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寒门贵子 -> 寒门贵子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有女同车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有女同车

作者:地黄丸 |返回:寒门贵子TXT下载,寒门贵子epub下载


  七日,很短,眨眼即过。
  七日,也很长,长得足够改变某些现状!
  这七日,张紫华和来自扬州十二郡的士子们汇聚钱塘城,四处携妓玩乐,饮酒赋诗,勾栏瓦肆里说得最多的,就是徐佑跟人论诗的情景,那十首诗作被称为“十字诗”也随之传开。这些人几乎可以代表扬州文坛,全都倾力推荐,立刻在钱塘各个阶层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徐佑明白了缘由,有点苦恼,道:“就为这点小事,闹的有家不能回……”
  “这点小事可是他人苦求也求不来的,”左彣笑道:“郎君暂且去逆旅中稍歇,等宵禁前再回静苑!”
  “是啊!”吴善的眼中充满了崇敬和仰慕,对他们这些粗人来说,徐佑这七日赢来的名声简直像是一个神迹,道:“不如先找逆旅,郞主不知,那些女郎就跟疯了似的,天天在门前打转,昨天我还抓到了两个爬墙的……真不怕摔下来,弄坏了身子!”
  徐佑叹道:“也只能如此了!”他左右四顾,旁边是条清澈的溪流,溪流上每隔十数米,架着几座弯弯的石桥,另一侧白墙青瓦,探出无数株梅花,姹紫嫣红,美不胜收。
  “咦,这是哪里?”
  李木是钱塘通,回道:“此处叫落梅巷,因挨着詹三郎家的梅林,每到花期将过,飘洒梅花无数,故而得名!”
  “原是詹天的宅子……”
  好久没有想起詹氏的种种了,徐佑举手轻抚梅枝,闻着鼻端传来的幽香,脑海中突然浮现那个飘若惊鸿的倩影,关山路远,金陵万里,不知伊人可安好么?
  正在这时,一辆半旧的清油车沿着河堤缓缓驶来,车辙压着青石板,吱吱的声音清脆又悠扬不时有低垂的梅花碰到车厢上,随之微微的摇曳。
  车后跟着几个喝醉的浪荡子,追逐着牛车不时说几句调戏的谑言:“苏女郎,听闻你千钱可抚琴,万钱可陪饮,不知是真是假?”
  “一曲琴,一杯酒,就能千万钱入袋,苏女郎,做的好买卖!”
  “是啊,周凤家的凤娘陪耶耶睡一宿才二百钱,你就比人家贵那么多?”
  “不一样,不一样!周凤一天能陪一百个人睡,苏女郎一百天可能陪不了一个人,贵,就贵在这里!”
  “啊,你倒是懂行市的……”
  几个浪荡子越说越露骨,左彣低声道:“好像是苏棠的车,要不我去赶走那些人?”
  徐佑摇摇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虽然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苏棠一来不急着驱车离开,二来也没有下车斥责那些浪荡子胡言,说明她并不在意这些风言风语,至少没往心里去。
  “光天化日,不怕这些人闹出事来。走吧,咱们找地方休息去!”
  徐佑和左彣等侧身让过路,本意让牛车驶过,不料车子吱呀一声停在了身前,从车窗里探出一只纤白如雪的玉手,攀折了徐佑刚才抚过的那一株梅花,继而露出苏棠的俏脸,笑意盈盈,道:“徐郎君!”
  徐佑笑道:“苏女郎,这么好兴致,来此赏梅花吗?”
  苏棠螓首微摇,好看的黛眉蹙成一道弯弯的弧线,道:“不是!家中待的烦闷,出门散散心。”
  “那好,不打扰女郎了,就此别过!”
  徐佑实在困的要死,恨不得马上找张床躺上去睡一觉。刚转身欲走,苏棠将手中的梅花放到鼻端轻轻一闻,灵动的眸子里浮现几分狡黠,道:“若是我高喊一声,写人面桃花的徐郎君就在这里,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徐佑愣了愣,苦笑道:“女郎放过我吧!方才在段家桥头,差点折在人群里。好不容易脱身出来,可千万不要再折进去了!”
  苏棠噗嗤一笑,道:“我还当你从来没有怕的时候呢,原来也不是一直淡然从容的恼人模样嘛!”
  这是记挂着仇呢,女人真是不能得罪,徐佑赔着笑,道:“我胆子小的很,所以请女郎高抬贵手,放在下一马!”
  苏棠抿嘴轻笑,青春洋溢的脸蛋映衬着欺霜傲雪的梅花,说不出的娇美动人,道:“瞧着你可怜,这次就算了。不过,你要是回府的话,可得当心,静苑周边三五里,不知围了多少美貌女郎,真被人家抓到了,可没人救得了郎君!”
  “哎,有家归不得,又能徒呼奈何?”
  苏棠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轻轻晃动,似乎有些挣扎,又有些羞涩,末了下了决心,脸色微红,道:“若是郎君不嫌,可随女弟回镜阁小住几日,等门前的莺莺燕燕散去,再回府不迟!”
  “镜阁?”
  苏棠秀眉一扬,正色道:“怎么,君有静苑,小女子就不能有镜阁么?”
  她太敏感了,时时都在较劲,跟女子的身份较劲,跟男子较劲,跟世俗和礼教较劲,徐佑还没来得及说话,几个浪荡子跟了上来。一人身穿锦袍,腰挂绣花香囊,样貌比平常人长的好一些,只是眼神中透着下流猥琐,凑到车窗前,嬉皮笑脸的道:“苏女郎,这么着急就开始当街拉客了吗?不如你行行好,且让我作一次入幕之宾,钱财好说!”
  苏棠冷着脸,没有说话,驾牛车的小厮急道:“我家女郎只以琴音会友,行止合乎礼数,哪有你想的那些勾当?快快离去,不然我们要报官了!”
  “报官?”众人哄然大笑,道:“许你搔头弄姿,不许我们说吗?”
  “搔头弄姿,出自《后汉书?李固传》,这位郎君原来读过书的。”苏棠突然笑了起来,道;“读过书就好,想要入我镜阁,也不是难事。郎君既然才华满腹,可否答我一题,若是对了,愿为郎君抚琴一曲。”
  锦袍男子被苏棠的娇笑迷得晕头倒向,加上柔语温声的奉承,顿时心花怒放,急不可耐的道:“好好好,你说,我读书万卷,什么题目也难不住!”
  “郎君听好:芄兰之支,童子佩觿。虽则佩觿,能不我知?容兮遂兮,垂带悸兮。这首诗如何作解?”
  “芄兰?佩觿?配什么戏,高絙、吞刀、履火、寻幢……”
  觿,一种腰带上的挂饰,兽骨制成,形似羊角,常由成人佩戴,和戏同音。锦袍男子听成了配戏,道;“我知道了,定是小顽童争着看一个叫芄兰的女郎表演吞刀百戏……”
  苏棠大笑起来,伏在窗楹上几乎抬不起头。见把美人逗笑,锦衣男子自鸣得意,道:“看来我答对了,苏女郎何时为我抚琴呢?”
  “这是诗经里的芄兰诗,跟郎君喜爱看的百戏并不相干。至于此诗如何解,请郎君回去找真正的读书人请教一二,恕我不奉陪了!”
  锦衣男子顿时知道闹了个大笑话,脸色羞惭,无颜纠缠下去,和另几人灰溜溜的离开。徐佑熟读诗经,知道芄兰一首是讽刺童子佩戴大人的服饰,明明幼稚却装作成熟,好高骛远,不自量力,用在当下的情景,实在在合适不过,鼓掌道:“要是有说书人在,应该为女郎说一出‘苏女郎妙计退无赖’的故事,肯定大受欢迎。”
  自从白蛇传风行于世,说书人这个行当也被延续了下来,有些人比较具备生意头脑,瞧到了其中的商机,自写一些鬼神故事,到茶楼酒肆去说书,借着白蛇传培养的市场热度,竟然也不少赚钱。于是有样学样,这几个月,说书的人越来越多,成为钱塘县的一大特色和独有的景观。
  苏棠以手托腮,道:“不妥!”
  “哦,哪里不妥?”
  “仅这一句不会引人注目,要在前面加一句:徐郎君隔岸观明火!定会吸引满城的女郎来花钱听书。”
  徐佑放声大笑,道:“徐郎君隔岸观明火,苏女郎妙计退无赖,我倒成了书中的坏人了,哈哈!
  “徐……徐佑?快来人,徐微之在这里!”
  梅花树下,人来人往,不知是谁竟认出了徐佑,立刻高喊起来。眨眼功夫,桥对岸,路两边,围聚过来一二十人,还有更多的人从远处跑过来。
  苏棠笑吟吟道:“看来今次要让我救一救郎君了!”
  徐佑还能说什么好,别无选择时,倒也不扭捏,拱手道:“那就劳烦女郎送我一程!”
  “上车吧!”
  徐佑从车辕处一跃而上,吩咐左彣和吴善、李木先拦住人群,小厮一勒缰绳,青牛奋蹄,拉着清油车碾过石板,一路撞落了无数梅花,很快逃之夭夭,消失在远处。
  大德寺。
  寺门外从一早上就开始纷扰嘈杂,结伴去湖边等着看士子们下山的男女老少络绎不绝,不时能听到徐佑的名字和人面桃花、暗香浮动等诗句。然而跟寺外的热闹相比,寺里面一片冷清,除了尚在施工的四堂、四台和东西配殿,其他地方不见僧人们的踪迹,大都关在后院的禅房中枯坐念经礼佛,在外面做事的僧人也都谨言慎行,低着头来去匆匆,不复往日的。
  位于大德寺最深处的上座院关了院门,竺法言室中闭关,已经七日没有见客。而室外的台阶下,一身白衣胜雪的竺无漏,也已经跪了七日七夜,没有起身。
  双膝乌青,双腿肿胀,冰冷的寒气从地面慢慢的渗入躯体,到胸腹,到心肺,却都是被刀刮过一样的疼,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几乎撑不住了,但是竺无漏保持着跪姿,一动不动,那张近乎完美的容颜,依然挂着近乎完美的淡然。
  “进来吧!”
  竺法言苍老的声音终于响起,竺无漏双手和什,慢慢伏地叩首,然后挣扎着想站起来,腿弯一软,扑通摔倒地上。
  足足一刻钟,他才再次从地上爬起,一拐一瘸的推开上座室的木门,进去后又跪了下来,恭声道:“师尊!”
  “这七日,悟到了什么?”
  “那日在高家突发恶念,实是因为心中有了异想。无在万化之前,空为众行之始,人之所滞,滞在未有,若托心于本无,则异想便息。”
  “何为无?何为空?”
  竺无漏长袖甩出,如龙腾云中,击碎了旁边的放净水的瓶子,低声道:“僧袍是空,碎了的瓶子是无!”
  竺法言口宣佛号,道:“幸甚!你虽污了人身,却未曾污了佛心!起来吧!”
  竺无漏起身,趋前两步,眼里带着几分哀伤,道:“师尊,无觉师兄他……”
  “无觉斩断了恶业,已登极乐,你该放下了!”
  竺无漏默然许久,再抬头时,眸光清净如初雪,道:“阿弥陀佛!是,弟子已经放下了!”
大家还在看:天域苍穹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灵域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