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左耳(终结版) -> 左耳(终结版)最新章节 -> 尾声

尾声

作者:饶雪漫 |返回:左耳(终结版)TXT下载,左耳(终结版)epub下载

  春天到来的时候,我又见到赵海生。
  我们分手一年多,这是我第一次见他。他穿白色的休闲衬衫,打一把蓝色的伞,出现在我家门前。
  我请他进来,他低头换了鞋,轻轻地把伞放在门边。
  时光攸忽回到我的十五岁,他也是这样弯腰进来,用好听的声音礼貌地问:“是夏老师的家吗,我从北京来,有过电话预约。”
  ……
  我怔忡在那里几秒钟,然后我转身进了厨房,给他泡了茶。
  “对不起。”我说,“家里没咖啡。”
  “吉吉,”他接过,问,“你还好吗?”
  “还好。”我说,“晚上留下吃饭吧,我去买点菜。”
  “不了。”他摇头,“我只是路过,顺便来看看你。对了,我看到你得奖的消息了,夏老师要是泉下有知,应该很骄傲才对。”
  他说完,目光转到墙上,看到我墙上挂的两幅画,一幅是我离开时从他家里拿走的,我父亲画的《丫头》,另一幅是我这次得奖的作品《一只不会飞的鸟》。
  “米米的案子,听律师说你放弃了?”海生说。
  “是的,始终证据不足。”我说,“最重要的是,当事人都不在了,再纠缠下去,痛苦是无谓的。”
  “他恢复得还好吗?”
  “谢谢,还不错。”
  “我打算九月再去澳州。”赵海生说。
  “故地重游?”
  “定居。”他开门见山地说,“吉吉,我希望你跟我一块去。”
  我转过头看窗外。
  “他并不适合你。”赵海生说,“爱情是一辈子的事。”
  “也许吧。”我说,“好在他这一辈子可算刚刚开始。”
  “你有没有想过,难免有天他会想起来?”
  我脸色微变,却强撑着说:“没什么,也许那天他已经爱上我,离不开我。”
  “祝你好运。”赵海生把咖啡一口喝完,站起身来,微笑着对我说:“吉吉,你的茶和你煮的咖啡一样好喝。我走了,你考虑我的建议,还有些时日,你不必太急。”
  他出了门,门很矮,他略弯了一下腰,撑开伞,走了。
  我在房间里坐了很久。这个季节,窗外可以看到成群的鸟飞过。我总喜欢在它们翅膀一张一合的时候猜测它们的来去,它们到底要飞向何方,哪里会是它们的归宿。成群结队,是否也因为它们害怕孤单?
  门被人推开,是漾,他穿了明黄色的球衣,抱着个蓝球,一身的汗,大声对我说:“吉吉,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说完,他伸出后面的一只手,手里拎着的是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
  “哈哈。”他笑,“瞧,我会钓鱼了,今晚咱们有好吃的了。”
  “对不起。”我赶紧站起来,“我忘了做饭了。”
  “我来做吧。”漾把鱼放进厨房,转身对我说,“吉吉,那个人是谁?”
  “谁?”
  “来找你那个?”
  “你都看见了?”
  “呵呵。”漾说,“你该留他吃晚饭。”
  那天的晚饭,是漾做的,他坚持不让我插手。记得漾刚会做饭的时候,笨手笨脚,我家的碗差不多每天都遭殃,但现在,他已经把这一切做得可圈可点,手艺差不多要超过我了。我闻到红烧鱼的香味,胃口大开。
  “你要多吃一点。”漾给我盛好饭,“你太瘦了,要不明天起,我带你打球去吧,我们学校的篮球队我已经组建起来了,你可以去当替补队员。”
  “怎么你们的篮球队不分性别的吗?”
  “你例外。”他说。
  他笑起来的样子,真是好看。
  “你看着我干什么?”他问。
  “好看,才看着你。”
  “呵呵。”他说,“被艺术家吹捧,真来劲!”
  我伸出手里的筷子,轻轻敲他的头。他看着我说:“吉吉,我在哪里见过你。”
  我埋头吃鱼,鱼眼睛安安静静地看着我。他把一大块鱼籽夹给我:“我爸爸说,鱼籽吃多了会聪明。”
  我抬眼惊讶地看他:“你想起来了?”
  他耸耸肩:“就这么一点儿,脱口而出了。”
  “你爸爸一定挺好,也挺帅。”
  “那是当然。”他毫不谦虚。
  晚上的时候,雨终于停了,我们坐在门外的台阶上看星星。漾忽然对我说:“过两天,我把这个小屋整修一下,我都在这里白住快一年了,还没交过房租呢。”
  “漾。”我说,“你喜欢这里吗?”
  他叹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能这样已经很幸福了。”
  “对了,你去医院复查,医生怎么说?”
  “左耳的听力是没办法恢复了,至于记忆,医生说,我要是回到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身边,应该还有希望。”
  我坐得靠他近一些。他伸长手臂搂住我:“不过吉吉,你还是让我觉得亲切,我好像真的曾经在哪里见过你。”
  “嗯。”我说。
  “其实你不用考虑我。”漾说,“你看,我现在恢复得很好,你要是有自己的事情,尽可以去做。”
  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我抬起脸问他:“我们这样过一辈子,难道不会好?”
  黑暗中,他的眸子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我闭上眼睛,他的吻落到我的唇边,呢喃地说:“吉吉,你知道我担心什么。”
  “什么?”
  “我担心我不是你最爱的那个。”
  这句话击中我的心脏,我猝不及防地推开他。
  “怎么了?”他试图揽回我。
  “早点睡吧,”我说,“明天我还要到市里去出差。”
  “是去送画吗?”他说,“我明天没课,替你当劳工吧。”
  “不是。”我说,“是去见个朋友。需要两三天。”
  “好!”他站起身,伸个大大的懒腰,“休息!”
  我们回到各自的房间。小屋不是很隔音,我甚至能听到他在那边换衣服,脱鞋,上床拉被子的声音。我打开我床头柜的抽屉,那里面有个手机。我还记得那天,许弋给我打了最后一个电话,告诉我他将用自己的方式来替米米复仇。我没来得及劝阻他,当我和赵海生赶到酒吧的时候,爆炸已经发生了,到处都是人,我们的车没法停,只好绕到酒吧的后面,正好看到他从酒吧的楼上跳下来,满脸都是血。我一眼就认出了他。我把他拖上车,他的头部受了重伤,看上去奄奄一息,我们把他送进了医院,他身上并没有别的东西,除了这部手机。
  他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才醒过来,因头部被燃烧的房梁击中,左耳听力失聪,不再记得过去。我看到媒体上的报道,他在那天的火灾中一共救了十三个人,在最后的爆炸中“失踪”。关于他的报道是双面的,有人称他英雄,也有人说他是元凶。他并没有亲人,只有一个养父,连DNA测试都困难重重。
  那一刻我下定决心把他留在我身边。就让他失踪吧,让所有的猜测都随风去吧,我愿意相信这是上天的安排。他是一个灾难的礼物,从“一块钱”开始,慢慢游进我的生命。既然他的过去被擦得干干净净,照顾好他的明天是我的责任。
  我在他出院的前一天跟赵海生提出分手,然后,我带着他回到了这个海边的小城。
  赵海生没有纠缠,或许他爱的一直就是我母亲,我对他而言,只是一个暂时的填空,内心永远也得不到圆满,放手是最好的选择。
  可我自己呢?
  我拿起手机,走到外面,下过雨的海滩潮湿冰凉。我赤足走在上面,打开他的手机,里面只有一点点的余电,因为手机长时间不用,已经停机,我翻看上面的通讯录,翻到“小耳朵”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停了下了。
  小耳朵。
  在医院里,我曾经反复听他喊过这个名字。
  我相信,这一定是他深爱的女孩。
  当他站在客厅里长时间看那只“不会飞的鸟”的时候,我更清楚,在画的后面,藏着一个她一直深爱的女孩子。
  是时候,把他还给她了。
  我拿出自己的手机,用颤抖的手,拨通了那个电话。电话通了,我听到一个清脆而甜美的声音:“喂,请问找谁?”那一刻我仿佛看到米米,米米站在海水中央,竖起大姆指,调皮地对我微笑。
  我镇定自己,轻声说:“噢,我找小耳朵。”
  (全文完)          
大家还在看:三寸人间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全职高手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