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裙下之臣 -> 裙下之臣最新章节 -> 47.第六十六、七章

47.第六十六、七章

作者:爱爬树的鱼 |返回:裙下之臣TXT下载,裙下之臣epub下载

    对不起大家,这段时间家里出了变故,双更补偿!第六十六章和六十七章,在作者有话说。
    第一章
    她已经大四了,再不趁着毕业前找到工作,等几个月后必须搬出宿舍时,很难独自支付高昂的房租。
    去人才市场前,罗莉把自己的履历表反复再检查了三遍,确定能加的,只要能勉强挨上边的优势都填满了,方才一鼓作气,昂头挺胸的冲向目的地。
    不过事实证明——
    现实和胸部一样沉重。
    在人才市场转悠了大半个月,她还是两手空空。
    其实这些天并非没有几个小公司相询,可惜不是公关,就是在面试过程中老板的眼睛始终牢牢黏在她的E罩杯上,实在是……
    网上的简历也大都被退了回来,毕竟她也不在名牌大学,甚至还没有毕业,压根没有相关的工作经验。
    大半个早上又过去了,罗莉疲累地进了离人才市场最近的一家快餐店,点了杯奶茶和汉堡鸡翅把早午餐就这么给混过去了。
    十分钟后,一个严谨穿着三件套西装的男人也进了这家快餐店。
    周遭纷纷投去注目,罗莉也好奇的飘去一眼,毕竟男人身上的西装不论剪裁还是面料色泽,就算是她这样对品牌毫无概念的人,也看得出价格不菲。
    他在柜台前对着菜单犹豫了几秒,皱着眉只点了一杯咖啡。
    快餐店生意极好,男人单手握着托盘扫视了一圈,而后迈动长腿,在几乎爆满的店内精准的走到她跟前。
    “打扰了,请问这里有人吗。”男人食指轻轻一敲她的对面座位。
    虽然是有礼的询问,但男人那张冷漠的扑克脸实在威慑力十足,与矜持严肃的外表相比,他却有着一副即便是同性也忍不住陶醉的稀有好嗓音。
    罗莉惊讶的抬头,下唇还沾着一点奶渍,确认对方发问的对象是自己后,忙不迭将乱七八糟的陈横在桌面的资料收拾起来,“没关系没关系,你坐吧!”
    男人将托盘放下,落座时镜片后那双细长冷淡的眼从她身上一掠而过。
    罗莉起先没反应过来,等低头继续啃鸡翅后,视线在胸前一扫,她蓦地双颊爆红——
    大家应该能理解,天天挺着两个E杯实在是件很辛苦的事……
    于是,咳……罗莉在进餐时习惯把两个沉重的负担一边一个托在桌面上……嗯,波霸也是需要‘减负’的嘛。
    原本一个人时借着双臂和餐盘的遮掩,难以被察觉,现如今对面大咧咧的坐着个男人,自然被一览无遗!
    天呐呐呐呐——
    罗莉的双手抖抖抖,心中已泪流成河。
    她强自按捺住以头抢地的冲动,涨红着一张脸,边小心翼翼地观察对面的男人,边努力不露痕迹地将胸部收回来……收回来……收回……
    啊!好重……
    男人突然抬眼看向她。
    罗莉一惊,呆呆保持着原动作不变。
    男人只是一瞥,面无表情的又继续低头喝咖啡。
    看来他……好像什么都没发现……吧?
    三两口在一分钟之内解决了自己的午餐,罗莉几乎把脸埋在胸上,快步想从男人身边走出去。
    “等等。”男人突然在她经过之时扣住她的手腕,他只是一触即放,将手上的履历表递给她,淡淡道,“你的简历忘记拿了。”
    “啊,谢谢。”她忙低头道谢,快速拿回简历后便急匆匆出了店门。
    手腕在男人一握之下,仿佛还残留着一丝灼热的触感。
    罗莉倏地捂脸,将男人的面容挥到脑后……
    嗷呜,今天真是丢脸丢大了。
    所谓祸福相依?
    当罗莉傍晚一无所获的回宿舍后,竟然在邮箱发现了一张录用通知。
    点开邮件,她在网络搜索这家君安金融控股公司时,意外的发现它竟然是有名的申安证劵旗下的子公司,规模不小。
    现任子公司的负责人是严熙冬,她默念一遍……严熙冬。
    记下未来BOSS的名字。
    上班第一天,罗莉紧张地提早半个小时到公司。
    前台小姐问明她的名字后,直接引她到经理室。
    李经理是个三十出头的铁娘子,罗莉被她珠连炮式的发问轰得晕头转向。
    出了经理室后,她呆呆在会客厅干坐了一个小时,心下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的临场表现能不能令经理满意?
    ——“是罗莉吗?总经理让我先带你去客服部熟悉环境。”一个陌生女子推门而入。
    先前在经理室,李经理曾经提到目前公司还有两个职位空缺,一个是秘书室的,还有一个是客服部。
    罗莉这才意识到先前李经理那句声音不错的潜在含义……
    “我比你早来半年,你可以叫我JUCY,”她的笑容很爽朗,“客服部有四个小组,我是二组的组长,你要不要跟我?”
    职场小菜鸟点头,犹豫了片刻后道,“不过我大学从没接触过金融方面的信息……不知道会不会拖后腿?”
    “没事儿,隔壁组的组长以前还是法律系呢。”JUCY笑着道,“再说还有一个月的带薪培训期,别担心。”
    小菜鸟放心的点头,熟悉完环境后,领了一打材料回去。
    才刚到楼下还未出公司大门,罗莉便兴冲冲的掏出手机报信,先打电话给死党一号任金笙,咦,没人接。罗莉扫兴的嘟嘴,好吧,还有个死党二号——
    “郝萌!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哦?”电话那头稍嫌阴郁的女音道,“你找到工作了?”
    “哎,你怎么知道?”
    “这段时间每天被某人强迫听她倒苦水,”郝萌翻了个白眼,“能不知道吗。”
    罗莉不好意思的干咳一声,“我这不是高兴嘛。”
    “是是是,恭喜你了……”
    话才到一半,罗莉听到话筒那头传来一个少年不耐的声音‘我要草莓味的……’
    她不由皱眉,“萌萌,那是谁啊?”
    电话那头的女音有些色厉内荏的尴尬,“还不是隔壁家那个死小鬼,小白眼狼一个,又来蹭饭吃……你等等,我饭才刚煮到一半,一会回电话给你。”
    罗莉拧起眉,咕哝一声,“要不要这么母爱啊你……”
    合上手机,她甩着包包,脚步轻快的跑向站台。
    他以为他早已经忘记她了。
    五楼会议室内,严熙冬站在窗前,垂眸凝望着那个娇小的人影渐渐消失在拐角处。
    ……那个在记忆中薄淡的身影,竟然比他想象中还要清晰。
    他蓦地合上窗帘,一连串失控的行为,令惯常平静的心湖不由烦躁起来。
    记得又能如何?
    他究竟还想怎样?
    严熙冬背身踱了一圈,总不能还想着重温旧梦罢。
    第二章
    叮铃——
    闹钟准时在七点半响起。
    终于开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罗莉的心情既兴奋又期待。
    打开衣柜,穿上早已准备好的白色小套装,罗莉弯身再套上一双五公分的高跟鞋,镜中原本低调简单的套裙瞬间被撑出一个□□的大S,胸前的纽扣被绷得紧紧的,仿佛只要一个深呼吸就会危险的随时弹开,她无奈的往下拉了拉衣角,想着难道还要再换件大号的?
    可是大号的肩线尺码又对不上号……
    烦恼的抓了抓一头及腰长发,微卷的头发在光线下呈深栗色,那张少女时期略嫌大的高鼻梁在五官长开之后,衬着丰唇白肤,模样似混血儿一般鲜明深邃,美艳逼人。
    可披着美艳外皮的小白罗莉很忧郁,对着镜子努力地调整领口和衣角好半晌,无果,只得讪讪出门。
    实习的第一天,20个实习生到主管那里领取资料,不同于昨天所领取的关于公司制度章程的材料,罗莉翻了翻手中寥寥数张的股市资讯,对那些陌生的术语头疼的厉害。
    “没关系,”JUCY安慰她,“一开始确实有些难上手,如果以前从未接触过股市方面的信息,你就干脆死记硬背吧。”
    罗莉默默的翻到材料最后一页,“但是K线图这个不能靠背……”每日大盘每只股票的K线图都在不断变动,光会看,不能分析延伸可过不了关。
    “这个也是有一定规律遵循,你就多看几只股票的K线图,有任何疑问,可以去询问技术部的分析师们,再不行,还可以去问我们的经理。”
    “咦?”问身边客服部的前辈们不行吗?还要跨部门或者跨上级?
    看出她的疑惑,JUCY笑着道,“这方面的问题当然还是要请教专业人士。当初刚进公司时,那时的组长也是这样告诉我……不过她现在已经是主管了。你不需要害怕,经理也欢迎新人多提问题,勤奋好学的员工她最喜欢。甚至是BOSS,他也会偶尔过来指点新人。”
    “咦,BOSS?严……嗯,严总?”罗莉差点脱口直呼‘严熙冬’。
    JUCY道,“嗯,是啊。虽然严总看上去……唔,有一点点吓人,但其实是很nice的一个人。”
    “有一点点……吓人?”
    明明是很!十分!非常得吓人吧。
    罗莉苦着脸,仿佛是回到了高中时代,面对严厉的训导主任,正襟危坐。
    由于实习生们每一周的周五都有一次考核,罗莉此前从未接触过任何股市金融信息,因此在部门其他人下班后,常常一个人留下来加班加点的给自己补课。
    今天是周四,明天就是周五了。
    罗莉怎么也想不到,在自己大声诵读的时候BOSS会突然推门而入——
    眼前的男人打着黑色领带,领口与袖口皆严谨的扣得严严实实,他身上的衬衫烫熨得极为整洁,背后一丝不皱,有种宛如神职者的禁欲感。
    他轻叩了下门,表情冷漠地站在门边。
    罗莉先是愣了愣,待视线在他别在胸前的名牌上扫过时,蓦地站起身,慌忙道,“严,严总……你好?嗯,晚上好。”
    说完她自己也忍不住懊恼的轻咬一下舌尖,哦,这是什么见鬼的开场白。
    “新近的实习生?”那低沉的音质冷冽中夹带着理性,出乎意料的动人。
    她点头,“是的。”
    “名字。”
    “……罗莉。”她犹豫了下,又补充一句,“罗是罗网的罗,莉是茉莉的莉。”
    他迈步走过来,坐在她对面未关的主电脑前,经过她身旁时,罗莉发现他的个子极高,她穿着高跟鞋,也只堪堪够到他的胸口。
    调出人事资料,男人淡淡扫了几眼,“你是F市人?”
    “啊,是的。”
    “以后打算长留在上海吗。”
    “嗯……”罗莉快速考虑了下,“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
    “意外?”男人眉心一皱,“比如是什么。”
    “啊?”BOSS这是找她来闲磕牙?还是……要体恤员工?“意外什么的,天灾**吧。”他的气场太具有压迫性,面对他,她光顾着紧张了,一时什么也想不出来。
    严熙冬看着她坐立不安的样子,放过这个话题。
    今天会过来,其实是因为临时回公司拿文件,准备走时,发现她所在的部门灯光还亮着……说不上是什么缘由,他提步走来,叩开门,才发现真的是她。
    罗莉在谈话的空挡,也悄悄打量BOSS,越看越觉得眼熟……
    “我从前也在F市。”BOSS在沉默片刻后,突然毫无预警的道。
    哎?罗莉惊讶了下,接着便头疼地想着该怎么接话。老乡见老乡,可她……她挤不出两眼泪汪汪。
    最后只得期期艾艾道,“好……好巧啊!”不知该怎么开口才能既不疏远又不至于过分热情。
    这样的谈话当真是受罪。但BOSS的兴致无疑是不错的。
    “……你认得我吗。”他忽然没头没尾地道。
    罗莉意外地抬头,借着机会仔仔细细地看他,边搜肠刮肚的搜寻记忆……
    “想起来了!”伴随着记忆被唤醒,罗莉郁郁地垂下头,低了声音道,“……上周在人才市场旁的餐饮店,严总好像,曾经跟我对桌……”
    丢脸的记忆罗莉一般都选择快速删除,这次是难得,也或许是当时他给人的印象太深刻,她才能再度记起。
    严熙冬沉默了下,而后起身,做了结束语,“你还要再留在公司?”
    他打算赶她走?
    罗莉也紧张地跟着起身,“我,我只要背完这一张就可以了。”
    男人板着一张扑克脸,其实他只是想说现在太晚了,需不需要他开车送她回家……
    清了下喉咙,他努力缓和下表情,但那张不苟言笑的脸配合冷淡的声线,不论再怎么柔缓,听上去似乎总带着些许客套和不情愿,“你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罗莉想当然,立刻把头摇成个拨浪鼓,“不用了不用了,离末班车还有一个小时,我自己会搭地铁回去。”
    严熙冬向来不擅长挽留,于是在她的坚定婉拒下,他只是点头,转身离开。
    发动车子,他对这不明所以的偏执耿怀越发觉得困扰。
    要追求她吗……
    他的个性严苛又无趣,对于她这样的年轻女孩,他无法明白她们的喜好,也从未有去了解的念头。
    屈指算来,他的两任女友皆是主动型,他无可无不可的接受后,不到一个月她们就主动离开……= =
    再过半年他就三十了,对于女人这种生物,他的了解依然寥寥无几。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约会了。
    第三章
    培训的日子,就在每天不断的领新材料,背诵,消化,对练,而后准备迎接每周五的考试中渡过……
    不觉,在公司已经实习半个多月了。
    罗莉开始隐隐感觉,BOSS似乎……很不喜欢她。
    她虽然有些迟钝,但还是捕捉得到BOSS那双常常额外关照她的冷眼……
    罗莉惊恐的捧颊——
    难道她快要失业了?
    这是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她在心中暗暗为自己鼓劲,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撑过培训期,顺利PASS。
    可什么叫祸不单行?
    罗莉在接下去两天,终于体会到了。
    先是周三晚上,笔记本突然崩溃了,存在电脑里的资料全部game over。
    第二天她哀怨地留下来紧急加班时,结果又遇上BOSS巡查。
    这一次罗莉的动作极快,一看到严熙冬的身影立刻就霹雳啪啦地开始收拾资料,准备跑路……
    可惜到底还是迟了一步。
    “今晚怎么又是你?”他拧起眉。
    这稍嫌严厉的语气,几乎让罗莉下意识蹦出一句‘对不起’。她紧张地攥着包包,垂头站在他面前,“那个……我已经好了,现在马上就可以走。”
    噢噢,为什么BOSS的脸色反而更差了? 
    
大家还在看:天域苍穹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灵域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