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野猫王子变身记 -> 野猫王子变身记最新章节 -> 第二章 头号黑名单

第二章 头号黑名单

作者:夏悠然 |返回:野猫王子变身记TXT下载,野猫王子变身记epub下载

  1
  换好运动裤,我感觉自己焕然一新,又能昂首挺胸走路啦!
  走出卫生间,看到李宇赫还等在门口,此时李宇赫肩上的猫温顺地趴着,一双墨绿色的眼睛滴溜溜地望着我,身上毛又蓬又软,第一次觉得它好可爱。
  “猫猫!”我刚伸出手想摸它,就被它咬了一口,“啊!”我凄厉的惨叫穿透了整个楼道。
  “呵呵,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能碰它的!”李宇赫摸了摸他的猫兄弟,样子看上去很温柔。
  切!马后炮,怎么不早说!
  我没好气地跟李宇赫离开卫生间,一张纸正好忽悠悠地飘落在我们面前,我当然是想也不想地就捡起来了。
  悬赏令
  高一B班夏小朵因严重违反“王子守护法则”,已被“RoseClub”列入头号黑名单,她现在是全会的公敌,谁如果能够替“RoseClub”惩罚她,就能得到丰厚奖赏。
  我越看越不敢相信,睁大了眼望着李宇赫,“这上面是在说我吗?”
  “当然了,高一B班也就你一个叫夏小朵的吧。”李宇赫的表情突然变得怪怪的,好像很不想跟我讨论这件事的样子。好奇怪,刚才他不是还很热心地帮助我吗?
  “那我要怎么办?”我还是想听听他有什么高招。
  “不知道。”他摊了摊手,表情冷冰冰的,眼中嫌恶的眼神一闪而过。是我眼花了吗?他是在讨厌我吗?不会吧!怎么会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呢!
  我还想再说,没想到他已经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顿时感觉自己站在一座孤立无援的小岛上,被所有人隔离,谁也不来帮我。可能是我状况不断,李宇赫嫌我太麻烦了吧,唉……
  正在绝望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我的另一个救命恩人,王子伊修哲!虽然他表面冷冰冰的,其实人很善良,这从早上他帮我赶走色狗的事就能看出来了。如果去求他帮忙,搞定学生会的人还不是小菜一碟!
  想到这里我不禁喜上眉梢,快步往教室走去。
  一进门,就看见伊修哲正在看书,低垂的浓密睫毛像一把扇子覆盖在眼睑上,露出迷人的阴影,肌肤在阳光下的照射下,白皙得近似透明……一瞬间,我的心跳频率又被打乱了。
  “那个,伊同学……”该死,我为什么一看到他就变得吞吞吐吐的,“伊同学,谢谢你早上为我赶走了那条恶狗!”我鼓励勇气,笑容满面。
  微笑!微笑是我最大的武器,老妈总是说我长得不漂亮,但笑起来很可爱。我虽然不承认她前半句话,但我绝对赞同她后半句话。
  “不客气,我不是为了你才赶那条狗的,而是为了那条狗,我不要让它用错感情。”他面无表情地说道,眼睛里像是藏着一块寒冰,完全没有看我一眼。
  他的反应仿佛当头一棒,敲得我眼冒金星。难道在他眼里我还不如一条……Dog吗?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谢谢你。”我勉强撑着僵硬的笑容。
  “不客气。”他说完便转开脸望着窗外。
  我站在原地,觉得整间教室都在颤抖,就像是坠入了无底深渊,一片昏暗……我现在要掉头走开吗,可是想到刚才那张通缉令,我后背就直冒冷汗,要是天天被人追杀,迟早会夭折。
  解铃还需系铃人,我一咬牙一鼓作气:“伊同学,拜托你能不能帮我向‘RoseClub‘解释一下,早上的事纯属意外,而且八卦报也歪曲了事实!”
  伊修哲慢慢转过头,漂亮的眸子冷冷地扫了我一眼,极不情愿地开口道:“为什么?又不关我的事。”
  “咔砰”我听到自己的心骤然破碎的声音,我的居然这样冷酷无情,老天!你在捉弄我吗?不过这也许是老天给我的考验哦,要我感化我的冷酷王子。
  想到这里我又充满了斗志和热情,忙奉上甜美可爱的笑容说:“怎么会不关你的事呢,你不但是目击者还是当事人,再说我们是同班同学,你就帮帮我吧。”
  “不可能,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想和你扯上任何关系。”没想到这招在伊修哲这里完全不起作用,他的语气里透着不屑和决绝,绝美的脸也冷得如同千年不化的冰山。
  听了他的话我又两眼漆黑了,我的怎么会这么冷血?难道美少年都这么高傲吗?老天啊!你为什么要给我这么残酷的考验!
  黯然地走出教室,在走过树林时脚下一阵被咬到般的巨痛,“啊——”我惨叫一声,睁着一双泪眼汪汪的大眼望脚上一瞅,OMG!一个老鼠夹正夹在我可怜西西的脚丫子上。到底是谁这么缺德!
  “哈哈哈!夏小朵踩到陷阱了!”一阵窃笑过后几个女生从林子里蹿出。
  她们居然在这里埋伏我!
  “你们有事找我找人传下话就可以了嘛,何必这么麻烦呢?”我尽量笑得憨厚真诚,可是她们脸上的奸笑还是让我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你死到临头了,好好觉悟吧!”
  “有事好商量,我当初不是故意的,纯属于误会!”我赶忙摇手解释。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其中一个女生恶狠狠地对我叫道。
  “我是冤枉的呀!”
  正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地面上一阵剧烈的波动,转过头突然看见一群女生一边嚷嚷:“发现夏小朵啦!”一边惊天动地地冲了进来。我吓得眼珠子险些掉出来,也顾不得跟伊修哲说声拜拜就朝后门逃了出去。
  “救命啊——”我两条腿爆发无限潜能,像火箭一样在校园里乱窜,后面的人死死地咬着我嘴了大喊着:“杀呀!”的口号。
  妈呀!我已经变成樱野的头号老鼠了!
  突然一颗网球从我头顶呼啸而过,速度快得惊人,要是被击中非死即伤。天啊!连狙击手也出动了,看来我真是插翅难飞啊!
  正到我分神之时脚丫子一阵巨痛,噢——我睁着一对泪眼汪汪的眼睛往脚上一看,OMG!一个老鼠夹正夹在我可怜西西的脚丫子上。
  “你走投无路了!”她们一共五个人,耍弄着手里的“武器”一步步逼近我,个个露出讽刺的笑容,仿佛是猫在逗弄濒临死亡的老鼠。
  “不要跟她废话,抓住她!”另一个女生大吼一声,提起水桶便向我泼来,还好我眼明手快及时跳开,那桶水全泼在了我身旁的树丛里。
  “呼——”我拍拍吓得不轻的心脏,还好没变成“落汤鸡”。
  “哪个不要命的敢泼我!”这时树丛里猛然竖起一个人,把我刚归位的心脏又吓到了嗓子眼。
  我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居然是李、宇、赫!平时张扬跋扈的发型此刻像是从锅里才捞出来的面条,贴在脸上不断地滴水,雪白的衬衫不仅湿答答的,还贴着几片树叶。
  他咬着牙,双眼喷火,瞪着所有人。他的猫也耷拉着脑袋,全身湿漉漉的瘦了一圈,此时就跟他主人一样愤怒得龇牙咧嘴。他们藏在树丛里干什么?难道是在睡觉?没想到遭到无妄之灾,还真是可怜。
  “是暴力分子李宇赫。”
  “怎么办?”
  ……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个个不知所措的样子。我看到刚才拿水桶的那个女生慌忙灰溜溜地逃离了现场,一会会的时间连影子都看不到了,其他人都僵硬地望着李宇赫,不敢轻举妄动。
  “刚才谁泼我水,给我站出来!”李宇赫又大吼一声,暴烈的视线一一扫视过每个人。
  “对,对不起,我们刚才在抓夏小朵,不是故意泼你的。”
  “是,是啊!您大人有大量,我们马上带着夏小朵离开,不在打搅你睡觉了!”
  “带她离开?”他哈哈大笑一阵,插着腰说,“我同意了吗?想死的话就试试看!”
  李宇赫!你真是太够义气了,我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顿时感动得一塌糊涂。
  “这……”
  剩下的几个人开始为难,却又不敢得罪李宇赫,一下子没了主意。
  “走吧!”李宇赫拉着我大摇大摆地就离开了。
  她们不甘地望着我们,却也无计可施。
  2
  李宇赫拉着我逃离了那群人的魔掌,我真有一种亡命天涯的感觉,好刺激、好兴奋哇!
  可是这兴奋之情没持续多久,我的肚子突然“咕噜咕噜”叫了起来。今天早上就吃了一片面包,还无缘无故做了这么多“运动”,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不饿才怪呢!
  “你肚子饿了?”李宇赫停下来望着我。
  我点点头,看到平时凶神恶煞的李宇赫眼里竟然充满着关切和担忧,心里忽然觉得暖洋洋的。
  如果伊修哲能这样关心我,我恐怕都要幸福得死掉了!
  “那我们去吃饭吧。”李宇赫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不由分说就拉着我离开了学校。
  我们来到了附近的一家餐厅,望着令人眼花缭乱的菜单,每样都让我垂涎欲滴,要点什么好呢……这个咖喱牛肉看上去很好吃……煎饺看上去也不错……还有饭后甜点竟然是我最喜欢的草莓冰淇淋耶……
  “想吃什么尽管点吧!”李宇赫挥了挥手,豪迈地说。
  哈哈,太棒了!“可以吗?”我眼里冒出许多感激的小星星。
  “当然!”李宇赫拍了拍自己的口袋,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
  这顿饭我们只用了二十八分钟,却留下了三十五个盘子!餐桌上一片狼藉。
  我满足地擦擦嘴巴,这时服务生拿着帐单走了过来,我接过帐单一看,哇!三百多块!这次害他大出血了,他不但救了我还请我吃饭,我却没心没肺地点了这么多东西,真是太不应该了,我低着头,怯怯地望着李宇赫,一脸歉意。
  李宇赫却连眼睛都没抬,接过账单,看也不看,就把手伸进口袋,可是他摸口袋的动作忽然僵住,一秒钟后,他猛地站起来把所有口袋翻了个底朝天,也没看到一分钱。顿时李宇赫的脸就像是熟透的番茄,汗如雨下:“糟糕,我的钱包在学校的书包里……”
  “什么?!”我顿时傻了眼,服务生眼中瞬间射出两道无比犀利的光线,刚才热情的微笑立刻变成了嘲讽的冷笑。
  “嘎嘎嘎”我突然感觉有一群乌鸦从头顶飞过。哇!搞什么啊,吃霸王餐!真是太丢脸了。刚才感激的心情一下子灰飞烟灭,算了算了,看在他是我救命恩人的份上,我心不甘情不愿地拿出皮夹掏出一张卡交给服务生,唉——我亲爱的钱钱,我要和你们挥泪而别了……
  服务生微笑着接过卡,可刚看了一眼,脸立刻就黑了下来,“啪”的一声扔在桌子上:“小姐,这是服装店的优惠卡!”
  “什么!”我拿回卡睁大了眼,糟糕!早上走得太匆忙竟然把优惠卡错当成了银行卡。我翻着皮夹,可是皮夹里一分钱都没有。“哦呵呵……”我笑得尴尬,心虚地把卡收回皮夹,“我……我也没带钱……”
  “啊!”李宇赫无法置信地望着我。
  我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叫什么叫,明明是你叫我来吃饭的,结果自己又没钱。
  “那只好请你们等一等了。”服务生冷冷地说着离开了。远远的,我看见他正和一个经理模样的人不知在讨论着什么,不一会儿他就走了回来,对着我们恶狠狠道:“跟我来!”
  他把我们带到厨房间指着水槽说:“没钱就得把这些碗全洗了才能走。”
  只见那水槽大得像浴缸,里面油腻腻的餐具堆得如同一座小山那么高。地上还有好几个大塑料盆,也都满满地堆着脏兮兮的餐具。我从来也没看到过这么多脏餐具,顿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连忙扶住水槽却感觉满手滑腻,抬起手一看,一手的油腻,真恶心——
  “还愣着干吗!还不快干活!”服务生没好气地催促道。
  我们俩对看了一眼,我第一次看到李宇赫强忍着怒气却不能发作的样子!唉,果然是吃人家的嘴软!事已至此,我们别无选择。
  我无奈地拿起恶心吧唧的抹布,慢吞吞地拿起盘子,挤了点洗洁精抹着盘子。
  为什么我最近总是多灾多难呢?难道这是上天为了磨练我的意志而给我的考验吗?思绪飘远,一不留神盘子便从手里滑了出去,“啊!啊!啊!”我立刻伸出手去接盘子,可是抹了洗洁精的盘子就像一条泥鳅,在我手里滑来滑去怎么都抓不住。
  “小心!”李宇赫伸出手,可是他刚跨出一步就被脚边的塑料盆拌了一交,整个人直直地向我倒来。
  “啊!”他大喊一声倒在我身上,我又压倒了一旁的服务生,三个人然后就像多米诺骨牌一个接着一个摔倒在地。
  “乒乒乓乓!”餐具瞬间摔了一地、白花花的一片,惨不忍睹。
  眼冒金星地爬起来,望着一地碎片,我机械地扭过脖子,眨着无辜的双眼望着服务生,只见他站起来,果断地掏出笔记本边写边说:“摔碎N个盘子,加班三个小时。”
  老天爷啊——三小时!我不想活了!
  “都是你这个笨蛋!”李宇赫低吼了我一声。
  “明明是你不带钱包!连我也害了!”我不甘示弱地回吼他。
  “你们再吵下去今晚就不用回家了。”服务生冷冷的声音让我们立刻停止了争吵,“这些也要洗!”只见他又抱着一盆脏盘子放在地上,我真想直接昏倒。
  等到我们洗完了所有的碗,我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望了望窗外已经挂满星斗的暗沉天空。
  3
  第二天早晨,我整个人都直不起腰了。
  “哎哟——”好不容易走到教室,我趴在桌子上如同一摊烂泥,昨天洗了那么多盘子,今天真是腰酸背痛腿抽筋。
  李宇赫坐在我后面,一向挺拔的后背也有点佝偻,原本帅气的脸上满是疲惫、暗淡无光,就连他的猫兄弟,他也没有带来。
  上课铃声响起,班主任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一看到我们就点名道:“夏小朵、李宇赫,你们给我站起来!”
  啊?为什么叫我们,发生什么事了吗,看着班主任愤怒的脸,不知道踩了什么地雷的我很困惑地站了起来,李宇赫还是跩跩地坐在位置上纹丝不动。全班同学全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夏小朵、李宇赫,你们昨天居然跷了半天的课!你们还有纪律可言吗?”班主任一掌拍在讲桌上愤愤地说着,那张无辜的桌子颤了颤,害得我的心脏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跷课?糟糕!昨天被扣在店里洗盘子,早就忘了要回学校上课了——怎么会这样,一波刚平一波又起,我的人生为什么从踏入这所学校第一天起就变得坎坷无比呢?
  “对不起老师,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知道错了。”我低着头道歉。
  李宇赫撇撇嘴,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好像眼前发生的一切根本不关他的事。
  “浑蛋!还不快道歉,跷课可是违反校规的!”我挤眉弄眼地小声对他说,可是他不屑地撇开脸,还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看到班主任的脸比锅底还黑,我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果不其然班主任指着教室门口怒不可扼地大吼:“你们两个给我到操场去站三个小时!悔过!”
  烈日炎炎下,我们俩站在操场中心,真是想不让人注意都难。只见姬藤美缓缓向我们走来,打量着不断冒汗的我们:“跷了半天课,你们真是好大胆。”她微微笑了笑,“这是教导主任对于你们大胆的奖励!”说着就把一块木牌挂在我的脖子上。我低头看见上面写着: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再也不会跷课了,要是有下次,就算是让我扫全校的厕所我也毫无怨言!
  “啊!你怎么可以给我挂这个东西!”我指着她大叫,有没有搞错,居然给我挂悔过牌,大庭广众之下多丢脸啊——
  她得意地冷冷地瞥了我一眼,又上下打量着李宇赫,李宇赫嘴巴里不知什么时候嚼着一块口香糖,他歪着头,斜睨着姬藤美,姬藤美的手竟然有一些颤抖,迟疑着不敢把另一块木牌套在李宇赫的脖子上。
  “看什么看!滚!”李宇赫突然一口把口香糖吐在地上,冲着姬藤美大吼一声。
  “啪”姬藤美手中的木牌掉在了地上,“你!你!”她的脸瞬间涨得通红,气得连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但又不敢与李宇赫正面对抗,只能狠狠地跺了跺脚,转身走了。
  李宇赫转过身来,想一把摘掉我脖子上的悔过牌……“不行,这是教导主任让我们挂的,要是摘下就麻烦了!”我连忙死死地拽着绳子不放手。
  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我们,地上的影子也缩成了一小团,“白痴,她的话你也相信!”他低声骂了一句,撇了撇嘴却不再坚持,只是弯腰捡起地上的牌子,举在我的头顶上,帮我挡住热辣的阳光。
  啊啊啊!他在做什么?望着一脸平静的李宇赫,我惊讶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他为什么要陪我站在这里被烤成非洲鸡,为什么要举着牌子为我挡住阳光?难道,难道他……真是不敢再想下去。这时我突然看到伊修哲出现在围观的人群中,他远远地静静地望着我们,眼睛里竟然放射出一种让我感到陌生的光华。他一动不动,脸上淡漠的表情消失了,变得犹如冰山般寒冷。
  我心里一阵莫名的慌乱……他这是在生气吗?一时间虽然想不到原因,但我能肯定地感觉到伊修哲不喜欢现在他所看到的一幕。
  不知道怎么的,我下意识地一把推开李宇赫的手,“你干什么!”李宇赫不解地望着我,又顺着我闪烁的目光看向伊修哲,即刻又转头逼视着我,一字一句道:“你、干、什、么!”
  “你,你不用帮我挡着了,这,这不好……”我心乱如麻,吞吞吐吐道。
  “哼!”李宇赫眼睛里顿时升腾起两股怒火,他猛力地摔下牌子,转身跑开了。
  看着他跌跌撞撞的身影,一瞬间我心里感到非常难受……
  4
  第二天总算是风和日丽,天下太平。
  我很困惑地走进教室,奇怪,今天早上校车上没人踩我脚;校门口也没有人拦截我;仔细检查自己的座位,椅子上没有胶水,桌子里也没有老鼠夹……
  我正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见伊修哲和李宇赫同时出现在教室门口,两人的目光刚有交集就抨击出“吱吱”的火花。他们站在门口僵持不下,谁也不想让对方先走,然后又蓦地同时冲向门口,就像两个橄榄球运动员似的互相用肩膀撞击,表情恶狠狠的就像是在进行一场生死交战。终于李宇赫身形敏捷地一把推开伊修哲率先冲了进来,然后他回头瞥了眼满脸乌云密布的伊修哲,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吹着口哨,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我用力揉了揉眼睛,刚才没看错吧,为什么这两个人像是仇敌似的?平时也没见过他们有什么接触,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难道帅哥对于帅哥,就像是美女对美女一样天生会相互敌视……
  我百思不得其解。
  “大家安静!”班长站到讲台上说,“今天全校大扫除,现在我宣布人员安排,伊修哲把你自己的桌子擦一擦。”
  什么?什么?他仅仅就负责自己的桌子?我倒!
  班长接着说:“李宇赫,清扫操场。”
  李宇赫白了班长一眼,不回答,班长只好干咳了两声,转向我:“夏小朵!”
  听到我的名字,我反射性地站起来举起手:“有!”
  班长瞥了我一眼说,“你负责打扫厕所!”
  “什么,厕所?”我瞪大了眼。
  “是的,整幢楼的厕所全归你打扫。”
  “为什么是我!”我指着自己大叫,这待遇落差太大了吧——
  “这是学生会安排的,要有异议找学生会去。”班长说完就走下台,其他人也都各自散开。
  我瞬间跌入地狱……怪不得早上那么平静,原来平静下蕴藏着更大的风浪。
  掏出我的粉红色HelleoKitty手帕绑住鼻子,拿着拖把和水桶走进厕所。哼!不就是打扫厕所吗!想打倒我夏小朵,可没那么容易!
  我边拖地边哼着小曲,要干活就要保持好心情,这样才不会觉得累,要保持好心情最好的方法当然就是唱歌喽!这样不但干活不累还能练习歌喉,真是一举两得!
  “这么臭的地方居然还能唱歌,真是白痴!”这时一个讥讽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抬起头,看到李宇赫拿着拖把走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你不是去打扫操场吗?”
  “谁说的?”看他一脸茫然的样子,我一时语塞,这家伙装傻还真有一套!
  他对着我嘻嘻一笑:“我是大侠嘛,对于弱者当然要出手相助喽!”说着就拖起地来。
  “你,难道你不生我的气吗?”想起他在操场上愤愤走掉的样子,我的心里还是很不安。
  他不理我,只顾弯着腰卖力拖地。他修长的手臂矫健有力,三下两下地面就显露出原有的白瓷色。渐渐的,李宇赫的额角渗出了汗珠,后背的衬衫上也透着汗迹。我的心里仿佛点亮了一盏桔色的小灯,桔色的灯光缓缓扩散,温暖而惬意,而且自从他的猫兄弟咬了我之后,我就再也没见他把它带来学校。
  他真是个好人!除了我妈妈就数他对我最好了!
  看着他埋头苦干的样子,我的心里顿时暖洋洋的,拿起拖把更加奋力地拖起地来,一边拖一边继续唱歌:“哭嗒塔,哭嗒塔,阿猪哭啥,阿耷拉,阿耷拉,阿猪耷拉,打了你,他有罪,捆猪打你……”
  “这么臭,你还要唱歌,想把臭味吃进嘴巴里吗?”李宇赫突然转过脸来,眉毛鼻子都挤在了一块儿。
  “我是为你唱的,让你干起活来心情愉快!”我望着他笑着说。
  我们俩好像总是一起落难,但是好像不论遇到什么困境都能克服,而且心里一点都不气馁、不难过。
  “谁要你唱了,难听死了!”他虽然抱怨,但脸上却露出了由衷的笑容,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我的嘴角忍不住上扬,快乐其实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嘛!
  可是更快的我却被门口的一个人影吸引住了,修长挺拔,再往上看,樱花般娇嫩的皮肤,如钻石般璀璨的眼睛——竟,竟然是伊修哲!只见他拿着拖把和水桶,也同样怔怔地望着我和李宇赫。我惊讶地张大了嘴,没花眼吧,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只负责自己的课桌就可以了吗?
  “喂!你来这里干什么!白天也梦游吗?”李宇赫嚯地直起身子,冲着伊修哲大声嚷嚷,可是伊修哲只瞥了他一眼,话也不说转身就走出了卫生间。
  “伊修哲同学!”我快步追了出去,他不顾我的叫喊,很快就消失在楼道。
  他这是干什么?
  我回头望着李宇赫,见他同样盯着我,一脸阴云密布的样子……我突然想到了一个能让自己浑身血管爆炸的“可能”——伊修哲,也是来帮我打扫的吗?
  不会吧,不可能吧……一想到这个,我整个人像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头晕目眩的。
  这,这简直比中五百万彩票还要让人难以置信!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