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嫡女锋芒之狂妃 -> 嫡女锋芒之狂妃最新章节 -> 第两百二十四章 毒酒

第两百二十四章 毒酒

作者:明月憔悴 |返回:嫡女锋芒之狂妃TXT下载,嫡女锋芒之狂妃epub下载


  江怡然回到了宴会场中,只是一直是心事重重的,关于长孙迟与江怡然之间的事情毕竟只是自己的猜测,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同绮雯郡主开口,何况她现在的心思在长孙迟的身上,不知道会不会将自己的话听进去。
  而且江怡然身边的那两位高手着实恐怖,有他们在对自己确实是一个不小的威胁,要像个法子将他们除去才是!
  在这种场合赵凌本来就是中心人物,而且这也是结交的好时机,赵凌自然不可能时时刻刻陪在江小鱼的身边,只是这皇宫内,到底危险难测,故而只得嘱咐江小鱼不得离开自己的视线!
  “想什么呢?”靖云公主坐在了江小鱼的身边,“这皇宫之内本来就是规矩重重的,难得有这么自由的时候,不好好的享受一下,怎么反倒是发起呆来了?”
  “没什么?”江小鱼微微笑着摇了摇头,“在想一些事情!”
  “有句话叫做今朝有酒今朝醉,这烦恼事无穷无尽的,但是欢乐却是只属于这一刻的,所以格外的珍贵!”靖云公主拿给江小鱼倒了杯酒,“不说不醉不归,总该是要尽兴的!”
  江小鱼接过酒杯,到了唇边却闻到了酒的味道有些不对,她立即说道:“不要喝!”
  “怎么了?”靖云公主疑惑的问道。
  “酒里面有毒!”江小鱼说道,“先不要吃惊!”
  江小鱼将靖云公主手上的酒杯拿了过来,闻了一下,说道:“你的酒内没有毒!”
  “什么?”靖云公主的脸色一变,“不是我,我没有!”
  “我知道!”江小鱼说道,“你方才拿过来的酒内没有毒,有毒的是我的杯子!应该是方才我不在的期间,有人在我的杯子内投毒,你过来给我酒喝,不过是一个意外!”
  下毒的人到底是谁?皇后?长公主?江怡然?亦或是太后?
  不过既然知道了她是柳如离的徒弟,为何还要用下毒这种方式?
  靖云公主很快冷静了下来:“这里面人来人往的,我倒是没有注意到有何人方才来过你这里!现在该如何处理?”
  只是这一次的宴会是齐贵妃与锦嫔负责的,自己若是发难,只怕她们也会受到连累。
  “我总不能够一再容忍下去了,只能够对不住两位娘娘了,日后再入宫向她们请罪吧!!”江小鱼说道,她冷着脸起身,冷冷的将众人看了一眼,然后将手上的毒酒一下子泼在了地上。
  这毒酒落地,一下子冒起了一串的泡沫,升起了一股黑烟。
  周围的人吓了一跳,不过倒是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毒酒,胆小的尖叫了起来,方才看到了靖云公主跟江小鱼喝酒的人,将目光投向了靖云公主,更多的则是看热闹的神情。
  这里的骚动也将赵凌跟赵炎两人惊动了,急忙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靖云公主送了耸肩,落落大方的说道“你们看着我做什么,又不是我做的!”
  这里的骚动也惊动到了太后,目光疑惑的看了过去,派了身边的嬷嬷过去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修文公主与长公主这会儿也回到了太后的身边,长公主上回子被太后警告之后,自然不会再在这种事情上面随意发声,修文公主冷笑了一声说道:“真是个跳梁小丑,这是在想方设法的吸引人注意呢!小贱种,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份与众不同了呢!”
  “闭嘴!”太后骂道,“她现在是陛下封的俪侯,是世子封未婚妻!你要是学不会说话的话,就滚回封地去!”
  “呵呵!”修文公主冷笑了一声,“你又不是没有赶我走过?”
  “修文,少说两句吧!”长公主教训道,“大过年的,非要惹母后生气么?”
  赵凌与赵炎两人回到了江小鱼的身边,看着地上的冒着烟的毒酒俱是脸色一沉。
  赵凌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江小鱼还来不及说话,赵炎就看着靖云公主寒声道:“你这是做什么?你可知道她的身份?她若是出事了,我要你陈国陪葬!”
  “跟公主无关!”江小鱼急忙说道,“有人在我的酒杯内下毒,公主不过是凑巧过来同我说话而已!”
  靖云公主在被赵炎拒绝的时候都没有这般绝望的心情,她本来信心满满的以为可以令赵炎爱上自己,这些日子两人相处的也十分的融洽,只是没有想到这到头来还是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自己从来没有如他的眼,没有入他的心。
  她那些自信被他的毫不信任,被他方才如寒冰一般的眼神完全的击碎了,她这才意识到,两人知道如同有一张看不见的透明的网子一般,能够看到彼此,却无法靠近彼此。
  她眸子泛红的倔强的望着赵炎,委屈的不肯轻易落下眼泪来。
  赵炎浑身僵硬了一下,将目光移开躲避她的疑惑而绝望的眼神,沉声道:“对不起!”
  靖云公主努力泛起一抹浅笑:“现在不是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的时候,我们的事情之后再说吧!有人想要害小鱼的性命,这才是现在最紧要的事情!”
  江小鱼心疼歉疚又感激的看了靖云公主一眼,赵凌已经蹲在地上研究了一下酒中的毒药,起身说道:“鹤顶红!”
  鹤顶红,常见却毒性十分大,但是却不是高级的毒药,如果有高手在,这种毒药是可以解的,而且这也是一种十分容易被发现的毒药。
  这就让江小鱼更加的觉得奇怪了,现在大家都知道她跟柳如离的关系,即便是要下毒也会尽量找无色无味的毒药,绝对不会下那么让人容易发现的鹤顶红的。
  除非对方的目的并不一定只是杀人,若是没有办法杀人的话,引起各种怀疑或者说引起骚乱。
  “封锁现场,在事情尚未搞清楚之前,今日这里所有的人都不能够离开这里!”赵凌冷声说道,“来人,将各个出口全部围起来,不需任何人出去!”
  周围的侍卫先是楞了一下,毕竟他们不是收到赵凌直接指挥的,只是在赵凌冷厉的目光逼迫,以及如果找不到凶手,这些侍卫自己本身也没有办法交代的情况之下,还是动了起来,将各个出口围了起来!
  赵凌如此生气也是有理由的,他父王在皇宫内才出事没有多久,今晚他未婚妻又差点出事了!
  原来那些看热闹的人也已经全部没有心情笑出来了,这世子在情绪激动之下,说不定还会做出什么事情呢!
  这皇宫内,谁也不能够预料到接下来的事情!
  曲嬷嬷已经将这里的事情搞清楚了,前去将这里的事情跟太后禀报了一声。
  “下毒?”太后眉头轻轻的蹙了起来,“让他们全部过来这里说话!”
  她轻轻的看了一眼齐贵妃与锦嫔:“这里的事情,是你们两个在打理,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你们让哀家失望了!”
  齐贵妃与锦嫔立即请罪。
  “你们的事情今夜过了再说吧,咱们这位世子不会这么善罢甘休,在他闹出更大的动静之前,先将他安抚住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太后说道。
  几人一起被交代了太后的跟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应该就是臣方才离席的时候,有人在臣的杯中下毒!”江小鱼跪在太后的面前抱拳说道,“请太后为臣做主!”
  “哟!”修文公主装作诧异的说道,“这毒酒还能够提前发现呢!咱们俪侯的本事真不小,谁知道是不是自己下毒呢!”
  “姑母!”赵凌冷声道,“我们现在在说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没有跟您开玩笑,所以您也将开玩笑的心思收起来!”
  修文公主冷笑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查!”太后冷声说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简直胆大妄为!此事必须查个水落石出,不管是谁,哀家都不会姑息养奸!来人,给哀家挨个的盘查,方才在俪侯不在的时候,有哪些人靠近过俪侯的桌子,一定要将凶手给哀家找出来!”
  “是!”
  侍卫立即前去盘查此事,太后安慰了江小鱼几句,又转头跟赵凌说道:“人不是好好儿的吗?干嘛摆出这么一副吃人的面孔?你放心,有哀家在,不会再有人伤害你未婚妻的!”
  赵凌寒声道:“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正所谓防不胜防!我赵凌也在此立誓,如果有下一次,被我查出来幕后凶手之后,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的!”
  侍卫的动作很迅速,很快就从侍奉酒水的宫人口中得知在此期间,只有一位宫女接近过江小鱼的桌子,他们很快在宫中缉拿此人,但是最后却是在草丛之中找到了一具五官流血的尸体,此人是服鹤顶红自杀,在她的手上握着一张纸,纸上面就是鹤顶红的残余之物。
  “一个普通的宫女绝对不会轻易得到鹤顶红的,背后必然有人指使!”太后冷声说道,“继续查下去,看她到底收到何人指使!将近些日子跟她有过往来的人全部抓起来,挨个挨个的拷问,一定要将线索找出来!”
  “是!”
  太后又看着江小鱼说道:“今晚上你受惊了,你放心,哀家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多谢太后!”江小鱼抱拳道,同时歉疚的望了一眼齐贵妃,齐贵妃轻轻的点头,表示能够理解。
大家还在看:天域苍穹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灵域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