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新恋爱时代 -> 新恋爱时代最新章节 -> 第九章

第九章

作者:王海鸰 |返回:新恋爱时代TXT下载,新恋爱时代epub下载

    晚上,海潮带小可去了小巷里的一间咖啡屋。屋里墙上挂着牦牛头骨,洗手盆的前身是喂牲口的食槽,窗玻璃涂满油彩图案,两个吉他歌手毫无悬念穿得破衣罗梭……十足的文艺、小资。
    活动结束刚出门,小可迫不及待地问:“你在哪儿知道这里的?”
    海潮说:“豆瓣。”
    小可惊讶至极:“你上豆瓣?!”
    爱上豆瓣网的很大一部分是学生,时间充裕,因为时间充裕或说闲得无聊,上豆瓣网寻求些文化和精神、音乐电影图书什么的,时不时,搞一些今天这类小清新的“线下会”。海潮这种人,忙起来时脚打后脑勺,怎么会有时间有兴趣上豆瓣?
    海潮的回答是:“你上豆瓣!”重音落在“你”上。
    小可说:“我上是正常的——”
    海潮道:“我知道你上是必须的!”小可不说话了。海潮说:“小可,一直想约你好好聊聊,这些天比较忙……你怎么样?”
    小可眼圈红了,镇定一下,说了公司里陈佳的事。海潮听完好一会儿没吭气,然后说:“小可,还记得刚认识时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小可说:“什么话?”
    海潮看着她的脸色,小心地道:“——你不适合职场。”这一次小可没反驳,她其实早意识到海潮的话是对的了,作为职场中的成功人士,他确实比她有经验得多。海潮看她一眼,说:“考没考虑过考研呢?”
    小可长叹:“考虑过。但想,遇到困难就退、就躲,将来会不会一事无成?”
    海潮笑起来:“这不叫退、躲,叫适时调整!能不能成功的第一要素是,你的选择适不适合你。发现不适合,越早放弃越主动……不抛弃不放弃作为口号说说可以,现实中,死抱着完全不适合自己的目标不抛弃不放弃,那不叫执着,叫一根筋!”
    小可默默听,一直点着头,而后说:“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我发现我的长处是善于学习……”
    海潮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他一再跟她说她不适合职场,她一再坚持。她这种无谓、不科学、不自量力的坚持牵扯了他很多精力,精神上、心情上、时间上。就算她适合职场,都在投行工作,不是你加班就是我加班,哪里还有两个人的时间!她要是肯读研,就太好了。心里一轻松就想跟她开玩笑,笑着,他纠正她:“你不是善于学习——是善于上学!”
    小可却不笑,若有所思地沉吟一会儿,点点头道:“可能……一想到毕业离开学校心里就空落落的,还以为大家都是,根本不是。好多人不喜欢上学,沈画就不喜欢,我真心喜欢。学校多好啊,不用看谁的脸色,没那么多勾心斗角的事,文化氛围浓……”
    海潮总结:“比起来学校还是单纯,适合你这种人。喜欢就上,读完了研还想读,读博;再想读,博士后!”
    小可道:“第一步,得抓紧时间确定考哪里的研。”
    海潮说:“你们学校的金融系就很不错!”
    小可点头:“嗯,将来争取留学校里当老师。每天看看书、上上课、写写文章、做做学问……”
    海潮笑着接:“——拿拿工资、放放寒暑假!”
    小可被逗得大笑,笑声风铃似的,海潮含笑看着她笑,好久没听她这样笑了。
    这天,小可到学校向老师咨询考研的事。老师姓欧阳,四十岁的正教授,就学术职位来说,相当年轻。学问好,讲课极富感染力,才情激情四射,学生时代就被人冠以才女之名。
    欧阳老师却建议她考日本的东京大学,出于两方面考虑:一、东京大学金融专业国际一流,小可学经济、日语好,综合评估,东大是最好选择。二、现在才准备考研,意味着比同届同学晚了一年大了一岁,那么,将来的从业竞争力会受影响,如果从东大这样的名校毕业,这一两岁的年龄差距就不是问题。
    小可首先想到了海潮,去东京大学读书意味着得出国两年。她说:“东大可不是随便什么人想考就考得上的……”心里想让老师给她找一个不必非去东大的理由。
    老师却接着她话斩截道:“现在是个机会!地震把日本的留学生政策给震松了,相比往年同期,咨询留学日本的学生少了很多,但学校的教学质量和学校品牌并没因为地震受到影响。你日语好,专业对口,有实习经历,现在开始抓抓紧努努力,很有可能捡个大便宜!”说完又道:“其实,就算没这个地震,你也没问题,你天生是块学习的好材料。唉,小可,你要是个男生,前程不可估量……”
    这话——女生不如男生——小可无数次地听人说过,不管在学校里还是在社会上,听得她很烦,忍不住道:“我觉得只要自己努力,男女是一样的,您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欧阳老师闻此发出短促的一笑:“哈!”过一会儿,慢慢道:“也许我不该这么说,但是我真心认为,对女生来说比较靠谱的做法是,找个好男人嫁了。”
    小可再也不说什么。欧阳老师三十八岁结婚,四十岁离异,一个人带着个才一岁的孩子,生活得颇为狼狈;“狼狈”是旁观者的局外看法,个中有多少具体痛苦外人很难体会。小可想,她的结论来自她个体的生活经验,可参考不必照搬,可忽略不必反驳。总之,不管谁说什么怎么说,她对自己的人生定位不会动摇:她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她不想依附于任何人。
    回到家,沈画在屋里收拾东西,她准备离开北京回家。小可帮她收拾,跟她说了说欧阳老师关于考研的建议。沈画听罢淡淡一笑:“瞧,咱俩都面临着何去何从,你的多么豪华!”
    小可喃喃:“对不起。”
    沈画摇头一笑,二人继续干活儿,沈画说:“你这事——去日本读研——郑海潮什么态度?”
    小可道:“还没跟他说。”
    沈画道:“他不会同意。”
    小可道:“如果他真的爱我——”
    沈画觉得她简直可笑:“哈!——如果他真的爱你,也需要朝朝暮暮!”
    东西彻底收拾好了,已收拾几天了。来时一只箱子,走时两只,外加三只需要托运的纸箱。遍布四处的零碎杂物透着凄凉,小可动手清扫,沈画坐椅子上歇息,眼睛失神地看着某处,不动,无语。望着她小可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一点身在福中不知福?
    沈画预备走的头天下午,意外接到光瑞药业人力资源部的电话,请她择日去公司面试。挂掉电话她沉思许久,手机短信提示——向飞的短信!短信说:我已经换了司机。看完短信沈画决定,去!当下动手开箱子向外拿东西。她当然知道向飞要她因为什么,她不在乎。哪个单位发展都需要人才,只要她好好工作用能力证明自己,他会接纳她。眼下她面临的问题只是,说服邓家同意。
    邓文宣对光瑞药业无孔不入见缝就钻的做法极为反感。现行医疗体制下医院经费普遍不足于是“以药养医”,决定了药业公司将医院、医生当作药物销售的主攻目标,为此他们专门设立了“医药代表”的职位。医药代表工作的时间、精力百分之九十花在医生身上,送钱送物是基本的,为联络感情,有的医药代表甚至能做到去幼儿园帮医生接孩子,去医生家打扫卫生洗衣服……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接受了人家好处就得替人办事——如果能够选择,邓文宣反对沈画去。但这次他没的选,他必须同意。
    在沈画去光瑞的头天晚上,邓文宣抽时间跟她进行了一次长谈,通过她告诉光瑞,别打他的主意。先简单跟沈画讲了医院和药业公司的关系,他道:“我用药的原则是,该用的药,用;不该用的药,绝不用,给钱、给什么都不用!你明白了吗?”沈画点头,邓文宣进一步明说:“总之,这次去光瑞药业,不管他们因为什么要你,最终路能不能走好、走下去,靠你自己!”潜台词明确:别想靠我。
    沈画郑重点头承诺。
    向飞安排沈画做他助理。现任助理怀孕了,还有一个月生,正好可利用这段时间带一带沈画。
    这天,沈画捧着前任助理指定的药学杂志学习,电话通知她去向总办公室开会。她到时,向总办公室沙发上已坐好一圈人,向总在他阔大的办公桌后,与沙发有着三米左右距离。
    沈画迈小碎步到沙发跟前坐下,坐下后打开本子,拿出笔,眼看向总面带微笑,微笑里不自觉掺入了一点人们面对权势时的谄媚。
    曾经,仗着自己是邓文宣亲戚,仗着是他请她来的,沈画对面前的这位老总多少有一点小觑,心里头觉得二人满可以平起平坐一下。但到公司后第一次见,她纠正了这错觉。
    那天,前任助理带她去他办公室领受任务,他坐办公桌后遥遥望她一眼,就再没看她,只对前任说话。并非冷淡,冷淡倒刻意了,是典型的公事公办。他是老板,她是新来的员工,仅此而已。沈画一下子就感受到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懂得了下与上的不可僭越。
    这次仍是这样,她进来后他只看她一眼,马上对沙发边上的一人点头示意:“你接着说。”
    那人说:“邓文宣主任上周四出专家门诊,我们的人去挂了他的号——”
    沈画全身一个激灵,抬头看向飞;向飞眼睛里根本没她,只看说话的那人,指示:“——不讲过程,说印象!”
    那人字斟句酌:“一个典型的、学者型的、专家。”
    沈画低下头去记录,向飞声音回响:
    “跟这种学者型的专家打交道,一个原则——不谈钱,跟他们谈钱徒然使他们戒备使他们反感,进而,殃及我们的产品。对不同的人要用不同对策,钱不是万能的。我们知道‘脑神宁’是脑神经外科的好药,但是同类的好药不止我们一家有,还是那句话,这种时候,谁能够先让用户了解你谁先占领了市场,谁就是赢家。邓文宣是脑神经外科的著名专家又以正派为业内人士称道,这种人的影响力号召力,怎么估量都不过分……”
    沈画以拼命记录来掩饰内心的不安。当初邓文宣找她谈话时,她有点不以为然。按她想法,就算向飞真想通过她利用邓文宣,也得过段时间,先作些铺垫含蓄一点,不可能赤裸裸上来就来。而她呢,则可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工作展现自己的能力。没成想向飞却就是赤裸裸上来就来,须知,她上班一个月时间都还不到!
    向飞是急,这不是他素来的风格,他深知,感情投资急不得。当年袁世凯为搞掉政敌给太监李莲英送礼一送若干年,待时机成熟方让李在慈禧面前给自己政敌造了些谣,一举将政敌扳倒——此为历史上作长期感情投资的成功案例,向飞熟读史书传记焉能不知。但是,他没时间了。公司现状一如中威投资总监郑海潮所言,就算能熬过今年,明年一定熬不过去。如果“脑神宁”不能尽快占领市场,谁也无力回天!
    沈画作记录,走笔如飞,笔下写的什么全不知道,脑子里一直在紧张思索:如果接下来向飞真要提出让她去做点什么,她该怎么说?
    向飞什么都没对她提。再急,他不乱来。他叫她来只让她听,让她脑子里时刻绷紧这根弦。他对那人说:“你再去找邓文宣!记住原则:不谈钱,或者说,事先不谈。想让这种人在众多同类产品中选择我们,不要企图收买,只能感动。换句话说,感情投资。”说完,换了下一个话题,邓文宣之事到此打住。
    沈画无端觉得,向飞在说“感情投资”时,朝她身上瞥了一眼。
    这天沈画上班,要求九点到,她照例八点多就来,带着职场新人特有的热情、谨慎和急于表现的殷切,前任助理回家待产,她现在独挑大梁。路过偌大工作平台,只有保洁阿姨的身影。踏着轻快的步子到办公室,掏钥匙开门,门自开,推门进,赫然见向飞端坐办公桌后。总裁和助理共用一个套间,总裁在里,助理在外。向飞眼睛盯着置放桌子右侧的那台21.5英寸液晶显示屏,右手食指滑动鼠标,看得全神贯注,直到沈画轻唤“向总”,方如梦初醒般抬头,招呼声:“来了?”看一下腕上的表,“这么早!”
    沈画脱口而出:“您更早!”
    他笑了:“我压根没走。”说着身体带着转椅向后一撤,立起,两臂向上、向后使劲抻着,道:“昨天下班后开了个会,会结束时两点多了,干脆在这儿眯了会儿。”示意一下那组沙发。
    沈画轻声惊叫:“那您才睡了——”
    没等她算出时间,向飞说:“七点醒的,想看一看‘脑神宁’的销售情况。”沈画没敢接这茬儿,这是个危险话题。好在向飞马上又道:“你来得正好,给我去买早点,十点我得到中威!”
    沈画再次惊叫:“能行吗?”
    向飞笑笑:“这算什么!需要的时候,我能几天不睡;完事之后,能一睡几天。天大的事情,只要想睡,上床就着。这里面——”他指指脑袋,“像安了个开关,一按开,立刻就醒;一按关,马上就着。”又一笑,“——也是天赋。”
    ——还是精神。沈画默默想,是成功人士特有,必须有的坚韧!
    公司楼下附近有不少早餐店,沈画绕远去了麦当劳。央视3·15晚会曝光麦当劳有出售过期食品现象等于为它做了最好广告,逻辑是这样的:曝光的必是企业存在的最严重问题,那么,比起地沟油、有害添加剂、人造肉之类,麦当劳等于没有问题,属放心安全食品!——沈画当然要让向总吃安全食品!通过一个多月的接触,不知不觉间,她对向飞已有了发自内心的忠诚。
    向飞去中威前,交给沈画一份信息部写的关于“脑神宁”的论文,他还没来得及看。让沈画看并不指望她能提出什么,只为让她尽快熟悉业务。
    下午向飞从中威回来,让沈画谈谈对论文的看法。沈画是有看法的,只拿不准该不该说。曾从小可那里听说了个词儿叫“公司伦理”,这词儿包含的意思里有一个似乎是说,公司内部的人应该互相补台而不是拆台。论文她认真看过三遍,印象糟糕,不像论文像广告。比如里头竟会用出这样的句子:“脑神宁”的出现,是填补脑神经外科用药重大空白的惊艳一枪!沈画的顾虑是,实话实说算不算违反了公司伦理,拆信息部的台?她迟迟疑疑地道:“药我外行……”
    向飞从她的迟疑中看出了问题,鼓励道:“就说你外行的看法!”
    沈画说:“我觉得,这篇文章不像论文,自夸的痕迹太重,客观的论据太少。”向飞意外地看她一眼,马上拿起论文看,没看几行眉头皱了起来,把论文一掷,拨了个内部号码:“过来一下!”既不作自我介绍也不问对方是谁,可见他之愤怒。
    沈画坐桌前整理前任交下来的资料,总裁办公室门关着,向飞的声音穿透门扇传出:“你们觉得你们这篇论文行吗?”没听到回答,向飞声音再响:“临床对象年龄——没有!男女比例——没有!禁忌人群——没有!过敏反应——也没有!有的只是,老王卖瓜!这不叫论文叫广告,广告还是,九流的!就这文章你们想发医药杂志?做梦!花了钱也只能发报纸中缝!”
    沈画桌上的座机响起,销售部的电话。
    公司请了一部分医院的科主任去坝上玩,回来时车抛锚了。医院科主任是公司供药的主攻对象,是“县官不如现管”里的那些个“现管”,组织他们旅游是公司重要攻关手段——如今送吃喝没人稀罕,送东西很难送上心坎,直接送钱财务不好通过,送旅游便成为了上乘选择。来回路费吃住全包;考虑到科主任工作忙有可能出不来,老婆孩子可代为前往。同时还有进一步打算:公司上市后,资金再雄厚些后,送国外旅游。向飞对此相当重视,每一次的旅游安排都要拿给他过目。所以当旅游出现问题时,尽管已采取了补救措施——从旅行社另要车去接了——及时汇报请示仍是最聪明做法。打电话的人说完情况,希望沈画马上向向总汇报,看向总有无指示。
    沈画让对方“稍等”,放下电话去向飞办公室,预备敲门时,向飞声音再次訇然传出:“——我不关心花多少钱,我关心钱花在了哪儿!一个烂编辑,你们给他钱干吗?”信息部的人似乎在说“不给钱不给登”之类,向飞吼:“就你们这种文章,给了钱他也不敢登!给钱就登他那个杂志明天就得垮!……”
    沈画没敢敲门,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向总正开会,稍后我向他汇报。我个人补充点建议,是不是马上通知酒店,晚上多准备几个菜?算是给客人压压惊。”对方连声称“好”,挂了电话。
    信息部人走后,沈画对向飞汇报了车抛锚一事及处理方法,同时说了自己的建议。没表功的意思,只是出于新人的小心谨慎,力求情况准确无误。向飞对她一个新手居然能提出如此到位的建议大为赞叹,加上论文一事,从心里对她另眼相看。
    本来,他让她做他助理,除想近距离接触以了解邓文宣动向,看有无可乘之机外,还觉她形象好,不管搁屋里还是带出去,养眼,作用相当于人们说的“花瓶”。“花瓶”在向飞那儿并无贬义——随影视娱乐时尚界迅猛发展,美色已成稀缺资源——只是说,他对她其他方面能力没敢期待,你不能期待女孩儿才貌双全。
    向飞当即、由衷、重重表扬了沈画。
    晚上回到家,沈画抑制不住满心的喜悦得意,对小可道:“你总说职场这不好那不好,我怎么没这感觉?从前没入职场我没发言权,现在我要说,上班的感觉好极了!每做完一件事,得到领导的认可、表扬,感觉好极了!”
    小可很不高兴,不想太伤人,含蓄回击:“职场和职场能一样吗?”
    沈画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你是说,我能有今天的一切,是因为向飞有求于你爸,是吧?”不待小可说是不是,正色道:“这么跟你说吧小可,目前你爸的存在对我不仅没有帮助反而是负担,需要我额外分出精力来应付!”
    小可非常非常生气:“你这是——过河拆桥!”
    沈画说:“我不想过河拆桥,但我讨厌别人否定我的存在我的价值!”她手机响,她看一眼,脸上冰一样的冷硬瞬时化成水样的柔软,接电话时的声音也是:“向总。”眼含笑意,笑意发自心里。
    向飞要出差南京,让沈画同去。沈画从小可桌上拖过纸笔,飞快记下电话那头向飞要她做的种种出差事宜:订机票、订酒店、通知光瑞南京分公司接机、带所需资料、记向飞身份证号码……收起电话欲离开小可房间,去自己屋上网查航班时,被小可拉住。
    “向飞让你和他去南京?”小可问,沈画点头,小可进一步问:“单独去?”沈画眉毛一扬,下颌一抬:“没错!”
    小可急道:“画姐,你不能单独跟他去!”
    沈画都有点讨厌她了:“别把人想得那么阴暗!”
    小可道:“他肯定别有用心!”
    沈画干脆道:“那你说怎么办?”小可说不出。沈画说:“我认为他不是那种人。我是说,不是那种直奔主题的粗人。如果他真有你说的那个用心,肯定也得先玩玩优雅玩玩暧昧。玩这些是我的强项,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所有的弦外之音,所有的暗示,听不懂!”
    小可说:“人家要是明着示呢?”
    沈画扔下一句:“再说。”匆匆离去。                    
大家还在看:天域苍穹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灵域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