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网球少女成功记1 -> 网球少女成功记1最新章节 -> 第三幕 禁令!灰蒙蒙的W班生涯

第三幕 禁令!灰蒙蒙的W班生涯

作者:夏悠然 |返回:网球少女成功记1TXT下载,网球少女成功记1epub下载

  神之正门
  尊敬、伟大、荣耀的大神告诉你,
  登上S。A王座的人必须要有:
  坚持不懈,勇往直前的超强动力!
  啃杀、踢腿、冲刺,冲破等级思想死牢笼,积极奋力地刷勇者新纪录;以高水准的新姿势、新概念、新思想突破世界大关,创造出全新的体能“招式”,强者无敌勇往直前!
  红彤彤的太阳高高地升起,白白的云朵慵懒地飘浮在蓝蓝的天上,卷着草儿清香的风轻轻吹拂到人们的脸上。明媚的阳光透过树荫,洒下如星光般耀眼的光点,让人仿佛置身在缤纷的世界中。
  又是美好的一天!木筱晴骑着问邻居爷爷借来的一辆,除了铃铛不响之外哪儿都响的老爷车,踩着飞转的轮子,飞奔在通向圣兰学院的林荫道上。
  迎着晨风,木筱晴快活地俯下身子,快速地飞驰在路上。眼见着近在咫尺的校门,木筱晴加速了脚下蹬轮的频率,飞似的向前冲去。
  开学第一天,迟到!
  开学第二天,她徒步走了起码十公里,才好不容易赶在上课铃打响前冲进教室……
  今天是第三天,哇呀呀,路上已经没什么行人了,时间肯定不早了,不会又要迟到了吧?!她一定要早点才行哟!
  哟嗬,快要到喽!哇啊,小宇宙快爆发吧!
  可是当木筱晴就要骑过校门时,眼前仿佛突然刮起了一阵黑色的旋风,一个不明物体倏地挡在了她的面前——
  “哇啊啊……快让开啦!我的刹车不灵!让开让开……”木筱晴边挥舞着手,边对着前方的不明物体大声嚷着。
  可是,由于车速实在太快——
  砰!木筱晴和不明物体结结实实地撞上了,其剧烈程度不亚于慧星撞地球!
  咚!木筱晴整个人朝后弹飞了出去,屁股亲密地亲吻了大地母亲!
  “哎哟哟!”
  木筱晴呈“大”字形躺在地上,眼里一圈又一圈的漩涡在不停地转啊转,脑袋上也围满了星星。
  而那辆可怜的老爷车,现在基本上已经呈解体状,七零八落地横躺在地上,链条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仿佛在控诉主人对它的虐待行径!
  木筱晴抱着脑袋颤颤悠悠地坐起来,抬起头来四处寻找那个罪魁祸首。突然,一片阴影刷地一下压了过来,木筱晴惊讶地抬头一看——
  一个壮得足以杀死一头牛的高大身影屹立在木筱晴的面前,木筱晴忐忑不安地将视线一点一点地往上移,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阴沉得发黑的脸和那一对仿佛河马似的大鼻孔,而对方胖胖的肚皮位置处赫然有一个大大的自行车轮胎印!
  “圣母阿玛利亚!”木筱晴赶紧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翼翼地说道,“老……师,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同学……你以为这是斗秀场啊?表演特技吗?”带着红袖章的“河马”老师张开血盆大口在木筱晴耳边大声吼道。
  “老师,你没事吧?”木筱晴紧张地缩了缩脖子,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惴惴不安,“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我想先去教室了!”说完,她连老爷车也不打算要了,脚底抹油地打算直接开溜。
  “等等!你不能走!”“河马”老师刚开口,旁边立马闪出几个黑衣保安挡在了她的面前。
  “你不能进校!”“河马”老师张开血盆大口,声音大得震天响,“圣兰学院第三十七条校规:W班学生不能走正门,要从侧门进入学校!”
  什么?!W班的人不能从正校门进入?她的耳朵没出现功能障碍吧?仿佛被一道突如其来的惊雷劈到,木筱晴大张着嘴,呆愣在原地。
  “可是老师,我昨天就是从正门进入学校的耶!”木筱晴两只眼睛眨啊眨的,不明所以地望着“河马”老师。
  “咳咳……因为两天刚开学,管理比较混乱……”河马“老师”的脸上闪过几丝尴尬,旋即,他又气势汹汹地宣布,“今天开始进入正轨!所以,你可就没这么走运了!”
  “那……老师您可以告诉我侧门在哪吗?”木筱晴嘟囔着嘴巴,委屈地问“河马”老师。
  “很近很近!”
  “哇,那太好啦!应该怎么走呢?”木筱晴轻快地眨了眨眼睛,眸中星光闪烁。
  河马老师单手叉腰指向左手边,非常认真地说:“看见那条美丽的小路没有,沿着小路走一百米再左拐然后右拐再继续走五十米然后朝左前进……”
  木筱晴的额头布满了黑线,哀怨地望着滔滔不绝的河马老师,几秒钟前的喜悦瞬间被浇熄!她仿佛已经看见剩余的积分长了翅膀从她的卡里飞走。
  光影斑斓的林荫道上,圣兰的学生三三两两地前行着,男生们步伐优雅如阳光下的王子,偶尔有一两个女交换生穿插其间。
  突然,静谧的林荫道上响起几声兴奋的尖叫。
  “快看啦!S。A榜NO。1来啦,太棒啦!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能这么荣幸在这里遇见他!”
  同学们兴奋的议论声迅速钻进木筱晴的耳中,与此同时,一道熟悉的修长身影闯入她的眼帘——玄枫!
  他戴着一顶白色网球帽,穿着式样简单的黑色T恤和米色休闲中裤,脚踏一双白色跑鞋,显得帅气十足。他的耳朵里塞着耳机,书包随意地挂在他左肩,双手插在裤袋里,他踩着稳健的步伐缓缓朝着校门走来,轻垂在他胸前的MP3随着他的步伐微微晃动。
  迎着灿烂的阳光,他微扬着下巴目视着前方,狭长深邃的眼睛里反射出倨傲的光芒,似乎一点也没被外界的噪音干扰。
  咦?玄枫身后好像还有个人耶?木筱晴定睛一看,居然是……超级狗腿跟班0号?!
  只见他大摇大摆地跟在玄枫身后,走得雄赳赳气昂昂,还得意地晃着脑袋。
  原本还拦在学校门口的黑衣保安,此时像分水岭似的刷地一下分流到两边,恭恭敬敬地为玄枫让出宽敞的大道。
  “老师老师!玄枫和小胖也都是W班的学生,为什么他们能进嘛?”木筱晴皱着眉头,冲河马“老师”不满地嚷道。
  见河马“老师”不理睬自己,木筱晴刷地冲到玄枫面前拦住了他:“W班的学生是不可以走正门的耶!”
  玄枫看到拦在自己面前的木筱晴,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他随即停下脚步,双手环抱在胸前,半昂着头注视着木筱晴,嘴角带着饶有兴味的微笑。
  “我们玄枫老大是S。A1,当然有理由与资格从正门通过,至于我嘛……”0号无视木筱晴的瞪视,得意地说道,“我身为玄枫老大的贴身跟班,与他共进退那是理所当然!在玄枫老大的庇佑下,谁不能光明正大地进入学校呢!”
  什么?!0号的意思难道是……只要跟着玄枫,就可以从正门进到学校了?木筱晴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立刻殷切地望向玄枫。
  “有事?”玄枫伸出手取下塞在耳朵里的耳机,目光淡定地注视着木筱晴,深邃幽黑的双眸中闪耀着桀骜不驯的光芒。
  木筱晴尴尬地眨了眨眼:“我想从正门进去,可是河马……哦不不,是老师他、他不允许……”发觉自己说漏了嘴,木筱晴赶紧改口,紧张地看向满脸怒意的“河马”老师。
  玄枫轻轻地一挑眉,玩味的神色快速掠过他的眼底。他露出一个类似领悟的神情:“哦,你想跟我进校门?”
  尖削的下巴微微上扬,他那原本神情淡然的帅气脸上扬起明媚的笑容。他朝木筱晴身前走近两步,狭长深邃的黑眸紧紧地盯着她略显苍白的脸蛋,眼睛里流转着意味不明的神色,热烈而牵动人心。
  风卷过他的身边,黑色的秀发恣意地舞动,T恤的下摆扬起,如飞鸟张开羽翼。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前进,木筱晴微微失神,感觉自己像是一块美味的小蛋糕,即将融化在那灼热的视线中。
  “是不是想让我带你进去?”玄枫看着神情呆滞的木筱晴,又问了一遍。
  富有磁性的声音让木筱晴回过神来,她使劲地点了点头:“玄枫,你可以带我进去吗?我们都是同班同学,要互相帮助哦!”
  嘴角牵起意味不明的笑容,玄枫淡淡地说道:“我……可以带你进去。”
  他语气不急不缓地说着,目光跩跩地俯视着木筱晴,朝她缓缓伸出手掌。阳光倾洒在他全身,散发着淡淡的光华。
  哇哇哇!玄枫答应了耶!看来他也没那么坏嘛,哈哈!而且,玄枫好……热情哦,居然还要牵着她的手一起进去……木筱晴有些羞涩,更有些不敢置信。
  “你真的是太好……”木筱晴满怀激动地伸出手,感动地想要握住他。
  可是,就当她要握住那修长的手时,突然——
  对方自然地收回手,然后竖起五根修长的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同时还朝她不着痕迹地扬了扬眉,深邃的黑眸中满是笑意,嘴角也邪邪地勾起,露出一个帅气迷人的笑容。
  咦?这个动作很眼熟哦!木筱晴微微怔愣,一些凌乱的画面从她眼前一闪而过。
  “从今天起,你可是欠我五百块哦!”
  “加上昨天的,你一共欠我一千块咯!”
  历史证明:手掌=五根手指=五百块!
  轰隆隆——
  仿佛一个炸雷劈在她头顶,她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被这突如其来的逆转惊得目瞪口呆。
  哗啦啦——
  犹如一桶冷水兜头浇下,将她原本悸动不已的心彻底冻结,刚才美好的一切瞬间化为脆弱的泡泡,消失不见了。
  呜呜,就知道这个只会斜眼看人的玄枫没有那么好心带她进去,这分明就是chiluoluo的敲诈啊!
  “又要五百块?这跟抢有什么分别啊!”木筱晴嘟囔着嘴,不满地嘀咕着,同时用殷切的目光望向“河马”老师。老师啊,他明目张胆地敲诈学生,你难道都不管吗?
  “河马”老师和其他黑衣保安像约好了似的,一个个不是低着头找蚂蚁就是用手掌当蒲扇在耳边扇风。
  世风日下,世态炎凉啊!
  “那你就是拒绝了。”玄枫耸了耸肩膀,一副很是无所谓的样子,0号在一旁捂着嘴偷笑。
  木筱晴气鼓鼓地转过头,摆出一副很是不屑的模样,可是心里却急得要命——
  可恶可恶!看来她今天真的很不走运,大家就像约好了一般,都来刁难她。“河马”老师肯定是不会放她进去的,玄枫又趁机敲诈她,难道她真的要去走侧门吗?糟了糟了!这样的话她肯定会迟到啦!
  怎么办?怎么办?!呜呜呜……
  圣人曾经说过,上帝在给你关上一扇光明之门的时候,一定会给你打开另一扇希望之窗!这句话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滴滴滴——
  几声清脆的喇叭声打破了僵持的局面,一辆红色炫目的敞篷跑车急速行驶而来,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我亲爱的南殿下驾临学院啦,挡路的小狗狗和闲杂人等都快快让开哦。”一个留着娃娃头的可爱小脑袋伸了出来,他拱着一双小手,张着小巧的嘴,笑眯眯地喊了几声。
  “童西!你说谁是小狗狗!”木筱晴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不高兴地看着童西。
  “丑丑?”童西微微嘟着小嘴,小手趴在车窗上,“丑丑让开哦,我们南殿下要过了哦!”
  “河马”老师一听到“南殿下”这三个字,脸色立马变得和善,赶紧和其他黑衣保安撤到道路两旁,直直地站好,个个就像挺拔的杨树,点头哈腰地迎接着司南野。
  “说了不要叫我‘丑丑’,不就是开着高级点的跑车嘛,有什么了不起!”木筱晴不满地小声嘟嚷了几句。
  只见红色敞篷跑车飞扬跋扈地朝着他们开了过来,眼看就要驶进校门。
  叮咚——
  木筱晴的脑袋里突然亮起一盏明灯,对耶,既然司南野和玄枫一样是S。A1,那么他一定也能“庇佑”她从正门通过喽!
  身体里不知从哪里冒出一股巨大的勇气,木筱晴一个箭步飞身冲上前去,紧闭双眼,双手呈一字状拦在了红色敞篷跑车前:“请等一下!”
  嘎吱——
  随着一声尖锐刺耳的急刹车声,敞篷跑车停在距木筱晴1公分的地方。
  木筱晴紧张地睁开眼睛,见车子停下了,便赶紧冲到车门边眨巴着眼睛望着驾驶座上的司南野。
  只见司南野穿着印有淡红色花纹的白底短袖衬衣,胸前还有金色荷边点缀着,显得华丽而高贵。乌黑亮泽的头发,因为定型水的作用而层次分明,一簇簇一丛丛,凌乱却很有动感。他悠闲地靠坐在真皮座椅上,沐浴在清晨柔和的阳光中,全身绽放出魅力四射的光芒!
  “司南野,早上好……”木筱晴笑得一脸灿烂,声音里却隐隐透出一丝紧张。这次再不成功,她今天铁定会迟到啦!
  司南野微微一挑眉,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里闪过几丝疑惑的神色,静静地等待木筱晴说下去。
  呃……他的反应好冷淡啊,这样下去,成功的几率似乎不大。木筱晴的眼珠子转了又转,决定先讨好他,等他心情大好时再提出要求:“啊!今天你的造型还是这么耀眼炫目,简直令人……”神魂颠倒?恶……
  没办法,实在无法把那些恶心的话流畅地说出口,木筱晴尴尬又苦恼地纠结在原地。
  “你到底有什么事?”司南野有些不耐烦了,轻轻地靠在后座,懒懒地昂着头审视着木筱晴,明亮的双眸中带着几丝不屑的神情。
  呃,他不会还在生昨天的气吧?但应该生气的人是我才对啊,是他先莫名其妙不让我上厕所,我才会弄坏了那个月亮徽章的啊!不过,现在绝对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木筱晴紧张地看着他,思考着最佳台词。
  “你一定要听我把话说完哦,其实也耽误不了你多久的啦,我,我……”她越说越紧张,尴尬地挠了挠头发,原本苍白的脸颊涨成桃花般的粉红。
  “我知道了!”就在她支支吾吾,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一句话来的时候,童西怪叫一声,古怪地看着木筱晴,“我知道你为什么一大早就等在这里了!你一定是准备在这美好的大清早,在万众瞩目下,向南殿下诚挚地道歉加表白!”
  “啊?”木筱晴张大嘴巴,彻底傻眼了。他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吧?她赶紧将视线移向司南野,生怕他误会。
  司南野的眼睛里透出得意洋洋的神色,一脸了然地开口了:“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情况下,我给你表白的机会好了……”
  啊?笑容凝固在木筱晴的脸上,她的嘴角微微有些抽搐,赶紧摇了摇头:“不是不是,我是想请你带我……进校门而已。”木筱晴的声音越来越小,到后面就像是蚊子哼哼。
  “想请我带你进校门?!”司南野有些诧异地看着神色紧张的木筱晴,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嗯嗯嗯嗯嗯……司南野,求求你带我进去吧,不然我会迟到的啦!”木筱晴头点得像不停工作的大闸刀,满脸殷切地望着司南野。
  “哼,什么烂借口嘛!丑丑,想和南殿下近距离接触就直说嘛!”童西不屑地哼了一声,摆明了鄙视她这种行为。
  司南野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了然的神色,目光在木筱晴诚挚的脸上扫荡了几圈,正准备开口说话时,视线突然定格在了木筱晴的身后。只见他突然露出得意的笑容,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里透出挑衅的神色。
  木筱晴顺着司南野的视线望去,只见半昂着头的玄枫正淡淡地望向这边。
  他们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会,木筱晴仿佛听见隔空相撞的电流声。
  “你知不知道,玄枫也可以带你进去?”司南野漫不经心地瞄向木筱晴。
  “知道。”木筱晴点点头,不知道司南野干吗突然说到这个。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反而一心在这里等我呢?”司南野问得很大声,似乎要向所有人证明,他的魅力比玄枫大。
  “我刚才请他带我从正门进去,他竟然不肯哦,根本不顾及我们同学之间的友谊,哼……”木筱晴想起来就生气,撅着嘴巴小声地抱怨着,顺便继续讨好司南野:“司南野,你一定不会像他那样冷酷无情,对吧?”
  司南野听了她的话后,脸色刷得暗沉下来。
  “什么?!你身为我的高级粉丝,居然去求玄枫那个臭打网球的!杂草晴你竟然再三地犯错,简直太让我失望了!”司南野像头发怒的狮子,大声地冲木筱晴吼道,就差没打开车门冲下来敲她的脑门了。
  “我,我……”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到,木筱晴惊恐地看着面前的司南野,结结巴巴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木筱晴心里一惊,可怜巴巴地望着司南野:“可……可是玄枫他根本不肯带我进去啦!”
  玄枫意味深长地斜睨了她一眼,将视线转向了一边。
  “玄枫不带你进去,所以你才来找我?在你的眼里我是排在第二的吗?”司南野听完木筱晴的话后更加恼火,咬牙切齿地说道,“木筱晴同学,我慎重地告诉你,不好意思,我可没收垃圾的嗜好!”
  “什……什么?”木筱晴差点没站稳,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他……他说自己是垃圾吗?
  “竖起你的耳朵给我听好了,我说——别人不收的废物,我这也不会收!”司南野目光咄咄地盯着木筱晴,不屑地撇了撇嘴,“你昨天不是当着我的面把徽章丢掉了吗?既然你已经不是月亮微章的持有人了,那我为什么要带你进去!”
  一块巨石从天而降,直直地砸在木筱晴的头顶上!眼前这个家伙果然没有那么好心,竟然那么记仇的。哼,不带就不带嘛!木筱晴生气地把脸瞥向了一边。
  敞篷跑车“嗖”地一下开了出去,留下阵阵扬起的灰尘。
  唉,又一个希望彻底破碎了……
  玄枫重新戴上耳机,也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留给木筱晴一个潇洒的背影绝尘而去。
  “河马”老师和黑衣保安们又立刻站成一排,凶巴巴地瞪着她。
  木筱晴站在原地,孤单的身影显得尤为凄凉。
  哇呀呀!气——死——啦!
  正门不能进,侧门又那么远,再耗下去铁定要迟到被扣分啦!呜呜,她可不想被退学,她还要为奶奶减免三年的学费呢!怎么办怎么办啊?!
  正当木筱晴急得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时——
  “宇宙超级无敌大帅哥,有生意找你啦,吃票子、接银子啦……”河马“老师”的手机突然爆发出一串震耳欲聋的铃声。
  “喂!是哪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大清早地妨碍我教育学生啊!是不是不想活了!”河马“老师”怒气冲冲地接起电话,中气十足地朝着对方就噼里啪啦一阵指责。
  木筱晴不忍地闭了闭双眼,内心万分同情电话那头撞上枪口的人。唉,无辜者真是太可怜了,愿圣母玛利亚保佑你吧!可还不等她哀悼结束,河马“老师”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是是是,安少爷!我、我不知道是您,刚才对您冒犯,您请、请海涵……”河马“老师”的语气瞬间变软,从刚才的狮子吼变成了温顺小绵羊,接电话的态度变得服服帖帖,这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让木筱晴看傻了眼。
  “是是是是是……安少爷!”河马“老师”连声答应,最后恭恭敬敬地挂断了电话。
  安少爷?是安宇哲吗?他居然能让河马“老师”变得像训练有素的标兵,太神奇了!
  只见河马“老师”收起手机,朝着黑衣保安们挥了挥他粗壮的手臂,然后咧开他的血盆大口,大嗓门地说:“保安都让开,不用拦她了!”
  然后他转向木筱晴,笑呵呵地说道:“木筱晴同学,你以后都可以走正门,快进去吧,要好好上课哦!”
  不、不是吧?木筱晴瞪大了眼睛不解地望着河马“老师”。他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变脸的速度怎么比翻书还快,简直就跟变戏法似的!
  是因为刚才那通电话吗?是安宇哲让河马“老师”放我进去的?话说回来,安宇哲怎么知道我被“河马”老师拦下的?他不是都把我划到W班了吗,为什么又要帮我啊!
  不过先不管这么多了,谁知道河马“老师”会不会等一下再度变脸,还是先走为妙!哈哈!
  W班•;左右为难
  尊敬、伟大、荣耀的大神告诉你,
  登上S。A王座的人必须要有:
  高人一等、智超群的IQ发动力!
  必须拥有强大的脑力,精确地运用各种高级常理知识,畅游无边的智慧海洋,骄傲地站在智慧女神的肩头,你将获得胜利之光的光荣照耀,IQ+EQ=200%Perfecttrippingforce!
  木筱晴以火箭般的速度朝着教室狂奔,心里埋怨着W班为什么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完全就像被人流放了嘛!
  经过长途的“火箭旅程”,木筱晴终于双腿颤颤悠悠地抵达教室门口,她满头大汗地推开教室大门。
  丁零零——
  几乎是同时,上课铃声响起。
  “太好了,没有迟到!”木筱晴灿烂一笑,擦掉了额头上的汗水,看向讲台上的老师……
  突然,脑袋里仿佛有根神经被人扯断,木筱晴眼珠子猛地tu了出来。她惊愕地看着讲台上的大块头男老师,只见他浑身一块块的肌肉健硕饱满,黑黝黝的皮肤亮闪闪的,像是涂了橄榄油,胳膊简直比木筱晴的大腿还要粗三圈!他上身套着一件贴身运动背心,腰板挺得笔直,下身穿着条运动裤,脚下踩着一双运动鞋,像个巨人似的稳稳地站在讲台上!而他的手里捧着的居然是一本《大脑与肢体并用的肌肉学》的教科书!
  木筱晴吞了吞口水,呃……这哪里像老师啊,明明就是个拳击运动员嘛!(*+﹏+*)~@
  一时间,教室里五个人的视线齐齐向木筱晴射来,0号小胖、1号瘦瘦、拳击老师,还有——玄枫和司南野!
  玄枫和司南野神态自若地坐在教室后那两张豪华的真皮沙发上,气势慑人不可侵犯……
  一个俊美自恋,一个帅气够跩。
  玄枫的嘴角噙着一抹他招牌式的浅笑,淡淡地看了木筱晴一眼后,便将视线转向了窗外,仿佛她只是一只无意中飞过的小小蜜蜂。
  司南野俊美的脸上却露出好像发现新大陆般的惊讶表情:“居然没迟到?杂草晴,你练过飞毛腿神功?我看你应该去长跑班嘛,那样可以节省很多车费。原来你还是有那么一点可取之处的嘛!”
  “这位女同学,快进教室坐下,下次要早点,不要踩点来!”拳击老师皱了皱眉,用手上的教科书指了指位子,继续说道,“这节课是室内体育基础知识课,今天的上课内容主要是介绍网球相关基础知识!”
  木筱晴赶紧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她左右张望了下,看到离她不远处的1号瘦瘦手中的书正打开在72页,她赶紧从书包里拿出课本翻开。
  “为了培养同学们的文化体育修养,今天我们来一场网球知识智力问答对决,激活各位的脑细胞,爆发出新的力量!只要运用你们平时积累的知识,我相信以你们的智商一定可以回答正确的!问题回答得最多、最正确的同学可以有加分的机会!同学们,发挥出你们在赛场上的拼搏精神,加油吧!”
  加分!
  木筱晴听到这两个字立刻兴奋起来,两只眼睛直放光。
  好!她一定要用心回答,争取把扣掉的积分补回来!加油,木筱晴,哦耶!
  “大家可以自行选择搭档,我要开始出题了,晚了可就没机会了!”拳击老师一边显摆着他胀鼓鼓的肌肉,一边迈着稳健的步伐在教室里来回走着。
  0+1组合分别风风火火地冲到玄枫和司南野身边,两人头上各绑了一根布带,上面分别写着一个触目惊心的“杀”字和一个气势汹汹的“灭”字。
  “玄枫老大你拥有绝世聪明的大脑以及内部活跃的脑细胞,我相信这点小小的芝麻问题,绝对难不倒我敬重的玄枫老大!”0号体贴地为玄枫按摩捶肩,马屁拍得当当响。
  “这种芝麻绿豆大的抢答题,我们司南少爷在幼儿园的时候就能精确地回答啦,谁让我们尊贵无比、所向披靡的司南少爷是上天下地、无所不能的齐天大少呢!”1号得意地晃着脖子,甩动着头上的布带。
  木筱晴愣愣地望着他们,疑惑地眨了眨眼睛,还没完全弄清楚状况。
  “大家都给我仔细听好题目,用你们的手拍响桌子即可回答问题!第一题:来说说网球运动的起源!”拳击老师变戏法似的从腰间摸出一只哑铃,一边上下运动着,一边用热情洋溢的声音开始提问。
  啪——
  司南野身边的1号狠狠一掌拍在桌上,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做得非常好。”司南野朝着1号翘起赞赏的大拇指,嘴角扬起自信的笑容,转过头看向肌肉蓬勃的男老师,“网球起源于12、13世纪的修道院,是在传道士间流行的掌上击球游戏,经过了几世纪时光的洗礼与历史的变革才渐渐演变成今天的国际标准网球,是世界四大绅士运动之一。”
  司南野得意地昂着头,漂亮而流利地回答完问题。1号激动而热烈的掌声立刻“啪啪啪”地响起。
  木筱晴心中暗自着急,老师的问题对她来说简直就像天书嘛!
  “很好!继续第二题:网球发球的基本要领是什么?”拳击老师意气风发地举着哑铃站在讲台上,双目炯炯发光。
  啪——
  0号使出浑身解数,用力地施展他多年未练的“铁沙掌”,狠狠地落在课桌上。
  “抛球、水平高度、转动肩膀、落点、击球点。”玄枫微扬着下巴,简单精要地道出重点,旁边的0号泫然欲泣,崇拜地深深注视着玄枫。
  木筱晴手心捏着把汗。呜呜呜,天书等级越来越高了!真是壮志未酬人先死啊!
  “回答得非常正确,玄枫同学不愧是大家的偶像啊!”拳击老师激动地加快了举动哑铃的速度,“那么谁可以用最自信的声音回答老师,网球场地一共分成几大类型?”
  啪啪——
  0号和1号同时拍响课桌,犹如两声巨雷击中木筱晴的脑门。
  面对老师的天书问题,木筱晴的大脑就像还处于尚未开机的状态,一片空白。
  再这样下去可不行!一定不能让这难得的机会泡汤啦!木筱晴的心里顿时充满了坚定的信念,她不想做无能地狱的无能使者,一定要想办法翻身!
  “六种。”玄枫镇定自若地说出答案。
  “六大类型!”司南野咬牙切齿地瞪着玄枫,目光好像要把他射穿。
  “很好!那么请问同学们,你们的最佳发力点在哪里?”拳击老师高喊着,高举哑铃做出向前冲的姿势,他身上穿着的贴身背心在那油光光的肌肉上留下深深的印痕。
  安静——
  在经历了几道无字天书般难解的问题后,木筱晴终于等到了机会。
  哈哈,没有人抢答啦!真是天助我也,呵呵呵……圣母玛利亚保佑我啦!
  啪啪啪——
  她激动地连拍三下课桌,顾不上手心的疼痛。此时此刻激动的心情让她兴奋得有些颤抖,晃晃悠悠地站起了身。
  “老师!我知道答案!最佳发力点应该在握拍的那只手上!”木筱晴郑重其事、诚恳有加地道出答案,身体站得笔笔直,仿佛等待这神圣的时刻已经很久!
  “哈哈哈……”司南野与0+1组合在旁边捧腹大笑,三个人笑得东倒西歪,仿佛听到全天下最最好笑的笑话。
  “笨蛋。”玄枫嘴角噙着浅淡的笑意,跩跩地转动着手中的笔,语气平缓地提醒道,“最佳发力点其实就是指弱点,不要随便告诉别人。”
  什么?弱点?!难怪0+1组合那两个积极分子没有抢答这题,原来这是个“陷阱”,呜呜……
  还不等木筱晴回过神,拳击老师又开始继续提问,在接下来的一段漫长的时间里,再也没有了木筱晴“发挥”的机会。而她也被老师抛出的一个又一个高难度的问题弄得晕头转向。
  “同学们,考验你们的时刻真正来临了!”智力抢答进行到最后,只听拳击老师的声音突然拔高,“我们圣兰学院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了!我们伟大的第一任校长林校长,其半黑半白的微卷头发以及叼着烟斗目光深邃而忧郁的侧影,已经成了圣兰永远的精神支柱……我对其佩服之情虎头闸都闸不断……”
  拳击老师忘我地赞颂着圣兰的创建者,眼眶中居然隐隐约约地噙着点点泪光。
  “林校长在建校之初,就英明果断地决定学校只招收男生,并且以体育教育为重中之首!传说中,曾有人询问过校长这么做的原因……”
  “那校长说什么?”拳击老师神秘兮兮的语气立刻勾起了木筱晴的好奇。
  “校长说:这是个秘密……”拳击老师面向窗口,迎着日光,把手臂举高到面前,弯曲成一个“L”,肌肉一鼓一鼓的。
  木筱晴心里更好奇了——啊啊,好想知道是为什么哦!
  “好了,接下来是今天的最后一个问题,虽然跟网球没有什么关系,但这是身为圣兰的学生必须要知道的!那就是——圣兰学院校名的由来!”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