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王子变小哈 -> 王子变小哈最新章节 -> 第十章 如果没有你,我的世界将不会完整

第十章 如果没有你,我的世界将不会完整

作者:宅小花 |返回:王子变小哈TXT下载,王子变小哈epub下载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陈恩浩便已经在康民医院休养了12天了,明天就是他出院的日子了。
  整个下午,莫婉如都处于一种极度兴奋的状态,一直在病房内来回走动着,一个人兴奋地自说自话:“恩浩,你说明天去哪儿庆祝好?是去唱K,还是去BBQ?我觉得在家里举行Party也不错,咱们可以叫上一大群朋友和同学来玩儿。恩浩,你出院后还会回幸福镇吗?我想你应该不会回去了吧?毕竟你的家在梦幻城。如果你回去可以来我家住哦!我家很大,有很多客房……”
  林若若和陈恩浩默契地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露出无奈的苦笑。
  林若若这次过来本是打算帮他收拾东西的,怎料他的衣物和用品早就被陈家的女佣收拾好了,整整齐齐地叠放在沙发角上,只等明天陈家的司机载陈妈妈来给陈恩浩办出院手续时,顺便把它们载走。有钱人家的生活果然不是她这种小老百姓可以想象的。
  帮不上忙的林若若只好闲着没事做地坐在一旁听莫婉如发表着她的庆祝计划,和她一同受罪的还有陈恩浩。本以为莫婉如随便说个几分钟就完了,怎料大半个小时过去了,她依然兴致勃勃地说着。林若若和陈恩浩听得头昏脑涨,不由得无奈地相视苦笑。
  然后林若若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从背包里拿出随身携带的备忘录,翻开空白页,拿笔“刷刷刷”地快速在上面写着。写完后,林若若趁莫婉如不注意,把本子递给陈恩浩。
  陈恩浩一怔,立刻反应过来,快速地接过本子,只见本子雪白的纸面上写着两行清秀的小字——不如明天咱们提早离开医院,去游乐场玩儿?
  陈恩浩的嘴角微微弯起,抬头看向她。当她发现他在注视着自己时,伸出小指头比了比莫婉如的方向,食指放在唇边,对他做了个别说话的手势。
  陈恩浩为她的小动作感到好笑,但还是纵容地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学校不用上课,林若若一大早就来到医院。陈恩浩也是起了个大早,换好衣服后就在医院大门口等着。林若若一到,两人便立刻一起离开了。
  两人先是去了市里最大的游乐场,玩过山车、玩摩天轮、玩海盗船……差不多把整个游乐场的游乐设施玩遍了,两人才意犹未尽地离开。吃过午饭后,两人又跑去登山,参观了据说很灵验的寺庙,并在寺庙里为对方求了平安符。
  下山时,已接近傍晚。
  金红色的太阳斜挂在天边,漫天的金红色霞光照亮了天空的每一个角落,大朵大朵的浮云随风变幻出各种不同的形状。微风轻拂,飘来了诱人的饭菜香。
  “时间过得好快哦!”林若若把手举向空中,艳红的霞光透过指间的缝隙映在她的脸上,“不知不觉一天就过去了。”
  “别玩了,我送你去车站,太晚的话,伯父伯母会担心的。”陈恩浩拉下她的手,拉着她往汽车站的方向走去,“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们下次可以再一起出来玩。”
  “可以吗?那真是太好了!”林若若喜出望外地拍着手,脑中灵光一闪,一个主意蓦地在她的脑海中闪现,“恩浩,你明天有空吗?”
  “有事吗?”
  “不如明天我们去雅藤阁吃饭吧?我记得梦幻城也有雅藤阁的连锁店。”她记得赵丽丽说过,林小哈当初约她去雅藤阁是为了向她告白,虽然没有成功,但想必他对这件事情是有一些印象的。现在她和陈恩浩的关系已经比他刚恢复记忆时好了很多,该是更进一步的时候了,这个时候她在雅藤阁向他表明心意,说不定会让他记起些什么。
  陈恩浩不知道她的复杂心思,没有过多思考就点头答应:“好。”
  “那明天晚上咱们7点半在梦幻城的雅藤阁见哦!”
  和陈恩浩定下明天的雅藤阁之约后,林若若欢欢喜喜地坐上了回家的汽车。
  第二天约会时,林若若打扮得与上次和林小哈约会时一样:米黄色的半腰外套,粉色的及膝连衣裙,轻盈的裙摆镶着一圈银色花边,雪白的长靴让她的腿看起来更显修长,黑亮的长直发柔柔地垂在胸前,把她的小脸衬托得白皙清纯。
  林若若的想法很简单,她觉得这次的穿着打扮和上次一样的话,更有助于唤起他的记忆。
  因为对梦幻城的环境不熟悉,林若若提早半个多小时出发。因此,当她来到雅藤阁餐厅时,陈恩浩还没有来。无事可做的林若若手撑着下巴,悠然地打量着餐厅的布置。
  梦幻城的雅藤阁和幸福镇的有点儿不一样。虽然一样是位于商业街的中心路段,一样是因美味的食物、高贵华丽的装潢、昂贵的消费和五星级的服务质量而闻名,但梦幻城的雅藤阁明显就比幸福镇的更大、更加漂亮。同样是典雅精致的屏风,梦幻城的明显就更大、更华丽一些,款式也明显比幸福镇的多。大红酸枝博古架上的艺术品也比幸福镇的高一个档次。甚至连天花板上的施华洛世奇水晶灯也比幸福镇的华美璀璨。
  唯一没变的大概就是餐桌的布置。英伦风格的红格子桌布美丽典雅,桌子中间放置着一支娇艳欲滴的粉色玫瑰,娇嫩的花瓣上还带着晶莹的水珠,淡雅的玫瑰香味在空气中弥漫。桌角的香薰蜡烛缓缓地燃烧着,温暖的烛光轻轻摇曳。
  林若若仪态端庄地坐在座位上,漫不经心地用吸管喝着杯子里的白水。
  和上次的紧张心情不一样,今天的她异常冷静。这大概是因为情况不一样,上次要告白的人是林小哈,今天要告白的人是她,主导权握在她的手中,她就不紧张。与此同时,陈恩浩正在家里照着镜子。
  一个大男生,像个女人似的,拿着镜子左照右照,怎么看怎么别扭。要是在平时,打死他他都不会做出这种惹人笑话的事情来。可是今天,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想到等会儿要和林若若约会,心就“怦怦”地跳个不停,然后就会下意识地去照镜子,仔细检查自己的穿着打扮是不是端正,脸上是不是有脏东西。
  陈恩浩也很为自己的行为气恼,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好不容易一切都检查好了,陈恩浩才满意地出门。怎料,他才刚下楼,就看见了莫婉如。瞧她的样子,似乎在楼下站了很久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呢?”陈恩浩惊讶地看着她。
  “我在等你呢!”莫婉如哀怨地盯着他,娇嗔道,“你昨天为什么不等我就出院了?你昨天是不是和林若若约会去了?”
  陈恩浩皱着眉,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里?”
  “陈氏集团那么出名,你爸又常上报纸、杂志和电视,这梦幻城里谁会不知道你们呢!我随便抓个人一问,就知道了你家所在的小区,然后跑到小区里问一问管理员就知道了。怎么样,我聪明吧?”莫婉如得意洋洋地看着他。_
  “婉如,我现在要出去,晚点再找你。”陈恩浩耐心地和她说完,转身就要走。
  莫婉如连忙拉住他,不高兴地问:“你要去哪儿?”
  陈恩浩皱起眉,没有说话。
  莫婉如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一番,恍然大悟:“你要去约会对不对?和谁?难道是林若若?”
  陈恩浩还是不说话。
  莫婉如立刻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她紧紧地抓住他的衣服,绕到他面前,不悦地说:“我不准你去!”
  “婉如,别闹了。你平时野蛮不讲理,为了拉开我和若若,耍些无伤大雅的小手段,我都可以看在你是我和若若的救命恩人的份儿上,不和你计较。但今晚不行,今晚的约会对我来说很重要,你再闹,我会生气的。”
  莫婉如心里一惊,紧张地盯着他的眼睛,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恩浩凝视了她片刻,犹豫了数秒,才说:“你一直记恨着若若拒绝你哥哥的告白,所以就一直和若若过不去,你接近我是为了阻止我和若若在一起,包括你抢了若若的前男友,这些我都知道了。”
  莫婉如大惊,不自觉地放开了手,惊愕地盯着他问:“你恢复记忆了?”
  “没有。”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林若若说的?”莫婉如眯起眼,瞳孔里闪过一抹狡诈的神情,“恩浩,你听我说,事情不是这样的,是林若若她……”
  “婉如,别狡辩,别让我对你更加失望。”陈恩浩打断她的话,“你应该听说过有一种职业叫侦探吧?只要愿意花钱,他们可以提供一切你想知道的东西。我爸爸是个商人,我也是读金融的,从商的人做事都非常谨慎,你爸爸也是个商人,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吧?”
  “你,你调查我?”
  “不,不只有你,还有林若若。你们两个,我都让人调查了。你知道,家庭稍微富有的人都不会让陌生人接近自己,他们都害怕被绑架,我也不例外。”陈恩浩诚实地说,继而好言相劝,“婉如,其实你是一个好女孩,生在富有之家,又一直被父母和哥哥捧在手心,你任性野蛮一点是难免的。虽然你一直为了你哥哥的事报复若若,但从你找人来救落水的她和我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你本性其实是善良的。我觉得你不应该一直对你哥哥被拒绝的事耿耿于怀,毕竟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勉强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
  一提到她哥哥,莫婉如的脸色立刻一变,激动地对他大叫道:“不!你根本就不懂!”
  “不,不是我不懂,是你太固执了。你想想,无论你怎么报复林若若,她也不会喜欢你哥哥,甚至她有可能因为你的行为而对你哥哥产生反感。即使有一天,林若若因为受不了你的报复,而和你的哥哥在一起了,但你能保证林若若是爱你哥哥的吗?你敢肯定他们会幸福吗?而且据我所知,你哥哥已经有女朋友了,你现在的行为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要去做呢?还有,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仇恨会蒙蔽你的眼睛,你会因为过于执著于报复,而错过了爱自己的人吗?”
  虽然陈恩浩的话很不中听,但莫婉如不得不承认他分析得很详细,而且很有道理。莫婉如渐渐地平静下来,眼睛里的怒气也渐渐被迷茫代替:“真的是这样吗?我会因为过于执著于报复,而错过了爱自己的人?”黄乐天对她百般呵护的样子在她的脑海中闪过。
  看到她在反思,陈恩浩满意地微笑起来:“是的,所以把仇恨放下吧!别因为这么点儿事情,而和自己的幸福擦肩而过,这样不值得。”
  听完了他的话,莫婉如顿觉一直憋在肚子里的怨气消散殆尽。虽然已经想明白了,可是为了面子问题,她还是故作高傲地说:“好吧!你说的挺有道理,看在这番话的份上,我就暂时放过你和林若若。”
  真是个别扭的女孩。
  陈恩浩笑了,轻轻地抱住她,祝福地说:“恭喜你想通了,祝你早日找回自己喜欢的人。”
  在陈恩浩和莫婉如谈话时,餐厅里的林若若正频频低头看着腕表。
  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陈恩浩怎么还没来?
  难道他忘记了?
  这应该不可能,陈恩浩的记忆力特别好,虽然还没有到达过目不忘的地步,但也相差不远了,他绝对不会忘记的。
  又过了几分钟,还是没见陈恩浩的踪影。林若若开始担心他是不是在来餐厅的途中发生了什么事。
  随着时间的逝去,她越来越慌,越来越担心。终于,她再也坐不住了,匆匆地结了账后,就往陈恩浩的家赶去。
  只是,林若若怎么也没料到,当她好不容易打听到他家的地址,气喘吁吁地赶到他家楼下时,看到的竟然是一向不苟言笑的陈恩浩正面容温和地凝视着莫婉如,微笑着聆听她说话。
  林若若离他们的距离有点远,她听不到莫婉如在说什么,但陈恩浩脸上的温和和难得一见的微笑都刺痛了她的心。
  她在餐厅里等了他那么久,她一直担心他是不是出事了,还为了确定他的安全而匆匆赶过来。而他,却在这里满面春风地和莫婉如聊天儿。这算什么?
  林若若感到委屈极了,正要上前找他理论,却惊愕地发现陈恩浩竟然抱住了莫婉如!
  连手也没有和她拉过的陈恩浩竟然抱住了莫婉如!
  林若若站在原地,震惊地看着那对双拥的男女,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不断地滴落地上。她的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她害怕自己一放手,就会放声大哭出来。
  他怎么可以在和她约好的情况下,又约了莫婉如?
  他怎么可以在她苦苦等待他的时候,心安理得地在这里和莫婉如谈笑风生?
  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林若若呜咽了几声,再也顾不上会不会被他们发现了,转身大步地往汽车站的方向跑去。
  皮鞋敲击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那是心碎的声音。
  自那天后,林若若就再也没有见过陈恩浩,也再也没听到过有关他的消息。
  虽然明知道陈恩浩是不会喜欢她的,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想透过莫婉如了解他现在的情况。可奇怪的是,两人似乎约好了一般,就连莫婉如也躲着她,不再找她吵架,也不再出现在她面前,远远地看见她就会绕路走。
  有关陈恩浩的一切就好像一场华丽的美梦,突然出现在她的生命中,一夜醒来后,又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偶尔想起他,她的心还是会不可抑制地痛。
  所幸的是高考的日子快到了,巨大的学习压力让她没有过多的时间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想,心就平静了;不想,心就不痛了。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间,高考就结束了。
  班上大部分的毕业生都为终于能缷下肩上的重担而欢呼着,连书本和练习薄也不要了,随意地把它们扔在教室的任意一个角落里,匆匆地收拾一些自己认为有用的东西,就兴高采烈地簇拥着同伴,走出了这所培育了他们三年的学校。
  转眼间,高三(2)班的教室里就只剩下林若若和赵丽丽两个人了。
  赵丽丽收拾好东西后,看了一眼旁边正在慢吞吞地收拾着课本的林若若,又看了一眼她面前的书桌上小山般高的课本,好心地问:“若若,我的东西收拾好了,你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我自己能收拾的。”林若若看着好友,迟疑着说:“丽丽,不然你先走?我,我想再在这里待一会儿。”
  赵丽丽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那锐利的目光仿佛能看透她心底的所有秘密。
  林若若下意识地想躲开她的目光,赵丽丽却在此时说:“若若,你是不是又想他了?”
  林若若的神色一僵,久久没有回应。赵丽丽却已从她的反应中猜出了答案。
  轻叹了一口气,赵丽丽无奈地说:“我明白了,那我先走了,你也别在这里逗留太久。”
  林若若点点头,目送着好友离开了教室。在走出教室前,赵丽丽不忘帮她虚掩上教室的门。
  赵丽丽说得没错,她是想陈恩浩了。
  这座校园,这个教室,处处充满着她和林小哈的回忆,处处透着林小哈的气息。
  这里的一切都时时刻刻提醒着她,她和林小哈之间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这些,也是她现在唯一能得到的安慰。
  可是,现在老天爷连这么一点点安慰也要剥夺掉——高考已经结束了,她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以后,她再也不能这么悠然地坐在这里,回忆那段关于她和他的美丽童话了。
  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她和他没有缘分,想再多也没有用。
  林若若落寞地垂下头,悄悄地红了眼眶。
  正在这时,教室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皮鞋敲击水泥地板的低沉声音缓缓地传来。
  “丽丽,你不是先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林若若抬起头,看向教室门口的方向。
  大开的教室门,清澈明媚的阳光从门外斜映进来,暖黄色的光芒中,有细微的尘埃在飞舞。
  林若若看到,一个男生背对着阳光,正向她走来,线条清晰的脸庞在阳光的映照下更显完美,俊秀的脸平静如湖水。
  书本从她手中滑落,她怔怔地看着他,眼睛里掠过一丝哀伤:“你来这里干什么?”她淡淡地问,尽量不让悲伤的情绪泄露出来。
  “我来寻找遗落的东西。”陈恩浩凝视着她,一步一步地走到她面前,樱花一般的双唇微抿着,眼睛里溢满了让林若若怦然心跳的温柔。
  林若若!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能还为他心动呢?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呢?
  林若若在心里狠狠地骂着自己,同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用不带任何感情的语气问:“找到了吗?”
  陈恩浩低头凝视着她,微微地点了点头回答:“找到了,可是我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跟我回家。”
  林若若一怔,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来找她的?
  她的心跳渐渐地急促起来,她下意识地侧转过头,避开了他炽热的目光,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带着慌乱:“那……你继续找,我,我先回过家了……”
  林若若慌乱地站起来,连课本也顾不得收拾了,抬腿就往教室门口走去。
  陈恩浩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站在原地。在她经过他的身边时,却突然伸出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林若若一惊,条件反射般地甩开了他的手,没有注意到他眼底飞快闪过的忧伤神色,惊惶失措地倒退了两步,戒备地盯着他,慌张地问:“陈恩浩,你想干什么?”
  陈恩浩沉默了两秒,抬头凝望着她,沉声说:“若若,我有话要对你说。”他的声音低沉,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强硬。
  咽了咽唾沫,林若若侧过头,故意不看他:“你说,我在听。”
  “若若,那天我不是故意不来的。”他盯着她,沉默了两秒钟,开始沉声叙述起那晚发生的事情,“那天,我出门赴约时,在楼下遇见了来找我的莫婉如……”陈恩浩一五一十地把那天和莫婉如的谈话内容和盘托出。
  听完后,林若若的心里涌现出一股狂喜。
  “你是说,你失约是为了抓住那个机会说服莫婉如放下对我的偏执怨恨,而不是因为讨厌我?”她紧紧地盯着他,紧张地问着,声音里甚至带着一丝微微的颤抖。
  “是的。”陈恩浩叹了一口气,惋惜地说,“当我和她谈完话,来到雅藤阁时,餐厅里已经没有你的身影了。”
  怪不得这段时间,莫婉如再也没有来找她的麻烦了,原来是被陈恩浩说服了。
  林若若的鼻子酸酸的,眼眶渐渐泛红。她吸了吸鼻子,委屈地追问:“那你事后为什么不来找我呢?”“不,我找过。”陈恩浩轻轻地握着她的手,看着她的目光里充满怜惜,“我给你打过电话,是林伯父接的。他说你快高考了,希望我在考试结束前,先别来打扰你。为人父亲,总是希望自己的儿女拥有一个锦绣前程,他害怕你因为我影响了考试。我理解他的心情。关于这一点,是我当初考虑得不够周到,我确实不应该在那个时候打扰你。现在你考试结束了,我终于可以来找你了,只是不知道,现在会不会太晚了?”
  “不,不晚!”林若若喜极而泣,纵身投进他的怀里。
  陈恩浩轻轻地拥着她,下巴靠在她的头顶上,温柔地说:“自从你走后,我就觉得生活失去了生气,就连做出来的蛋糕,也不是原来的味道了。若若,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你了。”
  林若若埋在他的怀里,幸福地笑了,这段日子的痛苦、伤心、无助,在这一刻全都烟消云散了。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上天为什么要让陈恩浩恢复记忆了。原来之前的煎熬,都是为了迎接这幸福的时刻。
  林若若幸福地笑着,说出了在心间犹豫了无数次的话:“陈恩浩,我也喜欢你。”
  他一怔,拥着她的手臂蓦地收紧,幸福的微笑在他的脸上荡漾开来。
  温暖的阳光轻柔地包裹着相拥的两人,微风轻拂,送来了幸福的气息。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