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蝴蝶飞飞 -> 蝴蝶飞飞最新章节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作者:胭脂 |返回:蝴蝶飞飞TXT下载,蝴蝶飞飞epub下载

    第二天刚一上班,蓝冬晨就拨通了钟小印的手机。
    他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这个时候他还要烦扰她?
    钟小印的心一阵悸动。
    办公室里的人都在观望她,她狠下心来将手机铃声转为静音。
    不一会儿,她的对讲机又响了。还是蓝冬晨。这回不能不接了。
    “你好,我是钟小印——”
    “我在停车场,你来一下。”
    钟小印起身快步走到楼道里,她不愿总是成为人家的谈资。
    “对不起蓝总,我在上班。”
    “想让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去拽你吗?如果想,你可以选择不来。”
    “好,……我就来。”
    待钟小印上了车,蓝冬晨话也没说,一脚油门将车开离了停车场。
    他们两个的脸和眼神分别开向相反的方向,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对冷战中的恋人。
    端详着车开过的路程,钟小印摸不准蓝冬晨的目的地。总不能这样在大街上闲逛吧?
    “你要带我去哪儿?”
    “去找吕辛!”
    “找吕辛?”
    钟小印不禁动容。在这个时刻他找吕辛做什么?
    “是,我去向他说,我爱你。我一直都爱你。然后,叫他放弃结婚!”
    “即使他肯放弃,我也不会放弃!”
    “只要他放弃了,你还由得你吗?我说过的——我要娶你,没有人可以阻挡。”
    由始至终,对他的爱都是感动于他一如既往的坚贞。他有足够的能力让她相信,跟他这种倔强进行抵抗,哪怕你是凝聚起万钧雷霆,最终也会落得溃不成军。如是的话,她岂不是又一次地伤害了吕辛?
    如果,大胆地爱一个人是以伤害另一个人为代价的话,钟小印认为那还不如不爱,何况,要伤害的人是她百感内疚的吕辛。
    不可以!钟小印在心底大声地否定。
    “你是在跟两个人挑战。吕辛不会放弃,我也不会放弃,输的人肯定是你。不是没有人可以阻挡你,而是没有人可以阻挡我和吕辛。”
    钟小印的话说得非常坚决,像是印透白纸的黑字,清晰而不可更改。
    “为了我妈妈和薇薇的事,你在恨我?”
    “没有爱哪来的恨?”
    “你不爱我?”
    “不爱!”
    “可我爱你。那天,小红在办公室学的话是我说的。我的意思只是——我没有跟麦乐乐说过我爱你,而且,我以前也认为我爱一个人没必要跟别人说,现在,我发现我错了。我要对大家说,我要对每一个人说,这样,你才能知道!所以,我现在想带你去找吕辛,我要第一个告诉他。”
    “不行,你不可以伤害他!”
    钟小印急急地说。
    “这就是你要结婚的理由?”
    蓝冬晨逼问。
    “不。是我爱他。”
    说话的同时,钟小印的眼泪不听话地流了下来。
    蓝冬晨一个急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然后,温柔地替她抹去眼泪。
    “每一次见到你哭,我的心都像碎了一样,我难道对你来说,就只能带给你眼泪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宁愿离你远一些,让你看不到我。”
    “我求求你,不要去伤害吕辛好吗?”
    在心里构建的罗马大厦竟一夜塌崩,她越是怨恨自己的懦弱越是控制不住眼泪的流淌,钟小印已经泣不成声。
    “小印,你不要再哭了,请你听我说,好不好?我从来也没有想过伤害吕辛。我这样做就是为了让他以后不受到伤害。你是爱我的是不是?我也是爱你的。现在我们还不告诉他,将来他要是知道了他会更伤心的。”
    “你再让我好好想一想,我总觉得,我不能对不起吕辛。”
    回到了酒店办公室,蓝冬晨决定先要让妈妈分享一下他的快乐。
    现下,金薇薇已经和雷雨到新西兰旅游结婚,妈妈也不会再有不让他和小印在一起理由。妈妈一向喜欢小印的,她要知道小印会嫁到他家做儿媳不知会有多开心呢。
    “妈,想和您说件让您高兴的事——”
    “哦?难得啊,难得儿子打电话报喜啊。什么开心的事让你等不到下班回来告诉妈妈了?快说来听听!”
    “妈,小印……和我结婚的事!”
    “什么?小印和你结婚?她答应你了?她怎么可能答应你?”
    电话那一端充满了疑惑。
    “还没有。我刚刚和她谈过,她说她会想想。妈您放心,我一定会让她决定下来的。”
    “她还没有答应你?这就好了!冬晨,妈想跟你说,妈不同意。妈不能答应你和小印结婚。”
    “为什么,妈?您不是一向喜欢小印的吗?薇薇都走了,和雷雨去了新西兰,您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吕辛啊,妈为了吕辛不能答应你。当初,你和薇薇交往了8年,妈要你和她结婚是为了让你承担责任。现在,吕辛和小印已经定过婚,甚至,连结婚的日子都定了下来,妈怎么可以让你去破坏人家的好事?”
    那一端的口气不容置疑。
    “妈——”
    蓝冬晨沉默了一下,他握着话筒的手收紧了。他在想,要不要说出下面的话。
    “妈,我一直猜测,您不要小印和我在一起是另有原因。”
    电话那一端沉默。
    “您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不爱薇薇,小印也不爱吕辛,强行让我们各奔东西肯定是有什么重大理由。她没有爸爸,该不会——我们两个也像电影里演的是兄妹吧?如果是的话,妈您告诉我,我没什么不能接受的。我很爱她,但我也不可能排斥她是妹妹的事实。如果您不告诉我的话,明天,我就带她去做DNA分析。她若是我妹妹,我自不再提此事。她若不是我妹妹,这一次,妈妈请您原谅儿对你的不孝。我要娶她,谁也不能拦阻。”
    电话那一端依然沉默。
    蓝冬晨没有挂断电话,他等待着妈妈给他一个回答。
    “她不是你妹妹——”
    他妈妈终于开口了。
    “你也不必带她去做什么DNA。原因没有其他的,只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反正妈不同意,如果你要一意孤行,妈也无能为力。……妈老了,唉!”
    临了,蓝母重重地叹息一声,像是有很多无奈很多感慨。
    事情的转折往往出人意料。
    被蓝冬晨说动的钟小印一下又恢复了以前的态度,她坚持要和吕辛结婚,并且,既不肯私下再见蓝冬晨的面,也一口回绝了蓝冬晨的所有要求。蓝冬晨知道,这肯定是他妈妈在背后狂挽潮流。
    落叶和枯枝摩肩接踵地回归到大地的怀抱。寒冷也像不好的心情或一首令人流泪的曲子一样明目张胆地膨胀得到处都是。
    转眼已到吕辛迎娶钟小印的日子,看着墙上的钟表,时针一刻一刻地逼近那个喜庆的钟点,蓝冬晨一筹莫展。
    她的蝴蝶,她的手机,她的长发,她的眼神,她的吻……
    妈妈、金薇薇、雷雨、麦乐乐、小红、酷儿、安沛……他们现在都在婚礼现场。那儿应该是一个热闹的地方。
    新娘穿着曳地的婚纱,捧着洁白的鲜花,新郎系着优雅的领带,挽着身边的女人款款走过红地毯……
    这一切晾晒在蓝冬晨的眼前,他的眼睛渐渐潮湿,模糊……
    “冬晨,你怎么还在这里,难道,你真的想就这样失去她吗?”
    小康闯进他的卧室,看着衣衫不整仰面朝天的冬晨。
    从小到大,他们两个就在一起。虽然他只是他的助理,但是,兄弟之情早已根植于他们的血脉。看着蓝冬晨神悴影枯,小康犹如身受。
    “失去她又怎样?我还有工作,我还有事业。没关系的小康,会过去的。这种不好受很快就会过去的。”
    说罢,蓝冬晨强撑了精神,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不想让人看到他不精彩的一面。
    “真的?失去她还有工作?工作和事业比她都重要?”
    “是。有的是比她更重要的事!”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不说了——”
    小康学着蓝冬晨的样子耸耸肩膀。
    “什么意思?小康你在跟我卖什么关子?”
    “看你急的,还说不在乎呢!”
    说着,小康附耳对蓝冬晨说了一番很长的话。
    吕辛和钟小印的婚礼无疑是盛大而又浪漫的。正像蓝冬晨想象的那样,所有能到的嘉宾都列席参加,所有能在婚礼上用上的排场也都进行了铺陈。
    当蓝冬晨踏上礼堂的第一节台阶时,婚礼进行曲已然奏响。
    钟小印穿了一身洁白的婚纱,头上的礼帽飘拂下一层花样的丝帘,从她的额头一直盖向她的颈部,在吕辛的眼里她显得格外的娇媚与动人。
    吕辛的手上已拈好了指环,他练习了无数次的动作,就为了这一刻能牢牢地套上钟小印的玉指,陪伴她一生一世。
    手,已然在他的手里,他的指只要向前一推,这个值得纪念的动作就要完成了。
    “等一下!”
    忽然,有人喊。
    所有的人都向门口望去。
    蓝冬晨的身影遮住了外面的阳光,大家只能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影立在那里。
    “冬晨——”
    同时叫他名字的是两个人,两个女人。
    一个是她的妈妈雅鹃,一个是吕辛的妈妈叶婉莹。
    “为什么,你们两个长辈为什么要这么做?上一辈的恩怨为何要记在我们下一辈的身上?没想到,书本里写的故事今天会在我的身上上演——”
    “冬晨,你……都知道了?”
    “是。是小康问了他爸爸,才知道了这一段年代久远的故事。关于这个故事,我不想再说什么,我只想在这个时刻问一问我心爱的人,如果,她还爱我,就请大家不要阻拦,我要带她走,带她去找她真正的爱。”
    说完,蓝冬晨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钟小印,在距离她1米的地方站住。
    “请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爱我?”
    钟小印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只将目光看向了吕辛。这是她和吕辛的婚礼,他为什么还要出现?事情真的像他说的,他的妈妈和吕辛的妈妈是为了不让她和他在一起才千方百计地阻挠吗?即使是这样,那吕辛对她的爱也是真诚的。现在,只要她一回答,所有的事情都会像刻录好文件的磁盘一样永远不可能有所更改。这一刻,钟小印犹豫了。
    时间过了一分又一分,足足有半个小时了,钟小印还是没有回答。
    不要再让她为难了。也许,真如她讲的一样,她是爱吕辛的。人,有时也会被别人执着的爱打动,使原本不爱的心渐渐变得适应性的爱了。钟小印也许就属于是这一种。
    蓝冬晨默默地转过身,一步一步地向外大踏步地走去。他的心里现在已没了遗憾,至少,他让她知道了他是肯为了争取这份爱而勇敢地走到她面前。
    将要踏过最后一块砖了,将要永远地告别和她在一起的过去了。就这样离去吧,给他们世上最美好的祝福。蓝冬晨心里暗暗地祈祷。
    突然,一阵悦耳的铃声唱了起来。声音好像来自于他的衣兜。
    蓝冬晨迟疑地在最后一块砖的位置停了下来。
    他取出了手机。
    是小印!
    是小印的号码!
    是小印拨通了他的手机!
    这是他们两个天涯海角的维系!
    一个漂亮的旋转动作,蓝冬晨像是一个受训多年的长跑队员,发了疯似的向小印跑去。
    这一刻太漫长了!
    等待这一刻等得太长久了。
    他要冲过去紧紧地紧紧地抱住她,让时间永远停驻在这一秒,让美好永远构筑在心田。
    “嫁给我吧,我向你求婚!”
    过了许久,蓝冬晨对着被他抱得失去知觉的钟小印说。
    “不!”
    看着蓝冬晨再一次瞪大了的眼睛,钟小印淘气地笑了。
    “我还没有还完你的钱,我不可以嫁给你。”
    “太不公平了吧?你要嫁给吕辛就不用还我钱了吗?”
    “也不是啊。我嫁给谁都会记得还钱的事,只是——”
    “只是什么?”
    蓝冬晨看着她。
    “只是——我谁也不会嫁了,只会嫁给你。所以,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再——”
    “你敢啊你——”
    蓝冬晨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像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喂,你们两个不要在这里打打闹闹了,最应该打打闹闹的应该是我呀!你抢了我的老婆,这账我该跟你怎么算啊?”
    吕辛在一旁插嘴。
    “还说呢,要不是你一天到晚打电话向你妈诉苦,你妈怎么会找我妈?我妈又怎么会总拦着我!要不是小康告诉了我,我可就惨了。”
    蓝冬晨假装埋怨他的样子,可是眼睛里却掩饰不住无比的兴奋。
    “唉,冬晨啊,我妈和你妈到底有什么恩怨啊?”
    吕辛拉过蓝冬晨悄悄地问。
    “我可不能告诉你,你妈太厉害了。连我妈都怕她,要让她知道了我告诉了你,还不把我——”
    蓝冬晨做了个刀割的动作。
    “你们两个在那里嘀咕什么呢?”
    蓝冬晨和吕辛转过身来,同时笑着指向对方说:“你问他吧!”
    (全文完)                    
大家还在看:天域苍穹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灵域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