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骄阳似我(上) -> 骄阳似我(上)最新章节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作者:顾漫 |返回:骄阳似我(上)TXT下载,骄阳似我(上)epub下载

    我做了个艰难的决定。
    ——我必须调回财务部去!
    “理由呢?”
    林副总看着我的调职申请书,头也不抬地问我。
    “上面都写了啊。”
    “专业不对口导致近期工作效率低下?”他点点头,爽快地拿起笔签了字。
    “……你也不挽留一下?”
    “天要下雨,女朋友要换部门,我有什么办法。”他被我瞪笑了,把手里签好字的申请书给我,“拿去吧,交接一下工作,明天生效。”
    我拿过申请书正要出门,身后传来他悠然的声音:“对了,今年各管理部门的年终奖不再统一标准了,按部门绩效发放。”
    我登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管理部和财务部哪个多?”
    “你刚刚离开的部门。”
    “……那我算哪里的人?”
    “哦,已经不算我的人了。”林副总很是无情地告诉我。
    “……”
    为什么在一起还不到一周,我就有一种所遇非人的感觉呢?
    殷洁对我不声不响就换了部门的事情百思不得其解,午饭的时候差点拿筷子敲我脑袋,“你脑洞是多大啊,发年终奖前换部门。哎,我说,你是不是受不了林副总的某骚扰了?虽然林副总是大帅哥吧,但是如果你不喜欢那也很烦恼哦。”
    我“噗”的一下就喷饭了。
    咳了好一会,趁殷洁她们不注意了,我掏出手机发短信给林屿森,“有人说我是受不了你的骚扰才换部门的。”
    很快林屿森回我:“殷洁?”
    糟糕!好像我无意中出卖了队友?我心虚地看了正在扒饭的殷洁一眼,连忙回:“不是……道听途说。”
    好一会,林屿森回:“哦。”
    呃,这算什么回复?
    难道他还真的介意了?
    我忽然有点苦恼,第一次跟一个人正正经经地谈恋爱,有时候我实在不懂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啊。
    下午上班的时候我偷偷观察了他好几眼——你看,我就说工作效率低下吧,和自己的,呃,男朋友一起上班,好像真的很分心。
    可惜还没看出个所以然,因为有客户到访,副总办公室的百叶窗就放下了。窥探无能,我只好认认真真地和新人们交接起工作。
    蒋娅走了后我们部门来了两个新人,都已经上手了,而且我毕竟只是换部门不是离开公司,所以交接难度并不大。
    下班前我终于找了个机会跑到了他办公室。
    林屿森正站在书架前翻阅资料。
    “你不会生气了吧?”
    “生什么气?”
    林屿森从资料中抬头,很诧异地看着我。
    没有最好啦,我哪会主动提,胡乱应付过去,“哦,就是我换部门的事情。”
    “调你过来本来就是我私心,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他温温和和地笑着,目光回到了资料上,“过来点。”
    “嗯?”他低头看资料的样子让我毫无戒心地走近了几步。
    “今天是你在管理部的最后一天。”
    “是啊。”
    他点下头,然后毫无预警地,单手合上了资料夹,微微侧身,低头,在我唇上落下了一个吻。
    温热的触感一触就走,他微笑着看着我,“好了,我也不算白担了虚名。”
    我感觉我被雷劈了。
    傻愣愣地站在那,居然还能问他,“什么虚名?”
    “骚扰啊。”
    林屿森微微地笑着,抬手帮我把几缕杂乱的发丝别到耳后,很温柔地提醒我,“明天要去财务部了,今晚就不要加班了,好好休息。”
    混……蛋……啊……
    我脑海中一时只出现了这三个字。
    我怎么也想不到,我的初吻,居然是在办公室,以“被骚扰”的方式丢失的。
    我想我看着他的表情一定很悲愤,他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了?你的表情,好像……想揍我一顿?”
    我悲愤地说:“谁的初……是在办公室以被骚扰的名义丢的都会想揍人的,你长得再帅也没用!”
    “虽然不意外,但是还是很高兴。”他的眼神专注地落在我唇上,好像完全没抓住重点似的,长臂一伸,揽紧我的腰,居然再度低下了头。
    这次再也不是那么轻柔地一碰就走,明明已经靠得那么紧,他的手掌却仍然强硬地把我带向他的身躯,男性的力量让我下意识的推拒毫无作用,他辗转地在我唇上流连着,耐心十足毫不着急,让我终于喘不过气来,任由他长驱直入,来来回回地扫荡……
    之前那次,我来不及思考他就离开,这次有这么长长的时间思考,我的脑袋里却完全乱成了一团浆糊,连手脚都好像不听使唤了。
    等他终于退出我的唇舌,我发现我不知何时竟被他抵在了书架上,两手正紧紧地抓住他的西装袖子。
    他揽着我的手仍然没有松开,头埋在我颈侧,发丝落在脸颊上,痒痒地乱人心神。
    “糟了。”好久以后,他平静了呼吸,很温柔很没有诚意地在我耳边说,“第二次也是在办公室被上司骚扰,怎么办?”
    医学院第一禽兽什么的,方师兄诚不我欺。
    ——以上,是睡眠不足的我第二天早上从内心深处得出的结论。
    出于必须在林屿森上班前就把个人物品搬到财务部和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这两大原因,我七点钟就用手机把殷洁骚扰到了办公室,帮我一起搬东西。
    殷洁睡眠不足地嘀嘀咕咕,“你真是脑洞大啊,春节还有几天啊你换部门。”
    我长吁短叹地说:“我复杂的内心世界你是不会懂的啦~”
    “我只知道你奖金少了千把块!”
    会补回来的,放心吧!
    她忽然两眼放光状,“你手机什么时候换新的了啊?”
    我摆放东西的动作停了一下,过了一会回答她:“……哦,前几天。”
    “好端端换什么手机啊,前面那个不能用了?”
    “嗯,掉了。”
    殷洁顿时一脸同情地看着我,随口问:“那你怎么还有我号码?”
    “……”
    财务部陆陆续续有人来上班了,我也不想再和她纠缠这个问题,把她推了出去,“好了好了,回你办公室上班去吧,午饭我请哦。”
    “大餐?”
    “食堂。”
    我换部门有点突然,财务部的同事们看见我都很吃惊,神色间多少有些揣测和好奇,我深深觉得,他们大概和殷洁一样也想到那边去了。
    果然,茶水间里琪琪就很含蓄地安慰我说:“你回来最好啦,我们这本来就缺人,清清静静工作比什么都好。”
    我微笑点头表示同意。
    转身我就报仇去了,短信给林屿森:“副总你要注意形象啦,大家都觉得我是为了躲避你的魔爪才换部门的!”
    然后我一扫昨天的败势(?),各种开心地工作去了。
    忙碌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下班音乐声响起,我忽然意识到,今天好像到现在为止,林屿森都没回我短信?
    我低头去包里找手机。
    周围的同事们都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都已经站起来了,这时却又忽然非常一致地坐了回去,一齐做出一副专心做事的样子来。
    怎么回事?
    我拿着手机抬头往门口看去,只见林屿森林副总正单手插兜迈着随意的步伐走进我们办公室。
    他好像全没注意到办公室诡异的气氛似的,非常自然地走到我办公桌旁,“下班了吗?今天我们去和师兄吃饭。”
    十分钟后,我坐在林屿森的车上,对他进行了严厉的谴责,“你跑去我办公室干嘛?”
    “刚刚我在办公室看见了厂区办公室的小张,他不在自己的岗位上,去你们办公室干什么?”
    他的语气颇有点高层质询的味道,我立刻很有同事爱的代为解释,“他去接琪琪下班啊,都已经下班啦,这没关系吧。”
    “当然。”林屿森理所当然地说,“所以我为什么不能接你下班?”
    然后他一副沉吟的样子,“现在他们应该不会觉得你是躲避我骚扰了吧?”
    ……
    是啊,不会了。
    阁下已经正名了……
    唉~~~男朋友这种生物,都这么难搞么?还是我身边的这只比较特别==
    就这样……
    经过神一般的第一天,我在财务部的日子,顺利地、平和地、友好地……展开了……
    很快我悲伤地发现,虽然换了部门,但是工作效率好像也没提高多少——企业邮箱可以做证。
    这方面林副总做了个坏榜样,我到财务部后的某天,他往我的邮箱里塞了一份奇怪的东西。
    居然是他全部的个人简历,哦,不对,也许说是自传更贴切一些,生日啊籍贯啊,各种求学工作经历啊,还附带各阶段照片的。
    我津津有味地看完了他精彩的自传,拿起电话拨他办公室的号码,小声地说:“你给我的是什么啊?干嘛给我这个?”
    “嗯,产品使用说明书?让你了解一下你男朋友的功能特点。”
    “……可是你不用把你会修灯泡都写上去吧。”
    “哦,那是具有代表性的家用功能。对了,我缝针打结也都不错。”
    “……那你写自己的感情经历是为了告诉我你有被退货的经历吗?”
    “聂小姐你的中文理解能力是不是有问题?那是感情经历么?”
    谁叫你把被老师拐去相亲的事情都写上去了。
    我忍住笑很严肃地说:“当然算。”
    “那是目标客户不准确,本产品主动撤出市场。另外提醒尊敬的客户,以前本产品的功能并未全部开放,聂小姐,希望你能充分开发,积极使用。”
    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他最后那个“积极使用”充满了浓浓的……调戏的味道==,我连忙转移话题,故作严肃地问:“你不要糊弄我哦,快详细交代你那段黑历史。”
    他有些哭笑不得地说:“什么黑历史,再清白没有了,稍等。”
    话筒那边传来敲门声,大概是有人找他有事,我也不着急,他不挂我也不挂,就夹着话筒飞快地做了一笔账。
    话筒里传来他和对方的交谈声,很快他的声音再度清晰:“在美国读医学院的时候,有次一位相熟的华裔教授忽然喊我去吃饭。”
    他话到即止。
    我想起他以前说自己忙的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有些好奇地问:“你们医学院真的那么忙啊?”
    林屿森轻笑:“没现在忙。”
    呃~~~人家说谈恋爱智商会下降,我却觉得我智商突飞猛进了,比如说现在,我就从林先生那拐弯抹角的话里,忽然理解了他要表达的意思……
    不过我果断装没听懂,“哎,你这么忙我就不跟你说了。”
    迅速地挂了电话后,我想了想,笑眯眯地从自带的U盘里翻出了自己的求职简介给他发了过去。结果他回复我一句:“看来聂小姐没有好好学习?”
    “……”学霸很了不起吗?!
    我恼羞成怒地回:“只是让你了解一下你目标客户的特点。”
    “多谢好意,不过不用了。我对我目标客户的了解比你想象的多很多。”
    “是吗?比如?”
    “比如,我知道我的目标客户今晚想去吃东北菜。”
    ……
    林先生,你可以去买彩票了,真的!
    唔,自从我和林屿森先生互相发送“求职简历”后,公司的邮箱就被我们彻底的公器私用起来,主要的用途就是——说废话。
    春节前最后一天上班,大家都没什么工作热情,我也懒懒散散地做着账,忽然看见一笔大额支出下,有林屿森的签名。
    于是我很不务正业的停下工作,打开邮箱发邮件给他。
    “林屿森,我发现你名字里好多木头,难道你五行缺木?”
    一会我收到回复。
    “木头太多只会缺光照。”
    我忍不住嘴巴弯了弯,想了想回复:“那么多木头靠刚刚出生的太阳,光照是不够的呀……”
    曦光,就是晨曦之光嘛,那是肯定很弱的。
    这回过了好久都没有回复,我等了一会儿,找了个事由跑去他们办公室,玻璃门里他正和几个客户在商讨什么。
    安心回到自己座位上,埋头做了一会事,不知怎么的忽然灵犀一动,又打开了信箱,果然他的回复已经静静躺在里面。
    我打开,看见他说:我等你送我一轮骄阳。
    《骄阳似我》
    上册完                    
大家还在看:天域苍穹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灵域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