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大长今 -> 大长今最新章节 -> 第二十一章 大长今

第二十一章 大长今

作者:柳敏珠 |返回:大长今TXT下载,大长今epub下载

  “朴氏明伊,含冤受屈,被逐出宫,念其忠心,今追授为正五品尚宫;尚宫韩白荣,向者被诬以谋逆之罪,实属清白,今特加恩,追谥正四品……”
  长今朗读着大王的追赠教旨,声音颤抖。大王为死者提高官爵的教旨称为追赠教旨。正四品是尚宫中的最高品级。
  狂风起处,坟头上的灰尘胡乱飞舞。不久就有草籽飞来在此扎根,形成一个翠绿色的新冢,就连暴风雨也吹不倒。没有人拔草,茁壮的杂草丛中连个落脚之处都没有,绿得耀眼。
  政浩挪开堆积的石头,挖出尸骨搬到向阳的地方。树林就在他们初次见面的松坡码头附近,距离长今当年找到地榆的向阳的岩石不远。政浩在树林里找了大半天,总算折了一枝过了季却仍然活着的山草莓,插在坟头。
  他们乘船回来。从松坡码头到麻浦码头,坐在船边的长今心想,现在就算被水冲走,永无止境地漂流也无所谓了。母亲和韩尚宫的冤屈得以昭雪,虽然自己没有成为御膳房最高尚宫,然而做为一名内医女,已经得到大王和太后的高度信任,何况现在还有政浩。如果她还有什么奢望,好象会因为野心勃勃罪而遭到天谴。政浩的想法和长今不同。
  “没想到你会因为这种事被带到义禁府。虽然同在王宫,我却全然不知道,直到你被释放出来。简直太狼狈了。”
  “殿下不是很快就下旨了吗?我不是也安然无恙地被释放出来了?”
  “仅是这样还不能让我安心!王宫的确是是非莫测之地,对吗?”
  政浩认为,长今动不动就遭到诬告而被带走,也许是身份卑微的缘故。政浩一直以为区别身份没有任何意义,而且非常愚蠢。从出生到现在,身为两班贵族的他第一次认识到贵族之外的人们要在世俗风波中忍受如此的折磨和煎熬。如果不是长今,他一辈子都不会明白这个道理。
  即便她是贵族,未必就能避开所有的风波,但至少要比现在安全得多。如果有可能,他真想动用一切可能的手段,为长今包上一层保护膜,使世界上任何人都不敢触摸她。但他想不出这样的办法,贵族与贱民之间是不能通婚的。不,就算成了婚,他也不能赋予长今贵族的身份和地位。即使那样做了,也是非法的行为。
  他一直都为这样的想法而困扰,当他接到大殿急召御医的通知时,他感觉时机已经到来。当时,御医和值班医官正好在敬嫔朴氏的住处,不在内医院。
  政浩先把自己的意见禀告大王,然后等待大王的指示。
  “那孩子的医术我也了解。不过,这件事要是传扬出去,内医院岂不是要乱套吗?”
  “如果说先王创造了医女制度的骨架,那么殿下则赋予医女制度以血肉。如果医女仍像从前那样经常出入宴会,那她们分明就是卖笑的妓女,哪里还是行医的医女呢。如果殿下再犹豫不决,那医女制度究竟何时才能成型,并为国家的医学发展做出贡献呢?”
  “你说得有道理,但在我们国家,有两样东西不可能朝夕而改之。即身份高低有别,男女内外有别。”
  “可现在御医和值班医官都不在位。”
  “是吗?如果副提调坚持这样,那就让内医女给寡人医治吧。”
  之所以这么容易应承,也是大王太过痛苦的缘故。大王的老毛病褥疮又犯了,既不能躺,也不能靠,只能坐着,难受得要命。只要能减轻痛苦,就算是鬼他也情愿托付。
  看见长今进入大殿,政浩静静地离开了。为了让长今集中精力给大王看病,他觉得自己还是回避得好。尚酝内侍也在大殿,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他会采取措施的。
  政浩一走,长今感觉自己就像被丢弃在公共墓地里一样。室内光线暗淡,大王的表情比光线更加晦涩,静得令人窒息。脱去龙袍和翼善冠的大王松弛下来了,与其说是大王,倒不如说这是个男人。
  除了政浩,长今从来没有给其他男人看过病,何况现在面对的是大王的龙体。长今突然被一种奇怪而愚蠢的想法所困扰,男人的构造好象都跟女人完全相反。
  “过来。”
  大王的声音比想象中要柔和许多,这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了长今的恐惧。她犹豫良久,向前迈出一步,步子比平时要小得多。
  “再往前走走!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吧?”
  “是的……”
  “在太后殿之前,我们最初相见是在射箭场上吧?置医官们的反对于不顾,以青苔治疗蜂毒的情景给寡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大王还记得当时的事情,但他绝对不会记得初次见面时的情景。
  “对不起,奴婢初次见到大王并非在射箭场上。”
  “哦,是吗?之前你就见过寡人?”
  “是。往近处说,丁尚宫嬷嬷提议举行最高尚宫比赛时,我曾经给殿下做过御膳。放了柿子醋的凉拌海鲜,大王您还记得吗?”
  “凉拌海鲜……是不是那个用藏了数十年的柿子醋调味的凉拌海鲜?”
  “是的。”
  大王竟然还记得。那是母亲和韩尚宫共同调制而成,积二十年大地元气发酵的柿子醋。
  “那往远了说呢,我们什么时候还见过面吗?”
  “反正举事前一天,朴元宗大监给大君大人送酒。”
  “不错!”
  “每个酒瓶都带着颜色不同的标签,标签上写着酒名。”
  “哦,这么说来,你就是那个……”
  “天天酒、既当酒、死为酒、今显酒……”
  “是的,你说得对!那些酒对我来说终生难忘,怎么直到现在你还记得那些酒的名字呢?”
  “那天夜里的事情,对我来说也是终生难忘的经历。”
  “哎呀!那个纠缠致密尚宫要做宫女的聪明伶俐的孩子,没想到竟然变成了为太后和寡人治病的内医女。难得的奇缘啊!”
  大王好象也为今天的邂逅而高兴,他竟然忘记了疼痛。长今这才想起自己的本分,想起自己到大王寝殿来的目的。
  “大王,现在可以治疗了吗?”
  长今的话唤起了大王已经遗忘的疼痛,他呻吟了一声。
  大王的褥疮是多年的老毛病了。患处血液循环不畅,逐渐泛起红色,并伴有压迫感,严重时会起水疱,如果继续恶化,就会有散发着恶臭的分泌物从黑色的溃疡中流出。
  褥疮多半发生在长期卧床的患者身上,长时间坐在椅子上的人,或者没有必要活动身体的贵族,也可能出现这种病症。患有脊髓障碍或消渴症的人发病系数也比较高。人的皮肤只要连续一个时辰承受同样的压力,血液就会不畅通,从而导致褥疮。消渴症患者血液流通不畅,皮肤组织柔弱,因此需要格外留心。在同一位置站立的时间过长,脚部的皮肤组织就将开始死亡。
  皮肤忍受不了外部压力,开始腐烂,这种痛苦严重得无法用语言形容,严重的时候就像以刀刮骨般疼痛。大王虽然没有达到这种程度,但是也很严重。
  让长今惊慌的不仅是褥疮。大王突然因寒冷而颤抖,看起来像是高烧。他还说头疼、关节疼,脉搏越来越微弱,呼吸也急促起来。
  可能是褥疮引起了并发症,长今甚至怀疑大王患上了败血症。有时化脓菌会通过患部进入血液,并在血液中繁殖,这时会生成毒素,一旦中毒就会感染全身,严重的会出现意识模糊。大王已经有了这些迹象,长今十分担心。
  大王的心脏搏动也不稳定。如果再磨蹭下去,难保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首先应该对患处进行彻底的消毒,但是长今想不出办法来挤脓血。化脓菌就已经侵入血液,为了不让毒气扩散到全身,当然不能用手挤。且不说在济州时曾经用过的鲍鱼贝了,现在就连蚂蝗都找不到。
  长今不再迟疑,把嘴唇贴到患处。医女治病的工具没必要只限于两只手。
  “你要干什么?”
  坐立不安地从旁观望的尚酝内侍感觉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便出面制止长今。
  “大王已经有了败血症的迹象,除此以外再没有别的办法了。”
  长今匆忙做了个解释,便用嘴吸起了脓血。
  长今吐出来的脓血足有一碗,然后是三种不同类型的针扎到十二个穴位上,又拔了五次火罐,治疗就结束了。
  长今筋疲力尽,后面的事情交给尚酝内侍,自己回了住处。她几乎虚脱了,就连自己到底做了什么都不知道。她甚至怀疑,那人真的是大王吗?没穿昆仑袍的大王是陌生的,他的身体因褥疮而腐烂,根本不像平时那位威风凛凛的君王。
  也许是鬼迷心窍,也许是做梦,就这样想着想着,长今进入了梦乡。
  卑贱的医女竟然触摸至尊的患处,甚至用嘴吸出了脓血,消息传开后,朝廷陷入了混乱。长今给大王针灸之后,大王的状况有了起色,御医胁迫尚酝内侍透露了事情的经过。
  只要有两个以上的人聚集在一起,自然就会谈到赶走副提调闵政浩和内医女长今的话题,宫里混乱不堪。自从大王登基以来,大小官员对同样的事情持一致意见,这还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有关副提调弹劾问题的争论日趋激烈。大王还没从病床上站起来。大臣和官员们动员各种方法和手段,想赶在大王康复之前把政浩从副提调的位置上拉下来。
  长今决定主动离开。她不希望看到政浩、甚至太后和大王为这件事愁眉不展。现在她已经别无所求,她最讨厌被这些烦人的问题所连累。
  长今希望过上平静的生活,就像在白丁村度过的童年时光那样。通过花朵、树木、风、阳光和星星倾听大自然的故事,随心所欲地过生活,困倦的时候睡觉,饥饿的时候吃饭,不被任何人、任何事所追逐,想活动的时候就活动。她觉得自己现在可以拥有这样的生活了。
  长今决心已定,当她收拾行李的时候,听到了大王醒来的消息。大王不仅拒绝了大臣们关于弹劾副提调的请求,反而下旨把内医女长今提拔为主治医。朝野内外再次震惊。
  连日上书不断,朝廷事务几乎陷入瘫痪状态。此时,大王不得不后退一步,收回了任命长今为主治医的教旨,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然而火种尚未泯灭,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熊熊燃烧。
  从此以后,大王不再叫御医了,只叫长今一人,身体的病痛和心灵的病痛都讲给她听。对大王来说,长今已经不仅是一名主治医了,更近乎可以敞开心扉诉说心里话的朋友。
  此时此刻,感到不安的就不仅是大大小小的官员了。政浩为长今得到大王的宠爱而欣喜的同时,内心深处的痛苦也如肿瘤般越来越大。是那种既不消失,也难以治愈的恶性肿瘤。
  也就是从这时开始,政浩失去了笑容,因为他遇上了一个无法与之较量,更不能从他手中抢夺心爱女人的情敌。在这个世界上,恐怕再没有比大王更有力更强大的情敌了,甚至强大到政浩都不敢用“情敌”来称呼他。豪情壮志无以表达,只能默默地退让,这是个最温柔却又最恐怖的敌人。
  政浩后悔得顿足捶胸。他了解长今的实力,相信她定能治好大王的顽疾。如果真是这样,长今说不定可以升格为贵族。尽管这样的事情不常见,但她治好了大王多年的顽疾,大王没有理由不行使他特有的权力。不料事与愿违,长今非但没被升格为贵族,反而引起了大王的兴趣。现在,就连长今本人都被夺去了。
  政浩如此不安,而大王的心情却日益平静,折磨他多年的顽疾彻底治愈了,而且还拥有了一名可以跟自己说话的漂亮主治医。
  这天,大王又把端来汤药的长今叫到身边,温和地说道。
  “只要是你做的,连汤药仿佛都是甜的。是不是因为你做过御膳房的内人呢?”
  “因为奴婢用于熬药的是特别的水。”
  “特别的水?”
  “给大王煎熬汤药的水一定要用精华水。”
  “是吗?”
  “所谓精华水,就是清晨最早挑回来的水。漂浮于水面的精致气韵可以抑制出血,使脸色红润,还能治疗酒后的腹泻,对清神静脑也有显著的效果。最重要的是,用精华水熬药,可以增进药效。”
  “这么说,你每天早晨都去挑水?”
  “是的,殿下……”
  大王欣慰地笑了,长今静静地低下头去。长今没有看出来,大王对自己的感情已经由对待主治医转换为对待女人的感情……
  大王对长今越来越亲近了,医官和大臣们不得不采取其他的方法,他们强烈主张大王把长今纳为后宫。起先大王坚决反对。有一天,大王用完御膳,酒过三巡微醉之后,把长今叫来试探她的心思。
  “你知道寡人为什么禁止医女参加宴会吗?”
  不仅说话的内容,大王的表情和语气也跟平日大不相同。
  “大王是为先王的事情难过吗?”
  “不错。我也曾在酒席上接受医女给我倒酒,让医女穿上妓女的服装,一个个表情沉痛,我真的很不喜欢。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现在终于懂了,原来是为了遇见你。”
  “之所以让医女斟酒,是因为很多人都认为医女没有贞节。百姓家的女人视贞节如生命,贱人的贞节则没有必要保护。其实,医女也有贞节。”
  “这话当然也适用于你吧?”
  “是的。”
  “你有中意的男人吗?”
  “是的。”
  长今痛快的回答让大王多少有些慌张。大王侧了侧身,换了个姿势重新坐好,一看就知道大王心里很关心这个问题。
  “哪个男人这么幸福?”
  “这个……我不能禀告。”
  “我不会追究的,你放心说吧。我认识吗?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你们牵牵线呢。”
  “他的心思我已经知道,而且他永远都在我的心里,所以不需要大王费心了。”
  这对大王来的确说是个沉重的打击。但他还是隐藏不露,目光沉稳地望着长今。
  “啊哈,我差点儿酿成大错。”
  大王不无凄凉地说道,并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大臣和官员们担心我任命医女为主治医,每天都来纠缠。他们宁愿我把女人纳为后宫,也不愿看着我把重任托付给女人。”
  “对不起,殿下……”
  “你没什么对不起的。不过,听到大臣们的建议时,我的心里也动摇了。”
  听大王这么说,长今的眼睛不由得眨了一下。他是百姓的天,因为害怕自己心目中的天伤心,她曾在大王的母亲生病时拿性命做赌注。大王因褥疮濒临绝境时,她曾经不顾一切用嘴为大王吸出脓血。对长今而言,大王就是支配她的意识的人。当他提出要求时,难道自己可以拒绝接受圣恩吗?这种事她真的想都不愿想。
  “不过,我听了你的话才清醒过来。很久以前,我曾经失去了两位正室夫人。抛弃糟糠之妻,这并非我的本意;与章敬王后死别,也不是我的本意。”
  大王又喝光了一杯酒。
  “如果我还是从前那个热血男儿,而不是现在的一国之君,我绝不允许别人把你夺走。”
  听大王说他已经清醒,长今刚刚松了口气,现在又听了这番话,她惊讶得不知所措,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才好。
  “不过,既然我是真心爱惜你,就不会把你推进充满争斗和嫉妒的世界。”
  大王又喝光一杯酒,然后冲着外面高声喊道。
  “尚酝,你听着!从今往后,我不会给医女长今提升任何官职,那些要我纳长今为后宫并授予后宫封号的谗言,也不要再向我禀告!”
  此后,长今没有任何官职,也没有后宫封号,只是大王的主治医。大臣们决定不再干扰这件事,对长今的一切都保持沉默。比他们沉默得更持久、更沉重的人自然是政浩,将近二十年的岁月,政浩就这样默默地守护着长今。
  大王固守着不给长今任何官职的承诺,但他曾经暗中赠给长今礼物,那是大王特意制做的玉笏。青色玉石上面,镌刻着“大长今”三字。
  “这三个字的意思就是大女人。你是我所见过的女人中最大的女人,所以叫你大长今。”
  长今抚摸着玉笏轻轻摇头,大王对她这样说道。
  大王做这些事仿佛是为远行做好了准备,之后大王就卧床不起了。长今精心照料,然而大王的病情依然不见好转。从领议政到内医院提调、重臣都强烈要求交给御医诊治。
  每次听见有人这么说,大王的回答都一样。
  “长今最了解我的病情,大家不用担心!”
  大王的病迟迟不见好转。如果大王驾崩,负责治疗的长今就有生命危险。尽管朝廷上下已经平静了很长时间,但如果大王离开,那就真的没有人保护长今了。
  慈顺太后离世很久了。政浩也在三个月前被降职,他连个招呼也不打就离开了。有人说他受了大王的差遣,有人说他被贬为史官,还听说是大王亲自下旨给政浩降职。长今不为所动,对传言始终是置若罔闻。
  “我有最后一个要求。”
  病榻上的大王把长今叫到跟前,递给她一封信。
  “你到宫外去吧,有个军官在那里等你。你跟他走,务必把这道密旨转交给他。”
  “不行,大王您患病在身,我不能把您丢下不管。”
  “这里还有御医和其他医官,你不用担心。”
  长今苦苦哀求,终于挨不过大王的固执。
  当时是中宗三十七年(公元1540年)年。
  当他们踏上冰封千里的鸭绿江,天空中纷纷扬扬地下起了鹅毛大雪。政浩和长今接到大王的密旨,要他们离开王宫,去寻找一个新的世界。此时此刻,他们正向中国走去。很久以前曾经手拿书信走来的女人,今天又拿着信走来了,政浩孤独的心在悲泣。
  雪越下越大,暴风雪遮住了视线,看不见对方的脸,长今一刻不停地跟在政浩身后。虽然他们要去的地方陌生而遥远,但却从来没有一刻,眼前的道路能像现在这样辽阔而清晰。不管世事纷扰,总有政浩辛勤地走在前面,为长今开辟崭新的道路。          
大家还在看:天域苍穹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灵域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