一对儿让人羡慕的夫妻。”挑高了眉尾,武慕秋说的句句真心。她现在连自己亲生父母的至死之爱都不羡慕了,最羡慕的反而是元极和秦栀。

“真的羡慕他们?能得来今日,其实也并不容易。说来话长,到时有时间,我可以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元昶琋轻笑,如此羡慕别人的爱情,其实是对自己没有信心。不过,她终究会有信心的,因为他不会是一个让人失望的人。

“把咱们送到这里来之后,他们去了哪儿?”不会也要在这祖祠陪着吧。

“肯定早就下山回府睡回笼觉了,他们一向如此恣意,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元昶琋摇摇头,也难怪世人这么羡慕他们俩,看来这世上还真没什么人能像他们夫妻俩这么逍遥自在。

好多人想任性都任性不起来,因为肩上的担子太重了。看来,人还真得在前半辈子腥风血雨,这样后半辈子才能逍遥的起来。

**

皇家祖祠这边还在进行甬长且没尽头的订婚礼,而帝都西郊的一座府邸却静悄悄的。

时近新年,这府邸也在进行洒扫,不过,下人们的动作却很轻很轻,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以免吵到了那一大早便起床的两个人。

主居室里,的确是没什么动静,因为下人都不在。

二楼,倒是有很轻的说话声传出来,不时的穿插一声嘲笑,长耳朵都听得出那是秦栀的笑声。

楼上,秦栀姿势松散的靠在软榻上,身后的窗子是关着的,因为这个季节总是会有些凉风。

而对面的桌边则坐着元极,他正在给秦栀展示这段时间搜集来的古画。

都是十分有名的画家所画,且好多以前都消失踪迹了,但经过了不懈的努力,终于翻找了出来。

而且,越久远的画就越有意思,前朝较为崇拜繁衍,所以很多画看起来都很露骨。不过秦栀觉得特别有意思,越看越觉得古人的想象力真的是很超乎想象,他们真的为了崇拜,什么都能想象的出来。

元极一幅一幅的给展示,他觉得自己特别像个下人,而且他很不喜欢这些古画,太粗烂了。

就这种水平居然还能被称为名家,简直是谁都能做名家了,名家的门槛太低了。

看了一眼那满脸都是津津有味儿的人,元极几不可微的摇头,“接下来的是小册子,很过分,你还要看么?”

一听这话,秦栀眼睛都在发光,“我喜欢过分的,快快,我要看。”说着,她坐直身体,脸上的兴奋都藏不住了。

元极很无言,认真的看了看她,随后拿起那古旧的小册子,展开,里面褪色的图画也露了出来。

秦栀眯起眼睛,一边探出身体,仔细的盯着那册子上的图画瞧。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才看清那上面画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就是一些半遮半掩的春宫图而已。而且,关键部位根本就没露出来,只能靠看的人去想象的那种。

不由几分失望,收回身体,她一边叹口气,“我裤子都脱一半儿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元极盯着她,薄唇动了动,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只是将那册子哗的合上,扔到了桌子上,随后才低声说道:“见我时脱裤子的速度都没那么快。”看个不知从哪个陵墓里挖出来的册子反倒要脱裤子了。

一听这话,秦栀忍不住笑出声,“那倒没有,我有时见你脱裤子的速度也挺快的。”

无言以对,元极起身将那些东西全部收起来,“那不如你现在就表演给我看,到底能有多快。”

“不然咱俩比赛吧,看谁比较快。”大上午的无缘无故脱裤子?精神有问题。

元极手上动作一顿,“萧四禾要来了,今日无法陪你比赛。你先脱着,我计算着时间,下回再比。”

“你这属于作弊,我是不会上当的。不过,萧四禾来帝都干嘛?他不是在青州么。”他可是极其的忙,忙到不想回家的那种。估计一年之中,在家能待上半个月?那都是最多的计算了。

“帝都最是逍遥,他来这里做什么,显而易见。”元极淡淡的回应,对于萧四禾的生活作风问题等等,他从不会多说一句,毕竟那是他的自由。

发出了一声鄙视的笑声,秦栀就知如此,不是她不能高估萧四禾,而是他的人生高度就摆在那里了,这辈子都不能再往上走了。

“那你去吧,我在这儿补眠,真是好累啊。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所以身体疲乏的也这么快。”直接躺在了软榻上,秦栀决定要不动如山。一想自己那臭儿子在皇家祖祠,她就更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想当年她和元极在那儿的时候,今日想想似乎只是昨天的事情一样,真是让人觉得时光如白驹过隙。

如果她死在了这个世界,不知下辈子会是什么模样,还会不会遇到元极。

思及此,她目光一转,看向了元极。正好他也走了过来,他的脸上除了因为岁月而留下的沉稳之外,好像也没有其他的了。

他的驻颜汤是有效果的,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喝,眼下就瞧出效果来了。

“你要做什么?快去吧,不要想着把我也带下去。兴许我不在,萧四禾还会带你去青楼里转转呢。这么多年你也没去过几次,你就不觉得好奇的么?”看他过来,她立即伸出双手挥舞,拒绝他接近。

元极俯身,轻松的控制住她乱挥的两只手,然后另一只手穿过她的脖子下面,直接将她抬了起来。

“放开我,不要抱我,你能不能控制一下你自己?你这样胡乱的抱我,小心闪了你的腰。”秦栀挣扎,但一想到他的年纪,她就又不挣扎了,免得真闪着他。

“我的腰很好,你不用担心。”元极抱着她往楼下走,一边淡淡道。

翻了个白眼儿,秦栀任他抱着自己下楼,下人都不在,这主居清净的很。

到了楼下,元极才将她放了下来,“下人都在洒扫,不过你今年打算在这里度过新年么?”往外走,他一边问道。

“儿子会带着小花回朱城见父亲和王妃,按理说我们也应该回去,因为也算是过一个团圆年吧。不过,我还真是不想回去,咱们回翎山吧,很久没回去了。”秦栀摇了摇头,她并不想回朱城。因为王府里人太多了,一点都不清净,尤其新年的时候,会烦死的。

而且现在元霖宗的身体很不好,又因为几年前二夫人和四夫人相继离世,导致他记忆有些错乱,有时会犯糊涂。王妃就显得十分心焦,继而整个人就特别的多事,比以前还要苛刻。

她是个精神矍铄的老太太,一般女人鲜少能活到这个年纪,但她可不一样,简直就是活久了变成了妖怪一样。

也幸好蓓蓓这么多年和她同处在一个屋檐下已经习惯了,秦栀却是坚持不了多久,因为她现在的耐心也不比那时多了。

“好,不回去就不回去吧。不过,倒是王府传来消息,父亲这段时日糊涂的更厉害了。我想,他的身体可能撑不住了。”元极轻声的说着。生老病死乃是自然,再说这么多年他也见多了。不过,联想到父亲的身上,他心里还是有几分难过,明明印象之中他一直都十分的伟岸刚硬。

“这个世界里,能安然到这个年纪的,真的是很少。父亲这一生忠君爱国,应当是没有遗憾了。”按古人存活的平均年龄来算的话,王爷和王妃两个人真的算是奇迹了。

“但凡是人,都会想长命百岁的,哪有会觉得无憾的时候。”元极却不苟同,如果有一种药能让人长生不老,这世上的人都得疯了一样的去争抢,因为诱惑太大。

“难道你也想么?”歪头看着他,秦栀倒是想听听他的说法。人活那么久干嘛?浪费粮食浪费空气。

“活的久一些,才能见证你脱裤子的速度会有多快。”看了她一眼,元极如是道,很正经的样子,似乎他就是这么想的。

秦栀无言,“我说世子爷,麻烦你大庭广众之下能不能不要说这种话。你以为他们的耳朵都是假的么?灵着呢。”下人就在不远处,耳力都好得很,想听到自然会听到的。

“难道不是你要和我比赛的?如果能让你开心,我可以装作比不过你的样子,让你脱的更快。”元极微微扬起下颌,带足了骄傲。

秦栀哈了一声,随后缓缓的挽起衣袖,一边转眼看向他,清澈的眸子里带着刀。

元极回头看了她一眼,漆黑的眸子里也染上了笑,但下一刻便脚下一动,快速的跑走了。

秦栀立即跟上去,速度也十分快,“不想丢脸就给我站住,活了这么久了,你还想做什么丢人的事儿?元极,你给我站住,这么大年纪,你就不能顾念一下你的老胳膊老腿儿么?哎呀,等我。”

元极回头看了她一眼,却是慢下了速度,不过秦栀依旧是追不上他,始终差了那么一两米的距离。

所过之处,繁忙的下人们无不转身躲避,当做没看见这场面。只不过,他们也算有生之年了,什么事情都在这对夫妻身上瞧见过,也不愧这大魏诸多人羡慕他们,真的是前所未见。

这么大年纪了,还有如此兴致,有时下人都觉得他们不止要担心身体问题,更应该担心担心脑子才对。

(番外完)

------题外话------

番外完结啦,谢谢亲们一直在追文,同时也不断的鼓励着听风,让听风也有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新文《极宠无双:正室指南》已开坑,不日即正常更新,希望喜欢的亲们收藏追文。

听风也会努力的写好,尽力让喜欢听风的亲们不失望!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