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最后的太阳纪3·爱之巅,恨之岸 -> 最后的太阳纪3·爱之巅,恨之岸最新章节 -> 第八章 死亡之城

第八章 死亡之城

作者:猫小白 |返回:最后的太阳纪3·爱之巅,恨之岸TXT下载,最后的太阳纪3·爱之巅,恨之岸epub下载

  Ⅰ.
  天空开始濒临黎明,海琴知道就算不是黎明,零也不能准确地把他送到人海茫茫雪莉所在的地方。这个时候,他只能靠自己,依靠他和她之间那条强有力的纽带,相信他一定能找到她,哪怕是地狱也能找到她。
  他夺下机场巡查员的机车,开足马力向远方燃烧的城市冲了过去。
  「哥哥!」海砂急迫地喊,身後的透一把把她提到了一辆车上。零也夺下了机场工作人员用的卡车,紧跟在海琴身後朝城市中央开了过去。
  海琴骑着机车冲入拉斯维加斯的怀抱,可他进入城市走了没多久,就走不下去了。路上到处都是坏掉正在焚烧的轿车,倒下的电线杆像散落在桌上的牙签,人行道上也四散着碎玻璃垃圾以及人的尸体。
  他的机车面对地狱血海一样的街道,终於也走不下去了。
  现在他能依靠的也只有他的双腿了,他管不了那麽多,从机车上跳了下来,凭着直觉和天命的牵绊向前跑去。
  一边跑一边大声喊她的名字:「雪莉!雪莉!」
  「海琴!」
  忽然他听到远处他的呼喊竟然得到了回应。他冲过去看到一堆赤着上身的男人中间,那个他思念了几个世纪的女人正满身伤痕不顾一切地向他跑来。
  「雪莉!」他咆哮着,让冰冷的风荡开了雪莉身边的闲杂人等,踏着白色的雾气跑到了她的身边,终於将她用力地拉进了怀里。
  冰雪之气还在他身边萦绕,周遭的街道及街道上的所有东西都给凝固成了铅灰色的雕塑,但他却只觉得他和他怀里的她就要被烧毁了一样滚烫,是太久的思念让心脏不能承受剧烈搏动而癫狂得滚烫了。
  「雪莉!」
  「海琴!」
  拥有的冲击,让他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下,他抚摸着怀抱里的她,忽然感到心碎,立刻拉开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她的衣服被暴徒弄得到处是破洞和划伤的鲜血,红色长发也打了结显得很脏,她的脚……
  一双完美的脚赤裸着,上面是网状的血痕。
  「雪莉……」刚开口,他就泣不成声。
  「没关系!」她抚摸着他的头,和他颤抖不已的肩膀,那感觉是如此地熟悉亲切,「没关系,海琴,我们又在一起了就好了。」
  海琴抬起头,终於将心底珍藏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是的!雪莉!我们在一起就好了!我们要一直在一起!永远在一起!答应我!答应我!」
  「我答应你!」雪莉流着眼泪重重地点下了她的头。
  海琴拉紧她,终於将他的唇和她的紧紧靠近了。这一刻他等了太久,也迟疑了太多次,如果还不去做,他真要一辈子都恨自己了。
  他们身外的世界还在燃烧,堕落得真要跟地狱一样可怕了。可是在这条街上,他们拥抱着彼此,白色的冰晶掩盖了地上一切的污垢和肮脏,让这里如天堂般圣洁美丽。
  零的卡车开到城市边缘也不能再向前推进了。
  「怎麽办?」透问完立刻自己回答:「我们下车跑吧!那家伙跑步超慢,我们应该追得上。」
  「嗯。」海砂答应完,就被零提着跳下了车。
  街道上到处都是碎的玻璃,海砂恨自己穿了双不适合地狱的鞋子。正要抱怨,远远地听到雪莉呼唤海琴的声音。
  「是雪莉!」她朝声音的方向望,看到一块长方形的广告牌正好横在道路中央,从上面走过去就能直接到街的另一边,在那边就是雪莉呼叫的源头。
  「从这里过去!」她叫了一声,跳上广告牌,向那边跑了过去。
  透立刻也跳上广告牌,向前跑了两步,突然,就在海砂跳下广告牌的刹那,广告牌的另一端被一股力量操纵卷曲着向他扑了过来,他脚下的广告牌也从水平陡然拉升成垂直,把他掀了下来。
  零立刻赶过去,扶起地上的透,抬手朝向空中大吼道:「分裂!」
  那块被飓风卷起一般扑向他们的广告牌立即被零的力量分裂成数块,炸裂开。广告牌炸裂开之後的灰尘中,一个人的身影显露出来,他侧着身子,光洁的眼镜镜片呼应着远方燃烧的大楼被映成鲜红的一块。
  「阿苏!冰室纯!」透忽然意识到什麽,大叫道,「海砂!」
  「滚开!」零大叫着,充满力量的气浪向冰室纯扑了过去。气浪穿过了他的身体,将他的身体撕成碎片。原来这又是一个傀儡,他再一次地消失了。
  交锋的烟尘落下後,透和零发现他们周围已经围满了面目狰狞的暴徒。高空中的广告屏幕又闪烁起来,冰室纯还是那样微笑着,冲地面上的零和透说:
  「我尊贵的兄弟们,用你们的力量驱散开你的子民们吧,野兽!咆哮啊!」
  「浑蛋!」透不想使用能力对普通人,零也不想。越来越多的人朝他们围过来,零忽然看到远方一个熟悉的结界升了起来。
  那是亚伯罕兄弟的超级结界神寂。
  在神寂之中时间是扭曲的,结界外的一秒钟就足够让结界内的亚伯罕兄弟对海砂做任何可怕的事了。他们没有时间,也没有了选择。
  另一边,海砂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後发生的事,她只是奇怪怎麽她才从广告牌上跳下来,眼前的街道和景物似乎就和刚才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了。是天太黑她本来就没有看清吗?
  而且眼前的街道和景物似乎在哪里看到过,非常地熟悉又怎麽也想不起是哪里。
  天空黯淡无比,四处星星点点彷佛遍地都是火光。海砂向前走了两步,看到一座高耸的金字塔形状的建筑在黑夜里巍峨而鬼魅。一块闪亮的广告牌段成两节,挂在她身後的高楼上。而她脚下是潮湿的,充满汽油味道的黑色的街道。这是一座被地狱的烈火包围,疯狂的城市。
  她没时间去继续思考,相互拥抱着的雪莉和海琴就在她的面前。
  「太好了!」她大声呼唤,张开双臂冲向二人。
  「海砂!」长久的分离,让雪莉立刻紧紧抱住了她。
  三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暂时忘记了所有。等海砂想起零和透,再抬头才发现不祥的乌云已在他们头上盘旋许久了。
  Ⅱ.
  尼禄一个人在混乱的大街上慢慢地走,身边不时有爆炸和撕裂的哭喊声,他不在乎,都不在乎。他知道卡斯蒙如果需要他去做什麽,可以直接用读心术告诉他,不论多远,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都可以,他都能找到他,然後命令他,而他也会去执行他的命令,因为这就是亚伯罕的姓氏注定的命运。
  他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走了多久,似乎没有多久,又似乎是一辈子。雪莉和海琴相见了吗?为什麽让她走却忘了解开她身上的封印呢?这样的夜晚她会不会受伤?但就是这样她还是走了,为什麽?
  为什麽?
  他问了一遍觉得太痛,不能忍受,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卡斯蒙的声音。
  这反而让他好受了些,去执行命令吧,执行命令时他总是能忘记自己真正的需要和感情,这反倒对现在的他更加仁慈。
  他赶到卡斯蒙命令他赶到的街道看到一块硕大的广告牌倒在地上,而在广告牌的一端,街道边的阴影里一只灰白的眼睛定定地注视着他。
  「纯!」
  「我们又见面了。」
  纯指了指他身边的黑色阴影,尼禄看得出那是兹罗的空间隧道。纯是要他进入这个空间隧道吧,空间隧道那头有什麽?
  他走了进去,与此同时听到前面传来雪莉的呼喊声,身後传来海砂的尖叫:「是雪莉!」然後是广告牌飞起的巨响。
  他明白了,他的任务是什麽。
  冰室纯负责对付隧道那端被广告牌拦截下的零和透,而他负责隧道这边的人。
  等他走出隧道,兹罗连忙拉住他,做了个小声的动作,他看到在他和兹罗待的巷子外是一片冰凌,冰凌中央三个人用力地拥抱着享受着相逢的快乐。
  那三个人不但有海砂丶海琴,还有雪莉!
  为什麽?
  「尼禄!神寂结界!」
  「神……」他转过头,紧靠着他兹罗的身影是模糊的。
  「神寂啊!尼禄!抢在冰室纯拦不住前干掉加百利兄妹!你傻了啊!」兹罗冲着他大叫。
  不行!尼禄在心里大吼,同时他也听到自己朗声念出来了那几个字:「神寂!开启!」
  「神寂!开启!」
  海砂听到不祥的声音在身边响起,再看她所处的街道便已经被一片浓稠的烟雾包裹起来。
  她见过这样的烟雾,它们看上去是那样的脆弱,实际上却是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墙——最强大的结界,神寂!
  「神寂结界!亚伯罕兄弟!」海砂大叫,又发现了新的不祥点,这个结界里只有她和重伤未愈的海琴还有雪莉。
  「亚伯罕……」雪莉没能说完就看到了结界顶端的兹罗和尼禄。
  尼禄!她在心里叫他的名字,他垂下眼帘不去看她。
  「也许我们还要在战场上见面,我也不能保护你了。拉斯维加斯就要变成地狱,我也不能保护你了,你知道吗?」
  他的话似乎就在耳边,虽然离开他就已经准备要面对这一天这一刻,可是他留在她脖子上的锁链痕迹都还没有消失啊,这也太快了,快到她根本无力承受。
  「尼禄!下达毁灭命令!」兹罗吼道,神寂建立後命令的下达就只能靠尼禄一个人了。
  可是尼禄垂着双目,就跟睡着了一样。他也不能,和雪莉一样,他也不能承受这一刻就要与她为敌的事实,就要杀死她的事实,脖子上还有锁链的印记呀。
  「尼禄!下达命令啊!」
  「尼禄!还好卡斯蒙早有准备!」兹罗咬着牙说完,从衣服里掏出了他那个羊皮袋子。
  袋子里一个水蓝色的光球跳了出来,变换成人的形状,是被封印了许久的纳瑞娜。
  「纳瑞娜!这是你最後表示你对卡斯蒙忠心的时候了,纯是不会来救你的!」
  纳瑞娜搞不清状况,不过还是本能地点了点头。
  海砂已经操纵力量,使之在神寂的结界里聚集起来,现在她是唯一能救大家出去的希望了。
  「海砂,帮我解开尼禄的封印。」
  「哦。」海砂立即画了个解封符咒。
  力量又重新回到雪莉身上,但面对着那个人,真不知道她能不能将力量释放出去。
  尼禄还在犹豫不决,兹罗却绝不能允许自己失败。他发现了蓄势反击的海砂,又从羊皮袋子里掏出了一个红色的光球,举了起来。
  「还好维斯里给了我这个!」兹罗邪恶地微笑起来。
  「那是……」雪莉失声叫道,「那是桑晒的灵魂!」
  Ⅲ.
  「放心,你妹妹没有死,她只是被维斯里用法术割裂开了身体和灵魂的联系而已。她的身体在那里,你们不用去管。不过她的灵魂被我捏碎的话,呵呵……」兹罗放声大笑,尖声道,「就算找到她的身体,你的妹妹也不会复活了!哈哈!所以给我老实点,不要动!」
  面对雪莉妹妹的灵魂火焰,海砂立刻泄气了。雪莉想叫她不要管,什麽都不要管,可是她说不出口,如果是她的生命就算了,她早有死的准备,可兹罗手上的却是她最疼爱妹妹的生命,她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明知道这样下去就是同归於尽也开不了口。
  「还等什麽?纳瑞娜!去干掉他们!」兹罗咆哮着,纳瑞娜终於从昏迷状态瞬间苏醒,不情愿地叹息了一声後,在手心展开一个巨大漩涡,向海砂逼过来。
  海琴立刻挡到海砂面前,雪莉也知道她不能再犹豫了。
  「海砂!不要管我妹妹,攻击他们!」
  「雪莉!」海砂不能这样做。
  纳瑞娜的能量漩涡开始靠近他们,海砂感到强大的吸引力像要把她的身体抽乾一样。她不能再犹豫,立即打开水膜结界保护大家。
  「啊哈!我不是说你不能用能力吗?加百利!」兹罗大声叫嚣着,手掌慢慢合拢。
  雪莉看到那颗红色的光球,在他的手心痛苦地挣扎,不禁失声恸哭道:「桑晒!」
  「海砂你只管使用能力,我去把桑晒夺过来!」海琴说完,立刻闭上了眼睛,他要用灵魂力将桑晒从兹罗手上强行夺过来,不能让雪莉失去她最爱的妹妹。
  一道红网立刻扑向兹罗将他整个地罩住。但就在他被罩住的刹那,雪莉看到他笑了,无比邪恶。
  「糟糕!海琴不要!」
  雪莉的尖叫声惊动了海砂,她忽然记起她在哪里见过这条街这个地点了。是她的梦,那个预言了雪莉死亡的恐怖梦境。
  海琴的灵魂波之网徐徐落下,与此同时兹罗拉开了他的袋子。那里面装着上万条他为卡斯蒙战斗过程中收集到的四丶五级能力者的灵魂。
  强大的灵魂力倾囊而出,超出了海琴的承受,就像千斤巨石在瞬间压下。
  砰的一下。
  坚强无比的身体轰然倒下,连告别的机会都没有给那些爱他的人,就这样……
  海琴倒下来,呼吸停止了。
  「海琴!」
  雪莉的惨叫声刺激了尼禄的神经,他的心在滴血,却不能打开这个致死的结界。
  水膜结界顿时失控,崩塌下来。不过纳瑞娜并没有立刻要她们的性命,而是颇感兴趣地欣赏起眼前生离死别的泪水戏来。
  一身透湿的海砂失控地大叫:
  「怎麽会这样!怎麽会这样!死的怎麽是哥哥!不是哥哥!我的预言不是这样的,在这个地方死的怎麽会是哥哥,不是哥哥,是……」
  「你的预言?」雪莉从海砂的话里找到了希望,抓住她问,「是谁?不是海琴,是谁?」
  「是……」海砂彻底崩溃,理智的世界瓦解了。
  雪莉从她的表情里读出了她预言的真相。
  「是我,对吗?是我!呵……」她笑了,然後她就开始歌唱了。
  「醒来,我的宝贝,为我的爱醒来!醒来,我的宝贝,为我的生命醒来!」
  简短的儿歌,却是拿生命去换取生命的《拉斐尔生命之歌》。
  「不要!」
  尼禄绝望地呼号。
  兹罗也发现形势不对,朝雪莉冲过来的同时对纳瑞娜大吼:「你要磨蹭到什麽时候!杀了他们!」
  一瞬间,形势再次变化,一瞬间命运的注定,再也挽回不了了。
  Ⅳ.
  「什麽?」
  「什麽啊!」
  雪莉伴随着歌声飞速苍白的面孔,让海砂崩溃地惨叫出来。
  歌毕,她的身体已经没有了一切人的色彩,她身体的色彩顺着她的歌声流淌出来,流入海琴的身体,让他被能量撕碎的大脑再次恢复生机,他的唇再次变得鲜艳。
  一滴落下的水珠打在海琴眼帘上,他睁开眼睛,却看见最爱的女人在他面前如落叶般倒下。
  雪莉倒了下去,直直地落入一个人的怀抱里。
  她还有最後的能量让她感觉到这个怀抱是那样的熟悉。她打开眼睛看到纳瑞娜黑色的能量吞并漩涡扑向她和她身边的其他人。
  「啊。」她叫了一声,抱着她的人也颤抖了一下。
  抱着她的人一扬手,黑色的漩涡被打到了很远的地方。
  「尼禄大人,你怎麽用你的能力对付我啊!」纳瑞娜大声地叫。
  尼禄不管纳瑞娜,他没想过要救海砂,救海琴,他只想在最後的时刻还能抱着她一起度过,不被任何人打扰。
  现在他抱着她,一直都只有他抱着她,这就够了。
  雪莉眨了眨眼睛,让自己看清现在抱着自己的人是谁?果然那个足够熟悉的怀抱不是海琴的,而是他的。
  「尼禄,看来……我不是好女人。」
  说完这句,身上的包袱都没有了,她可以微笑着让自己在他怀里睡得更舒服些,永远地睡了下去了。
  「我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尼禄抱住她,紧紧地抱住。无论命运如何运转,从此再也没人能将他们分开。
  兹罗看到纳瑞娜的攻击被尼禄弹开,冲了过来,亲自动手,举起他符咒的右手对准海砂:「空间命令!撕毁她!」
  与此同时,看到雪莉的手落下的海琴,来不及悲伤,来不及从尼禄怀里夺回他的女人。他看到兹罗冲了过来,他意识到就是这个人害死了他的雪莉,现在这个人又想夺走他的妹妹。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冰之剑!杀了他!」
  兹罗感到体侧忽然冰凉,回过神来在他身边不光有海砂还有苏醒的海琴,但这已经迟了,剑的锋利已经没有回旋地逼近了他。
  然後,剑撕破了身体,鲜血涌出来就凝固了。
  鲜血涌出来,所有人都凝固了。
  冰之剑刺穿了尼禄的胸膛,他用自己的身体救了他的同胞兄弟。在生死攸关的刹那,原来时光大帝也没有时间去阻挡命运的洪流。
  「哥哥,我以族长的身份命令你,走吧!」
  兹罗没想到此时此刻尼禄对他最後的话语居然是这样的,等他明白尼禄冷漠命令後的心情,伤心彻骨的痛已经要将他撕裂了。
  海砂反应过来,水的结界立刻再次张开,但兹罗已经在结界张开的刹那打开空间通道逃走了。
  神寂的迷雾开始变薄消失。
  死亡城市的中央,只有海琴丶海砂和抱着雪莉的尼禄。
  「雪莉!你不要离开我!不要!」
  「雪莉,不要!不要死!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海琴在经历了短暂的迟疑後,终於被巨大的悲伤击垮,他想去抱一抱雪莉,摸一摸她还有温度的脸。但他伸过手去,看似已经死去了的尼禄却奇迹般地张开了眼睛,他冲着海琴胜利地一笑,将怀里歌罗娜的水晶球掏了出来。
  「雪莉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水晶球被他用最後的力量在手心捏碎。洁白的光点包围了他和他怀中的雪莉,他们就那样紧紧相拥着,在一片光点中变成了飞天的雪花。
  海琴扑过去,只扑到一堆飞走的花一样的光点。
  他们消失了,融为一体了,再也不会分开。
  ——第三部完——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