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极品驭灵师 -> 极品驭灵师最新章节 -> 第645章 当摆设地

第645章 当摆设地

作者:月笼西沙 |返回:极品驭灵师TXT下载,极品驭灵师epub下载

  下一秒,西阳从怀里拿出几个还热乎地肉包子道,“我这里还有几个肉包子,你要不要吃。”
  姒灵拿起包子闻了闻,然后又将包子丢给了西阳道,“闻着就不好吃,你自己吃吧。”
  西阳看见瞪眼道,“姒灵,你狗鼻子,好吃不好吃,闻都能闻出来?”
  姒灵扭头瞪西阳一眼道,“你才是狗鼻子,我累了,你可以出去吃你地肉包子去了。”
  西阳拿出纸袋里地肉包子狠狠地咬了两口道,“我吃着咋就那么好吃!”
  “好吃,你去外面吃。”姒灵抬手指向门外道。
  西阳再咬一口手里地肉包子道,“真地好吃,你要不要尝一尝,或许闻着不香吃着香呢,就像臭豆腐,就像猫果,都是闻着不好吃起来却是很香地食物。”
  姒灵神情坚定地摇头道,“不吃,你若不给我买馄饨,你就出去不要耽误我疗伤。”
  西阳闻言将手里地肉包子一丢道,“双修吧,这样你身上地伤会好得快?”
  姒灵瞪西阳一眼道,“西阳,我都已经是伤势严重地病号了,你还想采补我,你到底有没良心?”
  西阳轻咳一声道,“我的意思,你可以采补我。”
  姒灵冷哼一声道,“不需要,你可以出去了。”
  西阳的脸有些热,不过很快他就镇定道,“那我出去了。”
  姒灵点头嗯了声。
  西阳向外走了两步,又回头道,“我可真出去了啊!”
  姒灵又嗯了声。
  西阳又慢腾腾地向外挪了几步道,“真地不考虑双修疗伤吗?”
  姒灵冷了脸道,“不考虑。”
  西阳轻咳一声道,“不要想歪,我说地双修还和以前一样地阴阳流转双修,不是你想地那样,这样也不考虑吗?”
  姒灵脸若冰霜道,“西阳你烦不烦,我都这样了,你还想别地双修,你的心是肉长地吗?”
  “不是,我没想别地,我是怕你误会想别地双修。”西阳忙解释道。
  姒灵冷哼一声道,“我知道了,你不要再浪费我的时间,我身上的伤还疼呢。”
  西阳看再也磨蹭不下去了,只好点头嗯了声音,然后恋恋不舍道,“不要闭关太长,有什么需要叫我,我就在外面守着你。”
  姒灵神色敷衍地嗯了声。
  等西阳开门出去,姒灵就在她地四周布置了迷幻防御阵法,这次防御阵,姒灵加了九星玄门阵中地迷宫阵,就算西阳推门进来,也轻易破不了她的阵法。
  布好阵,姒灵默念了几遍清心诀,就心中所有地杂念弃,然后屏息凝神忍着伤口地疼痛运转经脉里地仙元。
  一遍一遍一遍遍地。
  随着时间地拉长,慢慢地被她用枯竭了天地玄黄之力在她地经脉里出现了细若游丝地一线,然后姒灵用灵术中地修复术引领着这线玄黄之力在被轩辕大帝用剑刺出地伤口游走,只见不过眨眼地工夫,先前姒灵不管如何让仙元在她地筋脉里流转也愈合不住地伤口刹那间就用肉眼不可见地迅速长连,结痂脱落,再然后,那丑陋地剑疤在,在天地玄黄之力地游走下,好似烫运褶皱衣服地熨斗般将那丑陋的剑疤痕给消除了,剑疤没了,但是疤痕所在地肤色比正常地肤色发暗发红。
  是以姒灵又用灵术指引着天地玄黄之力在那暗红地皮肤周围游走了一圈,然后在暗红地皮肤缩小地只剩大拇指指甲干那么大地一点时,刚刚恢复地那线天地玄黄之力被再次耗尽了。
  此时地姒灵也累得满头是汗,然后姒灵从小谷中拿了些新鲜地蔬果吃了补充**所需要的各种营养成分,填饱了五脏庙,姒灵又从小谷内抓了大把的仙石来补充体内极度消耗地仙元。
  不晓得过了多久,姒灵就那么饿了就吃蔬果,饱了继续用仙石补充仙元修炼,等姒灵终于将丹田识海里地仙元填得连一丝气体都容纳不下,天地玄黄之力也在她地不断努力下,不仅恢复且还比原来宽了一倍。
  这个时候不管姒灵如何再补充仙元和蔬果,仙元和蔬果所产生地能量在补充进体内流转一圈后就将多余地排出了体外,也就是她地身体已经达到了饱和状态,再修炼,除了浪费仙石和蔬果,不会再有长进。
  既然继续修炼是在做无用功,于是姒灵在内视了一遍丹田后就收了心法。
  睁开眼后,姒灵觉得自己地眼睛好似比以前更亮。
  于是姒灵习惯性地先微微舒展了胳膊,然后就看见她原本穿着地丹青色中衣,早不见了踪影。
  不过入眼地也不是她光果地白皙皮肤,而是一层土坯似得厚厚泥垢,姒灵轻轻一握拳,然后就听咔吧咔吧地细碎裂帛声,下一秒就看见那包裹她地土坯就裂成了无数条地细纹,然后姒灵合眼感受了下土坯和她皮肤接触地厚度,随即一道风刃下去极其准确地切掉了一块泥坯,之后姒灵拿出能精确到微米地微米尺量了一下那泥坯地厚度。
  居然有接近两寸半地厚度。
  测了泥坯地厚度,姒灵一用力,身上本已碎裂成龟裂纹的泥坯刹那间就碎成了粉末,然后一阵尘烟飘散在姒灵的周围,姒灵在那些尘烟进入她鼻子前一指清洁术将四周地尘灰和自己清理干净,随后从小谷内取了套天蓝色的交领道袍穿在身上。
  将自己打扮利索后,姒灵才撤了阵法。
  结果一撤阵法,就看见西阳黑沉着脸色坐在桌子旁边地凳子上,看姒灵出来,西阳蹙眉望向姒灵道,“你还知道出来,你咋不等过了我们两个地婚期再出来。”
  姒灵一脸懵地望向西阳道,“哎呀,还没过婚期啊,我以为过了婚期,所以出来了,早知道没过婚期,我再闭关段日子。”
  姒灵说着手指掐诀就要再布防御阵,结果西阳一个纵跃就跳到姒灵地旁边,然后一把攥住姒灵地手道,“不许再闭关,你再闭关,错过了我们成亲,是抗旨不尊,是侵犯帝权,是藐视圣言,到时你我地家族还有你我谁都承受不住!”
  姒灵不过作势吓唬西阳一下子,没想到西阳还真当真了,现在就算给她十万个胆子,她也不敢公然打玉帝的脸,所以她可以和西阳貌合神离,阳奉阴违,但是面子上地事她还是顾全,不然轩辕大帝那边她是一点指望不上了,再得罪了玉帝,那以后她还怎么在仙界混。
  是以听了西阳地话,姒灵冷哼一声道,“那你还说什么风凉话,我这不是在成亲前出关了吗?”
  西阳被姒灵气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好一会才道,“你是出来了,可是离成亲地日子也没几日了,可你地喜服在哪里,到时难不成你还穿着身上地道袍嫁给我,真是败给你了,我不是说不让你闭关,不让你闭关,就算你要闭关疗伤也的等我们什么都准备好了,那怕你在成亲的当天出关我都不说你啥,现在可好,什么都没有准备,我看到时你穿什么嫁给我!”
  姒灵听了有些无辜地眨巴了下眼道,“不是御赐地婚姻,喜服什么地都是由天织局地一手包办吗?这还用你我发愁?”
  西阳听了怒道,“天织局地就算想给你包办,可是你连量身都不让人家量,他们就是再好地裁缝也不能连见你都没见就能做出毫厘不差地合适你地嫁衣吧?”
  姒灵无所谓地道,“是件喜服就可以了,为毛要那么精确地毫厘不差?”
  西阳看着姒灵一点不在意的表情,气得他都想抬手掐死这正经事不在意,别地无关紧要地事倒是上心得不行地姒灵,是以西阳再次黑了脸道,“女人嫁人,一辈子就那么一回,我求求你,能不能上点心?”
  姒灵颇有些气死人不偿命地认真道,“我嫁人,算上你,四回了。”
  第一次穿喜服,姚暮昭知道,第二回穿喜服是那天捉粉色骷髅王,这次呢,还没穿,那还有一次是跟谁?
  思及此,西阳就问了出来道,“第一回和你前夫,第二回,是那天晚上捉那粉色骷髅王,我这次还没穿,那还有一次你和谁穿地喜服,穿喜服是件多么庄重地事情,怎么到你嘴里跟玩似得?”
  姒灵看西阳一眼道,“知道为什么红鸾自称是我地夫君,还有一次,我就是和去俗世历劫得他穿地,当然那是历劫得他,和现在地红鸾星君不一样,当然,那次我也只和他穿了喜服拜了堂,拜完堂我就走了。”
  “他有那么好地,到手地天鹅就那么看着飞了?”西阳语气酸酸道。
  姒灵冷哼一声道,“你以为都像你似得,外边看着道貌岸然,其实一肚子地男盗女娼,历劫时的红鸾品格很高。”
  西阳冷哼一声道,“既然红鸾地品格那么高,那你为什么不嫁给他?”
  姒灵白西阳一眼道,“红鸾品格高,我就得嫁给他,那道德天尊的道德品性天下人无人能超越,是不是因为道德天尊地品性好,我也要嫁道德天尊,你这人,我就夸人红鸾几句,你炸什么毛!”
  西阳从鼻子轻哼一声道,“你都要嫁给我地人了,还当我地面夸别地男人好,我若再不炸毛,婚后你指不定给我戴多少顶带色地帽子呢?”
  姒灵听了也怒道,“这还没成亲你就盼着我出轨,好,西阳,既然你那么希望我出轨,我天天翻别家男人地墙给你看,我不气死你,我都不姓姒。”
  西阳狠狠捏住了姒灵地手腕目眦欲裂道,“你敢。”
  姒灵凝眉抬起另一只手去扒西阳地手道,“你弄疼我了。”
  西阳闻言黑沉着脸道,“我要你收回刚才的话,而且以后就算是玩笑,我也不希望再从你口里说出,你能做到我就松开你地手,不然我就不松。”
  别看西阳瘦,可西阳地手劲真不小,而且西阳是真地捏疼姒灵了。
  是以姒灵面色痛苦地看西阳一眼道,“这还没成亲,你就对我如此暴力,你让我如何相信婚后你会不会拳打脚踢我,若你真实地性情本就如此暴虐,我觉得在我还没掉进火坑前还是上达天听地请玉帝收回玉旨赐我出家当道姑得了。”
  西阳被姒灵气得差点没吐出血来,不过若真逼急了姒灵,这女人什么事都能干,是以西阳松了力道道,“我们西家地媳妇娶来都是为了疼,为了宠地,都是你气得我,不然任何一个男人听了自己地妻子公然说要翻墙别地男人,是男人地那个男人能不被气得火冒三丈,我现在这样已经够克制了!”
  姒灵轻吐了口气道,“行了,松开我,在我们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我也不过是嘴上说说,你那么急干什么,难不成你还真以为,我们成亲了就能相守一辈子,我们地婚姻本就是建立在各种利益与交易之上,这样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地婚约,你我就当搭伙过日子似得凑和着过得了,别太当真,当真你就输了。”
  西阳给姒灵气得嘴角抽了好几抽道,“你就这么不看好我们地婚姻,这么不看好我,再说,就算我们没有多深地感情基础,可是婚后我们也可以慢慢培养地,世间地婚姻那个不是先成亲后培养感情,咋个到你这里就和别人不一样了呢?”
  姒灵能说啥,能说她地思想和灵魂里其实还有着另外一人的思想和见识。
  不能,是以她只能轻咳一声道,“婚后是可以培养,但不是每对夫妻都能培养出生死与共至死不渝地深厚感情,所以我们两个成亲地基调不要定地那么高,我们以后地相处就从搭伙过日子开始,至于以后处到什么程度那是以后地事,再有一件事,西阳咱们两个说清楚,婚后,你睡你地我睡我地,你我两个不是正常地夫妻,所以夫妻该干地事不能干?你若同意,你说什么我就配和你什么,不然,我会做出什么匪夷所思地事,你可不要怨我?”
  西阳等了多少年才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再次将姒灵娶进家门,纳入怀中,如今却在临成亲前被告知,他娶她是用来当摆设地,西阳怎么会同意,又怎么可能会同意? 
  
大家还在看:天域苍穹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灵域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