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女寝怪谭 -> 女寝怪谭最新章节 -> 第三百九十章 青铜门上的符文

第三百九十章 青铜门上的符文

作者:风千阳 |返回:女寝怪谭TXT下载,女寝怪谭epub下载

    “这个青铜门的样式看起来确实非常古老,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年代非常久远的气息,我现在也很好奇这座青铜巨门后面会是什么样子。”书生手里拿着风笑天绘制的青铜巨门手稿,看得非常入迷。
    风笑天的绘画功底也让书生赞不绝口,以前只见过他画符咒,从来没有注意到他还有当画家的潜质,当场就要风笑天给自己来几幅墨宝,或许几百年之后就可以当作古董卖了。
    “我说你吃饭的本事还真够多的啊,既可以画画,又会开锁,放到现在的社会你也饿不死嘛!”书生笑道。
    风笑天被他这么一挤兑,顿时就没了脾气,无奈地说道:“你能不能把关注点放在这座青铜巨门上面?”
    “我这不是一直都在关注着嘛,话说你的画功的确不错,你看这些线条都把青铜门的细节全都表现出来了,我说你不去当画家真是可惜了啊!”书生笑道。
    风笑天一时气急,都到这个时候了书生还有闲扯的工夫,略有不岔地说道:“你先把每个细节看清楚了,有什么发现尽快告诉我,两千多年前的东西我也拿捏不准,你熟读古籍,应该知道的比我更多一些。”
    “从这青铜门的样式来看,确实是西周时期的东西不假,不过这上面纹路却与当时的有些出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书生说这话的时候不自觉地皱了下眉,恰好被风笑天看在眼里,心想他应该是看出来了什么。
    风笑天问道:“这座青铜巨门上的花纹有何特别之处没有?”
    “饕餮纹当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这上面不止是一种雕纹啊,你看这些饕餮纹都是浮雕,但是这些很小的符文却是阴刻的,不仔细看还发现不了它们。”书生道。
    风笑天震惊不已,自己虽然凭着记忆还原了青铜巨门的模样,竟然忽略了上面的符文,这个失误实在太大了,如果不是书生眼尖发现了这一点,很有可能错失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风笑天盯着这些细小的符文看了大半天,一点思绪都没有,阴刻在青铜门上的符文非常杂乱,有些只有寥寥数笔,如果不当它是符文,风笑天还以为它只是青铜门上面的裂缝而已。
    “这些符文你认识吗?”书生问道。
    风笑天茫然地摇了摇头,道:“我从未见过。”
    “那就有点麻烦了,这些符文应该就是解开青铜门秘密的关键所在,连你都不知道这些符文所代表的是什么意思,那找谁去解开它隐藏的秘密?”书生问道。
    风笑天回答道:“木心道人。”
    “他?他会认识这些符文吗?”书生疑惑道。
    “当世除了他,恐怕没有人更懂符文阵法了,木心道人对布阵的见识远在你我之上,这些稀奇古怪的符文应该难不倒他。”风笑天道。
    书生苦笑道:“那我们怎么让他下山呢?”
    “车到山前必有路,等到我们找到他的时候自然会有办法让他归队,毕竟当年他才是这个队伍的老大,就算是过了一百多年,他这个队长还是当之无愧。”风笑天道。
    一时半会搞不定这座青铜巨门背后的秘密,书生只能暂时放弃查找相关的资料,风谨被安置在旁边的房间里,到现在还是昏迷不醒,书生用千魂丝为他疗伤,放出来两碗黑色的淤血,着实把两人吓了一跳,不过风谨命确实大,呼吸一直非常平稳,脉搏刚劲有力,完全不像是受过伤的人。
    “我说这小子现在命硬的很呐,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跟没事人儿似的,我跟你打赌,明天他就会醒过来。”书生道。
    风笑天头也没回地说道:“赌这个没有意义,他迟早会醒过来的,不然怎么可能是被天道选中的人,肩上有了这么重的担子,天道怎么可能让他安心地沉睡,过不了多久他就得起来干活了。”
    “我觉得你说的挺对,被天道选中的人哪有那么清闲,只要没死就得为它办事,狮山大学这里的顽疾一日不除,风谨这小子恐怕永无宁日了。”书生同情地说道。
    刚才风笑天将风谨抱回来之后,书生先是给他身体各大穴位扎上了千魂丝,待体内淤血放干净之后又为他量身定制了一套治疗方法,拿书生的话来讲,从来没有人享受过这种待遇,这次算是破例了,以后要连本带息让风谨还上。
    风笑天瞧不起书生这股小气劲儿,自古以来文人就是有这么个通病,读书读多了真的会变得迂腐,喜欢在小事上斤斤计较,书生对风笑天的指责嗤之以鼻,自古以来救人哪有白救的?医术再高超的大夫也不会免费给人治病,病人没有会出相应的代价就把疑难杂症给治好了,当然不会珍惜自己的生命,只有让他时时刻刻记得自己所付出的代价,才会努力继续活下去。
    书生的这些歪理邪说没有打动风笑天,顿时觉得无趣,甩了甩手便回去了。
    “今天确实应该好好休息一下,我感觉整个人都要虚脱了。”书生打着哈欠说道。
    风笑天闭着眼睛开始打座,缓缓地说道:“走好不送,今天这事让你费心了,竟然让你感到困倦,这么多年了还是头一回见到你精力不济的样子。”
    书生苦笑道:“感觉身体被掏空啊,我得找点东西补一补。”
    “补就算了,还不如练会功来的实在,至少不会让你补过了头导致流鼻血。”风笑天道。
    “你——”书生一时气急,竟无言以对。
    回到房间之后书生顿时就觉得无趣,刚才还能跟风笑天扯扯淡,现在只能自言自语了。
    “对了,有段时间没去找嘉泽的下落了,也不知道这个家伙一直躲着我干啥,都把我这个主人当成什么了!”书生愤愤地说道。
    可惜没有人听他说话,房间里无比空旷,除了一张破床空无一物,书生来回踱着步子慢悠悠地回想着当时审问曦灵的情景,曦灵一直不肯透露嘉泽的藏身之所,或许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今天正好得空,可以去查一查。
    一想到这里书生又觉得不再犯困了,曦灵现在是跟着夏云随时保护她的安全,这个时候应该在教学楼附近,现在想要从它嘴里套出话来虽然容易,不过十句话有九句会是假的,书生不想浪费这个时间,还是直接去找嘉泽的下落。
    作为梦魇的主人,书生还是非常有信息找到它,宠物丢了,主人总有办法寻找不是? 
    
大家还在看:天域苍穹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灵域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