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野猫王子变身记 -> 野猫王子变身记最新章节 -> 第三章 甜果酒的滋味

第三章 甜果酒的滋味

作者:夏悠然 |返回:野猫王子变身记TXT下载,野猫王子变身记epub下载

  1
  星期六老妈破天荒地要我盛装打扮,我纳闷地坐在梳妆台前,把丝带绑在头发上,朝镜子里望了眼:一件粉红色拖地丝绸小礼服,波浪卷发系着一条缀着水晶的粉红丝带,脚穿一双粉红色细高跟皮鞋,虽然还是那个苹果脸,大眼睛的女孩,可是怎么看我都感觉浑身不自在。
  而我老妈则穿着大红色的紧身鱼鳞礼服,披着一条火鸡毛的大红色披肩,头发盘得像只海螺,脚上一双大红色蛇皮高跟鞋,果然是“盛装出席”。
  “老妈,我们打扮成这样是要去哪里啊?”我扯着身上的礼服,别扭极了。
  “参加我们公司老板的宴会,你可是他特别邀请的!”老妈眉开眼笑。
  “什么?你们老板为什么突然叫我去?”奇怪,我和他素不相识,他为什么会叫我去?
  “去了不就知道了嘛!”老妈不由分说就把我拽出了大门,塞进了她那辆老爷车。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的车终于在一扇巨大的雕花黑色大门前停下,铁门很快自动打开,我们的车便开了进去,道路的两旁栽种着大片大片的红玫瑰,在阳光下娇艳欲滴、香气四溢。花海的尽头是一座气势恢弘的白色别墅,在阳光下就像是一颗钻石在闪闪发光。
  好漂亮啊!我看得瞠目结舌。
  下车后立刻有两个用人向我们鞠躬,引我们穿过铺着红地毯的门廊,来到大厅。这时所有人齐齐看向我们,估计是老妈的打扮太枪眼了。
  宴会中的人个个衣冠楚楚,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
  这时一个戴着金丝边眼睛,身材稍微有点变形,但总体来说还算儒雅的中年男子笑吟吟地走了过来。老妈一看到他就立刻拉着我,笑逐言开地迎了上去。
  中年男子一见她便露出夸张的赞赏表情:“梦丽,你今天好漂亮!”。
  “哪里,老板见笑了!”老妈拿起火鸡羽毛的披肩掩面笑了笑。
  “这就是你女儿吧,跟你一样漂亮,长得像你!”中年男子看着我,笑容满面,突然转身叫住一个路过的用人,“把少爷带来。”用人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我额头冒汗,这中年男子长得不算帅,只能说挺有气质,但外表只能打个六十分,如果他老婆不是大美人,那他两个儿子绝对也不会帅,而且我听说有钱人家的孩子都很胖,估计是营养过盛。想想就恶寒,要是等会儿带来两位肥头大耳、青蛙肚,满脸油光、像大冬瓜一样的少爷,那我该怎么办?
  “老爷,少爷带到了。”这时用人的声音把我的思绪猛然拉回,我鼓起所有勇气,冒着必死的决心抬起了头。
  “啊——”
  我和李宇赫互相指着对方,我张大的嘴足足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伊修哲脸上也有一闪而过的惊讶,但没能逃过我的眼睛,他有点不自然地转过脸,躲避我寻味的目光。
  “怎么是你们?”
  “怎么是你!”
  我和李宇赫同时大喊出声,还没来得及理清目前的状态,就被焕然一新的李宇赫吸引住了:他一改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笔挺的黑色西装使他显得更加修长挺拔,金色的头发也不再是乱糟糟的,现在看起来垂顺服贴,还系了条宝蓝色领带。看起来还真有点绅士的感觉,让人跌破眼镜。
  “呵呵,原来你们认识啊!真是太好了!”中年男子笑容可掬地指着伊修哲对我说,“这是我的大儿子。”
  伊修哲紧绷着脸,并不怎么高兴的样子。不过就算他摆着一张臭脸,还是俊美得让人流口水:穿着一套白色燕尾服的他显得更加高贵迷人,头发帅气地掠过眉梢,映衬出他漆黑的眼眸就像是闪烁着璀璨光华的宝石。我看着他,就像遥望着夏日里炫目的星空,他简直就像一个尊贵的王子一样令人瞩目
  “怦怦怦”,我的心脏又起剧烈反应了,这时中年男子又拉过李宇赫说:“这是我小儿子。”
  “什么!”我这时才回过神来,忍不住大叫一声,“你们竟然是兄弟?!”
  中年男子笑了笑:“他们和你年纪差不多,希望你们能成为朋友哦!”说着就走开了。
  我张大了嘴巴,老天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从来没在学校里听说过他们是兄弟,他们平时几乎不说一句话,一见面反而剑拔弩张的,而且他们一个姓李一个姓伊,让人完全无法把他们联想到一起,现在竟然会是同一屋檐下的兄弟……真是太奇怪了!
  2
  我脑子里一团糨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李宇赫却饶有兴趣地望着我,平时的嚣张和不羁全都消失了,眼底满是笑意,他含笑的眼睛让我突然想起两个字——“温柔”,但这个想法让我顿时浑身哆嗦,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看什么看!”为了掩饰内心小小的慌乱,我大声吼他。
  “呵呵!”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夸张的笑容,“今天还满不错的嘛,没想到你打扮打扮还勉强能及格!”
  “切!”我白了他一眼,“什么勉强能及格!我天生丽致,是钻石就不会被埋没!”
  “哦,那为了恭喜钻石小姐终于发光,我们干一杯!”说着他递给我一杯酒,然后举起自己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
  我不甘示弱,把杯子里的酒也喝得干干净净。这酒的味道还真不错,甜甜的带着水果香。
  一旁的伊修哲一直一语不发,直到我们分别把杯中的就酒喝完后,他突然转身大步离开,我下意识地追出几步,刚想张口叫他,可是他冷漠决绝的背影又让我不得不把话硬生生地吞回肚子里。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身后有两道犀利的光线向我射来,转过头就看见刚才还笑嘻嘻的李宇赫正死死地盯着我,脸上阴云密布,我突然有点心虚,尴尬地站着也不敢开口。
  “宇赫!”这时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生突然跑到他身边,央求道,“带我去花园逛逛吧,这里闷死了!”
  李宇赫突然别有意味地瞟了我一眼,爽快地答应:“好!”然后就并肩和那个女孩往花园走去。
  看着他们那么亲热,难道是男女朋友关系吗?不过李宇赫除了脾气暴躁,喜欢打架、跷课之外,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帅哥,估计也是很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吧,不是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
  对,我不该惊讶,更不该……不是滋味,可是,可是为什么就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非要一直盯着他们,直到看不见为止呢?从来都觉得李宇赫永远是站在我一边的,现在他撇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和其他女生离开,我这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很自以为是,心里忽然一阵失落。
  我垂头丧气地一边喝酒,一边在大厅里闲逛,大厅里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老妈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闷闷地打量着四周,突然看到伊修哲颀长的身影出现在一个角落里,我心里一阵惊喜想立刻跑过去,却看到他坐在位置上,冷着一张脸,眼睛也不知道看向什么地方,只是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闷酒。
  为什么他总是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呢?难道是因为我刚才和李宇赫一起喝酒吗?
  我踌躇地走来走去,不敢上前。伊修哲好像有心事,我还是不要打扰他了,免得被他讨厌。我思来想去,突然看到一旁的长桌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食物,它们正散发着阵阵诱人的香气,我的肚子立刻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好吧,既然你们都不理我,我就和这些美食做朋友好了!
  亲爱的美食,我来了!
  我把那甜甜的果味酒当成饮料,一边吃一边喝,终于等到肚子撑得圆滚滚的才罢休。唉,是不是吃太饱了,我怎么有点头晕眼花,巨大而璀璨的水晶吊灯突然变成了好几盏,在我头顶不停地旋转,层层叠叠的,我怎么好像在看万花筒呢?
  我的头越来越晕,感觉一阵阵困意袭来,眼前也越来越模糊……
  渐渐的,我已不知道身在何方了,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只想快点睡觉……
  这时老妈变化不定的脸忽然出现在远处的楼梯上,她缓缓地向我挥了挥手……我扶着墙壁,艰难地走了过去,老妈的脸又突然消失了,再转头看看伊修哲,他怎么也不见了。咦?!我家的楼梯怎么变得这么长,还铺着大红色的地毯,老妈肯定又乱花钱了,真浪费!
  我嘴里嘟嘟囔囔着,跌跌撞撞地走上二楼……嗯,我的卧室是左边第一间,总算能美美地睡上一觉了……奇怪,怎么连门都没有锁呢?不过我也顾不了许多,摇摇晃晃地走进去后,扑倒在床上,一动都不动。好舒服,今天的被子好软好香啊!
  “啊!”突然一声尖叫差点震破我的耳膜,我迷迷糊糊地看见面前出现了一张通红的脸……“你,你是小偷吗……”我的脑袋晕得厉害,只听见一个含含糊糊的声音,“想拿什么随便拿好了,我无所谓!”
  “嘘——”我把食指贴在嘴唇上示意他安静,“现在可是晚上,你的声音超过四十五分贝了。”
  可面前的人还在唧唧喳喳说个不停,“烦死了,睡觉!”我头昏脑涨地猛力挥出一拳,只觉得床狂震了一下后,整个世界就变得清净了,我盖上棉被,啊!终于能心满意足地找周公爷爷了……
  3
  清晨的阳光刺痛了我的眼睛,我心不甘情不愿地睁开眼,只觉得头疼得厉害,好像有一面鼓在我脑袋里“咚咚”地敲着。这时我看到一个模糊的白色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慢慢靠近,一时间对不准焦距,恍恍惚惚我只看到一只手向我伸来,那只手慢慢张开快要掐住我的脖子……
  “啊——”我尖叫一身,反射性的挥出一拳。
  “唔!”面前的人呻吟了一声,一手捂着眼睛,一手用力摇我。我脑袋里混沌的迷雾渐渐被他摇散,当我的眼睛恢复光亮时,看到眼前一个修长的身影,没有被手遮住的半边脸俊逸得让人窒息。
  这不是伊修哲吗!我的嘴巴张成“O”字,“你,你怎么在我的房间!”我一把扯过被子,紧紧地裹住自己,结结巴巴地大声质问。
  “有没有搞错,你看清楚了,这可是我的房间!就是因为你昨天晚上莫名其妙睡在我的床上,我昨天一晚上都只能睡沙发!”伊修哲像看怪物似的瞪着我,头发乱蓬蓬的,漂亮的眼睛里满是惊愕,奇怪的是他的左眼赫然一个黑黑的熊猫眼……明显是被我用拳头打的。我哑然,越看越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打量着房间四周,白色的墙,白色的天花板,简单明净。一张大得过分的白色大床,地上也铺着白色的毛皮地毯,白色的窗帘在微风下轻轻摇曳。这果然不是我的房间,我顿时遭受到沉重的打击——
  我怎么会出现在伊修哲的房间?我努力地在脑海里思索着,很快便浮现出一些零碎的情景……一张恍恍惚惚的通红的脸……“嘭”随手挥了一拳……
  啊啊啊!不会吧……就在我心乱如麻的时候,门突然被猛力撞开,李宇赫一阵风似的冲进来,嘴里喊着:“夏小朵!是你吗?我怎么会听到你的声音?”只见他满脸担忧和紧张,身上仅仅穿了件背心,竟然还赤着脚!
  当他看到我裹着被子,而伊修哲正站在我的床边时,猛然呆立不动,睁大了眼睛,瞳孔瞬间放大,脸色由红转白。仿佛是被雷当头劈下……李宇赫怔怔地望着我,如利箭的眼神仿佛要把我看穿似的,苍白的脸色甚至让一向趾高气扬的他使我感到陌生……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点心虚,脸不自觉地红了起来,我慌乱地避开他的眼神,如坐针毡,心扑通扑通地失去了节奏。
  我怎么跟他解释……我自己现在都完全搞不清状况!
  “你们到底做了什么?!”李宇赫突然狂吼一声,怒气冲天地一把拽起伊修哲的衣襟,劈头就是一拳,伊修哲还没反应过来,闷哼一声倒在床上,嫣红的血丝瞬间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你没事吧?”我顾不得许多,立刻张开双手护住他,心里顿时乱成了一团麻,伊修哲蹙着眉没有说话,只是眼神还是很茫然。
  李宇赫冷冷地看了我们一眼,眼睛里像是藏着两块寒冰,嘴角浮现出一丝嘲弄的微笑,转身甩门离开,我觉得他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而且眼神里还藏着一些伤痛和失落的痕迹,难道是因为我吗?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伊修哲推开我的手,往门外走去。我立刻叫住他:“伊修哲你要去哪里?”他转过身两团绯红浮上了如玉的双颊,竟然都不敢正视我。
  “我,我去换衣服……”他吞吞吐吐地说完,匆匆狼狈地走了出去。
  老天!伊修哲是在害羞吗?
  这时用人走了进来,古怪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把一套制服递给我,刻板地说:“小姐,换好衣服请到楼下用早餐。”
  “哦。”我愣愣地接过制服,脑海里不断思索着昨天的情景,我记得昨天和老妈来参加晚宴的,后来李宇赫惹我不开心,我就去吃东西,可是在这之后……我就不记得了,抓破了脑袋也想不起来,怎么会和伊修哲睡在一张床上?最可恶的是老妈,竟然把我一个人丢下,不闻不问……不过,我觉得应该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因为我的衣服还穿的好好的呢!
  我换了衣服下楼,看见伊修哲已经端端正正地坐在餐桌前,却没有看到李宇赫。
  伊修哲他见到我表情有点别扭,声音轻得像蚊子叫:“快坐下,吃早饭吧。”他指了指对面的位置,然后低头吃着自己的煎蛋。
  我磨磨蹭蹭地坐下来:“昨天……”
  我话还没说完,伊修哲就抬起头来忐忑地望着我,一下子从脖子红到耳根。我真没想到,平时像座冰山似的伊修哲脸皮竟然这么薄!
  怎么回事,他怎么对我的态度一下子大变,难道就因为我睡在他的床上吗?不过,我又看了他一眼,低下头默默地吃着早餐……还是不要问了。
  吃完饭,司机载着我们去学校,快到学校的时候,一直都不言不语的伊修哲突然转过头来问我:“刚才你真的愿意为了我去抵抗李宇赫的拳头吗?”
  “啊?”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竟然就拉着我的手走进学校,我看到学校门口的同学都用下巴落地的表情看着我们。
  估计我今天又能上头条新闻了,想到上次那个八卦记者我就脊梁冒汗,这回不知道又要被她写成什么样了。天哪——
  4
  来到教室,我又参观了一次大家纷纷石化、下巴落地的模样。李宇赫的座位空着,不知道他早上甩门出去后去了哪里,不会又打算跷课吧。
  果然,整整一上午的课他都没有来。想起早上他受伤的表情我还是很在意,心里闷闷的,就像是有一个结没有解开。思来想去,吃午饭的时候,我还是决定到校园里去找找看,碰碰运气。
  中午的阳光洒在树林里,穿过缝隙,在青青的草地上留下斑驳的树影。我在绿化带一处处细细寻找,四周很安静,只有偶尔的几声鸟叫迅速划过天际。
  找了很久还是没有看到李宇赫,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我伸出手……啊!我的手表呢?不见了!刚才还在,难道是掉在树林里了吗?
  我忙转过身,走近树林,在一处低低的树丛里仔细寻找。
  “你怎么到现在都不去上课!”教导主任的一声喝斥突然传进我的耳朵。
  啊!现在已经上课了吗?我吓了一跳,抬起头才发现教导主任说话的对象不是我。树丛外,李宇赫懒洋洋地坐在草地上,教导主任正站在他旁边训话。
  糟糕,要是被教导主任发现我也没去上课就麻烦了,我立刻蹲在树丛里躲了起来,就在我蹲下的一瞬间,我发现李宇赫背在身后的手里还捏着一支香烟。
  李宇赫这家伙居然抽烟,而且还在学校里抽!
  “下次上课不要迟到……”教导主任依旧絮絮叨叨,透过树丛的缝隙,我看见李宇赫趁他不注意,把烟头往上一抛,烟头也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
  “好了,快去上课!”
  教导主任终于离开了,我一颗悬着的心也正常归位,只是我突然觉得有些怪怪的感觉,忽然闻到一股焦味,觉得自己的头顶好烫,用手一摸一股灼烧的痛。“哇!哇!哇!”我用力拍着头顶,一下子从树丛后面蹦了起来!
  天啊!我的头发着火了!
  “夏小朵!”李宇赫看着我上蹿下跳的样子,愣了一秒钟,急忙冲过来,噼哩啪啦地用力拍着我的头顶,我被拍得眼冒金星、头晕目炫。
  好不容易灭了火,李宇赫从我头顶拿下一个烟头,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
  “李宇赫!你居然把烟头扔在我头上!”我拽着他的衣领,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
  “谁让你躲在这种地方!”他拼命忍住笑,不甘示弱地吼道。
  “我还不是为了找你!”我咬着牙,眼睛里“嗖嗖”地飞出两把小飞镖,居然把我最心爱的头发烧掉,罪不可恕!
  “你找我干什么?”李宇赫的表情突然有些讪讪的,“你在担心我?”
  “鬼才担心你呢!”我没好气地吼道。
  “好啦,我这就带你去最高级的美容院,走!”说完他拉着我就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学校。
  又跷课了,不过没办法,现在这样我怎么见人啊!
  一进美容院,店内所有人都诧异地望着我,我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再也不要出来……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店员走了过来,看到我捂着嘴,双肩不住地颤抖。
  “找店里最好的发型师帮她做头发!”李宇赫指着我说,一瞬间店内所有人笑翻。
  我拉着李宇赫低下了头,窘迫到极点。
  “笑什么笑,再笑把你们的头发全剃光!”李宇赫带着杀气扫视了一圈,所有人都瞬间噤声,不敢再发出一丁点笑声。
  “您好,请到这边来!”这时一个打扮得怪里怪气的卷发男子走了过来,我跟着他坐到镜子前,才看了镜子一眼,就差点晕倒。
  此时我的脑袋差不多就要变成地中海了,头顶一大簇头发被烧掉,残留的几根发丝就像是秋天的小草,又枯又黄,没有一丝生机,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凋落。
  “小姐,你想要什么发型?”
  “呃……随便吧……”我苦着脸。
  “那我建议你把中间那块干脆剃掉,然后把旁边的护理一下,我帮你编成一条条的小辫子,保证你出去回头率百分百。”
  呜呜呜……那么奇怪的发型当然回头率百分百了,说不定还百分之九百呢!
  “怎么,你不喜欢吗?或者做个足球的造型,根据足球的图案,该剃掉的地方剃掉,反正你中间正好少了一块嘛!”发型师拿着剪刀蠢蠢欲动。
  听了他的话,我真的痛恨自己为什么还没有晕过去。
  “不行!”李宇赫突然一把拽起发型师的前襟,“你要是敢剪短她的头发就死定了,她一定要长发!”
  “可是她头顶少了一块头发,两边那么长很奇怪哦。”
  “我不管,反正她一定要长发,你给我搞定,一定要弄得好看,不然我剃光你的头发!”
  “好,好!你先放开我,我想想办法!”
  李宇赫松开手,两只眼睛就像雷达般监视着他。发型师咽了咽口水,拿来一本发型书给我,“小姐,你想要什么发型?”
  哇,这是最新流行的发型哎!望着一个个精美绚丽的发型,我每个都好喜欢。李宇赫突然从我手里一把抽过书,刷刷地翻阅着,然后霸道地指着一款发型说,“就这个,照着这个做!”
  我低头一看,哇,好漂亮!厚刘海,两边头发微卷,就像是洋娃娃的发型。
  “可是……”发型师拧着眉头,“这个发型恐怕做不出……”
  “为什么?”
  “因为她头顶少了一块。”
  “你找死啊!”李宇赫又一把拽起他,这次把他拽离了地面,高高地举起,“你耍我是不是!”
  “啊!不不,你放下我啊!”发型师吓得直哆嗦,“我做,我做!”
  “哼!”李宇赫这才放下他。
  发型师一刻都不敢耽误,捏着我头顶的焦发仔细观察,越看额头的冷汗就越多。
  “我的头发没救了吗?”我低低地问了一声。
  发型师汗如雨下,李宇赫瞪了他一眼,他立刻摇着头说:“没事,我会把它变漂亮的!”
  很多发型师围了上来,观察着我的头发议论纷纷,最后讨论决定对我进行接发。
  两个小时后,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惊讶地合不拢嘴。这是我吗?感觉书上的那个发型原模原样地出现在我的头上,而且比画册上还要可爱漂亮。
  “呵呵,您还满意吗?”发型师拢了拢我的头发,小心翼翼地问李宇赫。
  “嗯,好漂亮。”李宇赫愣愣地望着我,脸上突然红红的。
  我们离开美容院,缓缓地朝学校走去,一路上李宇赫显得特别沉默,快走到学校门口时,他突然转头,凝重地望着我问:“你说,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就是你和修哲……”
  “我,我不知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喝醉了,伊修哲也喝醉了,应,应该什么都没发生……”虽然我在心里想了千百遍要怎么跟他解释,可是他真的问起来,我又觉得如此手足无措。
  “真的吗?”李宇赫眯着眼睛,斜睨着我。
  “嗯!”我重重地点头。
  李宇赫阴云密布的脸上突然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也舒了一口气。
  回到学校,所有人都惊讶地望着我,连伊修哲看到我也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李宇赫用力把我拽到伊修哲面前,一把搂住我的肩膀,大声说:“怎么样,这是我替夏小朵选的发型!”说着还故意朝着伊修哲眨眨眼睛,“这可是我最喜欢的发型哦!”
  伊修哲扯动了下嘴角,一向冰冷的眼神此时却燃烧起熊熊烈火,我从来没见过他这种表情,只见他攥紧双拳,紧紧抿着嘴唇,直直地逼视着李宇赫,仿佛在心里做了个很大的决定。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