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一念钟情:墨少的专属娇妻 -> 一念钟情:墨少的专属娇妻最新章节 -> 第163章 中了你的情毒

第163章 中了你的情毒

作者:花青色 |返回:一念钟情:墨少的专属娇妻TXT下载,一念钟情:墨少的专属娇妻epub下载


  冷静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情欲的影子,仿佛她刚刚的勾引,不过是笑话一场。
  展恕恕眼中浮现出不甘心和愤怒,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在这种气氛里,面对自己的主动竟然毫不动心?
  她难道,真的对他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墨君夜看着展恕恕低着的头,想要抬手摸摸她的头,手抬了抬,却放下了。
  他不想给她任何的期待,那样的话,到最后,还是会伤了她。
  “你好好,休息吧……”
  墨君夜说完,转身离开,关上门,带来一阵冰冷的风……
  门外,墨君夜静静地站着。
  刚刚展恕恕走向他的时候,他脑海里出现的,却是另外一个人的身影。
  那样的环境里,他们两是不是已经相拥在一起?是不是正互诉衷肠,体会着情人节的美妙?
  墨君夜只要一想到,顾明意躺在满是花瓣铺就的床上,眼神迷离,脸颊酡红,他就控制不住,想要杀人的心!
  他还是没有办法放手,就算他们已经订婚了,他也想最后试一试!
  拿出电话,墨君夜走到角落中,语速低沉却快速地吩咐着……
  另一间总统套房里,气氛旖旎动人。
  顾明意看着满室的鲜花和蜡烛,惊诧地微微睁大了眼睛。
  “喜欢吗?”
  常品希忽然从身后又拿出一束鲜花,送到顾明意的面前,“我说过,想把所有最美好的东西,都送到你的面前。”
  那束花火红娇艳,顾明意慢慢地接过来,手指上的戒指闪出一抹莹亮。
  她抬眼,看到常品希火热的双眼。
  她轻轻叹出一口气,“谢谢!”
  常品希将脸凑近,眼中的灼热似要把明意烧出个洞来,他慢慢俯身。
  明意心口像是被什么用力冲撞了一下,动荡难宁。
  暧昧的气氛,旖旎的环境,温柔体贴的男人……她有什么推开的理由。
  明意长长的睫毛动了下,慢慢闭上了眼睛。
  常品希见她这样,嘴角扬起弧度,大手落在她的腰间轻轻婆娑,唇贴了过去,想要撬开他梦寐以求的地方。
  忽然。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惊扰了相拥的两人。
  常品希眸子闪过怒意,不想去理会,偏偏手机一遍又一遍的响着。
  他咬咬牙,“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顾明意胸口起伏的厉害,心底隐隐有些庆幸,“没事,你先接吧。”
  常品希看了眼手机,走到阳台接听,仅仅过了几秒钟,他冲进来,神色紧张,“明意,酒店着火了,我必须马上赶过去。”
  “着火了,怎么会着火了?”顾明意也立刻紧张起来。
  常氏集团刚刚收购了一家五星级的酒店。一切都还没有走上正规,这个时候着火,势必影响常氏在Z国的收购投资计划。
  “不是很清楚。”常品希拿起大衣,匆匆在明意脸颊上落下吻。
  “你快去吧。”
  常品希眼中全是怒意,深吸一口气后,沉声道:“等我!”
  “嗯!”
  明意点点头,目送他离开。
  屋子里安静下来人。
  她长长松出一口气,脱去外套,散下头发,又脱下了高跟鞋,人脚踩在了松软的地毯上。
  常品希的人不在了,但此刻空气里依旧有她的气息。
  明意赤着脚走到窗前,神色不明。
  刚刚如果不是电话响,她十有八九还是会推开他,很显然,自己根本不行。
  那个男人已经在她的心里种下了蛊,盅的名字叫情毒。
  意识到这一点,明意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她慢慢抱住了头,将脸贴到了玻璃窗上。
  眼中,死寂。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浑浑噩噩的顾明意一惊,品希这么快就回来了?还是说他落下了什么东西。
  没有多想,她跑过去开门,还没等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一只大手已经将门推开,将她重重的压在了墙上。
  门,被关上。
  嘎达一声,上了锁。
  一双黑暗幽深的眼睛,直直地看过来,眼中怒意滔天。
  顾明意看着这个突然闯入的男人,嘴角微微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他的眼睛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捏着他下巴的手劲很大,像要将她捏碎。
  “墨君夜,你在气什么?”
  女人的声音平静,甚至还带一丝嘲讽的味道,墨君夜已经被愤怒灼烧的醋意,一下子点燃了。
  “顾明意,你忘了我曾和你说的话了吗,我让你离他远一点。”
  顾明意唇角冷笑,“他是我的未婚夫,我为什么要离他远一点,墨君夜,请你讲点道理。”
  说完,她想要推开他。
  这个男人气势实在太过强大,强大到对上他的眼睛,自己的心都在颤抖。
  讲道理?
  墨君夜刀怒不可遏。
  这个时候,他还特么讲什么道理。
  从餐厅时就憋着的一股怒意直接冲到了头顶,捏着她下巴的手,不由又加重了几分力道。
  明意没有挣扎,他知道这个男人不会伤害她,但是这样苦苦纠缠又有什么用处。
  明意仰头直视着他,眸光陌生而冰冷,“墨君夜,我想,我们之间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而你,也已经做出了选择。所以,别再纠缠了,没有任何意义。”
  “我特么的做了什么选择?”墨君夜赤红着眼睛,从牙缝里咬出问题。
  明意心中一痛。
  还需要她说吗?
  情人节,他们两人亲密的举动,这已经再明白不过的了。
  顾明意正要开口,忽然,男人的吻已经落了下来,将她所有的话统统封在口中。
  明意没有挣扎,只是睁大了双眸,冷冷地瞪着他。
  那一双冷漠的眼眸的,让墨君夜更发的恼怒,公开了唇,冷笑道:“看来,我的吻已经满足不了你,是不是他的更让你销魂。”
  明意紧咬着唇,眸中泪光晃动,却依旧倔强的扬着头,“墨君夜,如果我说是,你是不是可以放开我,然后离开。”
  “休想!”
  墨君夜一声怒吼,双目死死的盯着眼前这张魂牵梦萦的脸。
  她说是?
  这很好。
  “顾明意,你果然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
  “你是我的谁?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谁吻我,我吻谁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不是已经有了展恕恕了吗?
  墨君夜愣在当场,心里猛然痛得一抽,女人的话,像一把利刃戳在他的心中,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痛。
  鲜血淋漓。
  他不是她的谁?
  她也不是他的谁?
  他们除了阿泽外,再也没有任何的牵连……多么可笑。
  顾明意看着男人的眼睛,死死的忍着眼泪让它落下。
  墨君夜,对不起,我必须把话说绝,这样,我们都没有退路,就能按着既定的轨道前进。
  “所以,请你滚开,不要再来纠缠我了。我们已经结束了。”
  “顾!明!意!”
  女人的话,成功的激怒了墨君夜,他冷笑着,修长冰冷的指尖轻轻拂过她的唇,然而墨眸中的冷冽,却传递着最危险的信号。
  “我墨君夜玩过的女人,只有我才能说结束,你说了……不算!”
  “你……”
  顾明意想也没想,一巴掌甩过去。
  他怎么可以说那个字:玩?
  他在玩她?
  他们这么深的感情,原来只是玩玩的?
  狠厉的巴掌甩过来,墨君夜只觉自己被伤得遍体鳞伤,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哼,手重力一带。
  明意只觉得天晕地暗,下一秒,人已经落在了床上。不等她挣扎,男人健硕的身体压上来,大手没有任何温度的伸进了她的衣摆,用力的搓揉着她胸前的柔软。
  她奋力的挣扎,“墨君夜,你放开我。”
  男人此刻已然听不进任何的声音。唇封住了她的,手更是恶劣的探入了她的身下……
  “呜呜呜……”
  明意脆弱的娇躯在她身上不停颤抖,强忍的眼泪终于一滴滴落了下来。
  这种被人用强的感觉,让她愤怒的想死,而身体某处最原始的反应,又让她觉得羞愤无比。
  墨君夜突然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她说出三个字:“你湿了。”
  耻辱的羞愤感,让顾明意再次扬起了手,却被男人按住,他像只野兽一样,咬噬她的颈脖,征服和侵略的欲念没由来的汹涌着。
  他想要她。
  很想,很想。
  这个女人是他的,只有他才能占有,除了他以外,任何人休想。
  墨君夜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他迅速褪下她的裙摆,想要更进一步。
  忽然,嘴角有什么东西湿湿的,咸咸的,墨君夜突然住手,愣愣地看着身下的女人。
  她长发散乱,浑身颤抖着,脸上布满了泪痕,一双眼睛里尽是害怕。
  该死!
  墨君夜强忍住身下的欲望,死死的咬住了牙关。
  无疑,身下的女人对他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人,但是他想要的是两情相悦,是身心的交融,而不像现在这样……
  他到底……舍不得!
  墨君夜怒吼一声,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冲进了卫生间。
  他算是栽在了她的手上,这种冷天,竟然只能冲冷水澡,顾明意,你厉害。
  水声传过来,顾明意的思绪才被拉回来,她默默的拉过被子,遮住了身上的星星点点,任由泪水滑落。
  不知道过了多久,墨君夜站在她的窗前,黑色的双目已没有了从前的暗涌。
  他看着蜷缩在被窝里的女人,没有一句话,摔门而去。
  房间里,彻底安静下来。
  顾明意的心,随着他的离去,也被掏空了。她不由又将头往被子里缩了缩。
  就在这时,手机响,她挣扎着起来接听。
  “小意。实在对不起,今天不能陪你了,我这里还有些事,先不说,你好好休息,回头我会弥补的。”
  顾明意扔了手机,将目光投向暗夜。
  此刻,黑暗将笼罩住整个城市,这个情人节的夜晚,很黑,也很漫长……
  ……
  墨君夜坐在车里,一根烟拦着一根烟的抽。
  阿离看着少爷的脸色,缩了缩头,一句话也不敢说,怕多说一句,少爷的怒气立刻席卷到他身上。
  “回家!”
  冰冷声音听在阿离的耳中,他艰难的动了动嘴。“少爷,要不要去找傅少爷和秦少爷他们?”
  您这样板着一张脸回家,别墅里的人统统都会吓得结成冰啊,还是到外面发泄了现回来吧。
  “回家,需要我再说第二次吗?”墨君夜掐灭了香烟,缓缓闭上了眼睛,脸上说不出的疲惫。
  阿离皱一皱眉头,立刻发动车子,车子驶上马路,仅仅开了五分钟,墨君夜突然改变主意。
  “调头。”
  阿离一惊,“少爷,我们去哪里?”
  “酒吧,把他们都叫来,不醉不归。”
  阿离长长松出一口气,立刻猛打方向盘。
  ……
  半个小时啊,傅云飞带着一身寒气。推开酒吧的大门,“阿夜,你不是和你表妹过二人世界去了吗?怎么又……”
  一只杯子砸过来,傅云飞头一闪,杯子在他脚下炸开花。
  火气这么大,什么情况?
  傅云飞立刻拿眼睛去看阿离,后都给了他一个“保重”的眼神后,将脖子再次缩了缩。
  傅云飞眼睛微微一沉,走到墨君夜的身旁,坐下,自顾自问酒保要了杯酒,喝了一口才开口。
  “秦凡这会正忙着,你最好对我温柔些,不然的话,没有人陪你一醉方休。”
  墨君夜眼皮掀了掀,看都没看他一眼,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我擦啊!
  浓度相当于酒精的酒,他竟然一口喝尽,傅云飞看得眼睛都直了起来。
  完了,今天晚上,他肯定要交待在这里了。
  秦凡,快来救命!
  ……
  秦凡听不到傅云飞的声音,此刻他独身一人占着一桌,目光幽幽地看着面前欢笑的一对男女,拳头上的青筋根根爆出。
  “这位先生,您要喝点什么?”服务生鼓足了勇气上前。
  秦凡抬头,冷冷扫他一眼,“限你三秒钟,滚出我的视线,不然……你会死得很惨。”
  妈啊!
  这是个什么人啊?
  服务生吓得屁滚尿流,像离弦的箭一样逃了回去。“板发,那个男人太吓人,我……我害怕!”
  “废物!”老板颤着身子,骂了一声。脚下却动也没动。
  半个小时前,这个男人一身黑衣,身上带着凌冽的气势,把五十万元的钱砸过来,让他清场,然后不吃不喝不动,就这么盯着另一桌瞧。
  这男人想干什么,杀人吗?
  秦凡此刻何想杀人,他想吃人的心都有了。
  情人节,他订好餐厅,订好鲜花,甚至订好了房间,想给那女人一个浪漫的夜晚,谁知……
  谁知……
  那个女人竟然拒绝了他,并且赴了商修然的约。
  哼……哼……哼……
  楚笑,你这是在着死。
  “笑笑,你确定你朋友的这里,没有任何问题吗?”商修然指了指脑袋,声音放得很低。
  楚笑强牵出一抹笑,“他的脑袋没问题,智商有问题。”
  他说请她过情人节,她就一定要赴约吗?
  开玩笑?
  要这么轻易的答应了,她楚大美人还有面子可言。最最关键的一点是,他邀请人口气,那叫什么态度。
  威胁还差不多。
  楚笑一想起这个男人不仅霸占了她的家,还试图霸占她期盼已久的情人节,气就不打一处来。
  他生气,她还生着一堆的气呢?
  竟然跟踪过来,好好的一个情人节,都被这死人脸给糟蹋了。
  他要是也得寸进尺的发飙,她就和他绝交,把他从家里赶出!!
  忽然,一道暗影遮住了她的视线,楚笑一抬头。惊了一跳,秦凡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近在咫尺。
  “你是商修然?”秦凡冷冷一笑,伸出手。
  “我是,您是笑笑的朋友,秦凡吧?”商修然优雅的起身,同他握手。
  两只大手握在一起,一只修长白皙,一只筋骨分明。
  秦凡手上稍稍一用力,商修然眉头一皱,一脸痛苦的表情。
  “我这个粗人,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这个女人是我的,你识相的离远一点,不识相的话……哼!”
  秦凡手上的劲又重了几分,商修然已经疼得龇牙咧嘴,脸色变得惨白。
  “秦凡,你想干什么?”楚笑看出不对头。
  秦凡缓缓侧目,看着女人脸上的愤怒,突然抬起手,轻轻落在她的发间。
  “楚笑,我想干什么,下一秒你就知道了。”
  “啊!”
  脖间痛意传来,楚笑身子一软,跌落在一个宽阔的胸膛里,失去意识的刹那,她心里骂了一句。
  特么的,秦凡,你有种,你竟然敢敲晕姑奶奶,我和你没完。
  秦凡手一抬,将女人扛在肩上,对着已经吓得目瞪口呆的商修然,伸了伸拳头。
  “记住我的话,这个女人是我的!”
  说完,他大步迈开,在老板伙计吃惊的眼神中,扬长而云。
  既然她这么不听话,那么敲晕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两口子吵架,总要回到家里,才好解决。
  有外人在,算怎么回事。
  嗯,自己这个决定,很英明,很睿智。
  餐厅老板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冒出两个字:瘟神!
  ……
  瘟神做事,从来没有逻辑。
  所以,当秦凡抱着晕睡的楚笑走进酒吧时,傅云飞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你……你……竟然敢把她敲晕,秦凡,你完了,你肯定完了。”
  秦凡给了他一个“丢人”的表情。弯腰将女人放在沙发上,脱下大衣轻轻替她盖好,正要离开时,又觉得女人微微嘟起的唇,实在太可爱了,又低下头亲了两口,才坐到了墨君夜的身边。
  开口的第一句话是,“把暖气打足点,还有,关了音乐,别吵着她睡觉。”
  墨君夜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沙发上的楚笑,摇了摇头笑了。
  这世间,再没有比秦凡更直接的人了。
  不喜欢,连多说一句话都懒;喜欢了,敲晕了都要把人放在身边;
  这便是他的行事作风,不拐弯。不纠结,不痛苦,直白的让他羡慕。
  如果他也能敲晕了那个女人,然后不管不顾的锁在身边,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秦凡一口气连干三杯,随即拍拍墨君夜的肩,“兄弟,优柔寡断不是你的个性。你要是放不下,就给我追去,管她订婚没订婚,结婚没结婚。”
  “秦凡,如果事情像你说的那样简单,就好了。”
  “那是你们都把问题想得复杂了。现在问题都说开了,你们之间还有什么,不就一个常品希,一个展恕恕吗,一个个解决不就得了。”
  “然后呢?”
  “然后。把那女人押着去领证啊,洞房啊,生孩子啊……哪有那么多的然后。”
  秦凡将杯子重重往桌上一搁,“我呢,很少劝人,更不喜欢过问,不过你这个样子,还真他娘的让人看不下去。话已至此,你自己考虑。还有……”
  墨君夜皱了皱眉,示意他把话说下去。
  “常品希那小子,心思绝不是很正的,到时候,他把你女人吃进嘴了,你再来说后悔,那就迟了。”
  秦凡一口气说完,转身走到沙发上,抱起还未醒来的女人。朝傅云飞道:“你的酒量不是他的对手,悠着点。”
  “你……你就这么走啦?”还是不是兄弟啊,一点意气都没有。
  傅云飞叹气。
  “等我把这个女人搞定了,想怎么喝,我都奉陪。”
  秦凡低头,温柔地看了女人一眼,走进了夜色中。
  傅云飞拍拍额头,勉强合上自己的嘴,幽幽道:“他这个追求女人的方式,还真的……想替笑笑抽他一巴掌啊!”
  墨君夜黑沉的俊脸,缓缓浮起一抹淡笑,“笑笑未必不享受其中。”
  “啊,你说什么,再说了遍?”
  墨君夜捏着酒杯的手,晃了晃,道:“我说,那是因为你,还不知道爱一个人滋味。”
  ……
  爱一个的滋味是什么,傅云飞也许不知道,但此刻青衣,却真真实实的尝到了吃一个人的醋,是什么滋味。
  情人节珠宝店最后一对客人,她死都没有想到竟然是墨安晏和梅嫣然。
  梅嫣然也没有料到,失踪很久的青衣会成了珠宝店的老板,她愣了愣后,微笑道:“青姐姐,好久不见。”
  青衣的目光从男人身上掠过,落在梅嫣然的躺在。
  一身夏奈尔最当季的套装,薄施粉黛,小鸟依人的依偎在男人身边,有种楚楚动人的气质。
  “好久不见。”青衣觉得嘴里泛起苦涩。
  梅嫣然挽着墨安晏上前,“青姐姐,安晏说在送我情人节的礼物,你有什么好的推荐吗?”
  嘴里的苦涩越来越浓,青衣脸上却怡然笑道:“看你要什么价位的?”
  “青衣姐姐不要管价位,安晏说了,只要我看中的,就算是再贵他也买给我。”
  是吗?
  青衣的目光直直地看墨安晏看去。
  墨安晏察觉到她的目光,宠溺地对着梅嫣然笑笑,“好了,不要在外人面前炫耀,看中什么就买下来吧,我对逛待没有太多的耐心。”
  像是一把利刀直刺进心里,青衣垂下的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头。
  随即,她苦涩一笑。
  也是,对于他们来说,自己可不就是个外人。
  他说的没耐心,不是因为逛街,而因为对着她吧?
  青衣忽然觉得没意思极了,她招了招手。唤来营业员,自己对两人说了句“慢慢逛”,便远远走开了。
  墨安晏眼角的余光扫过,心里微微刺痛了,随即恢复平静,目光打量着这间珠宝店。
  这间店,店面不小,装修精致,而且身处闹市区,她应该是花了不小钱的。
  她一向对珠宝首饰感兴趣,现在开这样一家店,也算是走上了正路,很好。
  墨安晏四下打量的时候,梅嫣然已经让人拿了一个吊坠出来。
  她满脸喜悦地在自己的胸口比了比,笑着转头去看墨安晏,“好看吗?”
  “嗯,你喜欢就好。”
  梅嫣然眼角眉梢都在笑。安晏从来没有在这样的日子,亲自带她来挑首饰。
  虽然,她没想到这家店竟然是青衣的,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安晏见到了青衣,也并没有丢下自己。
  “唔……,这个好像不是太适合我……”
  梅嫣然将吊坠放回去,总觉得这一次,她想要买一个不一样的,有纪念意义的东西。
  “那个,那个拿出来给我看一下。”
  店员看向梅嫣然手指的地方,眉头立刻皱起来,这是他们店里的镇店之宝,是不会随便出售的。
  “这……”
  “怎么了?快点啊,我觉得挺适合我的。”
  那是一枚胸针,当中是比鸡蛋小一些的一颗璀璨的宝石,周围零星点缀着碎钻,异常耀眼华贵。
  “请稍等,我要问一下店长。”
  店员快速跑到青衣的身边,“店长,那边的客人想要买琉璃心。”
  青衣秀眉微蹙,美目看过去,梅嫣然果然站在琉璃心的旁边,眼睛紧紧地盯着看。
  她走过去,绝美的脸上扬起笑意,“很抱歉,这是非卖品。”
  梅嫣然脸上立刻浮现出失望的神色,“这里不是珠宝店吗?怎么会还有非卖品?难道是怕我们买不起?”
  “你误会了,墨先生怎么会买不起?只是多少钱,都不卖。”
  青衣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她长得一副娇媚动人的样子,虽然笑容极淡,却就是浑身散发着自信的魅力。
  梅嫣然被她的气势压住。心里不甘,慢慢地走回到墨安晏的身边。
  “安晏,要不,我们还是换一家吧……”
  她小鸟依人地靠在墨安晏的身边,眼睛里浮动着盈盈的失望,我见犹怜。
  墨安晏低头看了她一眼,抬起眼看向青衣。
  “我就要这个胸针,你开个价吧。”
  墨安晏声音里,仍然带着淡淡的儒雅风度,音色温柔性感,却让青衣的心痛不堪言。
  一定要,当着她的面这样吗?她已经说了是非卖品了,为了他的女朋友,一定要让她为难吗?
  青衣只觉得心里破了一个小洞,往外汩汩地流着血,然而她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一丝美艳的笑容慢慢地浮现在她的脸上,显出魅惑众生的妖娆。
  青衣鲜红娇嫩的嘴角微扬,“先生,多少钱,都不卖。”
  她的眼睛丝毫没有任何闪躲,直直地注视着墨安晏,哪怕她心里疼痛难当,她也逼着自己不准挪开。
  这是她的错,是她没有弄清楚,贸贸然地接近墨家的人,却没想到连自己的心都赔了进去,这是该她承受的,她无法逃避。
  “安晏……”
  梅嫣然小声地抱怨,她知道,以墨安晏的能耐,这家小小的珠宝店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那枚胸针,也不仅仅是一枚胸针,它代表着在墨安晏的心里,到底是自己重要。还是面前这个女人重要。
  墨安晏与青衣安静地对视了一会儿,他忽然挪开视线,“走吧,我们去别家。”
  “安晏!”
  梅嫣然脸色顿时有些不好,为什么,为什么他就这样算了?自己坚持要这个胸针,他为什么这么容易就算了?
  梅嫣然余光看向青衣,目光里充满了危险的神色。
  难道安晏对这个女人仍然……
  正想着,墨安晏的手轻轻搂上梅嫣然的腰,只一个动作,立刻让梅嫣然心花怒放,已是顾不得心里的怀疑。
  “我们去别家看看,好不好?”
  墨安晏的声音极好听,梅嫣然脸上染了淡淡的粉色,轻轻点了点头,“好……”
  于是两人转身,慢慢地离开了青衣的店。
  青衣像是被蚂蚁啃噬的疼痛,缓缓散开在她的四肢百骸之间。
  青衣慢慢低下头,情人节的夜晚,只有这家店,寂寞地陪着她……
  ……
  城市的另一个角落里,正上演着鸡飞狗跳的暴躁戏码。
  楚笑睁开眼睛,盯着头顶那盏熟悉的灯,出了好一会儿神,才回想起来之前都发生了什么。
  她和商修然在吃饭,然后……然后……
  “秦凡你这个家伙!”
  楚笑咬牙切齿地一下子坐起来,脸色狰狞,却听见一个声音从她的身子下面传出,“叫我有事?”
  楚笑的狰狞定格住,缓缓回头,陡然发现她刚刚是躺在秦凡的腿上!
  此刻秦凡一派潇洒地坐在沙发上,目光淡然地看着她,好像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楚笑气得头顶冒烟,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人?

  
大家还在看:天域苍穹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灵域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