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电子书 -> 宫·野蛮王妃 -> 宫·野蛮王妃最新章节 -> 32.坠落抑或是堕落

32.坠落抑或是堕落

作者:朴素熙 |返回:宫·野蛮王妃TXT下载,宫·野蛮王妃epub下载

  "真让人担心啊。"皇后叹了口气说道。
  太子、太子妃一离开,整个康宁殿的气氛马上又恢复了从前的肃静和沉闷,空气凝滞堵塞人的胸口,憋闷。
  "两个孩子看上去关系还不怎么样,也不知道在亲家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国王听了有些不很耐烦:"信儿从小就认生,要和人亲近还需要一些时间,皇后不用太担心。"皇后不很满意丈夫的回应:"那段时间越短越好,难道殿下不也是那么希望的么?""当然,但那也要看信儿自己,我们着急不来。""殿下您总这样……"皇后还想继续说下去,国王却把话锋一转,说道:"朕想为过世的兄长追尊(所谓追尊,即给未等登基就过世的王位继承人封王的仪式)。""什么?"皇后大惊,合不拢嘴:"……您说什么?追尊?""追尊"两字像一阵狂风,把她对太子夫妇的担心刮得一干二净。
  "兄长在当太子时过世,所以现在朕以国王的身份,替他追尊也是应该的,再说,从前在朝鲜时期,不也有很多太子在死后被追封了王位么。"国王解释道。
  "可是,朝鲜时期的追尊都是儿子继位后给父亲办的,您给兄长办,恐怕不合适……"皇后沉吟道,"莫非……您是为了嫂子?"国王的脸色立时阴沉了下来:"嫂子?你说谁?"谁也看不见,此刻放在裙下的皇后的手,攥得有多么紧,以致透过皮肤能够清楚看见雪白的关节和幽蓝的血管,战栗着,带着不尽的愤怒和怨恨。
  "义嫔……您兄长的妻子,您的嫂子,除了她还有谁?""皇后,你到底在说什么?"国王的脸挂着冰霜。
  "过世的夫君一旦被追尊成王,义嫔也能正式以太后的身份住进宫里,律儿的封号也可以从’君’升为’大君’.最要紧的是,到那时你们俩便可以不冒风险,每天在宫里见面了。"一席话让国王震怒无比:"皇后!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皇后的脸却是出奇的平静,没有愤怒,只余忧伤。
  "到底殿下您还要……"两人的视线短暂交汇在了一起。
  "……还要把臣妾逼到怎样一个境地。""唉,宗亲学生会是个什么东东?"我问李律。
  首先回答我的却是李信:"听名字还不知道?不就是几个王室子弟闲得无聊凑在一起,给自己取的名字。""啊,那这是学习小组咯?"我故作聪明。
  "呸,学习小组?吃喝玩乐小组差不多!"我和李律并排走在前面,李信则虎着张脸跟在后面。我不敢回头看他,一想到刚才和他的争吵,心里还是刺痛。
  李律拍了拍我的手背,带着得意的神色说:"我就是宗亲学生会的会长,小新娘。"他的表情就像是和妈妈炫耀"我当了班长"的小学生,那么可爱,我恨不得伸手要去摸摸他的脑袋,——"哟,律儿真了不起!那信儿呢?信儿不是你们学生会的么?"李律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不不,我们不收信儿入会。""噢,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们这个学生会很危险,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哟,为什么?"我来了兴趣,一脸的山花烂漫样。
  "这个要对小新娘保密。""为什么嘛?!"我不依不饶。
  "因为这是一个危险的组织。""哼!坏蛋,不跟我说!"宗亲会,多么奇怪又复古的名字,难不成会员们也和古人一样,聚在一起熟读四书五经、吟诗作画?
  我正想着,李律温情地指着外宫一间亭阁说:"到了,就在那里。"那间亭阁早已年久失修,据说是从前招待宫外来人的地方,现在已废弃不用,正好被宗亲会用来当了秘密根据地。
  嘎吱吱。
  李律推开那扇破旧的木门,里面坐着的一群少年同时望向了我们。
  顿时,我打消了所有关于四书五经、吟诗作画的念头。
  这这这,眼前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分明就是一群嬉皮士么。我诚惶诚恐地打量着他们,有人顶着漂洗得泛白的拖把头,有人穿着千疮百孔的牛仔裤,打着牛魔王一样的鼻环,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电吉他;也有人长发披肩,穿闪亮的紧身皮裤;还有人十个指头有五个指头都套着硕大的戒指,晶光闪亮,我实在疑心那人是否连脚趾上也戴着戒指。
  呵,呵。我在心里干笑了两声:吟诗作画?申彩静你也太天真了。
  "你好哇,嫔宫娘娘。"其中一个人朝我招了招手,他的发型明显是在模仿"指环王"里那著名的绵羊头,看上去怪异又滑稽。
  "啊,你们好。"我极不自在地冲他们回摆了一下手,我的心情都跌到了谷底。
  那个玩电吉他的家伙拨着琴弦,说起话来也像在唱歌:"嫂子,我们之间,就不说敬语啦。"我也只好点头,看样子他们也都比我年纪大(我还没见过同龄人敢这么打扮的),再说了,这帮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我惹不起。没有思绪、脑袋一片茫然,我只有就这么静静待着吧。
  李律面容带着明媚的微笑,示意大家席地坐下,也招手让我坐到他身边:"小新娘,坐这里,我们这是私人聚会,不必拘泥礼节。"
  我听话地坐下,看他们随便地聊天玩笑,突然觉得他们其实也蛮可爱,特别在这沉闷无趣的宫里,能见到一些不拘小节、年纪又相仿的年轻人确实不容易。
  "那你们也能收我入会吗?"我半开玩笑地问道。
  "紧身皮裤"严肃地摇了摇头:"那不行,我们暂时还没有招收女会员的计划。""拖把头"把话接过来:"当然以后或者会规会有改订,但是现在,还不行。"李律仿佛陶醉在其中地笑了笑:"宗亲会就算改了会规,小新娘也不能加入。""为什么?""因为我们是危险的组织啊。"大家异口同声回答道,默契十足。
  "什么嘛?"我撅起了嘴,充满了沮丧、失望。
  这时有背景音乐"铮铮铮铮"响起,那电吉他手抖动着一头长发,弹得十分专注(说实话弹得真不怎么样,那吉他倒是看着相当昂贵)。
  "我们其实是一个乐队,我们要用音乐来改变世界,乐队的名字叫……"李律神秘地笑着说,没有丝毫的矜持和严肃。
  背景乐再次响起,"哐哐哐哐"."共和制万岁乐团,又名’景福宫五兄弟’!"看上去年纪最大的"紧身皮裤"又补充了一句:"换句话说,我们是一个反王室俱乐部。"李律笑得愈发诡异了:"看吧,我早对你说我们是个危险组织。你会给我们保密吧,小新娘?"听到这里,我早已是呆若木鸡。小小年纪居然这么忧国忧民,胸怀大志!李律作为王位的第二继承人,竟然有胆量向自己的家族宣战,实在是可敬可叹!
  "啊,你们好大胆!居然还在宫里聚会?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我是真心地替他们担心。
  谁知话音刚落就引起一阵哄堂大笑:"噗哈哈哈!她还真相信!""是啊,就没见过这么天真好骗的孩子!""咱们东宫少爷从哪里找来的这么纯真的小新娘?"……这帮坏蛋,骗我!
  我涨红了脸,又急又羞,站起身就要走,李律深情款款地一把拉住了我的衣角,说:"别生气,小新娘,我们平常闹惯了,大家只是喜欢开玩笑,没有恶意。"看着他真诚清澈的眼睛,我的心就软了,重又坐了下来。
  好像是为了转换一下气氛,"紧身皮裤"扭过头,冲坐得老远的李信喊道:"李信,过来一起玩啊!来啊!"李信此刻正一个人窝在角落的沙发里,耳朵里插着耳机,听见有人喊他,便抬起半只眼,懒懒地说道:"我干吗要和你们这些叛党们玩儿,我不是你们的打倒对象吗?"说完他又闭上了眼睛,塞紧了耳机,再不说话。
  "啧啧,真没劲。"吉他手也即时弹出一段生疏的旋律,唱道:"好没劲的东宫少爷……"用音乐改变世界?就凭这软绵绵的靡靡之音?
  我斜眼看了一眼吉他手,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这时,"拖把头"发话了:"唉,李信对你好吗?"我几乎是条件反射般使劲地摇了摇头,但是嘴里却"嗯"了一声。
  "哈哈什么嘛,摇着头说’嗯’?口是心非!"大家都笑了。
  口是心非也是没办法啊,我的回答要是被那家伙听到了怎么办?
  "哇,看模样他对你不好咯,也难怪,就李信那性格,也不会懂得怜香惜玉。"吉他手应时弹出一段哀怨的旋律。该死的吉他!
  "不会是因为那个女孩吧?""指环王"突然幽幽地说道。
  "哪个女孩?"我下意识地问道。
  "就是李信那个小女朋友,以前两个人一起私奔,还被我碰到过!""啊,啊?他和孝琳私奔?"我惊得合不拢嘴。
  "可不是吗,我是在火车站碰到他们的……想想那时候还是小学快上初中那会儿,他们俩也真够早熟的。""拖把头"甩给"指环王"一个白眼:"你脑子进水了?这种话怎么能和太子妃说?""啊?!""指环王"像是突然惊醒,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唉,其实又有什么说不得呢?反正那家伙每次看见我就觉得反胃,我又有什么资格去嫉妒他的那些陈年旧事。嫉妒?哼,怎么可能?!
  "没事,信儿有女朋友的事我早知道,只是不知道他俩还私奔的事罢了。"我拍了拍"指环王"的肩膀,宽慰他说。
  "真的没事?"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看我。
  "当然,我连信儿向她求婚的场面都见过,那些又算得了什么?""哇,强!李信居然还向她求婚?看来真的是很喜欢啊。""是啊……"吉他手也附和道。哼!瞧他那副嘴脸。
  "拖把头"连忙杵了一下吉他手:"你怎么也这么没眼力见儿?""啊……"这次轮到了吉他手捂嘴噤声。
  "紧身皮裤"插进来说:"那你心里肯定不会好受吧。""反正我们又不是恋爱结婚,有什么好受不好受的。"我几乎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虽然极力克制,但话语间还是透露出了一点点的酸意。
  望着宗亲会会员们怜悯的眼神,我坐不住了,于是起身说道:"你们继续玩儿,我去信儿那里坐一会儿。"为什么心里这么难受,绝不是因为他们刚才说的那些话,那又是为什么?难道还是自始至终缠绕在心头的那句,——
  "每次看到你,都觉得有些反胃。"我不知道。
  李律用充满期待的眼神挽留我,我笑笑说:"你们不是反王室俱乐部吗?我也在你们打倒对象的名单里,所以我最好离你们远远的,你也知道国王皇后有多厉害。"说完,我径自走向了歪在沙发里的李信。他的耳朵里仍塞着耳机,忧郁的眼神犹如利剑般直视前方,连我走近他也没有发觉。
  "信儿,我有话和你说。""……"他闭着眼不说话,面容冷峻得让人寒栗。
  "我刚才在想……你说你每次看见我都觉得心里不舒服,我想……那是不是因为……"李信整个人都沉浸在音乐里,根本听不见我的话。我于是放心大胆地吐出那个名字:"……因为孝琳?""如果不是和我,而是和你喜欢的孝琳结了婚,你的脾气是不是就会好得多?不再每天跟人找茬闹别扭,也不会每次看到谁就觉得不舒服,那样的话,你是不是会更加幸福?正因为现在在你身边的不是孝琳,你才那么看我不顺眼,是不是?"我一口气说完这些,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
  李信伸手打了个哈欠,挪了挪屁股,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只是眼睛始终仍是紧闭着。
  我继续抚了抚略微平静的心,把话说下去:"可是,这些不是我的错啊,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们早晚会离婚,过各自的生活,但是现在我们不可能马上做得到。再这样每天吵架彼此刺伤,谁也不会好过不是吗?还有,你如果因为还喜欢着孝琳……""……而百般为难我的话,我会连孝琳也一起讨厌的!"我不由捂住了嘴,自己在说些什么啊,那女孩又没招我惹我,我凭什么去讨厌人家?
  "可能是嫉妒吧……"我自嘲地笑着说,"难道我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你?所以才开始讨厌孝琳了,所以才因为你不喜欢我而觉得这么烦恼……"说到这里,我真不知道自己此刻是该笑还是该哭。多么可笑,我难道真的是喜欢上了这家伙?所以每次在他面前才会流那么多眼泪……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你会怎么办?"正当我自说自话唱独角戏的时候,李信突然睁开了眼睛,抛出一声冷酷的笑,掏出耳机,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
  我一惊,一连退了好几步,忙不迭地问:"你去哪儿?""厕所。"他甚至头也没有回,丢下一句硬邦邦的话,就消失在了房间尽头。
  沙发上仍躺着他刚才听的MP3,我一个好奇,拾起耳机,想要听听刚才到底是什么歌让他听得那么沉醉。
  "咦?没有声音?"我瞟了一眼MP3的屏幕,发现电源是关闭的。摁了开始键,屏幕只亮了亮,又很快灭了,有一行小字闪过:电源不足,请充电。
  我整个人顿时僵在了那里,一股莫名的暖意涌上心头。
  "那家伙,刚才我说的那些,他不会全听到了吧?"哗!
  洗手间。李信用双手接起一汪水泼在脸上。此时已是深秋,皮肤立刻就因为过凉的水而微微泛起了红晕,柔美的肌肤在灯光下闪光。
  他专注地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仿佛看到了曙光,那样的充满生机。虽然才十七岁,却已有了一些成熟男人的轮廓。
  "她……她刚才说什么?"他问镜中的自己,如同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
  "难道我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你?"彩静的那句话让他十七岁少年的心久久不能够平静。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他在心里呐喊着,心情紧张而兴奋。
  心也跳得愈加厉害了,在安静的洗手间里,他甚至可以清楚地听到那不安又杂乱的跳动,——怦怦,怦怦怦。          
大家还在看:天域苍穹莽荒纪俗人回档魔天记择天记我欲封天灵域奥术神座造化之门

回到顶部