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歌王 -> 歌王最新章节 -> 第107章 你为长安写过歌?

第107章 你为长安写过歌?

作者:葱爆洋葱 |返回:歌王TXT下载,歌王epub下载


  10月30号。
  乐团比赛前一天。
  这天上午,白鸽张昊他们几个学生在学校做着最后的排练练习,林在山则一起床就跑去了电脑城,将坏掉的硬盘给换了块新的。
  9点半,林在山溜达着来到了东艺大,准备帮信徒乐队最后再把把关。
  一进校园,热闹的艺术节氛围便扑面而来。
  李孝妮引领的7ove和BM的两支摇滚乐队的大型海报贴的到处都是。
  后天,也就是11月1号,能容1万5000人就坐的东艺大体育场,将举行艺术节的闭幕仪式。
  闵州大学生乐团的终极决赛,也将在体育场内打响。
  从昨天开始,体育场就封场了,在做大型舞台的搭建工作。
  这几年,闵州大学生艺术节的规模和影响力越来越大,赞助商也越来越多,艺术节的各项活动都搞的有声有色。
  这次闭幕式乐团比赛的表演规格,光是舞台和音响搭建就耗资超过300万,完全是小型演唱会的水准了。
  其采用的形式也是演唱会的形式,学生需要购票入场。
  票价很便宜,大部分的看台票才10块钱一张。
  内场票也不过30块钱一张。
  离舞台最近位置的贵宾票才100块钱。
  15000张看台票和3000张场地票早就售罄了,2000余张场地内的赠票也都送出去了。
  后天下午,将有超过两万的观众到场观礼。
  这其中有90%以上的都是大学生。
  这次闭幕式的售票只针对学生,不向社会开放。不管是哪个学校的学生,都需要用学生证实名注册才能获得购票资格。
  不过有不少校外人士,包括一些高中生,都从转卖门票的学生手里买到了乐团比赛的门票。
  他们多是冲着天后李孝妮和BM的两支摇滚乐队来的。
  林在山作为信徒乐队的指导,只要信徒乐队能闯进后天的决赛,他便可以免费入场,在后台观赛。
  对于闯进决赛这个目标,信徒乐队势在必得,虽然这次来参赛的大学生乐团有上百只之多,但凭着这段时间的苦练,以及林在山的老道指导,信徒乐队的水平已提高了很大一截。
  就单首歌的表现力上来看,这些年轻人已经有了半职业的水准。
  张昊越来越富有激情和技巧性的高音靓嗓,加上林在山成熟多元化的作品,就是这支乐队最大的参赛利器。
  只要正常发挥,他们进决赛将是板上钉钉的事。
  虽然自信爆棚,但细致的准备工作还是要做的。
  这天上午,信徒乐队就一直在排练明天将要表演的初赛曲目《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间或着,还提振士气的唱了唱他们的安可曲《苍天在上》。
  为了确保华阴老腔能在乐团决赛上露脸,林在山调整了信徒乐队的参赛曲目。
  进入决赛后,信徒乐队第二轮唱的歌依旧是《天高地厚》——这首歌只要唱好了,将很有现场感染力,应该能保证他们进入最终的10强。
  到了10强最受瞩目的终极对决时,信徒乐队将和老腔团队联手上演《给你一点颜色》。
  如果能获得最终三强,信徒乐队最后的安可曲才唱《苍天在上》。
  林在山到排练教室时,信徒乐队正在排练着《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出乎林在山意料的,张佳乐竟然也在排练教室里观看信徒乐队的排练呢。
  ……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一切全都~全都会失去~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你的眼泪~欢笑~全都会失去~
  ……
  这首歌,信徒总共排练了超过200遍了,张昊唱的越来越有感觉,乐队其他成员闭着眼都能很默契的配合在一起了,歌曲已接近大成。
  尾声,由张昊掏钱请的音乐系女生帮忙录的佤族伴唱,更是将歌曲带出了超然朴实的意境。
  张佳乐听后很欣赏的为信徒乐队拍手称赞。
  “张总,你怎么来了?”
  林在山坐到了张佳乐旁边,示意信徒乐队继续排练,不要受他打扰。
  “今天上午没事,就过来看看你们排练。”张佳乐压低声音讲:“昨天小刘把你的情况都和我讲了,我真是有点受宠若惊,在山老师。”
  “哈哈,张总你说这话我可担待不起啊。这两天乐团比赛就要开始了,咱们还是先把这个比赛给搞好吧,等结束了咱们再多聊。”
  “好,我也是这个意思。”张佳乐转开话题:“信徒刚刚唱的这首《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也是你写的?”
  “对,是我很久之前写的了。那时去澜沧那边采风,认识了一些当地的佤族朋友。我受到他们纯天然的少数民族音乐的感染,就有了写这首歌的冲动和灵感。”
  “我听小刘说,你去很多地方都采过风?”
  林在山点头笑笑,“你也知道,我当年出了很多事,整个人其实是很颓靡的。被囚禁在城市的钢铁森林里,我实在找不到创作的灵感。于是我就像个假行僧一样,从南走到北,又从白走到黑,很多人认识我,但我更希望他们不知道我是谁,这就是我那时候的心态。我去了不少少数民族驻地,接触过不少少数民族的音乐,那段经历让我很受启发,收获良多。有时候想想,我真的觉得咱们国家少数民族的音乐要比汉民族的音乐精彩很多,但太可惜了,少数民族的音乐一直就没有发扬出来。就像佤族的这些音乐,就非常乐观精彩。你要去到那种地方,和当地人一起,没有任何的目的的去玩玩音乐,那才真是享受呢。”
  结合着上一世去各地少数民族采风的经历,林在山由心的同张佳乐聊了起来。
  张佳乐听得莫名感动,一个被城市人群黑成屎的摇滚天才,化身假行僧,跑去少数民族采风音乐,这事情想想就让人觉得振奋啊!
  林在山做的这些事,即便是张佳乐这样有身份的财富新贵,听起来都很是羡慕。去各地转转采风,接受并学习当地人的习俗文化,这对于有梦的男人来说,真是一件令人向往的事!
  “你这首歌用的佤族伴唱,就是他们当地人唱的歌吗?”
  “对,这就是最原始的佤族音乐。不过信徒唱的这个版本,是请东艺大音乐系的学生仿唱的。要是由佤族人来唱,会更有感觉。”
  “她们唱的是什么意思啊?”
  “佤族姑娘很可爱,最后这段是佤族姑娘唱给小伙子听的,是讲说:如果你爱上哪位姑娘,一定要好好保护她。如果有人想伤害她,你要用弓箭去射他。”
  “哈哈哈,真的很质朴可爱。”
  “少数民族音乐中有很多东西都是很原始很触动人心灵的,他们的很多音乐形式也是很动人的。就像是佤族的大鼓,很精彩。还有侗族的大歌,那种多声部、无指挥、无伴奏的纯自然和声,真是如清泉般闪光的音乐,是掠过古梦边缘的旋律。”
  被林在山忽悠的,张佳乐心里莫名的激动,他好想听听林在山说的这些民族音乐。
  他现在终于明白林在山为什么能将老腔和现代摇滚结合的这么好了。
  这个被岁月年华洗礼到无比沧桑大叔,吸收了太多民俗音乐的菁华。别说老腔了,可能更偏门的音乐,纳百川之容的他,也能将它们身上的闪光点给很好的挖掘出来。
  “我听小刘讲,你也去过我们长安采风是么?”
  “当然去过啊。我不是和你套近乎,张总,长安对我本人,以及我的音乐创作,都是一座非常非常重要的城市。对你们本地人来说,长安可能就是你们的故乡,是你们的家。但在我们这些其他地方的炎黄子孙眼里,那座十三朝古都,象征了太多太多的历史。每每去到那里采风生活,我都会有种梦回唐朝的感觉——当然这种感觉不是纯视像上的,而是一种精神气质上的。就我个人来言,我觉得中国再没有哪座城市有长安那样悲凉大气的历史底蕴了。”
  这个位面的长安,有点像另一位面的北.京,历史的痕迹与现代的元素交相融合,又多了上千年盛唐文化的底蕴,就像一条苍凉古老的巨龙,正在慢慢苏醒中,它身上的每一片龙鳞,都刻画着可歌可泣的炎黄历史。
  林在山这一番话,将张佳乐说的感动不已。他没想到,他的故乡长安,在林在山眼里竟是这般伟大!
  事实也正是如此,在中州强大起来的这些年里,很多其他州的国人都渐渐的有了心向长安的倾向。
  去长安打工的外地人也越来越多了,且这些外来打工者多是高精尖的技术性人才,最后都会在长安安家。
  据去年出炉的全国统计数据,到长安打工的外来人口已经超过了广城和申城,跃升到了全国首位。
  “你听信徒乐队唱那首《苍天在上》了么?”林在山反问张佳乐。
  “刚刚听了,很大气啊。”
  “那首歌就是我在长安写的。”
  “怪不得呢,我说你歌里为什么会有一场大雪悄然落下,所有爱恨就此融化的唱词。你们闵州根本就不下雪。”
  “老爹,你们在聊长安吗?”白鸽休息着,朝林在山和张佳乐走了过来。
  “是啊。”
  “你要不要把你之前给我们唱过的那首《长安长安》,唱给张叔叔听?”
  “你为长安写过歌?”张佳乐感兴趣的问林在山。
  “我为很多采风过的地方都写过歌。《长安长安》算是这里面非常有感而发的一首作品了。”
  这首歌当然有感而发了,原作者郑钧本身就是长安人士,这就是人家抒发对自己故乡情怀的经典作品。
  张佳乐立刻变得很兴奋,很期待的讲说:“林老师,我很想听听你这首《长安长安》!”
  ------
  【跪求推荐票!】
大家还在看:天域苍穹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灵域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